+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5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是偷回來的--第十章

…… ============ 秦樂榆的住處並不大,臥室只容得下單人床、小型工作桌及細小的衣櫃,玄關和大廳的距離大概六步左右。 二人進門不久,秦樂榆已率先說話。 「臥室讓給你,一會兒我會把所有物品搬出,明天給你買個衣櫃。」 「不用了,我早已打算睡在沙發,臥室你還是自己留著用吧!要上班的人需要良好的休息空間。至於衣櫃,我自會想辦法。」 見兒子沒有特別要求,秦樂榆便轉身回房,離去前,他補充一句。 「反正這沙發既破舊又不好睡,我明天去買沙發床回來。」 「可以和你一起去選購嗎?因為我和你都是用家。」 「……嗯。」他遲疑片刻才點頭。 自從住處增添了成員,家中的物品不得不變成雙人份,譬如器皿和食物。 秦若書不想增加秦樂榆的生活負擔,所以他以自己不喜歡吃街外的食物為由,替秦樂榆省下不必要的費用,有時他更會主動跑到市場買食材,為的就是不想秦樂榆太過辛勞和花費太多。 因為兒子的要求,秦樂榆每天下班後都會準時回去做飯,假如他因工作而晚歸,秦若書會先把飯菜做好,等他回來再吃;至於早餐,總之是誰早起便誰去做。 雖說兒子身在富裕家庭,不過他的手藝也蠻不錯,起碼自己的味蕾忘不了有些珍味,另外,他更會做家務。 四星期平靜地過去,在這些日子裏,二人並沒有太多對話,磨擦也不曾發生,他們沒刻意容入對方的生活,也自以為沒有改變自己的行事模式去遷就對方。 秦若書就像一位安分的住戶,從來沒甚麼要求,他們間中聊著當天的新聞,說起一些趣事,還偶爾提到程渃舒的舊事。 雖然秦若書經常沉醉於電玩當中,可他發現秦樂榆的生活簡單得很,撇除交際應酬的晚歸,基本上可以以一成不變來形容秦樂榆的刻板生活。 星期五放學後,秦若書接到秦樂榆的電話。 (今天我要陪著上司出席其他公司的晚宴,晚飯你自己吃吧!﹚ 「那麼突然?又是晚宴?」 (你以為我真的想去?當下屬就是這樣,由不得你去選擇,何況那些都是公司的大客戶,你覺得我能推掉嗎?﹚秦樂榆聽出兒子的不悅,便嘆氣道。 「至少讓我知道晚宴在哪裏舉行?」 (王子酒店宴會廳……我不跟你聊了,要工作。) 「好,再見。」 無奈地掛線,秦若書咬著拇指指甲,一個計劃慢慢在腦海中形成。 只要一通電話,秦若書便可得到他想知的事。 從程家的助理口中得到資訊後,縱橫宴會多年的秦若書穿上得體的西裝,往目的地進發。晚宴開始前半小時,秦若書穿過宴會廳大門,晚宴的主人朝他走近,更笑著向他伸手。 「若書,一年沒見,長高了不少,現在都比我兒子還要高……程老近來身體還好嗎?」陳總裁上下打量程老最愛的孫子。 「陳叔叔,外公身體壯健,謝謝關心。」 二人寒暄幾句後,陳總裁忍不住問:「我很好奇你為甚麼會在這裏出現?」 說謊也要找個像樣的謊話才行,因此秦若書裝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回答。「剛剛送朋友回家。」 「朋友?瞧你這身裝扮,究竟是哪家小姐有如此榮幸?」陳總裁笑得狡黠。 「只是朋友,沒你想的那麼快。」 晚宴開始,秦若書坐在人數不足八人的一桌,席上每個人都互不相識,各人不想應酬及為免引起尷尬氣氛,所以紛紛低頭把注意力投入到智能電話當中,消磨時間。 秦若書發了訊息給秦樂榆,沒多久便收到回覆,他沒有告訴父親坐在宴會中,只是靜靜環顧四周尋找那個單薄的身影。 場內的燈光開關了幾次,秦若書的眼睛終於鎖定熟識的臉孔。 酒杯先是慢慢被拿起,緩緩放下,杯底與桌面僅差少許,又迅即再次被提起,然後酒杯的主人就被灌酒。 秦樂榆面不改色把酒統統喝光,在遠處眺望的秦若書眉頭輕皺,他知道秦樂榆的酒量好,但長期以這種方式喝酒,肝臟的負擔絕不會輕。 晚宴接近尾聲,秦若書致電給秦樂榆,秦樂榆盯著電話好一會,才按下消音鍵。既然不聽電話,他惟有發訊息給他,秦樂榆又是看了眼便算。 良久,他再次拿起電話,給兒子回訊,訊息的內容大致上是指他沒喝醉,準備回家,叮囑秦若書早點休息,不用等他。 早點休息? 不用等他? 秦若書勾起嘴角冷笑一聲,抬頭緊瞟早已喝得面紅耳熱的人。 曲終人散,秦樂榆的上司情況不比下屬差,喝得醉醺醺的上司獨自離去,遺下感到有些暈眩的秦樂榆在席間小休。 隔離的椅子移動幾分,有些呆滯的秦樂榆留意到身旁有人坐下,他以為是上司有事折返,當他扭頭瞥見是秦若書時,他整個人都怔著。 「今天應該喝夠了,該是時候回去。」秦若書壓下聲線道。 秦樂榆遲疑片刻,徐緩站起,拖著疲乏的身軀步履躝跚離開宴會廳。二人並肩走到大街,秦若書正想攔下計程車時,秦樂榆伸手阻止。 「我想走回家。」 「好吧!」秦若書沒有勉強秦樂榆,乖乖尾隨父親而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