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5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是偷回來的--第十一章

秦樂榆沒有考究為何秦若書會在宴會上出現,他只擔心自己能否在醉倒前順利走回住處,因為今天的他比平常多喝了點,無他,都是氣自己想得太多,氣自己這些年來壓根兒都沒有改變。

與程渃舒重聚,及秦若書的出現真的打亂了原先的生活嗎?說實話,並沒有太多,一直以來他是知道妻子身體欠佳和兒子的存在,他只會想著在有生之年能否見面。

其實最影響他的,始終是兒子那種既非父子的親暱,亦非朋友的態度,他未能完全為自己的身份定位。

由於過去,秦樂榆多少有些自卑心態,尤其對著程家上下,始終雙方的差距太大。

自以為早就把那個目中無人及魯莽衝動的自己丟棄,但看到兒子的處事手法,他對自己產生疑惑。

「榆,你餓了嗎?」秦若書依稀記得秦樂榆沒吃太多。

「有點……但我現在想回去。」他沒有回頭,緩慢走著。

安靜地跟在秦樂榆後頭,秦若書擔心雙腳快扭成一團的眼前人遇到意外,不想還好,一想就……

「還能走嗎?」秦若書伸手扶著在公寓前差點親吻大地的男子。

踉蹌幾步,秦樂榆因驚嚇而使醉意消退幾分。

關上厚實的大門,秦若書以為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之際,浴室倏地傳出巨響,他不禁皺起雙眉跑到事發地點,然後看到秦樂榆落坐地上和散落一地的物品,看上去似乎是醉酒引致失去平衡。

蹲下睨著醉酒人士,秦若書沒好氣地問:「你想我替你洗,還是現在上床休息,明天醒來再算?」

「先睡覺比較好……」因暈眩輕閉雙目,秦樂榆邊說邊靠著牆壁撐起身體,更有些想吐的先兆。

「活該!不自量力!沒本事就別學人家拚酒。」

「你說夠了沒?再說我吐在你身上!」他死瞪喋喋不休的兒子。

「哼,你該知道自己的底線吧?下次別喝太多。」

拉著秦樂榆的左手繞過自己後頸,右手再搭上旁邊的纖腰,秦若書像個老媽子般唸著,然後小心翼翼把人帶到臥室。

當背部貼上熟識的床舖,臥室主人便放軟身子睡死過去,秦若書細心地為他更換衣服,隨後用溫熱的毛巾擦拭微紅的臉,還想起今趟是第二次看到秦樂榆醉酒,為他做著同樣的事。

「再這樣灌酒,遲早肝硬化而死。」秦若書低喃。

 

宿醉的後遺症不少,頭痛是其中一種磨人的症狀,可是這次的頭痛比上次劇烈,此時頭昏腦脹的秦樂榆瞇眼直瞟天花,本來喊著罷工的腦子終歸要工作。

定了定神,目光飄向窗外,秦樂榆知道該要起床,因為再賴床的話晚上肯定睡不著,不過身體似乎在抗議。

未幾,秦若書從房門邊探頭,見到秦樂榆望向自己,他帶著微笑大剌剌地坐在床沿。

「每次真的有必要這樣喝嗎?」少年背著父親問。

「沒有,只是單純想喝而已。」

答案的真偽,秦若書早已知道無須深究,所以他聳聳肩轉移話題。

「既然醒來,午餐我算你的份,現在先去泡個澡,清醒頭腦。」

「你打算在這裏賴到何時?」

「賴到你百年歸老為止!」

「現在地價高昂,這樓給拆了我也未死。」秦樂榆嘆氣續道:「原以為你住不到一星期便搬回程家,我沒想過你居然可以窩這麼久。」

「說到做到是我做人的宗旨,況且這裏的感覺不錯,比外公那兒更舒適。」他帶著笑意準備踏出房間,「還有,我絕對覺得你在稱讚我,所以為表誠意,今天晚餐由我來做。」

看來這小子是吃了砰陀鐵了心,想要他離開是絕不可能,既然變成這種情況,還是打消趕走他的念頭,暫時而已……秦樂榆懊惱地下床。

午飯後,坐在沙發床上看電視的秦樂榆受到溫暖的陽光洗禮,不知不覺間睡著,秦若書在遠處眺望卸下所有面具的睡顏,心底默地傳來一陣刺痛。

徐徐接近瘦削的男子,秦若書盯著那臉面好久。

未幾,秦樂榆忽然驚醒,倏地張眼的他瞧見兒子坐在旁邊,四目相投,秦若書首先回神,一手把男人攬入懷中,秦樂榆沒有掙扎,讓少年輕輕抱住。

「夢見了我裝鬼把你嚇唬?」

「你想把我嚇住?沒可能!你只是比一般的小鬼可惡,想在我夢裏出現?省省吧!」他照實回答。

「好吧!既然無法把你嚇倒,就把你鎖住。」

「甚麼意思?」

「如同宇面上的意思。」秦若書意味深長地笑著。

不明所以的秦樂榆翻了翻白眼,「你跟渃舒一樣,很喜歡打啞謎。」

明瞭男子口中的名字是指自己的母親,秦若書霎時收緊雙臂,秦樂榆以為自己喚起兒子失去母親的回應,他連忙道歉。

「對不起。」

「不用道歉,你想太多了,老媽的死已成事實,倒是你別想太多,徒增煩惱。」少年勉強扯起嘴角。

秦樂榆抬頭盯視暗淡下來的雙目,他主動回抱兒子,秦若書有些錯愕,片刻,他在父親的頸間磨蹭著。

 

 

 

 

 

============

說實話,因為與前章相隔太久,我完全忘記了最初的劇情和設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