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天空長期不穩,遲早搬家!!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BL)欲望旅程--上篇(含觸手)

「殿下……快點回城……請求援兵……」士兵們費盡力氣阻擋向他們攻擊的魔獸,好讓王子能安全離開。 「我不可以丟下你們不管!」 「殿下……我們快……支撐不住……快走……」 「我知道了,你們要支持下去!」加路狠狠斬下攔住他的觸手後,直奔出森林。 突然,身後傳來震耳欲聾的慘叫聲,他知道保護他的士兵被魔獸玩弄,接著吃掉,所以他頭也不回,加快步速跑往城內的方向。 縱然劍術和魔法如何精湛,但對方是難以撲殺又不受魔法影響的魔獸,他只能選擇逃走,尋求協助。 魔物,是指擁有自我意識的魔性生物,他們既懂得魔法,又懂得如何控制魔獸,進行突襲;魔獸,只是跟隨本能而行的野獸,任何生物都是牠們的糧食,及孕育牠們後代的寄身體。當牠們遇到魔物時,牠們都會乖乖聽命。 魔物和魔獸有著不同的生活模式,魔物喜歡四處遊走,魔獸則喜歡寄居於森林中,捕食和侵犯在森林出現的生物。 在奈沙洛琳這片大陸,沒有一個國家不曾被魔獸所襲擊,這只是多與少的問題。 因此,每個國家都有特別的部隊對付牠們,而且定期到森林進行魔獸狩獵行動。 堤耶國,是少數能成功殲滅魔獸的國家,狩獵部隊由該國的大王子加路所帶領,每次都能完成任務歸來,除了這次…… 以往的魔獸,只要使出魔法就可以輕易消滅。 但,在近六次的狩獵當中,他發現魔獸已經不怕魔法,應該說是魔獸身上有著令魔法消除的高等咒紋,加路肯定魔物替牠們施加法術,最後,他們只能用利劍斬殺牠們。 還有,魔獸的數量每次遞增,他們的人數可是有限…… 而在這二次獵殺過程,他們的部隊不能全數安然而回;這次,可謂死傷枕藉,全軍覆歿。 即使跑得如何快,也不及魔獸身上的觸手的延伸速度,不一會,加路的左腳被觸手纏繞,整個人向前跌倒在草地。 他立刻拉出在腰際的寶劍,憤恨地斬去觸手;雖然他成功斬掉,可惜身體其他部份已被觸手所捕捉,拿著利劍的手更被觸手用力緊纏,他的手已痛得不能把劍穩固著,寶劍徐徐落到地上。 觸手把加路的身體拉到魔獸眼前,加路不斷掙扎,終於讓他拉住地上突出的樹根,當他努力向前爬行到寶劍附近時,觸手的拉力加大,加路抓住地下的手指差不多全部磨破,直到他好運地抱著樹木,他才有一點休息的機會。 魔獸發現拉不到獵物,牠伸出更多觸手往遇上阻礙的地方。 觸手強行拉開加路環抱樹身的雙臂,加路死命抓著,最後都是徒勞無功,更不幸被觸手大字型抓著。 當他想到唸出基本的火球攻擊咒語時,暗紅色的觸手趁機直搗入他口中,他頓時呆在當場。 直至他感受到觸手在他口中強行釋出甜香的液體,他才回神用力咬住觸手,不過他發現觸手堅韌非常,牙齒根本無法對觸手有任何傷害,他只能等待觸手退離他的嘴。 加路被迫喝下的液體是觸手特有的催情劑,觸手噴出多少,加路就喝了多少,所以現在的加路感到全身發熱泛力,掙扎也開始減少,幸好的是他的意識仍在,他還可以想出逃生的方法。 為了不同用途,觸手前端可以有著多方面的變化;譬如,觸手現在想弄掉加路身上多餘的衣服,前端就自然變成了利刃,然後在加路身上隨意滑行。 「啊……痛……」 傷口增加及微涼的感覺,加路的力量好像被抽回,他又開始奮力掙扎。 因為加路的牽扯實在太大,魔獸甚是不滿的樣子,所以觸手再次瞄準加路的嘴巴。 已經有了一次教訓,加路才不會愚蠢地再唸起咒語來,這次他死也不張口,任由觸手在他的唇上強行鑽著。 進不去,另一隻觸手繞過加路的脖子,慢慢收緊,企圖令加路再次張嘴。 加路知道觸手想令他窒息,然後開口,他怎麼都不會就範,把嘴巴閉得死緊! 直到加路差不多窒息,唇還是緊扣著…… 無可奈何下,閒著的觸手前端生出了幼小的觸手,接著伸入加路的傷口,在傷口處噴出催情劑。 完全沒料到觸手的行動,加路心底直喊糟糕,他只能無助地讓觸手在體內注入催情劑。 頃刻,加路覺得看不清眼前的魔獸,意識更開始模糊,口還不自覺地張開。 在他嘴角等待已久的觸手,瞬間竄進喉間,把催情劑灌到加路胃裏,幼小的觸手則即時離開。良久,觸手從加路口中退出。 「嘔……」 加路的胃被灌的滿滿,同時因胃的不適,令他把催情劑吐了一地。 感覺到沒有掙扎,觸手把加路轉了個位置,讓麥色的身體停留在半空中,姿態是躺在椅子的模樣,臉則朝向魔獸方向,雙腳被屈曲及分開,下身在魔獸眼前表露無遺。 雖然眼前是隨本能而行的魔獸,但對於自己全身赤裸,私處曝露在深邃的眼中,加路仍然感到尷尬而臉紅,他想合攏雙腿,不過觸手怎會讓他得逞? 所以催情劑再一次灌進他口內,令他不再反抗,無數濕沾的觸手急不及待爬到他身上,開始肆虐。 對於未經人事的加路,接下來的體驗,可說是給他興奮,卻又不安。 「那邊……嗯……」 因催情劑的關係,加路被觸手的愛撫弄得忍不住呻吟,他對於自己發出這種聲音感到悲哀。 「不要……快停下來……」加路慵懶的說話聲不像要求停止,聽起來反倒似撒嬌的樣子。 耳朵的敏感帶,觸手像調情般推動,加路還是壓不住欲望,身體微微顫動。 在加路富有彈性的左胸上,觸手變成吸盤狀,用力吸吮結實的蓓蕾;右邊的乳尖,則被一些小觸手輕搔拉扯,疼痛與快感,都位處同一點,加路矛盾地叫著。 至於腿間的猩紅,觸手似是蛇般纏結,跟自慰一樣上下搓捋,加路面紅耳赤看著觸手對自己的玩弄。 觸手一直毫不客氣享用加路的每吋肌膚,還有大量的觸手集結在他的胯下,等待即將舉行的盛宴。 像是試探,又像是挑逗,觸手先拉開加路的臀瓣,然後前端向著肛口射了少量催情劑,再在那裏輕揉幾回,加路覺得癢癢的,便收緊臀部肌肉,停止觸手的侵襲。 可惜,事與願違…… 「呀……痛……拔出來……」 無數的小觸手強行拉開洞口,附有顆粒的觸手一口氣插入最深處,令加路痛得厲聲慘叫,難過的淚水順著臉頰流到口中。 到達秘地,觸手並不是立刻抽動,是噴出大量白液作潤滑,加路愈來愈覺得全身無力。 片刻,觸手終於有所動作,加路的腰身被穩固後,觸手不憐惜地抽插,使得加路和受傷的野獸一樣悲鳴。 「好痛……嗚……不要……」 下一刻,加路被身後傳來的舒適支配,「別這樣……我快受不了了……」 淫液催化,加路自己擺動腰子,唾液從他不受控制的嘴角流出,眼眸添上一層水氣,緋紅的臉蛋與淫穢的喘息,甚是挑起任何人的征服欲和惹人憐愛的樣子。 固定他手腳的觸手沒之前抓的那麼緊,加路的手腳可以隨意活動,他伸手拉過先前在他口中侵略的觸手,淫蕩地用舌頭在前端打轉舔舐,貪婪的嘴巴唶吮源源不絕的黏稠,有時含在口裏吞吐享受。 明知道自己不能這樣做,但身體成實的回應否決了理智,慾望主宰一切。 轉眼間,後庭被擴大至可以容納二隻觸手,令加路渾然忘我的顆粒,正高速磨擦異常敏感的內壁,高熱不斷來襲。 過多的白濁,就隨著進出的空間,沿著大腿流到地上,有些在抽動間飛濺出來。 觸手除了留下大量液體,還不時變出幼小的觸手撩撥甬道,一進一出無休止的刺激,把加路逼近至瘋狂邊沿。 「……哈……再往深……深一點……啊……」加路仰面望著昏暗的天空喃喃道。 事情不該是這樣,他要回去找援兵! 現在很舒服,不是嗎?牠沒有把你吃掉…… 魔獸會傷害國民,必須把牠們撲殺! 只要找出控制牠們的魔物,屆時就可以消滅魔獸…… 沒有結論的內心掙扎,加路仍然維持原判,沉醉在自身快慰之中。 一些觸手似是等著他的服務,在他眼前搖晃著,「明白了……別這麼急性子……咕嘟……」 加路輕笑一聲後,雙手和紅唇都未曾間斷,輪流服務在眼前增加的觸手,觸手在他的口中和臉上射出白液,他差不多全數喝下。 血脈沸騰的分身,因主人得到的快樂流出熱潮,陰囊上的觸手有技巧地擠壓著,令莖身持續勃起。 可能魔獸覺得玩的有趣,牠把一條纖細的觸手小心翼翼插到馬眼。 雖說不痛,但異物突然入侵微細靈敏的宣洩通道,加路始終帶著不適悶哼。 跟精液的流動成對比,觸手成功逆流而上,為了加強刺激性,觸手長出不少纖毛,在尿道作出惡作劇。 「那邊……別再動了……」尿道的刺激不亞於後穴,加路覺得全身被慾火燒至麻痺,他停止口中的舔舐。 如擦子般的纖細觸手蠕動著,加路因為堵塞而不能順利射精,他感到下身快要爆炸,憋著的痛苦讓他不住扭腰,希望擺脫在尿道的觸手。 時間久了,加路習慣觸手給予的挑逗,他繼續先前的口部服務。 加路真的很懷疑,魔獸是不是懂得什麼是時機? 當他完全接受一種刺激後,另一種刺激就隨即而來…… 現在的他,直腸被三條觸手不留情侵犯,每條觸手調戲他似的,進出速度不一,騷麻的感覺弄得他想使出力氣也難,只能一味地承受,讓慾火把他燃燒殆盡。 就當成自己瘋了吧!反正沒人看見…… 加路嘗試伸手摸索塞滿觸手的洞口,然後緩慢地插進兩根手指,再戰戰兢兢抽動它們,怪異的感覺即時在心底冒出,他帶笑抽出滿是汁液的手指,並遞到觸手前,觸手竟然回應他,吸著他的手指。 「哈呀……我也要……給你們……回禮……才行……」 加路收回手指,雙掌把十數條的觸手集中,再以他的舌頭舔著每條觸手,完了一次他就用吸的,兩種服務隔間使用。 三條觸手像似不忘答謝,它們變出比原先略尖的顆粒,挖著顫抖中的肉壁,加路興奮地擺腰,直到掌中的觸手差不多同時激射出甜膩液體,加路才稍為放慢身子,這次觸手暫時沒有行動,好像等待加路主動向它們索求。 這個淫靡的情景,全數映入坐在樹幹上的魔物眼中,魔物早在士兵撲殺魔獸時,就靜悄悄躲在一角看戲,他想不到事情發展,已不是原先所想,他真的對加路感興趣了。 跳下樹幹,魔物興致勃勃走到加路眼前,用手指抬起加路的下巴。 「想不到魔獸竟沒給你喝下破壞意識的催情劑,只是讓你喝著純粹催情的一種,還給你那麼多的思考時間,你這人真幸運!」魔物輕佻笑說。 加路以飽含慾望的雙眼對上魔物,突然,他想起一樁舊事和一個名字,腦子努力運轉。 「斐爾……救我……」 本來臉帶笑容的魔物霎時怔住,很快他又收拾心情,「你多說一次名字?」 「斐爾……嗯……」體內的觸手加快速度,加路忍不住仰長脖子蕩叫。 魔物嘆了聲,接著道:「快讓他解放。」 收到命令,在加路陽具中的觸手退了出來,眼前的觸手散開,只剩餘足夠讓加路高潮的觸手。 「你究竟……是誰?」加路不解地望向魔物。 魔物伸手抹去加路臉頰的催情劑,以指甲刮著加路的胸膛說:「要向你報恩的魔物啊……加路!」 加路瞠目凝視魔物,「你是……嗯……」 觸手作出最後衝刺,把大量白液噴到加路深處,加路終於獲得解放。 斐爾在觸手手中抱過加路的身體,加路的肛口一時未能合上,濁液一下子流到地上,斐爾瞧了眼便聳肩離開,往森林中的湖泊走去,更讓魔獸暫且跟著他。 ============ 懺悔時間…… 因為大考考得不好,自己的腹黑鬼畜mode開動了 所以就想虐待我家兒子 本來想兒子永遠被觸手XXOO 但還是不忍心令兒子變成無主孤魂(無主孤魂??) 所以就把他許給魔物兒子 讓兒子們快快樂樂地生活(快快樂樂??) 不過,我才不會輕易放人的 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