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58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虐暴君--第九章

…… ============ 「雪華,你聽到我的話嗎?」緋夜在雪華身旁駐足,欣賞主人疼痛和快感夾雜的表情。 眼皮略為跳動,眉頭輕皺的雪華終於抬頭張開眼睛,同時,積存在眼眶內的淚水傾瀉下來。 「嗯……」 把主人額前散亂的長髮繞到耳背,他右手用力按著雪華的臉頰,逼使他開口,再道:「我想聽你的聲音。」 被箝制的人嗤笑一聲,雙目重新閉合。 眼見主人仍是一臉高傲不肯順從,闇月代替好友拿起環狀口枷塞入雪華口中,強行令他張嘴。 聲音失去屏障,更容易傳達各處,雪華努力調整呼吸,阻止愉悅與恥辱的吟哦流出。 他現在接受的調教,可追溯至三小時前…… 身體才回復不久,奴隸們便帶著主人到新的調教場地,偌大的環形空間中央放置著一張調教專用椅(SM椅),椅板大小勉強能坐,整張椅子能隨意改變角度及高度,方便調教。 埸所四周全是牢籠,牢籠中關著一些專門用作調教奴隸的獸類,而這些獸類早已經過雪華精心調教,保證能令人墮落到慾望的深淵。 腳步聲劃破寧靜的氣氛,聽覺靈敏的獸類先後吼叫,場所霎時嘈雜起來。 雪華被押坐到黑色椅子,兩腕的皮革連著鎖鏈,鏈子延伸到椅背,雙腳分開扣在穩住小腿的軟墊上。 未幾,魅影放出大狗,認出雪華的四頭狗隻直奔到他面前,高興地搖尾吠叫,雪華伸出右手,其中一頭狗撲到他身上,用舌頭舐舔他的臉,他笑著撫弄犬隻的毛髮。 三人傻傻地看著眼前一幕,不知道該怎樣做,雪華盯著青年,收起上揚的嘴角。 「你們打算一直望著我跟牠們玩耍?」 他們面面相覷,最後,雪華右手一揮,所有大狗伏在地下。 「人會聽命令而行,狗也會聽指示行動。」 雪華的話令他們恍然大悟,不過,他們不懂如何對狗隻發出指令。 見奴隸一臉疑惑,雪華淡淡地說:「動物所學的指令不會太繁複。」 「雪華,你在教我們當主人嗎?」闇月一邊沿雪華的耳背及頸側落下碎吻,一邊低喃。 「或許吧……」 不得不說,雪華銳利的眼神能馴服野獸,魅影想了想,便從附近的盤子取出黑紗矇住雪華眼睛,不讓他的目光震懾已調教的大狗,然後再用九尾鞭揮向旁邊的金屬架,物件碰撞聲使狗隻圍繞椅子上的人,並伸出溫濕的舌頭觸及柔滑的肌膚。 兩隻狗蹲在雪華兩腿間,左邊的用粗糙的舌刮著他大腿內側,右邊的純熟地以舌尖刺激後庭園門及男性象徵,另外兩隻的舌頭在他的腰側與胸前來回穿梭,挑逗呼吸微亂的主人。 俯視粉紅的臉頰,魅影訕笑。 「始終動物比死物更容易令你有感覺。」 雪華雙手拚命抓緊調教椅的墊子,壓下陌生的快感,直到他的下身抬頭,三人改變他的姿勢,使他伏在椅上,方便犬隻進入。 由雪華訓練出來的動物,全都可以準確地直搗秘地,所以當大狗壓在他身上同時,生殖器已毫不猶豫一插到底,雪華痛得齜牙咧嘴,可他沒發出疼痛的叫喊。 抽插的頻率增加,單薄的身軀隨著狗隻擺動而搖晃,再加上其他大狗不斷刺激,雪華把額頭抵在黑墊,極力忍耐。 手執雪華頭頂的白髮,闇月把分身穿過口枷直到口腔。 「主人,你應該沒有這種經驗,對吧?」 雪華沒有看他,粉舌依照意識纏住闇月的半挺,闇月收起玩味的神情,以訝異的表情望向旁邊好友。 在體液爆發前,闇月退出主人嘴巴,雪華用不明所以的眼神瞟著他,咬著口枷勉強說話。 「為甚麼要抽出?」 「……我不知道。」 「把口枷脫下。」雪華努力忘記身後那頭快令他高潮的大狗,命令奴隸行動。 三人互看對方,緋夜決定解除口枷,雪華朝闇月招手。在闇月上前的一刻,主人竟然把他的昂然含著吞吐,他呆滯片刻才回神。 「你究竟在打甚麼主意?」在白濁釋放時,闇月雙手抓住主人的頭髮問。 軟下的分身抽離瞬間,闇月大掌捂著雪華的嘴巴,不讓他把自己的濁液吐出,雪華抬頭盯著他,他笑著下令。 「吞下去。」 頃刻,三人清楚看見雪華喉結上下移動,闇月帶著震驚鬆手,雪華露出淺笑,又伸手勾下闇月的脖子。 「總算沒有白教。」語畢,他吻向闇月,闇月忽略體液的味道,與主人糾纏一起。 大狗的顫動越發厲害,雪華雙臂環過闇月頸部,持續發出低吟。當犬隻離開軀體,雪華彷彿泄了氣般肉身向前傾倒,第二頭狗已經不客氣地把肉莖埋到雪華的窄道,他再次因疼痛而令全身僵直。 「雪華,要暫停嗎?」闇月的視線和主人成水平。 「即使我昏倒,牠們都不會停下,我把牠們訓練到直至全部發洩過後才可以結束。」 「既然如此,後面的嘴交給狗隻,前面的嘴就留給我們享用。」 魅影和闇月交換了位置,按住雪華頭顱重覆進出,雪華間中因缺氧而悶哼,卻沒有停下來的想法。 刺激過於長久及強大,雪華下身已經完全失去知覺,即使腸壁被大狗狠狠撐開及蹂躪,疼痛早已被麻痺取代,前列腺所傳達的快感充斥身體每個感官,所以緋夜在吸咬他的乳首時,忍耐到極點的他終於用手緊按著嘴唇,止住使他難堪的呻吟。 最後一頭大狗在雪華的花園留下精水後,這場人狗交溝踏入尾聲,趴跪在地的雪華腹部微脹,緋夜蹲下輕撫他的肚子,然後把二指插進滿是種子的直腸。 「雪華,該到你解放了。」 魅影坐下讓主人摟著自己,闇月套弄著雪華不知發洩了多少次的硬挺。 不用多久,疲憊不堪的雪華把頭靠在魅影肩膀,緋夜惡作劇般挖著白液漏出的內壁,雪華身子一震,闇月手中全是主人的精液。 雪華罕有地沒有暈倒,更語帶輕佻說:「除了認識犬類,你們也該認識一下其他動物的交溝方式。」 ============ 呃…… 下回都是人獸…… 你們別打我,我是很愛我兒子啦啦啦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