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殘虐暴君--第三章

闇月拿起落在地上被遺下的人造皮膚,再覆上自己的臉,然後望著在旁的魅影和緋夜,「該要還給他嗎?」 「至少不會被責怪吧!」緋夜抓了抓頭。 魅影勾著緋夜的脖子道:「也不會被丟進鬼地方……」 他們討論後,決定把人造皮膚交還雪華。踏上頂層屬於暴君的私人地方,穿過長長的走廊,他們戰戰兢兢佇足在主人臥室大門一會,最後由緋夜硬著頭皮按下通話器。 經過雪華的批准,三人進入雪華的寢室,並眺望在床上蜷曲著的雪華。 「放下便離去……」雖然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但命令的感覺依舊強烈。 不知為甚麼突然想知道雪華的樣子,闇月箭步衝上前拉開雪華按著頭的手,雪華始料未及,他抬頭看了一眼闇月便撇頭到陽台玻璃門方向,可是他看到鏡像時,他倒抽一口氣,接住他用力推開闇月再抱著自己仍然疼痛的身體,魅影和緋夜不明所以,上前看過究竟。 瞬間發生的事情,闇月多多少少也猜到一點,他強行拉起雪華到在床子不遠處的浴室,從後一手抱緊雪華的腰,一手用力推起下巴令他看著鏡子,雪華擺脫不了強大的控制,他只能緊閉雙眼。 闇月在他耳際發出冷笑,魅影望了一眼便知何事,更與緋夜輕笑起來。 「我想不到所謂的暴君,原來是害怕看見自己的樣子。」闇月凝視鏡中絕色的美貌,他覺得雪華的外貌和「暴君」這個名字完全不乎。 「你們不怕我令你們永遠不見天日嗎?」雪華冷靜下來,他雖然張開眼睛,但只是望向地面。 「我們選擇賣身當奴隸,就知道性命隨時失去,多活一天是僥倖、是上天的恩賜,現在既然有翻身的機會,為甚麼不嘗試?讓你也嘗嘗當奴隸的滋味。」魅影坐到床上說。 被賣進來的闇月待在這裏只有四個月,魅影和緋夜則是三個月及半年…… 雪華心想,是自己調教失敗嗎?以前的奴隸在三個月內必定能使得聽從命令,即使上回造反的奴隸,只是待在宮殿一個月,也是趁他病發時造次。 這次……看來是上天來亡他的!也罷,他活得不會長久,將會發生的事就當作報應來看待吧!可他不會這麼容易就順從就範。 「別說那麼多,現在就把他帶到鏡房。」緋夜把玩在一旁的人造皮膚。 把雪華扛在肩上,闇月邊笑邊走到鏡房,魅影與緋夜在後頭跟著,一路上,雪華沒有掙扎,他的安份卻沒有使三人感到奇怪。 鏡房,顧名思義整間房間都是鏡子,在偌大的房間,玻璃製的地板和天花相差六米,而且房間的角落都裝設了攝影機。 為了不讓雪華遮蔽住自己的臉,魅影脫光了雪華的衣服,雪華閉上眼睛環抱自己躺在地上,三人說些羞辱的說話後便帶著愉快的心情離去。 雪華對不能正面看鏡子中的自己感到無奈,他已經有十多年沒有看過自己真正的臉孔,每次正眼看鏡子都是帶著面具,他隱隱約約猜到自己長成甚麼樣子,但是他對自己的樣子感到恐懼……所有事情都要追溯於他十三歲那年。 當時雪華的父母仍在,雪華的臉龐是遺傳自母親,父親知道他的樣子要是在買賣行業出現,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所以除了在宮殿,只要外出和他與客人交易時,都得帶上面具,那時在宮殿受訓的奴隸都知道他的臉面,不過沒一人擔敢對外宣揚。 到了他十六歲生日當天,父親因詛咒死亡,母親也因精神問題自殺身亡。 在雙重打擊下,他差點熬不住,整個人瘦了一圈,可他答應了父親保住他和爺爺的心血,所以他收起悲傷,接手父親的工作,而且正式和面具合為一體……沒表情的白色面具就是他的臉孔,他的臉孔永遠就只有一個表情。 日月無情交替,他快忘掉自己的樣貌,也不敢去看自己本來的樣子。 「這次上天竟然給我們機會反抗過來,但最重要的還是一下子便知道雪華的弱點!」闇月在控制室的螢光幕上眺望蜷縮的身影。 「我料想不到他的樣子比以往宮殿內任何一位奴隸更美,怪不得不可以真面目示人。」三人當中年紀較大的緋夜微笑說著。 比緋夜小三歲的魅影是三人中最小的一個,他穿上衣服後便把身體傾前,雙手從後繞過坐下的緋夜的脖子說:「我要趁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把三個月來的屈辱奉還!我相信宮殿內任何一件物品對這位養尊處優的少爺來說,都足以讓他生不如死。」 「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好,要知道雪華沒可能如此輕易被我們抓起,假若讓他逃出,麻煩的可是我們!」緋夜吁了口氣補充,「別小看我們美麗的暴君,宮殿只有他一人都可以懲罰造反的奴隸,我們應該想辦法令他不能走動。」 「不會出事的,我決定要他成為我們的奴隸。」帶著桀驁不馴的眼神,闇月用堅定的語氣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