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711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懲罰--第九章

事情的發展好像開始偏離他原來的想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錯在哪?

明明不該是這個選擇的!明明不會有這個決定!滕靖首次因意料不到而感到無力。

滕靖眼皮微啟並轉動身子,旁邊的跳字鐘告訴他現在是凌晨二時,在房的盡頭的工作間,孟本毓在小燈下仔細閱讀每分文件,滕靖頓時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現在他躺著的床是屬於孟本毓的!

聽到聲音,孟本毓放下文件走到床沿,他蹲下和滕靖雙眼成同一水平。

「你醒來就好,該要吃藥了。」

本來想拒絕吃藥,但看到孟本毓擔心的表情,滕靖心軟了。

接下來的整個星期,滕靖在孟本毓悉心的照料下,身體確實比之前好了很多,可是,滕靖卻感到心煩意亂,而且愈來愈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走,說真句,他重遇孟本毓開始就猜不透他的想法。這就是所謂的人會變、月會圓吧……

「既然我已經康復,你可以怎樣虐待我都行。」

身體轉好後的某有天,滕靖帶著無所謂的口吻說。

「雖然你這樣說,但我近來忙著工作上的事,到我有空才聊。」

他仍埋首於文件小丘中,近來他接回來的案件確實比以前多了,而且他已經整天沒睡,心情有點煩躁。

「如果你覺得空閒無聊,你就打掃房子、洗衣做飯、或者自己看著A片打手槍都行,不過別來騷擾我。」

滕靖不知為什麼突然無名火起,他轉身走出睡房,還狠狠地把門甩開,猛烈撞擊的聲音令孟本毓不禁皺眉,過了半晌,他望著半開的木色房門,沉重地嘆了口氣。

躺在客廳的黑皮沙發,滕靖嘗試冷靜自己,可是他真的很氣。

幾小時後,滕靖無聊得發荒,他決定打掃房子,但問題來了,他該從哪裏開始入手才對?

孟本毓的房子是二層平房,上層是擁有透明天花的房間和占了樓層一半的陽台,不過房間沒有任何東西,下層則和平常家居沒分別。最令他無言的是,房子蓋在小丘上,還可以看海的,整個小丘就只有孟本毓的房子和一條行車小路,可謂與世隔絕。

草草打掃大龐後,滕靖走到臥室,孟本毓已伏在桌案上睡覺,他隨手在一旁拿了件外衣蓋起孟本毓身上,在他額角輕烙一吻後便懷著複雜的心情離去。

當門被關上的一刻,孟本毓緩慢地從椅子坐起,還用手按著剛才被吻的位置。

是不是他忽略了一些事?

是不是他該要注意另一回事?

重遇滕靖開始,滕靖對他的態度雖和以前沒什麼大差別,但他就是感到有些什麼在變了,可他就是說不出哪裏出問題……

他是不是要反省一會?

 

接近晚飯時間,孟本毓靜悄悄靠在廚房門框,睡了幾小時的他現在稍為精神一點,他盯著忙得不可開交的滕靖。

穿上圍裙的滕靖活像個妻子一樣,孟本毓的嘴角不自覺微微向上扯,他從後抱著他,滕靖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定神後便狐疑地轉頭望向孟本毓。

「你幹什麼?」滕靖反射性想推開孟本毓,但孟本毓摟著他腰身的力量不小,所以他放棄了。

「沒有……」孟本毓輕咬滕靖耳垂,然後再道:「明天開始就只可穿圍裙,也回復奴隸的身分。」

你就是想要這種結果吧!對嗎?

「嗯……」

這樣就對!你不需要同情我,我是罪有應得……

「現在我想先吃點前菜!」

孟本毓脫下滕靖的衣物,把他抱到餐桌上躺著,而且雙腿被分開。

塗了些潤滑劑在手指,孟本毓輕易地把兩根手指插入滕靖後庭,同時他含住滕靖的分身,滕靖嚶嚀一聲,接著撐起上半身凝望孟本毓的舉動。

「毓……我快……不行……」臉已被紅潮沾染,他快忍不住要射了。

孟本毓鬆口和抽出手指,滕靖立刻拉過他的脖子渴求深吻,更不斷纏繞……

未幾,滕靖感到孟本毓已在自己體內,孟本毓把他的雙腿放到肩上,給他一次又一次的衝擊。

過了不久,滕靖的精液猛烈地射出,濺在兩人之間,孟本毓也把他的白熱全數遺留在滕靖體內。

這算是最後一次正常地造愛吧!

兩人心裏同時得出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