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711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懲罰--第十章

「主人,安好!」滕靖跪下,親吻剛下班回來的孟本毓的鞋尖。

斜眼瞪著滕靖的動作,孟本毓冷哼一聲,接著他彎下身,拉下領帶套在滕靖脖子上,還使勁勒住滕靖的頸部。

滕靖閉眼沒有反抗,有的只是些微掙扎,感到喉嚨就像被卡住一樣,呼吸十分困難,他打算緊握拳頭捱過去便算……

豈料孟本毓拉得更緊,還用領帶拉起滕靖,滕靖用手撐著孟本毓的胸膛勉強站住,他不得不張開那雙溢滿淚水的眼睛,辛苦地望向孟本毓。

到了快缺氧的地步,也分不清自己臉上的是淚水還是唾液,滕靖抓著孟本毓衣襟的手開始放鬆,孟本毓心裏突然一愀,他瞬即解開領帶,在他面前的身子搖搖欲墜,更往後傾倒。

本來孟本毓不會理會滕靖是否倒在地上,但他的本能令他伸手摟過滕靖的腰,還把他平躺在地上,滕靖不斷張合嘴巴深呼吸,孟本毓跪到他身旁,用衣袖抹去滕靖臉龐的汗水。

「別再睡了,還有更有趣的等著你……」

是冷漠,還都是冷漠!

「跟我過來!」

雖然聽到命令,但身體暫不聽使喚,滕靖只能在地上一步一步爬向大廳。

「這個對你來說,應該很容易辦得到。」孟本毓把一串拉珠丟到滕靖眼前。

「是的……小奴感謝主人恩賜!」滕靖撐起上身鞠躬。

共十顆的珠子由小至大排列,滕靖盯了一眼,脫了圍裙後,便把在前端的小珠子用唾液弄濕。

為了讓拉珠容易塞入肛內,他選擇趴跪的姿勢,而且放慢速度把第一顆珠子推進去。

孟本毓側臥在沙發托頭觀賞……

 

頭三顆珠子總算順利到達後庭內,不過滕靖已汗流浹背。

每進一顆,珠子都給內壁不同程序的刺激,肉柱也受牽連而充血,但他不能碰到莖身,因為只要稍加刺激,直腸自動收緊,珠子就更難進入。

現在,他可以做的就是盡快把串珠推到體內……

依照一個正常的男人,看到這種情色的場面,少不免有點反應,可是,孟本毓沒有。

這刻,他有的是心寒和震驚……

孟本毓一直睨著,從沒移開視線。

又再進了四顆,滕靖快受不住,停了下來。

孟本毓隨即不滿說:「你快點行不行?」

「主人,對不起!小奴立刻完成……」聽到孟本毓的催促,滕靖不敢怠慢,他咬緊牙關把餘下三顆最大的珠子,沒理會力度就一下子塞進去。

總算完成第一步了!滕靖心裏暗忖。他知道孟本毓才不會那麼快就放過自己。

孟本毓從沙發坐好,揮手示意滕靖到他跟前,滕靖仍然以原來的姿態爬著,孟本毓命滕靖跨到自己身上,他一邊拉動拉珠,一邊抬頭看著滕靖的表情。

滕靖雙手放在孟本毓肩上,孟本毓每拉動一下,他都用力按著孟本毓的肩膀。

「想叫便叫出來,我批准你可以這樣做,而且附近又沒其他人,不怕會騷擾別人。」

「感謝主人恩准……啊……」

語音未落,孟本毓把拉了出來的珠子,狠狠地塞回去,滕靖隨即叫了出來。

「這些用具果然很適合你,明天找個更好玩的給你。」孟本毓冷笑道。

「小奴……多謝主人……賞賜……」滕靖半瞌眼簾,艱辛地說出整句話。

珠子被拉出多少,回去就有多少,大小不同的珠子不斷磨擦敏感的內壁,內壁因磨擦傳來火熱的感覺,而且速度遞增,滕靖的淫糜叫聲已傳遍屋內。

身體好像有點麻木,意識又好像開始抽離,哈哈……他果然不適合劇烈兼刺激的活動,不過,還是算吧!

毫無先兆,串珠一下子被拉出,滕靖尖叫出來,不用多說,他前面的白濁全洩到孟本毓身上,然後他便失去意識倒在孟本毓懷中。

孟本毓把串珠丟到地上,低頭望著昏倒的滕靖,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傑作。

過了不久,滕靖聽到一些怪聲,但他根本無力張開眼睛,即使孟本毓現在繼續虐待他,他也無力招架。

頃刻,他再次失去意識……

 

============

很懷疑可不可以在十五章內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