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懲罰--第十八章

洽商完畢,韋君鴻順道把剛從醫院下班的區禮帆接載回俱樂部,當車子差不多駛近俱樂部範圍,韋君鴻被窗外一抹狼狽不堪的身影吸引著。

滕靖努力以赴,終於步行到俱樂部大門,但因為體力不繼,雙腳發軟……

此時,區禮帆首先下車,當他留意到情況欠佳的滕靖快要倒下時,他立刻上前扶著滕靖查問情況,在後頭的韋君鴻也跟隨上去。

「你終於回來了!」

「是的……還歡迎我嗎?」他已經虛弱無力,只能擠出苦笑。

「無任歡迎……」

韋君鴻笑容可掬說,當他看到區禮帆大惑不解的樣子,他即時解釋。

「忘了跟你說,他就是滕靖。」

「哦!原來是你……但你的狀況令我不能不管!」

區禮帆抱起滕靖邊走邊說。誰叫他是醫師!只要看到病人他就很習慣替人診治。

滕靖被安置在頂層的房間,區禮帆想替他檢查時,滕靖帶著歉意的表情按下區禮帆的手。

「抱歉,先讓我洗澡,整個身子都是髒東西,不洗不行。」

滕靖已經爬下床,不容區禮帆拒絕。

「好的,你慢慢洗。」

看著浴室門關上,韋君鴻便把區禮帆想知道的事告訴他,區禮帆坐在床沿笑道。

「毓這次的決定也未免太偏激吧!他這樣子,到底是誰受到最大傷害也不知道。」

 

抱膝坐在蓮蓬頭下,滕靖讓溫水任意拍打傷痕累累的身體,他很想哭卻完全哭不出來,只是呆望住白色的浴缸。

被水的沖刷,滕靖已經清醒一點,他拉著旁邊的把手起來,可是不小心牽扯到身後的疼痛,他頓時痛得滲出淚水。

「想不到以這樣的方式流淚……誰叫你不哭……我也想好好哭一次……傻滕靖!」

他一邊笑著喃喃自語,一邊伸手擦去淚珠。

滕靖穿上浴衣,跌跌撞撞走出浴室,韋君鴻於心不忍,還是把他抱起安放到床上。

滕靖趴在床上讓區禮帆檢查,當冰冷的窺肛器碰到腫脹的洞口時,他痛得輕叫出來。

「就忍著一點……」區禮帆小心翼翼移動窺肛器。

滕靖微微偏頭睨向韋君鴻,韋君鴻覺得他好像有話要說,便坐到床頭。

「現在我跟溫室小花差不多,脆弱得不堪……真的想變得像你們一樣,可以獨當一面,再不想成為弱者……」

明明大家都是男人,但想起每次都被人抱住,他總有點心有不甘。

「凡事都別看表面,你的心和意志比我們這裏的人強,至少你那十四年的思念已是一個證明!」他自己就沒可能有恆心等下去。

「那又有何用?只是個無了期的等待……」

「縱使他拒絕,但你依然繼續待在他身邊,不是嗎?」

這時,區禮帆取回窺肛器並道:「大致上檢查完畢,肛壁紅腫還有些許磨破,尚算可以……」

「因為毓用了整支潤滑劑,所以才這樣!」

「但我在意的是你背上的爪痕,俱樂部訓練出來的狗隻從來都不會爪人,這是什麼回事?」

「是意外……」

「我想知道是什麼意外?要是狗隻不乖,是需要重罰!是哪一條狗弄的?」

韋君鴻不容許俱樂部訓練出來的狗隻有些微差錯。

「野狗!不過跟毓無關……」

原來是野狗!怪不得會這樣……但似乎過火了!

區禮帆向韋君鴻使了個眼色,韋君鴻只是聳了聳肩。

「為了你的安全,我先替你抽血,要是有狂犬病或其他隱形疾病就麻煩。」

「勞駕了……」

滕靖扳回身體躺在床上,區禮帆邊替他蓋上被子,邊為他抽血。

 

房內變得沉靜,滕靖望著天花說話。

「我原以為他變了,可是在這段日子我所看到的,根本就不是那一回事。變?他從來沒變,仍然是愛瞎擔心的人,要說他變,就只能說他變得比以前更加壓抑自己。

因為我說過要為以前的事負責,希望他可以不留情面懲罰我……就因為我的說話,他強逼自己施虐。雖然他是實行了,但我發現他在每次施虐後都會嘔吐大作……

十四年前,傷害他身體的人是我,十四年後,令他精神受創的人……是我……所有錯……都是我……」

在滕靖自語時,區禮帆因擔心他受不住,所以替他打了鎮定劑,滕靖在藥力驅使下終於入睡,韋君鴻在旁搖頭嘆氣。

「毓,你可以進來了。」

韋君鴻望向半掩的大門說。

 

============

好,接下來都是偏向虐心

不過我的功力不足

努力改進……

最後,多多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