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懲罰--第二十章

第二天,區禮帆下班後就探望滕靖而且替他檢查,滕靖的精神稍為好多了,但身體依然虛弱。

此時,韋君鴻也來參一腳湊熱鬧,順便替孟本毓傳話。滕靖聽過他的話後,完全沒有感到意外,反倒是輕鬆起來。

「不要緊,反正十四年跟十五年沒差,都是繼續等待……到最後可能會變成十六年、二十年,甚至無了期,其實多多少少已經習慣。我是沒所謂,但只怕他一年後仍然不能給我答案,因為我很清楚他的想法……

未來這一年,對他來說是冷靜期,對我來說是休養期。他知道我這個沒用的身體需要靜養最少半年,他的選擇其實對大家也好。」

「如果結果如你所說,一年後沒有答案的話,你會作出什麼選擇?」韋君鴻真的不想看到這個結局。

「就隨他的意願,我的一切歸俱樂部所有!」

「這樣好嗎?要是你想離開俱樂部,我可以讓你離去,而且可以替你找工作。」

滕靖搖頭輕笑,區禮帆知道他的想法,所以插了話。

「君,對靖而言,他不在意自己的處境,他要的是毓的親口答覆。如果一年後毓沒有任何回覆,那他之前的決定就當作成答覆!唉,你和毓都是死腦筋……」

「哈哈……就因為是死腦筋才弄成這樣子,我已經說過,我和他仍然是十四年前的滕靖和孟本毓,即使時間不斷流逝,但只有看得到的東西在變,我倆的心,根本從沒改變!」

「我不理會你們是不是死腦筋,縱然結果是你留在這裏,以你的身體狀況我也不敢讓你接客,不過應該總有適合你的工作。」

「那我先多謝你囉!最好當然是給我文職工作,看我就知道不是力量型的人!」

「看到你還懂得說笑我就安心,即使是裝出來也好,至少覺得你不會鑽到死胡同裏,把自己逼死。」區禮帆對於滕靖的情況感到滿意。

「人,總有些時候要學懂放開,否則會變出個精神病來!」

「你明白就好了,今天我們也不打擾你休息,明天再過來。」

 

兩人剛好出門,就碰見迎面而來的孟本毓,孟本毓想上前查問有關滕靖的病情,韋君鴻看到他欲言又止的表情,便示意他到辦公室一趟。

「你還會擔心他的死活嗎?」區禮帆當然少不免調侃孟本毓一番。

「我怎會不擔心?他是我的……朋友!」

在說出「朋友」時,孟本毓突然覺得很難說出口。

「你的話我已轉告他知道……你把他真的看成是朋友那麼簡單?」

「算是朋友吧!靖知道後,他的反應如何?」

總覺得不會有太大反應,因為這才是他的作風!孟本毓如此認為。

「就以你跟他的認知程度,你會猜到的。」韋君鴻故意不說答案。

「等,他會等下去……直到我給他答案為止!」

孟本毓想也沒想,以篤定的態度回應。

「既然你已經知道,為什麼還要問我們?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他現在沒什麼大礙,血液報告也說他沒染上任何疾病。」

「那我就放心了,而且他也可以安心養病……」他生怕因為自己的錯誤行為令滕靖染上頑疾。

「其實,我覺得你們該要坐下說清楚,你再拖泥帶水的話,遲早什麼都失去!」

「我得承認我是自私的一個,如果選擇他和自己,平常我鐵定是以自己先行,但現在我確實處於兩難局面。我把他看成朋友,但我對他做的事已超出範圍,即使我已經知道他的心意,我仍然不想失去這個朋友……或者我該用朋友這字眼嗎?我也不知道,總而言之我不想失去他!如果一年後我不能給他答案怎麼辦?一年後依然釐清不了關係又會怎樣?」

「就讓他再多等一年?」韋君鴻試探問道。

「這個……我真的沒自信能給他答覆,但也不想他等下去。」

「不用急,現在還有時間,別那麼快下定論……改天你試著跟他聊聊好嗎?」

「希望我有此動力,因為我知道只要看到他,我會忍不住……」孟本毓靜坐沒再說下去。

「忍不住什麼?」

「沒有什麼……」

只要看到你,我會忍不住抱你、吻你……

 

============

唉,總算搞清楚這兩隻想怎樣~~

這文最初是以毓的身分去寫

中途是第三身

後來變成是靖

現在又回到第三身

應該還有二章便完

先多謝看到這裏的大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