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懲罰--第二十一章

花了將近半年,滕靖終於可以不用輔助下順利下床。

在首三個月,他坐著沒問題,可是身體虛弱的他,雙腳無力走路,如果他要到浴室這麼短的路程,他需要坐輪椅把自己送去。

幸好,他還可以站十多秒,所以他爭取時間讓自己可以坐到輪椅上。

 

敲門聲響起,滕靖放下書本開門,眼前有三人站著,他立刻讓他們進來。

「嗨,好久不見囉!我聽阿帆說你身體已經好多了。」關錫賢最先說話,在他說話同時,滕靖凝視他雙手向後抱著一個他眼熟的物件。

注意到滕靖的目光在自己身後的物件時,關錫賢拉過滕靖的手,把物件的手把套到他的手上。

「別偷看了,我給你就是……這是某人拜託我拿給你的,他怕你看書會覺得無聊。」

接過一個長方形的盒子,滕靖坐在床沿把盒子打開,內裏是個小提琴。

這個小提琴是他以前所用的,他認得手把上一黃一白的絲帶,是孟本毓在他比賽前弄上去,希望他會勝出,最後他也如他所願……

滕靖嘴角微勾,並抬頭道:「請代替我向他道謝。」

「好的……我的任務完成了,我先走囉!」關錫賢帶著狡猾的笑容離開房間,卻沒有把門關上。

「原來你懂得拉小提琴!何時學習的,而且到第幾級?」韋君鴻覺得意外。

「是小時候的事,到離開毓前已經是演奏了……」滕靖取出小提琴,而且一直盯著。

望了許久,他把小提琴放到肩膀然後試音,因為他沒碰這琴有十四年,當年他故意把琴留在孟本毓家中,只是沒想到十四年後竟然……

區禮帆望著若有所思的表情,他笑著問。

「我想聽一曲行嗎?」

「當然可以,但可能節奏會較慢!你想聽什麼曲子?」

「我沒主意,倒不如你來決定。」

滕靖拉了幾個音階,便閉上眼睛拉起他一些熟識的樂譜,不過他選的曲調和熟識的曲子,佔九成都是憂思、悲愴的,只因他以前已經把對孟本毓的感情全寄放在樂曲中。

現在,韋君鴻和區禮帆可以從他的音樂中,聽出他的心思。

直到音曲完結,滕靖張開眼睛看著聽得出神的兩人。

「嘿嘿……其實我錯拉了幾個音,為了賠罪,我拉另一首音調較輕快的曲子給你們。」

他走近房門,韋君鴻向區禮帆使眼色,因為他們不可讓滕靖踏出房間。

雖然聽到腳步聲漸近,但在門外的孟本毓根本就沒想過離去,關錫賢見他沒反應,想拉著他去避難,孟本毓淺笑搖頭,更做出「他不會出來」的口形。

見本人如此肯定,關錫賢便在旁站著。

早在關錫賢沒有把門關上,滕靖已經若隱猜到是什麼事情,他知道門外有人站著,也知道那人是誰,所以他站在還有兩步便到房外的位置。

「我不會走出房間……」

這是給不知他下一步行動的人一個安心,他把小提琴再次放好,開始另一首樂曲。

音樂響起,孟本毓雙手環抱、仰頭倚靠到牆壁,他聽著同時,也想起不少事情。

滕靖現在拉著的樂曲叫「Mein Wunsch」,是他十二歲的生日禮物。

在他生日前,他賴著滕靖要作一樂曲送給他作禮物,滕靖敵不過他的纏繞,最後便寫了……

他還記得自己高興得抱著滕靖,滕靖的臉瞬間轉紅。

 

曲子並不長,轉眼就完了,滕靖俯視小提琴,淡淡說著。

「毓,其實這曲本來的名字是Meine Hoffnung,而不是Mein Wunsch。當時我猶豫該用哪一個,可是,事實讓我選擇了Mein Wunsch……無論如何,我要謝謝你沒丟掉這個小提琴。」

不知道這曲的三人完全摸不著頭腦,孟本毓則低頭睨著地下。

「君,你這裏欠樂師嗎?如果欠缺的話,我有一個無理要求,就是這半年讓我在這裏拉小提琴,我不想待在房裏……」

「我這裏從來沒有樂師,如果你想當的話,大廳那邊可以讓你一展所長,只是……」他不知孟本毓會否答應,始終人不是他的。

「只要他喜歡便行,不過工作時間不能多於六小時!」

在門邊,突然傳出孟本毓的聲音。滕靖聽後,只是說了句道謝說話。

「現在讓我安排一下,後天就可以表演。」韋君鴻邊說邊從衣袋中取出小卡,「這是萬用卡,每間房間都可以自由進出。」

滕靖奇怪地望著韋君鴻,韋君鴻笑著要他收下,還在他耳邊說:「明天你就到毓的房間走一趟,有些事情,看了電腦後就會知道。」

狐疑地點頭,他目送韋君鴻跟區禮帆,然後便坐回床上,睨著手中的小卡……

 

============

這章……

寫得極為順利,已經很久沒這樣試過~~

開心i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