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懲罰--第二十三章

偷偷進入房間這個行為快五個月了,每晚在孟本毓離開俱樂部後,滕靖都會到孟本毓的房間,抱著孟本毓的枕頭坐在按摩椅上,從電腦中觀看孟本毓的舉動,直到他睡著為止,而他差不多每天看到的動作是孟本毓拿著黑色盒子醉倒在臥室。

今天,孟本毓快到午夜才離開公司,可是他沒回家的打算,心裏只想到俱樂部走一趟。

回到黑漆漆的房間,被他吸引住的是顯示器的強光,他明明記得昨天沒開電腦,而且他的朋友不會進他的房間,員工更沒可能進入……

躊躇一會,孟本毓把房間燈光亮起,然後他望見的是睡著了的滕靖,和跌落在旁的枕頭,以及顯示家中的畫面。

沒有憤怒,就只是少許訝異,孟本毓看著滕靖的睡相,片刻,他躡手躡腳把滕靖抱到床上。

這時,滕靖想轉換位置,但他發覺身體不能動,便立刻張開眼睛看過究竟。

映入眼簾的是孟本毓的樣子,滕靖頓時驚醒過來。

「抱歉,我擅自進來……」

「不要緊,你還想睡嗎?」他已經把滕靖放在床上。

睡?他已經嚇得清醒,睡意早就全消。

「不了,我先回去……」滕靖起來下床,卻被孟本毓單手從後摟著腰部,他感應到力量大得不能輕易離去。「可以放手嗎?我不想打擾你睡覺。」

「我沒說你會打擾……今天,我可否跟你做嗎?」孟本毓鬆手,滕靖退到床尾下床。

滕靖回頭,然後皺眉道:「不可,你該要休息,黑眼圈已經跑出來了,趕快洗澡睡覺!」

「但今天,我想你陪我可以嗎?」他坐到床尾,像個小孩拉著滕靖的衣角。

最終還是屈服了,滕靖最受不住孟本毓裝可憐的模樣,從以前他已經怕了,只要孟本毓懇求幾句,他一定心軟答應。

「現在給我去洗澡……」他一屁股坐回床上,沒看到孟本毓一臉得意的樣子。

就是知道他怕自己賴著不放,所以才無奈應允……孟本毓懷念以前向滕靖撒頗的模樣,滕靖每次的表情都不同,真是百看不厭。

孟本毓回神後便飛快似的跑到浴室,滕靖關掉電腦,望門輕嘆……

不消十分鐘,孟本毓邊擦頭邊出來,滕靖向他打手勢到他身旁,孟本毓乖乖坐到床沿,任由滕靖搶過毛巾替自己擦乾頭髮。

「真是的,這麼晚就別洗頭,頭髮沒乾不准睡,會頭痛!」忘了目前的關係,滕靖突然像個老媽子抱怨,孟本毓很喜歡這種氣氛。

「不過我現在很累,而且平常我都是頭髮沒乾就睡,沒問題的……」孟本毓特意駁嘴。

摸著已有七、八成乾爽的頭髮,滕靖把孟本毓拉到床上,更把他的頭放到自己大腿上。

「這次就讓你睡吧!完全乾爽就睡回枕頭。」

點點頭,孟本毓因太累而轉眼熟睡,滕靖看著他疲倦的臉,會心一笑。

往後的日子,滕靖再沒進去孟本毓的房間,孟本毓從電腦記錄得知後,也只是笑笑便算……

 

幾天後,滕靖工作完畢正想打開房門時,升降機內的人影令他隨即抬頭,是已經沒見一個月的范照渝,而在他身後緊隨的是關錫賢。

滕靖盯著雙手緊抱著身軀的范照渝,然後偷瞄無表情的關錫賢,再回想在八卦員工身上聽到的消息,他略猜到是什麼回事。

「賢,我可以借渝聊幾句嗎?」這種特殊情況、詭異的氣氛,還是多問一句比較安全。

范照渝轉身瞟向關錫賢,關錫賢徐徐點頭。

滕靖立刻拉著范照渝到自己房間,關門前不忘向關錫賢說句謝謝。

「我們很久沒見了,你的身體……還熬得住嗎?」滕靖擔心范照渝的身體能否支撐關錫賢給予的折磨。

「應該還可以的,每次都是差不多情況……」

「不說這個了……孤兒院哪邊如何?」

放好了小提琴,滕靖沒聽到范照渝答話,他隨即回頭查看發生何事,原來范照渝累得倒在床上。

這怪不得他的,畢竟范照渝被弄得很慘……

滕靖把關錫賢叫到房間,關錫賢一直站在床邊望著范照渝。

滕靖拉開椅子坐下,緩道:「渝跟我很像,什麼都不說,即使是多苦也不說,讓人猜不透在想什麼……但只要多問幾次,就一定會和盤托出,你就嘗試聽聽他想說什麼。有幾次他想跟我說關於你的事,但沒一次能說得出口。別看他好像活得快樂,孤兒院的事已令他疲於奔命。」

「孤兒院?發生什麼事?」

「我還以為你知道……你自己問他吧!如果他願意說的話……」

「謝謝您的提醒!」關錫賢抱起范照渝,離去前還問了句話。「要是到了限期,阿毓沒給你答案,你有什麼打算?繼續待在俱樂部?」

「如果沒有答覆,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樣……」

滕靖的聲音在關錫賢聽來,是完全放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