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711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六章

從寒大人特意留下她,她就知道寒大人一定會話中有話,所以她當然明白他的弦外之音,但裝傻也總該有個底,彩雲低頭發出輕微笑聲。

 

「只要我想完成的事,從來都沒人可以阻止我!所以在爺爺的眾孫兒中,最寵的就是我這個孫女,雖然我口中常說跟他不像,可惜我的確是最像他的一個,既好性又任性。也因為我的能力,他只容許我一人可以不守宮規,免去所有我身為公主該要做的事,更讓我差不多和他看齊,當然我不會因此而越軌……開門見山,寒大人,你是怕因為我和秋月的事,而令皇上怪罪於你?」

 

宮中上下沒人不知,彩雲的父親和親兄有能當上九五之尊是彩雲的原故。當日,彩雲爺爺對彩雲寵愛有加,差不多每次上朝和狩獵都帶著彩雲,更特別下旨給彩雲一生不受任何宮規束縛,諭旨還提及——

 

有帝君之才,惜是女兒身罷!家系才識,如為將相,必能助帝定江山。

 

這道諭旨令朝中哄動非常,也暗示必定傳位於彩雲父親,彩雲父親知道後沒什麼反應,但彩雲大哥,即當今皇上卻對她又愛又恨。愛,是她的才能;恨,也是她的才能!因為縱使他有能力治國,但頭腦及魅力確實不及彩雲。

 

「你在寒府進出多年,該知道我是個怎樣的人!何必再問我?」寒大人狡猾一笑。

 

彩雲又怎會不知道呢?說實話,要是懼怕皇上,他就不會如常出席定期早朝,繼續以戶部尚書的身分進諫,更差不多要落得大喊皇上息怒、皇上恕罪的地步;要是貪心怕死,寒大人老早就安分守己去當他的國舅、享他的清福,遠離宮中這個爭權奪利的是非之地,不會繼續留在朝野這淌渾水之中。

 

「請恕彩雲多多冒犯,寒大人,我向您賠不是!」根本清楚寒大人是忠臣,她對自己的猜疑感到羞愧。

 

「你言重了……不過皇上真是惹不得,我不怕皇上對你不利,我是怕秋月有什麼不測。」

 

「如果秋月是平民百姓,她早就死於非命,就因為她是妃子,是官家女兒,才能保命到現在。皇兄最怕做些有損名聲的事,要是她死了,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是他下命,他才不會幹這些蠢事來。皇太后最愛的是面子,縱然她想下手,也只會假借後宮之手加害秋月,不過後宮也知道,過於活躍,冷宮和寺院的大門會為她們終年大開,迎接她們,屆時是生是死,就看上天的造化。」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要是秋月遇上不幸,即使你不動手,我自會讓那些人付出代價,即使他是皇上……」

 

合上書房門,彩雲在迴廊上踱步。迴廊跟以前沒兩樣,只是掛滿辦喜事的紅燈籠,她並不討厭紅色,但因喜事的鮮紅令她覺得刺眼,不由得想起秋月身上那套紅彤彤的喜服,還有令她惡心作嘔的喜幛。

 

好不容易走過似是血淋淋的迴廊,彩雲坐到還未被染紅的小亭休息。此時,秋月從窗戶看到彩雲趴在石桌上,她便放好未完成的手鍊,走到小亭上。

 

「發生什麼事?你的面色很難看。」秋月坐到彩雲對面。

 

「沒什麼……」

 

「別騙我,是不是爹爹跟你說了些什麼?」

 

「不,相反他幫了我很多呢!果然是我尊敬的戶部尚書大人。」彩雲下巴貼著石桌,正視一臉擔心的彩月。

 

「那到底發生什麼事?」秋月追問到底。

 

既然秋月想知道,她告訴她亦無妨。

 

「想起你嫁入宮中當天,那紅讓我非常妒忌,讓我想把它毀掉!」

 

「原來是這回事!彩雲是傻子!」秋月掩嘴笑著。

 

「喜事的紅是我的禁忌,你應該知道的。」

 

「知道呀……所以才說是傻子。」

 

「你還笑,我是因為你而瘋掉。」

 

「好好好,我就想辦法讓既傻又瘋的人愛上喜事的紅。」

 

對於笑得狡黠的秋月,彩雲狐疑地望向她。秋月以迅雷不用掩耳的速度,親了彩雲的櫻唇,彩雲不置信地眨了眨眼,臉上隨即泛起罕見的紅霞,之後得意地微笑。

 

「該喜歡喜事的紅吧!」

 

彩雲這次真的像個傻子,不停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