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0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GL)交錯的光與影(微H)

題:光與影沒有特定的距離,只有兩極的差距

只要有光,不一定有影;但影的出現,光就絕對存在。從來,無人知道光是何時存在,為什麼會存在,除了一個名為「時間」的流動……它們已經渡過無止境的歲月,直到現在,仍然下去。影,同樣走過萬千光陰,可惜需要依附物體才能再生。它雖然是隨著光而來,但兩者卻是對比關係……就像現在的我們!瑪利亞,我同父異母的姊姊,你如同名字是光的存在,恰似太陽般的耀眼金髮,跟你的名字是完全吻合。我,莉莉芙,是被身為光的你所吸引,願意為你成為不起眼的影子;也因為你,我知道我的一生只屬於你……可惜,我們在這個變化多端的舞台上,直到似是卸下了一切束縛的家裏,沒有共存,只有永遠的敵對。

「你這個卑賤的女奴,竟敢說三道四?」你以女皇般的傲慢態度,冷睨著扮演下人的我,可惜,我並不會退縮!

「區區侯爵情婦,憑什麼教訓我?跟我相比,你是個沒節操的蕩婦!」我完全把下人心中積壓已久的怨恨,毫無保留一次釋放。

「實在是太無禮……」氣急敗壞的你快步走到我面前,更想甩我一記耳光,但我早已看穿你的舉動!在你想動手前,我毫不客氣給你一巴掌,力度之大,響聲傳遍整個劇院,同時使你跌坐到地上。先是錯愕地抬頭望著,然後按住發痛的臉,你用充滿淚水的碧綠眼眸,死瞪向不屑你存在的我,當中也包含了我們之間長久以來的無謂恩怨。

此時,棗紅色的布幕徐徐落下,在後台的工作人員蜂擁而上,準備下一幕所需的佈景。我們的表情,仍然維持於剛才的一幕,直至工作人員輕喚我們的名字,那種凝結的氣氛瞬間消失。

「很痛嗎?對不起……」我蹲下來,伸手輕撫被我打至微紅的白晳臉頰,但你卻狠狠撥開我的手,我知道你心中的仇恨沒有消失,反之更盛。不過,算了罷!我不會在意。

「莉莉芙,別再假惺惺了,你跟我的關係眾所周知!」提起長裙,你怒氣沖沖返回後台,不過現場的工作人員沒有理會我們的對話。

是的!我們的關係眾所周知……父親是個出名的話劇演員,同是有名的花花公子,我倆的母親都是話劇演員,究竟父親是怎樣把她們騙到床上?傳聞是怎樣,現實就是怎樣!我從沒興趣知道他的風流史,不過我知道我還有多不勝數的弟妹。我和瑪利亞,因為父母的關係,自小耳濡目染,愛上了舞台上的世界,當了個薄有名氣話劇演員。

母親的恩怨,可說是延續至今,弄得我們無時無刻都要處於對峙局面。整個劇界無人不知家裏的醜事,而家裏又沒有刻意去隱瞞……瑪利亞,我想告訴你,今生今世我都不會去恨你,因為影不曾離開光,在光不斷伸延時,影同樣擴大,更會默默地守護和包容光的任性,永遠陪伴在光的左右,除非光不再存在……

由於下一幕沒有我們的戲份,所以我們都留在專用的房間休息。趁沒人的時候,我把椅子拉到瑪利亞身旁坐下,沒理會瑪利亞不滿的反應,右手貼到她的臉,雖然她面有難色,但最終都沒有推開我。

「還痛嗎?」心痛地滑過紅印未褪的皮膚,我感到非常愧疚。

「……有點!今天你的力度強了很多。」其實,我們是流於形式的敵對,是不是真的憎恨對方?也未必盡然!我們也有矛盾的時候,亦知道對方是否真的在擔心……但,這種沒敵意氣氛,只能在我們獨處時才會出現。「抱歉把你弄痛了……」

「沒關係,你不用道歉,全都是劇中要求,況且這劇已是最後一場,我們終於可以不用再一起演出了。」你的神情好像放下了包袱一樣,從眉宇之間就可以輕易地看出。

你真的這樣討厭我?討厭和我站在同一舞台上?你認為跟我一起是件苦事?我不介意你敷衍回應,甚至漠視我,但我求求你別這麼狠心丟下我好不好?我只想留在你身邊。我有預感,我們一起相處的日子餘下不多,我不要和你分開!光與影是不可以分開,兩者一起,是永恆不變的定律,缺一不可……

「我不要!」最終仍是按捺不住衝口而出,你瞄了一眼後便撇開頭,不作回應,我也沒再說話。過了若干時間,我們再度出場……掌聲雷動,曲終人散,我們對話的次數少之有少,回家後,根本就沒可能有正式對話的機會。

父親和我倆的母親在餐桌前,等待我們回來。放下所有東西,我們坐到桌前吃晚飯。用餐期間,少不免上代的冷嘲熱諷,幸好我跟你都習慣了,自顧自地用膳,直到父親意料之外的說話,令我們為之一愣。

「瑪利亞、莉莉芙,尼赫和沙曼告訴我,願意收你們為徒,現在就等你們的答覆,看誰跟隨哪一位。他們後天便要回國,我知道時間倉卒,但你們現在可以給我答覆嗎?」尼赫和沙曼都是劇界的大明星,也是父親的好朋友。

尼赫暫定居於法國,沙曼則在德國,我知道兩個國家就在毗鄰,卻不代表我們可以遇上,更何況我們必須跟隨他們最少三年。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現在要相隔三年,納悶無奈的感覺突然冒出,胃裏一陣翻騰,還帶點想吐的感覺。三年,可是非常漫長……

「我沒意見,就讓瑪利亞決定,或者爸爸決定都可以。」已經沒什麼心思去想了,反正我沒能力改變什麼,從一開始就已是這樣,只能默默地承受命運的擺佈,隨波逐流。我原以為習以為常,承受得住突發事宜,但事實卻非這樣,就連瑪利亞也跟我一樣。

瑪利亞聽完我的回應便怔住,從她的表情看來,她應該沒想到我把選擇權歸她吧!「爸爸,我也沒意見……」她瞧了我一眼說。我想不到瑪利亞竟然放棄選擇,她平常總會按照她母親的意願,爭取最好的一切。但今次,她完全沒有……父親見我們不作抉擇,他就替我們決定一切。最後,瑪利亞往法國深造,我就順從決定到德國學習。

我的預感果然沒錯!共處的時間已經結束,終於來到這個看不清前景的分岔路上……我,還可以做什麼?分岔路會再次相交嗎?抑或我們會走到天南地北,各奔西東?

「我們不會再見!」你無情地對我留下一句話,然後頭也不回登上飛機。你知道這句話有多傷我嗎?我才不相信我們不會再見!總有一天,我一定再度出現在你面前,每天讓你看到我,每天都要把你惹怒,我要你永遠記住我!

到了德國後,每天都是過著十二小時無間斷練習的生活,可謂辛苦至極,疲憊不堪。不過,只要從沙曼口中聽到有關你的消息,即使已經累得不想再動,體力也會突然回來。你的一切對我來說好比興奮劑,只有少許就令我精神抖擻,除非我真的動不了才會停下。

經過三年間忙得不可開交的生活,我對你的感情好像淡了。對,是好像……不是真的淡了,可能真的無暇讓我想念你,令我覺得你離我愈來愈遠,但我知道,我愛的永遠是你。

「珊圖近來完成一個劇本,我看過一次,當中有一個挺適合你的角色,有興趣沒?」沙曼看著報紙,漫不經心問。

「沒有,雖然我知道他的劇本非常賣座,可惜我就是沒興趣。」我邊吃著早餐,邊看著電視回答他。

此時,電話響了幾聲,沙曼接聽後偷瞄我一眼。頃刻,我聽到他替我答應擔任預定的角色,不久他又對我陰笑著,我莫名其妙到極點,但又不敢走到他身旁偷聽電話的另一邊是誰,所以,我只能以狐疑的目光等待沙曼掛上電話。

「你知不知我為什麼替你答應?」又要玩猜謎語,這個時候我確實沒心情玩,不玩了,快說吧!沙曼留意到我不想猜的表情,所以他揭曉答案。「嘖,真沒耐性!剛剛是尼赫的來電通知,你最掛心的人答應演出!」

我最掛心的……咦?「你怎會知道我的事?我從未跟別人提起,為什麼……」

「我是你的老師,怎會猜不到,而且你太在意她的舉動,每次提到她的事,你總是裝一臉不在意,可是當你愈想隱藏裝作沒事,你的神情就偏偏不自然。那時我就在猜,你不是愛她就是恨她,可是我又看不出你的憎恨,所以就猜是愛,我猜的沒錯吧!」他得意地蹙眉,一臉狡猾地說。

「沒錯……那麼,我和她演繹什麼角色?」角色才是重點,要是兩個角色沒交流,是多麼沒趣呢!

「我不說,這次你一定要猜!你不猜,我不說,最多我給你提示就是,兩個角色是有交流的!」

聽沙曼一說,有點放心的感覺!「不過,我跟她只說一句也可以說是交流,還是多給點提示。」

「哎呀!真是的……你們都是主角,不過劇本中有三個主角,騎士、公主、王子,順帶一提這是悲劇故事。」

「她是公主,我……該不會是騎士?」瞧見沙曼緩緩點頭,我嚇得下巴差點掉下來。真是意外的答案!

「演戲,不一定要硬逼自己十成像角色,八成已經足夠,因為你要讓別人知道角色和你各不相干。你的工作是要演活角色,把觀眾的目光停留在角色身上,而不是你身上,情況就好像鬼魂附身一樣,你只是把身軀借給角色,完成後他就會飛走,總之不要讓其他人把你和角色混淆……這是我最後要教你的事,希望你能明白箇中道理。」

第二天,沙曼把我接載到機場,他還告訴我必定看我的首演,更祝福我可以把人順利追到,我呵呵大笑進入移民局,沙曼目送我離開。轉眼我便離開德國回到出生地,家中依舊沒什麼改變,當我回家不到一小時,瑪利亞就回來了。

她,沒有改變,仍像三年前的模樣,看到她後,我有種說不出的安心。回家後已接近凌晨,我和瑪利亞草草吃過晚餐便洗澡休息,不過我沒半點睡意,而且在德國三年,令我的膽子大了,所以我抱著枕頭,沒經過瑪利亞的批准,直走到她的寢室。

打開房門,我望到瑪利亞在床上坐著,柔和的光線把她的樣子變得楚楚動人。

「你不懂什麼是禮貌嗎?」她平板的語調,讓我覺得不習慣,她瞧我一眼續說,「算了,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跟你一起睡!」仍然沒得到她的同意,我已經爬到床上。

「你敢?」尖銳的聲音聽起來有明顯不悅。

「我敢!」拉開被子,我把瑪利亞按平在床,雙手捉緊她的手腕,跨跪到她的腰側,更低頭凝視那雙美麗的翠綠寶石。

瑪利亞只有些微掙扎,當她對上我認真的神情時,她把視線移開。「你、你別這樣!」

我慢慢彎下身,把頭湊近她的脖子,輕輕吹過她的左耳。她身子顫了一下,就把緊握成拳頭的手放開。感到她放鬆戒備,我拉起她壓在我身上,她面紅耳赤瞪著我。嘿嘿,這個樣子真想讓我想吃了她,不過,現在不是時候。

「要睡了,待會兒要回劇場找珊圖。」我抱著瑪利亞的腰閉上眼睛,完全沒理會她的臉色。

當我張開雙眼時,整個太陽已走出地平線,我默默地望著懷中熟睡的瑪利亞,她雙手放到胸前,平穩的呼吸令我覺得心滿意足。從我們的睡姿看來,她應該不排斥我摟著她而睡,因為昨晚我並不是死抱著她不放,她要掙開我的拑制,把我推下床可謂輕而易舉;再者,床可同時容下二人,要是她不願意的話,她也可以睡在床的另一邊,狠心地踢開我都行……偏偏上述事情沒有發生!

不忍心把瑪利亞弄醒,又怕瑪利亞的母親突然進來,在處於兩難局面之時,瑪利亞緩慢地挪動身子,從那睡夢中甦醒。

我還盤算該說什麼時,瑪利亞突然跟我說:「母親今早要回劇團,她不會進來,你現在先讓我多睡一會,時間到了才把我叫醒。」完了話語,她倒頭再睡,絲毫沒有理會錯愕的我,但我暗自為自己可以繼續抱著她而高興。

接過珊圖遞給我的劇本,同時聽著他對劇情和角色的演繹及解釋,我慶幸沙曼替我答應演出一事,因為我喜歡故事的結局,喜歡我這個騎士為公主命喪王子劍下,更重要的是公主為我的死當場自殺,王子因公主的行為大受打擊,最後瘋掉。真是多麼美好的結局!

經過三個月的綵排,終於到了公演的一天,劇本的震撼引起觀眾一番議論。到了最後一場,我懷著豁出去的心情演出。

「我知道我沒有任何勝算,但我可以告訴你,我願意為公主而死在你劍下。」成為囚犯的我在生死決鬥台上,拿著利劍指向瞭望台上的王子,王子不服的回瞪,至於被迫成為王子未婚妻的公主,則擔憂地望著我。

「好,我現在就成全你,為了我美麗的未婚妻忘記你的存在,我一定殺了你。」

「王子,我求求你,放過他好嗎?我願意嫁給你,願意忘記他!」飾演公主的瑪利亞「咚」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為我求情。

「這是我們之間的對決,你別管!」王子回頭對瑪利亞說,然後走到決鬥台。

因為在牢中被虐打,所以身上的傷口阻礙我的行動,但為了我的公主,我甘願付出我的性命,那怕到我倒下的一天,我也要讓公主知道,失去她我不想活下去,只餘下軀殼的人,根本和死人無異。我寧願選擇在她眼前死去,我知道會令她痛苦非常,但現在的我已經沒有活著的可能,為了不想公主嫁給他,我拚死要王子陪葬。如果,現實遇上這種情況,我願意為瑪利亞而賠上性命。

一陣刀光劍影,王子的寶劍直刺穿我的肚子,我按住小腹踉蹌幾步倒在台上,公主飛奔到我身旁,王子則靜靜站著。

「你……太傻了!」瑪利亞抱起我的上身說。

「我說過……願意……為你而死……」我快支撐不住,即使是演戲,但我仍感到我的血液因傷處逐漸流失。

「我不要!」雖然她聲嘶力竭,我好像失去意識一樣,垂下沉重的眼皮,聽不到瑪利亞的聲音。按照劇本,我受到重傷離開人世。「你太自私了,我不會讓你丟下我,我不要孤伶伶活著,沒有你的世界如荒漠一樣!我愛你,所以我會和你做著相同的事。」公主取出騎士用的劍,在瞬間刎頸自盡,王子看著心愛的未婚妻倒下,悲慟的大叫著,後來他在舞台上來回跑跳,抱著身軀低頭跪地,然後音樂響起,再加上旁白,布幕不徐不疾落下,全劇結束。

「我可以把你剛才的對白當成真話嗎?」我依然靠在瑪利亞身上,不理會工作人員。

「為什麼要說這番話?」她推開我,再把我從地上拉起,我們一起返回休息室。

「因為我愛你!」我鎖上房門,不讓一些冒失鬼誤闖進來。

「你太入戲了,只是騎士愛公主。」瑪利亞背著我說。

「不,我是一直愛著你!」從後抱著瑪利亞的纖腰,在她的頸背烙下一吻。「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但我讀中學時已經單戀你。」說罷,我拉起她的右手,像鳥兒一樣輕啄她的手背。

瑪利亞沉默不語,她掙脫我的手走出休息室。剛好到謝幕時間,她跟王子直行到舞台,我隨後走著。回家車上,她一直狐疑地盯住我的臉,我只是抬頭仰望天上的圓月。

屋內傳出不絕於耳的吵架聲,我和瑪利亞站在大門前,互望對方一眼,完全沒有內進的打算。「先到花園坐一會才回去,這種情況回去,最後受氣的還是我們。」我轉身便走,瑪利亞應了聲就緊隨在後。花園距離大宅有一段路程,所以我們的父母甚少跑到那裏。

我倆在小徑踱步期間,我伸手摟抱瑪利亞腰際,可她並沒退開,這促使我有另一種行動。坐到三人座的鞦韆,我讓瑪利亞躺在我懷中,我不安分地吻著她的耳垂、脖子,一手把上衣拉起,一手遊走在短裙底下。

「莉莉芙,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她呼吸的速度比剛才略快,不過,仍然沒阻止我的挑逗。

「就只是我愛你,從一開始我已經沒把你當作是有血緣關係的姊姊,我是愛著把我照耀的你。」

「沒有結果……你還……嗯……」瑪利亞被刺熱侵蝕身體每部份,令她久久不能作聲。

右手手指迫切地抽動,左手是反覆的搓揉,瑪利亞夾住大腿不讓我的手再次活動。雖然可以阻止手腕移動,可惜我的手指並沒受到限制,所以我壞心眼地用指尖揉刮內壁,讓她抵抗不住打開雙腿。故意不讓瑪利亞滿足,我離開她身體,還伺機扯掉她的內褲,她全身乏力攤軟在鞦韆,下身早已濕了一遍。我得意地把她的內褲在手上轉著,她立即死瞪住我。

「別太過分……」她有氣無力地說。

留意到瑪利亞雙眼充滿霧氣,我捨不得令她受苦,所以上前把她的身體扳正,吸吮緋紅的寶石,手指繼續未完的任務。感受到瑪利亞抱著我的頭,我更賣力去討好她;直到手掌全濕,聽到瑪利亞沉重的呼吸聲,我才停下一切動作。

「感覺如何?」我抬頭緊盯她的臉龐,她捧起我的頭就吻下來,過了一會,我們拉開彼此的距離。

「很累,我想回去睡覺。」

聽她一說,我趕緊整理她的衣服,好讓她可以盡快回房休息。洗澡後,我躡手躡腳到她的房間,推門時我已瞧見她睡著,我小心翼翼鑽進被子,抱著她休息。一星期後,她回法國就讀尼赫為她安排的半年課堂,離去前,我替她帶上我最愛的垂釣貝殼耳環,耳環上的貝殼是小時候爸爸帶我們到沙灘時一起找到的,我把貝類做成耳環,她就做成戒指,現在,她把那枚戒指套在我的無名指上。

星期天劇場休息,我趁著這空檔回去練習。站在燈火通明的舞台中央,望著一片漆黑的觀眾席,兩極的對比,我又再想起你……仰頭舉起左手擋住強光,貝殼上的微光映入我的眼中,缺了一角的貝類耳環,微微的搖晃著。光,在我的頭上包圍著我;影,在我的腳下靜靜不動……我成為兩者的媒介,光與影都在我身上找到合適的位置,光與影都在同一軀體之內,光與影是永不分離。

瑪利亞,我付出所有愛著的光之天使……

你現在活得快樂嗎?

有否想起我?

有?真好呢!

你願不願意成為我的守護天使?

或者,你願意守護到我離去為止?

瑪利亞,你要等我喔!

雖然等候的時間很長,但你應該不怕吧!

嗯,不怕就好了。

……

……

瑪利亞……

我愛你……

 

-全文完-

 

======

這文,不知寫了什麼……

還是算吧

喜歡改些有意思的名字~~

光是屬於瑪利亞(Maria)

影(闍)是屬於莉莉芙(Lilith)

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