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汝之名--第六章

因為哭泣再加上晚睡,季佑晨微腫的雙眼佈滿了紅絲和疲態,兄弟倆二話不說便把他趕到房間休息。可是,季佑晨仍舊動也不動坐在地上,寧千夜不明白季佑晨究竟在想什麼。 「哥,既然我們已經回來了,你就乖乖去休息好嗎?」 遲疑一會,季佑晨終於開口。 「今晚……可不可以繼續陪我睡?」 原來就是這麼簡單的要求! 寧氏兄弟微笑著,寧千影輕拍一下季佑晨的頭道:「當然可以,想怎樣就告訴我們,別什麼都不說。」接著,他抱起季佑晨到臥室,季佑晨放鬆身體讓他抱著。 「哥哥,有一點我們忘記告訴你,就是從後天起,我們會跟你一同上學,因為叔叔安排我們和你就讀同一學校。」 寧千夜突然說道,令本來就快閉上眼睛的季佑晨,霋時張開雙眼,以「不會吧」的神情望向兄弟倆,兄弟倆一臉得意地點頭。 「我不理了,我現在就要睡覺,詳情就等我睡醒才說!」季佑晨說話的語氣有明顯愉悅;說罷,他就拉起被子倒頭就睡,兄弟二人見狀當然立刻爬到床上,不浪費一分一秒。 縱然睡姿如何親密,季佑晨都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睡醒了的他,朝著比他早起的寧千夜眨眨眼,然後再回頭對寧千影瞇眼,兄弟倆同時給他一個早安之吻,他立刻泛起可謂世間罕有的微笑。 瞄了床頭的時鐘,季佑晨轉換姿勢說:「我想多睡一會,午飯前才把我喚醒。」 兄弟倆手臂輕微收緊當作回應,季佑晨閉上雙眼補眠。 夏日正午,室外灼熱的氣溫快令人喘不過氣,季佑晨抱著枕頭趴在床上,側頭看著窗外被太陽照耀的景色,回想昨晚突然的改變。 是完全接受寧氏兄弟了嗎? 不,他只是出於私心,想找個人陪陪他,他知道自己並不能對他們敞開心扉,雖然兄弟倆親口說不會離開,但總有一天他們都會離他而去,他不想再次感到失望與絕望…… 那些日子,他很怕,更不想再發生了…… 過了不久,寧千影推門進來,季佑晨轉頭盯著他,他的目光順著寧千影的方向移動。 「哥哥,該要起床了。」寧千影坐在床沿,季佑晨用力撐起上身然後坐起。 「可以借你的手臂來咬嗎?我會用力去咬的,你要忍著。」 季佑晨搭著寧千影的肩膀道,寧千影握住拳頭收緊手臂,二話不說提起手臂到哥哥口前,更一臉忍痛的樣子說隨便。 季佑晨瞧了寧千影一眼就咬著手臂,不過,他只是輕輕地咬。 此時,寧千夜跑到房間,因為他遲遲看不到弟弟出來,所以到臥室看過究竟,怎料讓他看到有趣的一幕。 「你們……在搞什麼?」寧千夜似笑非笑看著眼前的情景。 「沒事發生,我現在就去刷牙。」 季佑晨笑說走下床,當他行至寧千夜身旁時,他拉起他的手臂輕咬一下,寧千夜頓時呆著,行兇者一邊偷笑一邊離去,兄弟倆望著對方,臉上剩下不少疑問。 從浴室出來,季佑晨坐在餐桌前等待寧千夜把午餐端出,縱然他臉上帶著笑容,但雙眼隱約的無奈感,卻逃不過兄弟倆的銳利目光。 「哥哥,你在擔心什麼?」寧千影伸手托起季佑晨下巴,直視季佑晨雙眼。 「我哪有?」季佑晨的目光飄忽不定,最後他把目光停留在桌上。 「你騙不到我們的!」寧千夜扳過季佑晨的臉向著自己,季佑晨的視線被力度帶回水平位置。 季佑晨露出苦笑,拍拍寧千夜的手再趴在餐桌道:「我知道,我總是騙不過你們……只是,我對自己沒有信心,而且怕一再失去。我知道你們早晚會離開我,所以我不可以讓自己太倚賴你們……如果不在意,即使你們走了,我也不會受傷。」他知道自己已經開始倚賴他們,所以在他可以控制情感時,斷絕任何關係是最好的做法。 「我們答應過會陪著你,而且……是永遠!」寧千影拉起季佑晨的手,在他的手背烙下一吻。 「但你們將來結婚後都會離開這裏、離開本家。」季佑晨坐起來瞧寧千夜說。 「誰說我和影會結婚?」寧千夜笑得詭異,可惜季佑晨並不在意。 「你們怎會不結婚?」 「我們就是不會……算吧,這些暫時不能解釋給你知道,現在快吃飯,菜都已經涼了!」 午餐,在一遍寂靜下渡過,其實寧氏兄弟早就計畫住在季佑晨家中,所有事情要追溯至一個多月前。 有一天,季勵松到董雪家中商討結婚和蜜月旅行的事,因為董雪擔心自己離去,沒人照顧兒子的生活,即使他們已經十七歲,完全是可以照顧自己的狀況……她還是希望季勵松可以安排一下,看看有誰可以照顧兒子們的起居飲食。 當時,季勵松可惜抓破頭去想,最後他提出兩個選擇,第一是讓他們搬到本家,另一個是找他的兒子。 「這個真的可以?你不是說你的兒子不喜歡別人打擾他的嗎?」寧千夜首先提出他的疑問。 寧氏兄弟早已知道季勵松有一個比他們大一歲的兒子,而且知道未來大哥完全是生人勿近,謝絕探訪。 他們曾經好奇地詢問季勵松有關季佑晨的事,但季勵松沒有詳細解釋,可謂守口如瓶。 季勵松每年見不到兒子五次,如果不是什麼喜慶節日,或者拜祭亡妻,基本上,他沒可能有機會見到兒子。 雖然他可以直接到季佑晨的住處找人,但他的兒子有時不讓他內進。 其後,大家終於讓步,季佑晨答應每星期致電回家,季勵松則不會刻意去找他。 「我的說話他又不會不依……要是你們想和他同住,我可以嘗試跟他說。」 其實,季勵松也想兄弟倆和他住在一起,他希望兄弟倆可以改變一下季佑晨的孤僻性格。 不過,要季佑晨答應讓外人進駐他的住處,機會真是微乎其微。 「叔叔,哥哥長的是什麼樣子?」 寧千影想住到季佑晨的住處,始終他們不太習慣住在本家。 季勵松在手提電話按了數下,螢幕上出現了季佑晨的近照,那是季勵松硬要兒子拍的。他讓兄弟倆看著的同時,也約略告訴他們季佑晨的性格和近況,他們認真地去聽,因為他們已經決定了要搬到季佑晨住處。 「雖然我們不知道哥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們盡力讓他承認我們。」寧千夜充滿信心地說。 「我不在的一個月,他應該不會把你們攆走,但你們也得要小心,別真的令他丟你們出他的住處……他不是一個容易妥協的人,要是他真的承認你們是他的弟弟,我可以說一句恭喜。」他怕寧氏兄弟把季佑晨惹火,把他們趕離去。 「叔叔,我們一定成功的,而且我們賴定他了,他逃不掉。」寧千影望著雙胞胎哥哥,二人眼裏閃過一絲光芒。 「所以你就讓我們暫住在哥的住處吧!」 兄弟倆一同說著,季勵松感到沒輒,最後他就答應了。 不過避免兄弟倆被兒子拒絕,所以他叫他們兄弟在他和董雪渡蜜月時,才突然搬到他住處暫住,到時候就不容季佑晨把他們拒諸門外。 幸好,季佑晨總算聽父親的說話,寧氏兄弟順利在季佑晨住處定居。 午飯後,百無聊賴,季佑晨躺在床上沉思,想著他該用什麼態度對待寧氏兄弟。 可惜,他腦海就像一團漿糊,根本無法思考。 陷得太深,最終受傷的人還是自己,倒不如及早抽身……所以他選擇了保持距離。 「反正爸爸和雪姨已經回來,你們還是回本家吧!」季佑晨突然向坐在沙發的兄弟說。 「你昨夜不是說希望我們留下來嗎?」 哥又在胡思亂想了,唉!寧千夜緊張地瞟住季佑晨。 「是……但你們想回本家……也可以!」不明白自己為何支支吾吾,季佑晨有點想哭的衝動。 「只要你的一句話,我們就立即離開!」寧千影霍地站起,帶點怒氣走到季佑晨跟前。 「我……我……」鼻子酸了,季佑晨極力忍著淚水湧出。 他不想受傷、他不想兄弟離開、他不想孤獨一人、他不想……太多了! 寧千夜也行至季佑晨身旁,他雙手捧住季佑晨的臉說:「我想你們留下永遠陪著我……哥,你依照我說一次!」 「什麼……要說什麼?」 開始搞不清狀況的樣子,季佑晨的腦子突然變得不靈光。 「我想你們留下永遠陪著我。」他再重複一次自己的說話。 就像被催眠一樣,季佑晨斷斷續續道,「我想……你們留下……永遠……陪著我……」 「對,再說一次!」這次,到寧千影捧著他的臉。 「我想你們……留下……永遠陪著我……我想你們留下永遠陪著我!」季佑晨雙手各摟著兄弟倆的腰,更哭過不停。 「我們答應永遠陪著你,不走了……所以你別丟下我們,而且我們都不想離開你!」寧千影輕按季佑晨的後腦,讓他的額頭貼在自己的肩膀,寧千夜扣著季佑晨腰身,然後向弟弟使了個眼色。 前後不到一天,季佑晨已經兩次聽到兄弟倆親口說不會離開他,他是不是要破例一次相信他們的話嗎? 但,他為什麼要相信他們? 如果只是為了安慰而欺騙他,他倒不如永遠孤獨一人便算…… 開學前一天,季佑晨整天都賴在床上,午餐和晚餐都在床上草草吃過就算,兄弟有時走到臥室查看季佑晨的情況,季佑晨驚覺自己原來已經不介意寧氏兄弟自由出入房間,這就是子珞口中的所謂接受了他們?感覺好像蠻容易! 寧千夜趁廣告時間,再次走到哥哥的寢室,季佑晨看著小說,寧千夜坐在床邊低頭細望書本名稱。 在寧千夜坐直身子後,季佑晨放下書本,把頭枕在寧千夜的大腿上,寧千夜沒有走開,而且,更撫弄季佑晨的頭髮。 「為什麼今天不下床?」寧千夜垂頭盯著季佑晨的側臉。 「這個……重要嗎?」季佑晨轉身回望寧千夜,雙手繞過他的脖子。 「不太重要……順口問問而已!」 眼尾留意到寧千影站在門口,寧千夜微微動手叫喚寧千影進來。 「我可以相信你們嗎?」 目光轉投站在身旁的寧千影,季佑晨問著。同時,這個問題也是詢問自己的! 「絕對可以!」寧千影笑著坐下。 「那就好了……」語畢,季佑晨親吻兄弟倆的紅唇各一下,然後背著兄弟躺回床上,更拉過被子道,「晚安!記著明天別賴床。」 「當然!」關上房燈,兄弟滿面春風離開臥室。 這次,他應該可以安心吧! 季佑晨帶著微笑入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