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汝之名--第七章

懶洋洋在床上打滾,比平常早起五分鐘,季佑晨等待寧氏兄弟把他喚醒。 當分針指向六字的剎那,房門靜悄悄被打開,寧千夜躡手躡腳走到床邊,季佑晨瞇眼望向他。 看到已醒來的哥哥,寧千夜不再放輕動作。 「要起來了,影已經弄著早餐!」拉開季佑晨的被子,寧千夜駕輕就熟把季佑晨從床上抱起。 「早餐是什麼?」季佑晨關上浴室門前問。 「五香肉丁快熟麵!」寧千夜掐住季佑晨的鼻子回答。 片刻,季佑晨精神奕奕坐到餐桌前享用他的早餐。 經過季佑晨的帶領,兄弟倆到了自己的課室,此刻他們才知道原來他們的課室和季佑晨就讀的一班在同一層,季佑晨的一班在左邊盡頭,兄弟的在右邊近樓梯處,當他知道這麼容易就可以找到哥哥,滿足的心情全表露在臉上,季佑晨因為瞟到他們的笑容,立刻在他們的頭上敲一記,以示他們別得意忘形。 「午飯我們來找你和子珞!」 「不用了,你就與新相識的朋友去吃吧!不用在意我,別浪費交友的機會,而且你們也懂得說子珞會和我一起用膳,你們別擔心這麼多,現在快點給我回課室。」 雖然他想兄弟倆陪著他用膳,可是他不可以令兄弟交不到朋友。 寧氏兄弟好像自動跳過一些字眼,寧千影嘻嘻笑道:「我們一會兒找你,不要丟下我們,況且朋友不一定要一起用膳!」 開學的第一天,因為兄弟倆外型出眾,不一會他們已經認識了班上全部同學,隔壁班的八卦份子也來參一腳湊熱鬧。 撇開男校某些特有的風氣,他們已成為各學會拉攏的焦點。 因為在相同樓層關係,季佑晨已經知道他們的事,而且整天他的嘴角都是向上勾著,江子珞覺得原來兄弟倆在季佑晨心目中有一定的地位,否則他不會那麼留意兄弟倆的事。 好不容易趕走眾人,寧氏兄弟帶著疲憊不堪的樣子和季佑晨用膳,季佑晨依舊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笑著,江子珞望見後也偷笑。 「哥,你別再陰笑好不好?他們真的很煩人耶!」寧千夜對於早上的嘈雜環境,他快受不住了,現在他的耳朵仍嗡嗡作響。 「不要緊,你下午就會習慣,他們的精力只有上午時分,因為他們下午要補充體力,預備課後活動。」 朝見季佑晨肯定的樣子,兄弟倆沒有反駁餘地。 不過,就如季佑晨所說,午飯後已經沒有太多人纏著他們,大多數人都趴在桌上睡覺或者看書,養精蓄銳,準備下課後的一切預約活動。 放學時候,兄弟倆一如以往等待季佑晨出來,季佑晨心裏第一次感到踏實的感覺,他輕笑一聲,然後跟兄弟倆說了句「謝謝」。 兄弟倆拍拍他的頭,接著就催促著要回家…… 往後的日子比季佑晨想像中過的安穩,江子珞對於季佑晨信任寧氏兄弟,感到萬分快慰,因為他知道季佑晨已經打開心窗,只是還未到過去踏出第一步。 但,這些他急著也沒用,現在只能倚靠寧氏兄弟的能力,慢慢地引導季佑晨難開過去的陰影。 江子珞希望自己這次按下的賭注沒錯,否則季佑晨永遠活在恐嚇和不安之中。 五月的天氣時晴時雨,變幻莫測,就連心情也順著天氣和記憶影響…… 整夜沒睡的季佑晨呆坐床上,對著窗外已是停雨後的景色嘆了口氣,之後就用極慢的速度梳洗。 早餐,他隨隨便便吃了幾口,完全沒有心情吃下任何食物。 路途上,沒有理會兄弟倆獨個兒走著,兄弟注視季佑晨,他們知道有事情發生了,但季佑晨不說,他們也沒有追問的意欲。 小息鐘聲響起,老師比學生更準時離去,回想早上季佑晨神不守舍的樣子,兄弟倆擔心至極,所以他們就以這空檔到季佑晨的課室跑一趟。 季佑晨就讀的一班只要到休息時間,班上的人都統統逃跑似的離開,因此兄弟倆很容易找到季佑晨的位置。 「現在有空嗎?我有話和你們說。」江子珞向前來課室找季佑晨的兄弟問。 瞧瞧了無生氣呆坐的季佑晨,寧氏兄弟點頭答應,當他們與江子珞離開不久,季佑晨也步出課室,找尋三人的蹤影。江子珞帶著兄弟倆走到人影稀疏的走廊盡頭,季佑晨偷偷摸摸跟隨在後,然後站在暗角處聆聽他們的對話。 「我很高興你們令晨打開心窗,他比遇上你們前的情況好多了,至少他真的在改變,接受你們的一切,願意讓你們把他重新塑造。現在的他懂得笑,而且說話多了,又懂得關心身邊的人……但是,他仍無法對過去釋懷,這是季叔叔和我最在意的問題。」 「對他的過去,我們一無所知,但我們只知道不能讓他哭泣。」收起吊兒郎當的樣子,寧千夜正色道。 「哥哥不願意說,我們沒可能要他道出所有,不過叔叔當日隻字不提,和你欲言又止的神情,事件的嚴重性我們可是猜得到!」 「如果……我可以告訴你們一部份,你們願意去聽嗎?我希望你們可以把他拯救出來,別再讓他困在死胡同內。」 「希望你的資料對我們有幫助!」寧千影雙手插袋,等待江子珞把他們可以知道的事說出。 「八歲那年,我們被綁架……」 先是聽到驚呼一聲,江子珞繼續把影像變成說話,「那天是班中旅行的日子,在車子行駛不久,旅行車被一輛墨綠色的車輛攔下,五個帶了頭套的男人拿住手槍衝到車上。先是把司機推下車,其中一人駕駛旅行車,當時情況混亂,而且不知從哪裏冒出幾輛警車…… 我們十個學生被綁匪喝令雙手抱頭,不准看出車外,那時我們害怕得要死,所以每個人都乖乖按照指示,我還記得坐在我身旁的女生大哭,被綁匪狠狠甩了幾巴掌,嘴角滲出血來……」 在嘆氣同時,江子珞眉頭扭在一團。 兄弟倆留意到江子珞無奈苦笑的模樣,都不忍心讓他說下去。 「既然回憶已經令你那麼痛苦,你不必要再告訴我們什麼。」 「不要緊,我的痛苦不算什麼……當時因為抱著頭,我在綁匪不在意時雙眼四周查看,突然望到車門緩慢地打開,兩位老師在高速公路上被綁匪不留情丟出車外…… 後來從報紙得知,他們都被後面的車輛輾過,更被拖行五十多米,結果他們都身首異處……其實,因綁架而留下的陰影不太大,但綁架中途的遭遇才是重點。」 「人生轉捩點嗎?」明知這是無謂的問題,但寧千夜仍然忍不住口。 「就只有晨而已,對另外有幸存活的七人,也包括我,則不是個問題。」 「難道你們就是當年轟動一時的『貴族綁架案』的倖存者?印象中,死去的兩個學生,死狀極為恐怖。」寧千影記起報紙內容。 「他們怎樣被殺我不知道,整個過程唯獨晨看到!」 聽到這裏,季佑晨憶起噁心作嘔的情景,他雙手用力捂住嘴巴,拚命跑到附近的盥洗室嘔出穢物。 直到乾嘔著,可以讓他吐的都沒了,他才跌跌撞撞走出廁格,擰開水龍頭沖刷被冷汗沾濕的臉,季佑晨的心情稍為平伏,他費盡力氣把自己從面盆撐起,鏡中映出的自己是臉如死灰,唇上毫無血色。 「為什麼僅有哥看到?」 「他和死去的二人被帶到隔壁房間……被綁架的一星期,每天聽到的是慘叫聲,別無其他!」 「那麼哥哥被救出時,他……」 寧千影大約可以想像得到,季佑晨的同學在季佑晨眼前被殺的情況有多震撼。 「他和死屍沒兩樣,有的只是他仍活著及沒有被分屍。」 因為「分屍」二字,兄弟倆立刻倒抽一口氣,江子珞徐徐點頭,「這是報紙沒有報導的,死者父母不希望讓大眾知道,所以這是內幕消息!」 「在眼前被、被分屍?」 「這是從警察口中得知,我除了看到像肢體的影子在牆壁略過,基本上看不到被肢解的過程。」 餘下的時間,三人都是靜默著,直到上課鐘聲提醒,他們才離開走廊。 臨走前,江子珞向他們留意一件事,「這幾天,晨的精神狀況可能不太穩定,你們多加注意!」寧氏兄弟頓時會意,江子珞滿意地點頭,然後回到課室。 坐下的一刻,江子珞才發現季佑晨不在,在他帶著疑問的時候,季佑晨終於回來,而他看到他面無人色時,當下他知道大事不妙,季佑晨返回坐位後便趴下睡覺。 起初,老師不願意看到季佑晨在上課時睡覺,於是他走到季佑晨身旁把他喚醒,但他留意到季佑晨濕漉漉的頭髮,他下意識伸手輕按他的額,接著他臉上的表情令江子珞明白好友的情況。 「他需要到保健室嗎?」江子珞知道季佑晨的身體狀況,其實是回去休息比較好。 「如果他現在可以醒過來,我可以讓他回家。」老師知道季佑晨根本沒可能上整天課堂。 但任誰叫喚,季佑晨都是沉睡著,最後季佑晨被人抱到保健室,繼續休息。 告知寧氏兄弟季佑晨的情況,到了放學,他們箭似的飛奔至保健室,江子珞已經坐著等待他們到來,而季佑晨亦已經甦醒,只是樣子看上去顯得十分疲倦。 沒有說話,兄弟倆上前好像替季佑晨查看傷勢一樣,東摸摸、西看看,待他們檢查完畢,季佑晨朝向他們微笑,而且面色稍為好轉。 「還能走嗎?」寧千夜大掌貼上季佑晨的臉頰。 「你覺得呢?」懂得回應就知道已經沒什麼問題,不過他想抱著季佑晨回家就是,所以寧千夜奸笑著搖頭。 知道寧千夜的詭計,但被他抱著又不是問題,因此季佑晨回道:「你想怎樣就怎樣!不過我想盡快回去。」 收到指令,兄弟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帶著季佑晨離開學校,江子珞仍舊坐在保健室,但他卻發出開懷的笑聲。 晨,你就相信他們吧! 雖然他們平時像個小孩一樣愛吵吵鬧鬧,可是他們十分珍惜你…… 更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重視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