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5094

    累積人氣

  • 3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因汝之名--第八章

「哥哥,你現在退燒不久,今天就別上學了!」寧千影坐在床邊靠著牆,撫弄季佑晨額前的頭髮,而且一臉擔憂的樣子。

 

「不上課不行,考期張至,這個月的課堂缺不得!況且休息整天,我已經好多了。」他說的都是事實,更覺得成績比健康還重要!

 

始終拗不過季佑晨,兄弟倆無奈地讓哥哥回校,只是他們必定要季佑晨答應回家後一定要休息,才讓他上學。

 

學校,總會有滋事份子,這次他們到高二和高三的那層抬槓。按常來說,是沒人理會他們,讓他們唱獨腳戲就算,可是他們今次在季佑晨的一班挑起事端,而且老大好死不死的看上季佑晨,還不停纏著一直頭痛著的他,最慘的還是班中不出五人,根本無人可以拯救他。江子珞在遠處瞄到危局後,他用他的跑步極限衝進寧氏兄弟的一班,通知他們季佑晨情況堪虞。

 

即使江子珞誇大事實與否,兄弟倆都是陣風似的趕到季佑晨的課室,在他們來到時,從滋事份子中認出一位他們相識已久的朋友——小惡魔,那個不是普通的存在;當她望到兄弟時,就以眼神告知他們別拆穿她的身份,兄弟倆立刻裝作沒看到她。

 

「你們想怎樣?我哥打擾你嗎?」寧千影以不屑輕佻的態度瞪向老大。

 

老大見來人來勢洶洶,而且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還要高,為了輸人不輸陣,他沒有回答就離開了,只有小惡魔還在班中。

 

「什麼時候進來的?而且你……」就像久別重逢,寧千夜搞亂小惡魔的頭髮。

 

「已經一年了……我答應只有天使才能看到我的真身,所以這次把身子變成男生……我是屬於她的!」小惡魔紅著臉地說。

 

「瞧見你幸福的樣子,我們也想得到幸福……」寧千影渴望他們愛的人會愛上他們。

 

「不用擔心,你們一定成功……我不多說了,你們小心一點你哥的安全,我要走了!」語畢,她蹦蹦跳跳離開。季佑晨狐疑地盯著寧氏兄弟,兄弟倆只告訴他那人是以前認識的朋友,叫他不用太擔心。

 

天,灰暗一遍,季佑晨帶著沉重的心情回校,靈敏的感覺告訴他今天有麻煩降臨到他身上,但他知道一定逃不過,所以他沒有把煩惱流於表面。午飯後,他獨自行到走廊盡頭吹風,仰望天上令人壓迫的烏雲。

 

此時,上回被寧氏兄弟嚇唬的不良少年的其中一人,邀請他放學後到頂樓一趟,當然季佑晨知道是什麼回事,他本想拒絕時,少年就用寧氏兄弟的性命作要脅,思及此,他無奈答應。

 

反正他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即使被人痛毆一頓或是其他報復行動都無所謂。

 

放學離開課室前,季佑晨託江子珞轉告兄弟倆不用等他回家,接著他頭也不回離去。最初江子珞沒起疑心,但他注意到季佑晨的手提包仍在坐位時,他感到事情並不簡單。過了不久,兄弟倆跑到課室找人,江子珞先把話說在前,他們頓時怔住。

 

「現在把人找回才是重點,分頭行事吧!」江子珞簡單分配地點後,就各自行動。

 

「找到的話電話聯絡,否則就在操場等候。」寧千影撂下一句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季佑晨依照約定到達預定的地方,他的心情可是沒什麼大轉變,即使他知道頂樓大門已被鎖上,現在的他只想快點完事回去和兄弟倆吃晚餐。老大喜孜孜走近季佑晨,他一手抱著他的腰,另一隻手則用力扯開季佑晨的上衣,無辜的衣鈕被迫和衣服分開,季佑晨開始感到窒息,只因過去的記憶被刻意喚回,他瞠大雙眼注視老大的舉動,但他的身體不聽他的使喚,動也不動等待宰割。

 

「我看的沒錯,果然是不錯的身子。」老大啃咬季佑晨的脖子,季佑晨費盡全身氣力把老大推開。

 

眾人見老大受襲,二話不說衝前打算制伏季佑晨,好讓老大可以成事,只有小惡魔跟他們的距離愈來愈遠。

 

為什麼再次遇上這種事?是他的錯嗎?他已經乖乖順從指示,為什麼還要責打他?他甘願用靈魂交換自由,為什麼沒有鬼神答應他?有誰來救救他?很痛……不要再打了,請不要傷害她,我願意代替她……別動了,求求你……我不想看……不、不,請不要這樣,我看了,不要殺他們,我願意看了……記憶如潮水般湧現,季佑晨終於失控。

 

「不要……」季佑晨極力掙脫眾人的拑制,因為他的力度比眾人想像中還要大,所以眾人便放開他。季佑晨發現沒了束縛,他立刻低頭死抱著顫抖的身軀,背脊靠住牆壁滑落而坐,雙眼淚水止不住地湧出。眾人看到季佑晨異於常人的反應,都開始感到不安。

 

「你、你還好嗎?」可能是良心發現,而且有別於平常情況,其中一個小混混蹲下,擔心地輕拍季佑晨的頭頂問道。

 

「不要……不要了……」已經陷入自我世界,季佑晨將記憶與現實扣在一起,更把眼前看到的人與當日綁匪的樣子重疊,而他空洞的眼神,令在場的每個人都感到害怕。

 

「老大,情況不妙喔!還是放人比較好。」從遠處眺望季佑晨一眼,小惡魔慵懶地靠在圍欄說。

 

「放人?」老大向著小惡魔狡猾地瞇眼,小惡魔突然感到背後寒氣從尾椎直上後腦,然後老大走近他並掐住他的下巴,不安分的右手已爬上他的背,「還是你想代替他?天曉得我和其他兄弟多想嘗嘗你的身體,一張比女生還要姣美的臉容,不知有多少人想把你吃光抹淨……現在難得我們克制下來,更找了個條件不錯的替代品,你就乖乖閉嘴在一旁欣賞吧!」

 

「抱歉……我收回剛才的說話,你們請便。」小惡魔假裝害羞似的用力推開老大,老大哈哈大笑返回不良學生群中。

 

這下慘了!老大他們要是動了季佑晨,他們離死不遠;之不過老大動了自己,他們整群人必定死無全屍,因為她的守護天使不會讓他們有活著的可能;至於她自己,雖然有能力把整群人處理掉,可惜她曾經答應她的天使不可以胡來,除了到逼不得已的情況,否則她的天使會懲罰她。呃!現在還是盡快通知千夜和千影,在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之前……小惡魔靜悄悄地發出一則短訊息給寧千夜。

 

有別於平時的訊息音樂,寧千夜立即停下細閱訊息內容,寧千影留意哥哥停下,他隨即一手拉住跑著的江子珞。三人盯著手提電話螢幕,臉色差得完全不像樣,然後第二則訊息來了,內容是小惡魔命他們趕快到屋頂救人。

 

從操場跑上頂層花不到十五秒,江子珞對於自己生平第一次有這種力氣感到高興。頂層大門是厚身鐵門,但門鎖卻是傳統的橫栓子,內外都可以把門鎖住。因為在外邊被鎖上,寧千夜狠狠狂踢門鎖,可惜大門聞風不動。

 

情急之下,兄弟倆跟對方交換眼神,就一起側身撞向大門,在外頭的小惡魔知道他們趕來後,心裏可是雀躍不已,這次她終於不用出手了,她可不想惹怒她的天使!現在她就剩下看戲的份。雖然老大和手下聽到撞門的聲音從背後不遠處響起,但他們卻不以為然,而且試圖扯掉季佑晨的上衣。

 

生鏽的門鎖始終不勝負荷,隨著漸強的力度散落地上,眾人聽到鐵門被人不留情地撞向牆壁,都紛紛回頭瞪著來人。寧氏兄弟第一眼望見的是被十多人圍堵的季佑晨,還有在旁不能插手的小惡魔。

 

老大眼見礙眼的人,頃刻吆喝一聲,眾人就衝向站在門口的三人,誰會呆站被打,三人迅速散開。兄弟倆應付眼前的小嘍囉,江子珞避開攻擊在季佑晨跟前蹲下來。

 

「晨,你快醒來!」江子珞眼中映出的季佑晨,是一手死命抓著衣領,一手環抱自己身體的淚人。

 

「夠了……我不要……放了我……」季佑晨不斷的囈語,令江子珞心急如焚,他轉身查看兄弟的情況,嘍囉差不多全部倒地,而在兄弟臉上掛著的是快要把人大卸八塊的凶狠神情。

 

「別再打了,快把晨帶走。」聽到江子珞的說話,寧氏兄才猛然想起季佑晨的情況,他們踢開那群嘍囉後,寧千影上前抱住季佑晨顫動的身軀,寧千夜像拎小貓般拉著小惡魔的衣領,江子珞則走在前頭開路,然後他們旋風式離開打鬥現場。

 

「為什麼你連他一併帶走?」跑樓梯時,江子珞不解地問。

 

「她就是發訊息給我的人!要不是她,我們沒可能在哥遇險前找到人。」

 

跑出學校,寧千夜放下小惡魔,小惡魔催促他們盡快回家,而她就高高興興去找她的天使。

 

本來,寧千夜還想把江子珞安全地送到家門,免得他在中途遇襲,但江子珞拒絕了,他希望他們以季佑晨為重,更何況沒有人想打他的主意。陰暗的天色如同季佑晨的心情,不一會,潮濕悶熱的天氣被暴雨所取締。

 

雨點無情地打在臉上,季佑晨的心情反倒是開始平順,寧千影打算加快腳程回家,不希望季佑晨淋雨,但季佑晨出言阻止,兄弟倆便聳聳肩放慢腳步。

 

終於都回到住處,寧千影把季佑晨安放在可容納二人的浴缸中,可是季佑晨仍然不動坐著,他們把濕透了的外衣丟到污衣籃後,便退出浴室,離去前寧千夜不忘叮囑季佑晨不要冷病。「你還是先洗澡,衣服我們一會兒拿進來。」

 

「十年前所發生的事,我就讓你們知道……」季佑晨突然說話,還抬頭緊瞧準備離去的兄弟,兄弟倆頓時站住,因為他們知道季佑晨願意把他的過去告訴他們。拉過防水簾子,季佑晨脫去衣服開始洗澡,沉默一會,他續說:「少部份事件你們已從子珞口中得知!」

 

這……難道上回子珞和他們對話的事……「我們知道……」兄弟倆坐在浴缸邊沿,背對著簾子後的季佑晨。

 

簾子滑動,寧氏兄弟非常自然地回頭,至於他們的視線,就落在季佑晨胸前由左邊鎖骨至肚臍上方的蜿蜒,「別再看了,我會解釋給你們知道……故事有點長,我替你們洗吧!」

 

兄弟乖乖聽從季佑晨的話坐到浴缸,季佑晨則坐到浴缸邊,略微低頭望著兄弟倆,手中忙著為寧千夜洗頭。「現在,我就補充缺少的部份,也就是我這生最不想提起的事……

 

============

有關天使和小惡魔

那是GL文的主角,這次借她們一用來過場

不必太在意 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