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欲望旅程--中篇(含人獸)

魔物是四海為家的生物,但也會因力量和地位以武力分出勝負。

十二年前,斐爾失敗受到重創,倒在堤耶國附近的森林,那時只有六歲的加路因為貪玩,在僕人不察覺下走到森林探險,就在中途,他遇上滿身傷痕又虛弱的斐爾。

加路從斐爾手上的咒紋,猜到他就是老師口中常說的殘忍魔物,可他真的不忍心受傷的魔物躺在地上沒人理會,又怕魔物身上的傷勢惡化,因此他冒著危險鼓起勇氣,以鬼祟的步行方式走近斐爾。

斐爾怎會不知道有人接近他,他頓時坐起瞪著接近他的人,當他看到來人是小孩子後,警戒心也略為放下。

加路以水汪汪的大眼望著他,又從腰間的小包中取出藥物,但他就是不敢走近斐爾,一直嘟嘴等著,斐爾見狀便把受傷的手向加路遞去。

得到回應,加路掛著笑容替斐爾包紮上藥,沒留意眼前魔物的神情。斐爾並沒有看著加路的動作,他看的是在不遠處獵食的狼樣魔獸,數目約十多頭。

果然,失敗的魔物就連低下的魔獸也會把他看扁,斐爾冷哼一聲,加路不明所以抬頭,斐爾拍拍他的臉。

此時,魔獸發出嚎叫,加路轉頭就看到牠們,斐爾把加路抱在懷中,不讓準備襲擊他的魔獸傷害加路。

加路從隙縫間看到斐爾被魔獸用利爪抓著,他心急如焚,想幫忙也做不到,等到斐爾的血滴在他臉上,他按捺不住問著。

「我……能為你做什麼嗎?」

轟開了魔獸,斐爾掃視圍著他們的魔獸冷道:「我要喝你的血……不行就別說話!」

「我讓你喝就是……」

加路拿出小刀,忍痛在手臂割了一下,鮮血逐漸滲出。

不可置信這小鬼竟然主動給他血,斐爾稍微皺眉,之後攬住加路腰身,低頭品嚐令他恢復力量的人血。

好死不死的魔獸不識趣地打擾,斐爾憤怒地右手一揮,大半魔獸瞬間全身爆裂而死,餘下的魔獸嚇得走的沒了蹤影,不過,斐爾的嘴未曾離開加路雪白的手臂,直到他感到加路放軟身子,斐爾才醒覺收手。

「不喝了嗎?」臉色蒼白的加路一臉稚氣問,完全不知道失血過多會沒命。

「飽了,不喝……」斐爾小心包好加路的傷口,笑著回答。

「我好累……想睡一會,太陽下山前把我喚醒可以嗎?」加路臉帶困窘請求。

「怎會……」語音未落,斐爾就看著懷中的加路沉沉睡去,「……不可呢?」

黃昏,斐爾把加路叫醒,加路的臉色比剛才紅潤一點,他揉著眼睛從斐爾懷中坐著。

「要回家了,你父母一定很擔心你!」

斐爾整理好加路的衣服,加路點點頭,然後抱住斐爾的脖子,「啵」一聲親上他的臉側。

「我叫加路,哥哥叫作什麼?」

斐爾猶豫著,本來他不想讓人類知道他的名字,可是,怎樣說加路都是他的救命恩人,算了吧!

「斐爾……為了救命之恩,只要喚我的名字,我會立刻趕來!」

 

在一生裏,應該就只有一位人類知道他的名字,斐爾可以肯定這點,而且在加路左臂上,留著不顯眼的傷疤,他不會錯認這道刀痕,只是,他沒想到加路是提耶國的大王子。

斐爾脫去衣服,便微笑抱著昏倒的加路到湖中淨身。

沁涼的湖水喚醒沉睡的加路,他張眼便看到斐爾低頭對他淺笑,還有在湖畔喝水的魔獸,魔獸已收起全部觸手。

斐爾背靠著湖邊,把加路跨坐到他身上。

「終於醒來了……魔獸的服侍應該不錯!」

斐爾一手擱在湖邊,一手摟過加路的腰子。

「你真的是斐爾?」

加路雙手捧著斐爾雙頰,在他記憶中的斐爾,沒有現在的長髮和魁梧的體格,以及非常出色的五官。

騰空的手拉過加路左臂,斐爾啄吻臂上的疤痕說:「哪我為什麼要救你?十之八九的魔物,對人類的生死都是視若無睹!要不是我曾答應報恩,也不會命魔獸放了你。如果再晚一點,恐怕你被魔獸侵犯至死。」

加路聽後沒有答話,雙手放到斐爾肩膀,而且完全沒注意到他和斐爾的姿態有多曖昧。

「加路,話說回來,剛才你的表現真的讓我很意外!現在,應該不用潤滑就可以進去!」

斐爾狡猾地勾起嘴角,兩根手指在毫無預警下,灌穿加路的密穴。

加路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得挺直身子,更感受到手指開始抽動。

「斐爾……你為什麼要……」

加路既憤怒又失望,他舉手給斐爾臉頰一拳,可斐爾輕鬆躲開。

「魔獸的是玩弄,我是在愛你……」

轉眼斐爾已把自己的昂然送到加路體內,他單手緊扣著加路雙腕,另一隻手仍然抱著他的腰。

「鳴……不要……斐爾……別再動……」無助的加路懇求眼前人能放過他。

本來抽動的下身因加路的說話暫停,斐爾放開拑制,然後就按住加路的後腦,溫柔地吻住他的唇。

加路雖然皺眉,但他沒有太大抵抗,還把雙手貼在斐爾胸前,舌頭的動作由斐爾帶領,他頗為滿意斐爾的吻,感覺真的不賴!

加路雙手繞過斐爾頸部,嘗試主動回吻。

斐爾偷偷緩慢抽插,加路氣呼呼向斐爾眨動眼皮,斐爾鬆開加路的朱唇。

「試試讓自己快樂……剛才你還親自侍奉觸手呢?樣子很可愛!」斐爾特意提醒加路,加路臉上佈滿紅霞。

「那個,只是催情劑的關係!」加路隨便編了個藉口。

「其實,催情液只會喚起你本來的欲望,它不會控制你做什麼;如果不是獵物要求,觸手也只會攻城掠地,不會像之前那樣回應你……」

斐爾戳破加路的謊言,加路的臉比原來更紅,所以斐爾不客氣繼續說下去。

「在你心底,壓根兒就想被人侵犯,被……」

加路不想從斐爾口中聽出自己被觸手侵犯時,他曾經想過的事,他用薄唇狠狠捕著斐爾喋喋不休的嘴巴。

加路每個動作都引起斐爾對他的征服欲,斐爾已不理會加路的反對,雙手撐住加路腰側衝刺。

加路帶淚退開斐爾的臉,輕拍斐爾把他抓痛的手,再逐步搖動腰部,斐爾彎身咬住加路的乳尖,加路被適中的痛楚弄得舒服地輕叫。

「斐爾,答應不要離開我好嗎?我要的不是契約的那種……」把額頭貼在斐爾肩膊,加路道出他的希望。

「好,只要是你的希望……」斐爾加快速度,令二人一同高潮。

事後,加路累倒在斐爾懷裏,斐爾穿回長褲,把下擺長及膝蓋的背心套在加路身上。

「加路,你就永遠呼喚我的名字……以後,我就是屬於你的魔物,而你,我希望能成為我的人……」

他在加路唇上留下一吻後,心不甘、情不願,把他送回皇宮。

 

加路除了醒後的第一天踏出過房間外,往後的時間都抱著身子約木棒粗的小白蛇躺在床上。

白蛇在他醒來時已經蜷縮在枕頭旁邊,他下意識想把白蛇砍掉時,隱若從白蛇身上看到咒紋,他按著蛇頭來回看幾遍,在白蛇那深邃的眼珠中,猜到牠就是先前侵犯他的魔獸,但牠為什麼會變成白蛇?

應該是斐爾的原故,因為魔獸不懂變身,就只有魔物才會,而且他在蛇頭中央發現消除魔法的印記。

「斐爾究竟跑到哪兒,為什麼把你留在這裏……」

夜半,加路趴在床上,戳著白蛇的鼻孔。

「嘶嘶……嘶……」白蛇一臉不知情的樣子回應,加路愈戳愈起勁。

「別裝可憐不知情!」

無辜的白蛇被加路戳了幾回後,蛇身突然粗了幾圈,更纏上加路的身體,加路對此沒感到驚訝,乖乖讓白蛇四周竄動。

不需一會,白蛇纏上加路整個身體,蛇尾更潛到加路的褲子裏,加路突然想到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心跳和呼吸開始急速。

白蛇駕輕就熟扯咬下長褲,加路半挺的陰莖顯露在幽暗的房間,他雙腿很自然地曲起,蛇尾沿著優美的曲線到達庭園大門。

當粗大的尾巴抵住庭口時,加路不自覺「嗯」了聲,更把手放在腿間,閉目享受。

在黑暗中,有雙帶著笑意的眼眸觀看著,嘴角勾起的程度代表他非常滿意,他想參與其中,但現階段並不合適,因為計劃還未正式進行。

其實,加路一直感到有人躲在房間,更知道那人是來去無蹤的斐爾,只是斐爾不想現身,他也不便作聲,所以就讓斐爾靜靜欣賞另一個自己。

「答應我……每晚都來……斐爾……」加路向著空氣說。

白蛇努力插入菊花,直到加路射精昏厥為止。

「我怎會不答應……」斐爾低喃著。

早上起來,加路看著身上整齊的衣服,他頃刻感到非常幸福,接著抱住熟睡中的已變回原來的白蛇泛起微笑。

 

好不容易才到晚上,白蛇再次變大,這回加路早已脫光等待,白蛇好像讓加路自行決定遊戲方式,動也不動停留在床上,加路見狀便跨到蛇身,再趴下把肉柱貼在小腹和蛇身之間用力磨擦。

半晌,加路引領蛇頭到胯間,蛇舌在花口的活動速度相當快,加路被牠逗得扭著腰。

蛇頭逐步移近,加路掰開臀部,蛇頭一下子就把加路的腸子撐至最大,雖則痛得汗流浹背,加路仍舊擺動腰身接納。

「不要緊……鑽進最深處……」加路自言自語,他不覺得白蛇會聽懂他的說話。

但白蛇好像應他的要求,蛇頭不是平常推入,而是攪動似的鑽入狹道,加路已被弄的合不了嘴巴,鈴口流出白濁。

蛇身進去一截,加路因為感覺太好,腰支一下子軟下來,他邊喘氣趴著,邊抬起臀部休息,他還藉助月亮微光,看著跟床尾有一段距離的掛牆鏡子,鏡中的他臉上充滿淫蕩的表情,但他不明白為什麼喜歡看到自己這個模樣。

「這樣子……還未夠……」

加路已經懶得動,他咬住蛇身,白蛇收到指示,粗暴地鑽開緊密的皺摺,蛇身比剛才進去很多,加路開心地擺擺腰,覺得自己多了條尾巴似的。

但加路認為看不清白蛇進入的情形,他艱辛地轉身爬到床頭,用枕頭墊著背部躺下,即使不看鏡子,他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當然,在鏡子裏可以欣賞自己的表情。

順利躺好後,白蛇又開始轉動,他低頭睨住蛇身,右手撫摸蛇尾。

「尾巴……都要進去……」

蛇頭停止向前,蛇尾自動在腿間徘徊;趁加路稍微放鬆肛口時,蛇尾倏地插入,加路咬緊牙關至尾巴進了一部份為止。

每望到蛇尾推前,加路的陽具就慢慢豎起,他抬起蛇身,鏡中映出後庭的精彩狀況,白蛇的頭和尾把他填得密閉,而且以緩慢的速度攪動。

加路注視自己的影子,以命令的口吻命白蛇加快速度,白蛇好像聽他的話,把他攪動至滿足而昏倒。

 

 

============

懺悔時間……

心情未能平伏,我把兒子寫成被虐狂……

因為長期對著數字,我發現自己變了文盲 用詞有限、多白字、多錯字、句子不通…… 請原諒我吧!

兒子啊兒子……

我說過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還有更好玩的等著你

嘿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