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欲望旅程--下篇(含人獸)

陽光將加路從黑暗中喚醒,上身是穿好了,但下身仍裸露在被子下,加路拉開被子,他帶點茫然睜看腿間只餘下尾巴的白蛇,之後他忍不住笑出來。

沒有把白蛇拉出來,加路穿回褲子整理儀容後,便走到國王的書房請安。

「父王,兒臣想獨個兒外出玩一、兩天……」

「好的,你玩多少天都行,不過小心安全!」

因為上回撲殺魔獸的情況慘烈,所以他答應讓兒子外出散心。

「兒臣告退。」加路低下頭,沒人留意到他懷著狡黠的笑容。

每踏出一步,窄道都有不同的刺激,加路可謂危險重重走到馬廄,他好不容易跨上馬鞍,維持一副跟平常沒兩樣的樣子策馬出城外。

馬兒直奔到森林,加路因路途上的劇烈震盪,下身已濕了一遍,臉蛋潮紅的他,下馬脫去褲子後,便騎馬往森林中唯一的湖泊。

困難地從馬背跳下,他往馬鞍一瞥,馬鞍上充滿他的種子,加路把馬鞍掉到水中,也卸去礙事的衣服走到水裏。

加路小心把白蛇拉出,白蛇在水底游了一會,便爬到坐在水中休息的加路的肩上。

「我每天都被你整的很慘啊!」加路雙手抓著蛇身搖著。

要是白蛇懂得說話,牠一定連聲抗議,就是不能說話,牠用力撞向加路的額頭以示不滿,加路頓時痛得齜牙咧嘴,他揉著額頭說。

「今天出來是為了玩樂,我不想就這樣渡過。」

把白蛇放在草地,加路睨著牠四處爬著,忽然,白蛇沿住馬的後腿纏到脖子上,加路好奇走近看看白蛇玩什麼把戲。

白蛇亮出尖牙,咬住馬匹的頸背,不斷把催情液注入馬兒體內,馬兒因疼痛前蹄彈起,加路注視馬下的佇立,一陣焦躁火熱令他嚥下唾液。

牽動馬匹走到附近的大石,加路坐下想用嘴巴含住馬的生殖器時,發覺他的嘴沒可能容下牠的巨大,加路只好轉作用舌頭刺激出口,雙手搓揉軟軟的馬鞭。

馬莖略挺時,加路跪在平坦的石頭上,按住昂然並夾在自己腿間,馬匹開始移動後半身。

抽插著的馬鞭不斷磨著加路的下體,熱硬的感覺令加路心裏感到異常滿足,可後庭的空虛未能填補,所以他把三指伸入其中。

馬兒隨著本能抽插,加路閉上眼睛如蕩婦般忘情地放聲大叫,他已經沒再考慮有沒有人類聽到或看到他的淫穢和癡態。

「對……就是這樣……」加路用力擺動,像雌馬一樣侍奉雄馬。

差不多到達頂峰,加路放開雙腿更扒開臀部,好讓馬眼容易緊貼菊穴,然後馬兒一個顫動,就把牠的後代毫無保留射到加路體內,過多的精水令加路的小腹微脹,在馬兒完全射精後,加路伏在大石上,後庭像噴泉一樣,把白濁全數射出,精液從大石流到草地上,有點像山洪暴發的樣子……

白蛇也在這個時候爬到他跟前蜷縮著,但加路已累得摸摸白蛇的頭後便微笑閉上眼睛。

 

黃昏,氣溫稍微下降,加路的意識因微涼甦醒,但他沒張眼的打算,不過他全身被濕熱的氣息擊撞,弄得他不起來也不行。

略抬頭睜眼,狼頭的大特寫浮現在他眼前,他倏地撐起身體,粗糙的感覺即時滑進空門,而且分身被熱力包裹。

加路撫上狼頭,咒紋隨即在狼的身體出現,他立刻知道前面站著的是狼樣魔獸,也知道自己再度沉醉在一場的獸姦當中。

「一、二、三……」回頭點算,共五隻狼圍住他。

躺回大石,加路一如以往張開雙腿,兩隻狼不客氣地同時伸出舌頭舔著還流著白熱的園地,一隻仍然含咬加路的男根,利牙的碰觸令他身體傳來一絲絲快感;另一隻不客氣地舔舐他的粉頭,餘下的一隻就舔著他的臉,還不時把舌頭伸入加路的口腔,索取津液。

「可以了……」

加路捧著在他頭上的狼頭說,狼好像跟同伴對話吠叫幾聲,之後各自轉了位置。

一隻狼的前爪搭起加路膝蓋,牠好像知道正確位置,腫脹的下身一矢中的插入幽地,激烈抽動。

加路身軀對著另一頭狼的胸部,四肢都撐在他左右,他摸住狼的陰莖,再把自己的下身貼上,然後兩具生殖器一同被加路的手扯揉。

至於在他兩旁,都有狼站住,加路用空出的左手握下狼的硬塊,有節奏地搓捏著;右邊的狼就像知道有不同交溝方式,牠把黑實的肉身放到加路手臂和乳頭之間磨擦,加路如牠所願收緊臂和胸的距離,讓牠在挺拔的乳尖用力磨蹭。

早已在頭上等待的狼,加路側頭張開嘴巴,讓牠輕易插到自己口中,舌頭有如靈蛇轉動,狼被加路逗得加快速度。

在湖畔上演完一人一馬的表演後,接著的是精彩的一人五狼交媾……

五個不同節奏,加路配合得天依無縫,他被狼群包得密不透風,在遠處的斐爾看來,狼群好像把加路這道佳餚瓜分。

狼樣魔獸是斐爾特意召來的,好讓加路可以玩上整天,但他萬萬想不到加路在跟馬匹搭上後,竟然還有體力一口氣招待五隻狼,他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看來加路的本性被觸手玩弄過後,像寶箱一樣被開啟。

被狼抽插的密洞,因為狼的速度太快,穴口的精液逐漸變為泡沫,「滋嗒」的黏液聲充斥住加路雙耳。

雙手,沒有一處不是狼的精液,胸膛如是。

口中的巨獸,已弄得加路的唾液沿住嘴角流下,加路瞇起雙眼等待五隻狼的高潮。

狼樣魔獸先後顫動身軀,白熱如泉湧般噴灑到加路身上每一處,加路被炙熱的濁液牽引,也釋出自己體內的火苗。

解放後,狼群瞬間離開,只剩下全身都是黏稠液體的加路躺在大石上,他氣喘如牛,吐出口中過多的液體,再坐起盼顧自己濕透的身體,更不停用手指挖出遺留在後庭內的汁液,之後,他閉起雙眼回想剛才的兩場激烈活動,身上的餘韻令他滿足地躺回大石睡覺。

確定加路已經睡著,斐爾走到大石旁,然後低頭泛起微笑。

「真是玩得瘋狂……」

 

自加路撲殺魔獸後,提耶國安穩地渡過兩個月,每當月亮升上半空時,白蛇的身體自動成長,加路的寢室都會上演令人血脈噴張的戲碼,只有在加路釋放過後,白蛇才變回本來大小。

今天,房內出現了一個加路期待已久的人,斐爾把白蛇變回魔獸,加路身上只餘下褪至手臂的上衣,他淫蕩地張著腿坐在床上。

「你終於願意現身嗎?」加路甚是不滿的樣子質問,但斐爾知道他根本高興得要命。

「不想我來的話,那我走了。」斐爾嘴上是這樣說,不過他沒有離開的打算。

「你明明就知道我的想法……」撇開頭,加路咬唇說。

斐爾爬到床上,加路向他瞪眼,他脫去加路最後一件衣服,便把加路抱在懷中,然後走到窗戶,和魔獸跳到提耶國的最高點——城堡主殿的尖頂。

加路居高臨下望著全國的景色,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這樣欣賞夜裏的國土。

在加路不在意時,斐爾命魔獸把所有觸手伸出,接著把加路交給牠。

加路面有難色看著斐爾,斐爾口中唸唸有詞。

「這樣就不怕了!讓我看你最淫蕩的一面……」

斐爾在他們四周張開結界,沒有人聽到他們的聲音,也不會看到他們。

觸手像以往般固定加路四肢,但已沒有把催情液灌到加路口中,加路向著斐爾搖頭。

「我不想在城內幹這種事……」

「那就到魔獸和人類共存的地方。」

「咦?」加路被斐爾的說話引出好奇心,斐爾緩緩道出一切。

轉眼間,他們到達奈沙洛琳大陸的邊沿。

在大陸邊沿的小村莊裏,有些人類被魔獸控制,有些則是和平生活;有時魔獸還會主動保護人類,魔物也經常在那些村莊出現。

加路雙眼被黑紗矇住,更帶到午夜仍有不少魔獸和人類穿梭的中央廣場,這時,斐爾已跳上屋頂準備欣賞表演。

從黑紗看去,加路隱若見到約二十多隻魔獸及人類圍繞著他,也望到斐爾向著他露出微笑。

觸手熟練地拉起加路的身軀,讓加路的秘部呈現在圍觀者的眼前。

圍觀的人類一直竊竊私語,在旁的魔獸走到他們身邊,好像也想跟他們討論,纏繞著加路的觸手沒理會當場的生物,開始侵略加路的身體。

無數的小觸手扯開加路的嫩肉,一條長滿了凹凸環狀的粗大觸手,輕鬆地鑽入腸道,窄口不一會就被擠到變形。

加路發出粗嗄的低吟聲,圍觀者愈來愈多,有些人類已和魔獸已經進行和加路一樣的行為,有些人類望著加路自慰,有些就在地上交媾、群交,整個廣場都都充斥著淫糜的氣息。

斐爾單腳盤坐,在他身邊還坐著另一魔物。

「一切已經準備好了……其實也不需要你親自費心……」魔物冷睨廣場上的情景淡淡道。

「蘭,無論怎樣說,這次都是我出於私心的行為,我不想坐享其成,也不想你們受傷!」斐爾轉頭向著蘭頷首淺笑。

「話說回來,那個人類雖然是王子,但真的很可愛,而且很……耀眼!」

「我想不到十二年後可以再度遇上……他已經由未經琢磨的原石,變成我最愛的寶石,然後永遠把他藏在懷裏。」

「所以你才讓魔獸與他交媾,改變他的體質?」

「最初,他在森林被魔獸侵犯時,我只是純熟好奇,還以為他會被魔獸吃掉。但當我知道他就是我的恩人,亦因為愛他,就希望他留在我身邊,因此,我利用魔獸的體液令他變成魔物。」

「要是讓他知道,他可能真的恨死你……」

「可能吧……但我不會後悔!」

「應該……今夜是最後一次和魔獸交媾……」蘭感受到加路身上的氣息有所改變。

「嗯……最後一次……」斐爾咬住指頭說。

加路胸前的櫻桃,因吸盤狀的觸手有節奏地吸吮拉扯,比原先的脹大一倍,顏色也更為豔麗。

感到視線增加,加路就是喜歡這些帶著慾念的視線……

被無盡視線姦淫的他,身體比剛才還要興奮,浪叫聲始起彼落。

觸手狠狠地整條抽出,然後直插到底,不斷重複,在過度時間而未能合上的肛口,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嫩紅的肉壁,以及白色的液體汨汨流出。

「斐……爾……」

加路無力地呢喃,在遠處的斐爾聽得非常清楚,他一個躍身就落在加路面前。

「什麼事?」斐爾捧住加路雙頰,柔聲地問。

「我想吻你……」語音未落,斐爾已經堵住他半開的唇。

一條帶顆粒及一條有凹凸環的觸手不規則地抽動,它們每次擠入後都會射出大量黏液,白濁可說是一湧而出,所以加路的後庭根本就沒有合上的可能。

加路雙手抱住斐爾的頭顱,忘情地與斐爾接吻,直到他發洩過後,他便全身攤軟在斐爾懷中,魔獸適時退開一旁。

距離廣場不遠處有一個公用水井,斐爾抱著加路黏膩的身體到路旁的石椅,接著拉起一大桶井水替加路淨身。

加路雖然滿臉倦容,眼皮更是快撐不開的模樣,但他仍堅持不睡,斐爾蹲在他面前,一臉憂心抬頭望著他。

「累了就去睡……」

「難得可以看到你,我才不會!」加路低頭回答,還伸手把斐爾眼前的頭髮繞到耳背。

「別鬧了,你已經很累……」

「我怕不知等到何時才看到你……」

這是他的心底話,要是斐爾又躲到暗處不出來,他如何找人?

斐爾無言,然後用上最快的速度把加路送回皇宮。

到達加路的臥室,斐爾並不是立即離去,而是坐在床沿,替加路穿回衣服,還輕撫躺到床上的加路的頭髮,加路拉過斐爾的手然後十指緊扣,斐爾若有所思望著加路。

「加路,如果可以讓你選擇,你想永遠和我在一起,還是選擇你的國家?」

「為什麼要這樣問?」

「你會如何選擇……」斐爾壓下聲線問。

「雖然,我真的愛你,但我捨不得我的國家和家人……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察覺到斐爾有點怪異,加路皺起眉頭。

「即是說你不會跟我走?」

「這裡有我的家人!」加路鬆開斐爾的手坐起來。

「我把他們殺掉就行?」

「斐爾!你想怎樣?你明白家人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嗎?」加路極力把自己的聲音減低。

「你對一個魔物說這些話有用嗎?」他輕笑站起。「我永遠都不會明白,但我們知道什麼是愛!」

「你有什麼事情瞞住我?」

「我給你一天時間考慮!你會選擇家人還是我?」

「斐爾,你想說什麼?我不想猜啞謎……」

「明天,你會明白一切,其實我也不想使出這種手段,我真的希望你自願跟我離開。」

「要是你敢傷害我的家人,我不會放過你!」加路死瞪著斐爾的背影。

「放心,我不會……不過,我想告訴你,你已經不是人類……」

「什麼?」

難以置信的說話,令加路從後拉下斐爾,斐爾被他弄得跌躺在床上,加路趁機跨過他的身體。

「你只需等到明天就會知道……我真的無意傷害你!」

斐爾以手背滑過加路的右頰,雙眼對上加路充滿疑問的眼睛。

「你在給我難題!但你和我的家人,在我心中是同等位置……」

「聽到你這樣說,我已經心滿意足……」

伸手按下加路的後腦,斐爾親吻那片迷住他的薄唇。

等到加路沉睡,斐爾在他的嘴巴留下一吻後,頭也不回從窗戶離去。

 

今天,加路不像平常一早起來,而是酣睡至被人吵醒為止。

侍從因為驚慌過度,已經忘記什麼禮儀,直接衝進加路的寢室,用力推著仍在睡夢中的加路。

「殿下……快起來……」侍從急得直蹬腳。

「什麼事……」

加路張眼就看到侍從欲哭的表情,他感到事情不妙。

「魔物和魔獸都跑到宮殿了……城外被魔獸破壞……」

加路聽後霍地彈起,他命侍從趕到正殿保護國皇和皇后,當侍從離開,加路對於自己感應不到魔物到來感到非常奇怪,他無意識地抬頭看著天花。

天花有著一個人類不會看得到的魔法陣,那個魔法陣是令陣法中的人感覺不到陣法外的魔物和魔獸,可是加路把魔法陣看得一清二楚,他隨即想起昨晚斐爾向他說的一番話。

加路走到窗前,他瞠大雙眼看著眼前的事實,魔獸已經在城內大肆破壞,魔物就在屋頂跳躍,好像搜尋獵物的樣子。

一邊搖頭,一邊拿起寶劍,加路衝出房間跑到正殿,路途上,加路對阻礙他的魔獸大喝一聲,魔獸紛紛離去,他知道魔獸只是懼怕是魔物的他,要是他還是人類,魔獸早就不放過他,就像上回一樣玩弄他的身體。

正殿中的國皇和皇后安然坐著,他們不明白眼前的魔物為什麼沒有對他們出手,而且他們從魔物的神情中看得到他好像正等待著一個人。

斐爾感覺到加路的氣息愈來愈近,他把視線投向加路將會出現的方向。

加路氣呼呼來到正殿,凝望一臉笑容的斐爾。

「斐爾,你這是什麼意思?」取出利劍,加路二話不說把劍擱在斐爾頸邊。

「你的選擇……」

「做不到……」這種冷冽的目光,斐爾可是第一次看到。

「那我倒不如死在你的手上!」

斐爾手執劍身,把劍尖對準自己的心臟。

情急之下,加路沒理會情況便收劍,劍身讓斐爾的手不斷流血,他連忙丟下利器,上前替斐爾的手掌止血,斐爾低頭看著加路擔心的表情。

這種情景,國皇和皇后相視一笑,因為他們已經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

「你叫斐爾……對嗎?」

聽到國皇叫著自己的名字,斐爾微微點頭。

「我可以把加路帶走嗎?」斐爾用另一隻手摟住加路的腰身,加路嚇得呆站。

「如果他願意跟你離開,我們不會反對,因為這是你們二人之間的事。」皇后從容不迫回答。

「母后,我……」加路回頭凝望看出一切的父母。

「他做這種事無非是因為你……只要你有空回來探望我們就好了。」國皇睨著斐爾說。

「每半年,或者陛下需要加路的時候,我都會帶著加路回來。」

「好……加路,現在就只餘下你的答覆。」

「父王、母后,請原諒孩兒的任性。」加路向他們鞠躬。

「為了賠罪,我會下令所有魔獸及魔物離開提耶國國境範圍,永不入侵和傷害貴國人民。」

「那就謝謝你的好意。」

加路抬眼向著斐爾點頭,斐爾在他臉上偷得一香後便抱緊加路,續說:「我們要走了,請保重!」

只是眨眼的時間,提耶國的入侵者全數消失得無影無蹤,全國頓時變得十分安靜。

魔獸及魔物現在退到提耶國的森林,等待斐爾下一步的指示。

「今次,多謝大家的幫助。」斐爾感謝魔物和魔獸為他的奪人計畫出一分力。

「首領,這件小事何足掛齒!」蘭叉腰說著。

因為蘭的一句稱呼,加路突然舉頭以狐疑的神情睜著斐爾。

此時,魔物和魔獸因為完成任務,全都離開了森林,斐爾感受到加路的視線,也知道他在想什麼。

「當年與你分開不久,我成了這塊大陸的魔物和魔獸的首領。」

「你還有什麼我應該知道的你仍沒跟我說?」

「你是魔物……」

「我已經知道!」

「那就沒有了……」斐爾邊說,邊抱著加路到湖畔。

斐爾讓加路坐在大石,然後脫去他所有衣衫。

「如果你永遠不穿衣服就好了……」

「你想都別想!」加路垂頭瞥住蹲下來的斐爾。

「如果只穿長袍,不穿褲子呢?」

「斐爾,你的腦子就只有這些?」

「對!」

「你去死好了……」

加路帶笑吻著斐爾,斐爾開始品嚐眼前的美食……

這是一道永遠都不會覺得膩的甜品……

 

-全文完-

 

 

============

懺悔時間……

終於把這不知所謂的東東寫完

這文比原來長了很多 可能因為心情不好的原故

不過,只要兒子幸福就好了!

多謝觀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