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汝之名--第十章

「昨日沒有好好享受,今天就把他的嘴巴讓給你……還有啊,小孩的學習能力很高,不要老是責打,而且把他們打的不成人形,我們很難收到贖金的。」 毒蠍不希望天樂再次把人打昏,令他們今天沒有樂子。 「好、好!全是我的錯,我手下留情就是,這次我會好好教導他……」天樂朝季佑晨揮手,「好了,你現在給我過來這邊!」 季佑晨因為想起同學的遭遇,所以他不敢怠慢半步。 坐在石椅上的天樂把身軀彎下,和季佑晨的眼睛成一水平位置,他語氣變得柔和,還帶笑輕按住季佑晨的頭顱說。 「你聽到吧!我也不想責打你,當然,你自己也不想被打對吧?所以你乖乖依照我的指示就行。」 季佑晨帶著水汪汪的眼眸點頭,他不想再被毆打,太痛了! 天樂先是簡單解釋他的要求,季佑晨邊擦拭眼淚仔細聆聽,直到他大致上明瞭天樂的意思,他就跪在天樂兩腿間。 低頭看著季佑晨伸出顫抖的小手拉下鏈子,在下身一遍黑色叢林中掏出自己半軟的肉莖,天樂不忘引導季佑晨下一步的動作。 「哈哈……我現在覺得自己好像是教導性教育的老師一樣!」天樂忍不住口道。 季佑晨看住天樂的分身發呆,半晌,他閉上眼睛,嘗試忍住惡臭把它含在口中,以極不願意的緩慢速度吞吐著。 前端感到滿足,天樂就提醒季佑晨的小舌需要到睪丸上來回走幾趟,季佑晨忍氣吞聲照做無誤。 整個過程,天樂都沒有閉上雙眼,他睨著緋紅的白臉,剎時狡黠地嘴角一彎,雙手隨即找緊季佑晨的頭顱,加快進出的速度,季佑晨只能無奈發出悶哼。 眾人在旁微微點頭,大家都同意季佑晨是不錯的狎玩對象,因此他們這幾天決不會悶死。 在他們輕聲討論之時,就聽到天樂發出滿意的喘氣聲,和留意到季佑晨滿面白濁。 「看來天樂老師教的不錯,小朋友,現在找火蛇練習吧!」 青遼從一開始就知道火蛇很喜歡季佑晨,所以他先讓火蛇享受一下。 沒有猶豫,季佑晨擦去臉上的污物,乖乖行到火蛇身邊,繼續他必須處理的工作。 火蛇並沒有讓季佑晨跪下,相反把他抱到懷中面向自己,他脫去季佑晨的上衣,季佑晨不明所以盯著火蛇的臉。 粗糙的大掌輕揉季佑晨胸前的小點,季佑晨只覺得很癢,火蛇微笑吸吮另一點。 與此同時,季佑晨望見白骨向自己走近,下身突然涼了一截,不一會,他感到臀部被人分開。 「別緊張,放輕鬆點!這個大小對你來說應該不會痛,只要你不亂動就行!」白骨在他耳旁輕聲說。 窄口被兩指分開,季佑晨嘗試放鬆身體,白骨把一雙圓柱狀的木筷子逐步向內部推去,因為白骨每次塞入的幅度和力度都很小,所以季佑晨不覺得痛,只是覺得被異物入侵的感覺很怪。 「乖小孩,我早說過不會痛!你只要服侍在場每一人,我們把這些筷子送給你。來,現在把它吸入多一點便可以!」 季佑晨已經沒理會白骨的說話,他只想綁匪別這樣對待他。 火蛇等待白骨完成無聊的惡作劇,他要求季佑晨處理自己的慾火。 因為火蛇的碩大,季佑晨的小嘴過了一會已經不能再動,他見狀便抽出巨根,告訴季佑晨怎樣手口並用。 最後,火蛇的種子在季佑晨計算不到的情況下,遺留在嘴巴和佈滿紅潮的臉上。 季佑晨不停吐出口中的腥臭,胃部的翻騰令他止不住作嘔的感覺,嘔吐得連淚水和鼻水都湧了出來,他用不滿的眼神死瞪向火蛇,只因剛才天樂只命他閉上眼睛,把這些不明物體射在他臉上。 「抱歉!實在太舒服了……」火蛇搔頭道歉,季佑晨仍然怨怒地斜睨他。 「哎呀……火蛇被人家討厭了!」赤沙挖苦火蛇,眾人應聲大笑。 「先讓他休息一會,別讓他累壞。」 因為天樂甚少說這種話,所以眾人用奇怪的眼光望著他。 「小朋友,你真好運……你就先休息十五分鐘吧!」青遼悠然地說。 季佑晨用赤沙給他的清水漱口洗臉,他暫時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因為他知道只要順從綁匪的要求,他必定安然無恙,但他真的討厭被綁匪這樣對待,更討厭在身後的筷子,可是他真的無力反抗。 因礙於股間的異物,季佑晨只能光著身子跪坐在地上休息,他的視線一直落於窗外的大樹。 隨著休息時間結束,季佑晨無奈地把意識抽回,抬頭睨著走近他的白骨。 白骨把季佑晨抱近石椅,讓他的上身趴著成九十度,接著把筷子抽出,又再把三對筷子緩緩地擠入,可是這次季佑晨真的痛得輕喊住手。 「不行,很痛……別再推了……」 白骨本來想裝作什麼都聽不到繼續下去,但季佑晨回頭用可憐兮兮的淚眼表明他的痛楚後,白骨終於心軟停下來。 「小朋友,你應該知道不合作的結果是什麼?」 他用嘆息又帶恐嚇的的語調說,不過季佑晨沒有感到恐懼,更隨即回應他。 「我知道……但有沒有其他辦法,因為我真的很怕痛!」 眾人因為季佑晨的童言童語朗笑起來,白骨邊笑邊搖頭放下筷子,然後把兩指遞進季佑晨口中。 「那你先含著它,要把它弄得好像滴水的毛巾一樣,直到我說可以為止。」 季佑晨向白骨投以不明所以的目光,白骨只是一味點頭。 良久,白骨拿出手指,命季佑晨放鬆身體,好讓他把食指逐寸推入。 終於把食指覆蓋著,白骨惡質地鑽動手指。 「小朋友,感覺如何?會痛嗎?」 「不痛……可是感覺怪怪的,而且那裏很骯髒,哥哥你……」季佑晨猶豫地仰望白骨。 「是很骯髒,不過很好玩,遲一點你會明白……現在我就把中指都放進去,可能有點痛,你要忍住喔!」 根本就無從選擇,季佑晨只有順從一點,免受皮肉之苦,他依照白骨的指示除去肛口的力度。 白骨把疊起的兩指指頭小心翼翼抵在門口,等待菊口一開一合之時…… 當兩指的第一節進了一半,白骨沒有再推前,因為季佑晨已痛得不能發出聲音,只能張口用力呼吸。 約莫五分鐘後,白骨又再命季佑晨重複動作,這次他的手指只餘下最後一節,季佑晨汗流浹背看著他。 「就快完了,還有一節!」他可是非常滿意季佑晨的合作,而且滿意手指進入的速度。 說實話,他已習慣白骨給予的痛楚,只是奇怪的感覺令他不能言明。 在手指完全被吞沒後,白骨嘗試抽動手拍,季佑晨沒有喊痛,不過他對著白骨皺眉。 「以我的技術,他應該不會痛……」 白骨仍舊移轉手指,季佑晨微微搖頭。 突然,白骨抽回手指,在瞬間時間把三對筷子插到花穴中,季佑晨並沒有被弄痛,但不適的感覺卻一直存在。 「乖孩子,我早就說不會痛!」白骨對於自己的傑作非常滿意。 季佑晨保持原有的姿態,白骨按著筷子的未端令它進入多一點,然後他叫季佑晨站起來。 勉強撐起身子,季佑晨嘟嘴望著石椅,腦袋空白一遍,他開始覺得身體已不屬於他,所以他任由白骨的擺佈,而且他覺得只需聽命令而行就可以…… 季佑晨頓然感到自己的靈魂被抽空,好像一切都不屬於他,那麼他還需要掙扎嗎? 遵循白骨的說話,季佑晨像狗一樣在地上爬行,已經沒有理會自己爬了多久,後來他發現原來世界不是他想像的那麼簡單,不是他希望的事情就會一定實現,不是他願意付出就能有收穫,原來成人所說的小孩才有的天真,他完全表露無遺…… 「這小孩真的有趣,不給他獎勵不行!」在旁的赤沙蹺起二郎腿,若有所思笑說。 「那就給吧!要是我們玩得太瘋,可能他覺得你給他的獎賞還不夠!」白骨不客氣搭上赤沙的肩膀。 「會嗎?」赤沙蹙了蹙眉。「不過今天別跟他玩得瘋,否則明天他熬不過去。」 「所以我才讓他玩筷子……小朋友,過來這邊!」 白骨拿起放在一旁的筷子。瞄了白骨一眼,季佑晨低頭咬唇爬到他腳下。 「現在該和我玩玩了!」托起季佑晨的下巴,赤沙告知季佑晨他的要求。「不用含住,但要用你的舌頭讓我快樂。」 捉住赤沙的性器,季佑晨伸出舌頭在表面舔著,他發現本來軟趴趴的下身漸漸硬起來,顏色亦轉為暗紅,他停下瞧了一會再舔舐,用認真的神情研究什麼那裏會變成這樣子? 赤沙沒有催促,他差點因季佑晨專注的樣子而發笑。 「小孩對新事物非常好奇,所以會認真學習……你就忍住點,給他多點時間。」白骨向赤沙調侃。 赤沙白了白骨一眼,當他回首到季佑晨臉上時,只見季佑晨半瞇雙眸服侍自己,柔軟的舌尖用力刮著皮膚,赤沙感到分身的血脈強烈跳動,完全是蓄勢待發的模樣。 沿住筋脈移動,季佑晨的小舌已在猩紅的肉塊上走了幾遍。 漲痛的慾望因為主人的忍耐變得更大,赤沙按住季佑晨髮頂,讓精液全射到季佑晨臉上,季佑晨因為厭惡這種感覺而閉目,白骨趁季佑晨將精神集中在面前時,把手中的筷子有技巧地插入後庭。 臉面終於感受不到衝擊,季佑晨緩緩張眼,眼前的是赤沙軟下來的陰莖,他先擦去臉上濕黏溫熱的白濁,然後抬頭仰望赤沙。 「小朋友,你舌頭的技巧真令人欲仙欲死,口交的技巧進步神速,將來你可以用舌頭俘虜另一半呢!哈哈……」 季佑晨不明白赤沙的意思,他歪頭盯著赤沙的臉。 「不明白就算了,長大後就會明白,屆時還可能要感謝我們……」白骨拍拍季佑晨的頭,季佑晨把視線轉投到他身上。 「喂,毒蠍……要玩嗎?」束好褲子,赤沙用下巴示意。 「不……明天才玩!」 毒蠍向季佑晨露出一抹無害的笑容,但季佑晨覺得他的笑容很可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