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汝之名--第十二章

「好痛……嗚……不要……」男孩的求饒只變成暴力的虐打,女孩因驚恐再次流淚。 「不要?沒有不要!」天樂怒哮,腳踢的比之前更使勁。 「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女孩的小手拉住天樂的褲管,天樂暫時停下。 「難道你想代替他?你也知道我們對你除了痛打還有好好愛你,我是不介意你跟他交換!」 女孩聽到天樂的說話不禁令她想起這幾天被侵犯的情形,本來拉著褲管的手慢慢鬆開。 「懂事的小孩啊!」 天樂高興地繼續他的娛樂,女孩則被毒蠍拉到他和青遼之間,烏鴉仍舊退出充滿惡意的石室。 房內的叫聲未曾間斷,但季佑晨已沒心思理會,他拉過披在身上的外衣,調了個舒適的位置靠牆倚坐,從他醒來後便一直放眼窗外的景物,綁匪見他沒什麼反應,就暫且不對他出手。 差不多靜坐三小時,季佑晨的感覺被赤沙抱起時回來。 疼痛,他沒有習慣,只是麻木…… 無時無刻的摑打和侵犯的痛楚,已令季佑晨放棄所有掙扎,任由綁匪在他身上施暴,反正掙扎過後都是繼續承受,倒不如乖乖聽命。 赤沙扯開季佑晨的遮蔽物,紫青的瘀傷在白皙的肌膚上分外顯眼,季佑晨在石椅上趴下翹臀,赤沙握住下身往季佑晨股間磨擦,兩指把紅腫的菊門撐開。 把些許的精水塗在入口,赤沙坐回石椅,讓季佑晨自己坐到懷中。 「小鬼,應該不用我再說明,你自己把它弄進去!」 「嗯……」 季佑晨生硬地點頭,他先是跨跪在赤沙身上,然後掰臀讓園門貼上赤沙定住的男根,小心翼翼壓下身體。 「做的不錯啊!要是這幾天都可以這樣維持下去,你肯定不會像那邊的同學被打得、操得半死。」 感覺開始失去,季佑晨就連自己順利讓陰莖直插到底也不知,直到赤沙頂了數下才發現。 「我不動了,自己動動看!」 赤沙把季佑晨雙手攀著自己的肩膀,輕拍季佑晨的粉臀,季佑晨嘗試上下抽擺軀體,赤沙底頭欣賞。 「比女人還要妖媚的臉,不知道十年後的你是坐在男人身上的一個?還是推倒女人的一個?不過前者機會較大,得到你的人真是幸福!」他托起季佑晨的下巴,季佑晨噙淚的雙眼確實令赤沙看得有點心動。 天樂盯住季佑晨的背部萌生淫念,他狠狠踢了男孩一腳後便走近赤沙,赤沙見他一臉古怪也知道不是什麼好事,所以他把季佑晨背著他的胸膛,還拉開季佑晨雙腿,好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他們交合的位置。 「真是惡趣味,不過是個不錯的光景!」天樂不懷好意的樣子令赤沙哈哈大笑。 「不喜歡就算了,本來打算讓你玩玩……」他伸手拉扯季佑晨的乳尖,再重重的晃動,同時跟季佑晨說:「替天樂舒服、舒服。」 季佑晨木然地伸手拉開天樂的褲錬,熟練的手法令天樂感到意外。 「真是孺子可教也,不像他的同學,嗯……」 因為季佑晨一口含住整個龜頭,舌頭像靈蛇一樣竄動,天樂舒服得不再作聲,季佑晨閉眼吞吐,恍若置身事外。 在綁匪吃過午餐後,他們拿來了一個腳架和一台攝影機,三個小孩坐到一旁呆呆看著綁匪的工作。 本來,綁匪不想大費周章找來攝影器材拍攝人質被綁的片段,但他們等了多天仍等不到贖金,而且家屬完全沒有回覆。 他們早就猜到家屬已經報案,只是想不到沒有一個家庭心軟交出贖款,他們的忍耐已差不多到極限,所以拍下人質的情況算是他們換取贖款的最後機會,要是再沒有贖金,時間又延長,警方就會找出他們的藏身地點,屆時他們不放人不成。 經過綁匪的商討,除了季佑晨,其餘二人都是被拍攝的對象,所以烏鴉和白骨趕快把小孩的儀容弄好,接著告訴他們待會兒需要說什麼。 準備妥當後,火蛇把男孩扛隨肩膀搬到石椅,男孩戰戰兢兢坐著,毒蠍望著攝影機的螢幕,螢幕出現整個男孩的身影,片刻毒蠍向男孩打手勢,男孩因為驚慌而忘了該要說的話。 幸好毒蠍不在意,他給男孩一次機會。 「我……我叫……」 起初,男孩斷斷續續說著,毒蠍面露不悅,但男孩說對了重點,所以毒蠍不加理會。 可惜到後來男孩又忘記對白,綁匪開始火大,毒蠍向天樂使眼色,天樂在鏡頭前用力甩了男孩,男孩按著被打的臉,咬唇忍住不哭。 「別再錯字,否則你也知道有什麼後果!」天樂厲聲恐嚇。 「知道了……對不起……」男孩低頭啜泣。 「現在重新開始!」毒蠍把攝影機調教好,就讓出位置給赤沙控制攝影機。 怕極疼痛,這次男孩唸的很慢卻通順,他好不容易完成要求,綁匪的表情才輕微緩和放鬆,而他亦暫時逃過扼運。 綁匪忙於準備女孩的拍攝,所以無人理會季佑晨,男孩打算在季佑晨身旁坐下,但季佑晨死瞪著他。 「別接近我……」季佑晨壓下聲線冷眼道。 「為什麼?」男孩見到季佑晨冰冷的表情,立刻止住上前的衝動。 「你想跟我一樣下場嗎?」瞧男孩不明白的樣子,季佑晨補充:「你想被侵犯嗎?」 男孩恍然大悟,他急忙坐到角落處,要是毆打和侵犯二選其一,他寧願被打,因為他眼見季佑晨和女孩除了責打,還有強暴,怎樣說他只是被狠狠痛毆,再沒其他。 季佑晨瞟著遠去的背影,心裏覺得有點安心。 把男孩趕離自己身邊,季佑晨被女孩的尖叫聲吸引,他抬頭看到的是女生僅穿著上半身的校服,及若隱睨到螢幕上只拍攝女孩的上半身。 「已經唸錯了八次,你想怎樣?」一向衝動的火蛇罕有不發怒,可是他的詢問更令女孩害怕。 「別跟她說那麼多,不給她一點顏色不行!」 天樂很喜歡看到小孩痛哭的樣子,但季佑晨是例外的。 「你們喜歡怎樣玩都行,只要不出現不必要的東西在螢幕就可以。」 青遼知道他們的想法,所以就一口答應。 「放心,我們不會當主角!」白骨笑意更深。 火蛇率先半躺在椅子,讓女孩騎到自己身上,女孩用腳踢向火蛇,白骨用力拉開她的雙腳,火蛇為了報復,所以他不留情地用分身撐開蜜穴,女孩頓時的麻痺令她全身無力,火蛇大幅度進入花心。 毒蠍突然想參一腳,白骨就讓出他的位置給毒蠍,他就跟赤沙坐到螢幕前細心觀賞表演。這時,青遼向季佑晨揮手,季佑晨艱辛地爬下石椅走到他跟前。 「你來替我做,我答應不會打你……」他抱起季佑晨,吸吮著他胸膛,還不時以手指侵略季佑晨的肛口。 季佑晨先是替青遼口交,直到青遼輕撫他的臉叫他坐在自己懷中。 毒蠍在女孩的後洞玩得高興,因為女孩努力在鏡頭唸出說話時,他和火蛇刻意猛擊她的身體內部,女孩又不可以輕易叫出來,所以她的樣子在螢幕上顯得十分古怪,可是在螢幕上是看不到她下身不斷被侵犯,因此引起綁匪想去冒險的衝動。 坐在角落的男孩因為女孩的聲音而摀住耳朵,他埋首於曲起的膝蓋上,這些痛苦的聲音持續聽了好幾天,但眼前的情景是他第一次意識清醒地看到,刷白的臉上全是不知所措。 男孩瑟縮的動作很快映入青遼的眼瞼,天樂應青遼的要求把男孩帶到他面前。 「小子,抬起頭來!」青遼知道男孩不想看到他和季佑晨交媾的畫面,所以特意戲弄,「我在跟你說話,為什麼不看著我?」 男孩坐在地下搖頭不答話,青遼在他頭上冷冷擲下一句:「你不看就你來代替他!」 遲遲望不到男孩的反應,季佑晨低聲說話。 「不要緊,你就抬頭吧……」 這幾天的教訓,季佑晨明白如果不按照青遼的說話做事,後果不是他能想像,反正他已經逃不過被侵犯的命運,但他至少可以保護男孩的安全。 「喔?真是好朋友啊!」青遼加快抽插的幅度,季佑晨即時痛不欲生。 「你的朋友說可以抬頭,再不答應我就要反口囉!」男孩被青遼的催促嚇得抬首。 眼前所見是交合的位置,季佑晨放軟身子靠在青遼胸口,臉上都是疲憊之色,青遼拉起季佑晨大腿,好讓男孩看得清楚。 男孩因不安嚥下唾液,他好不容易看畢整個過程,最後他被天樂丟回角落。 青遼好像未玩的盡興,他翻過季佑晨的身軀再度挺進。 「我就是對你不會感到玩膩,真如赤沙所說的軟玉馨香,恐怕你注定要當個男娼。」 季佑晨對於青遼的說話恍若無聞,他只想快快回家,所以此刻要他變成什麼都沒所謂。 蹂躪後的女孩立刻被烏鴉抱離去,空閒的綁匪把焦點集中在季佑晨身上,白骨率先享用季佑晨的嘴巴,青遼笑言自己霸佔著季佑晨,所以他在第二次發洩後離開,不消一會天樂已經補上他的位置。 「如果那盒帶子要不是交給家屬,現在就可以用來拍下精彩的畫面!」天樂用力向前擠壓。 「那給你攝影機模擬一會好嗎?」火蛇打趣地問。 「也好……」接過攝影機的天樂,把陰莖和肛口磨擦的位置進行大特寫,然後粗暴地推進。 「效果不錯嘛!」站在天樂旁邊的火蛇連聲稱讚。 「爽完後說讓你試試,刺激非常!」 烏鴉抱住淨身後的女孩蹲到男孩身旁,男孩以懇求的眼神希望烏鴉出手阻止綁匪對季佑晨的輪姦,但女孩和烏鴉一同搖頭,因為女孩知道綁匪是惹不過,烏鴉就知道要是阻止,三個小孩都沒有好下場。 「再這樣下去……」男孩擔心季佑晨會不會死。 「如果你亂說話,他為你的犧牲會白費……」 女孩被施暴時,可是留意到季佑晨為了救男孩的情況。 「總之,別再說了!」 男孩聽過女孩的說話後,就沒再作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