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七章

金烏西墜,寒府開始點起一個又一個圓大的紅燈籠,雖然明日才是嫁娶之日,可府內的氣氛已經開始高漲,下人的笑聲從未間斷。 把秋月送回房間後,彩雲便踱步到花園解悶,雖然已經過了若干時間,但唇上的熱度彷彿仍在,如夢似幻的一吻令她喜上眉梢,久久不已。 如果在宮內也可以親親秋月就好了……彩雲對於這個天方夜譚的想法忍不住竊笑。 平伏過後,彩雲突然失笑並發出一陣嘆息,只因想起皇太后那雙帶著怨恨陰狠的眼眸,那雙想置秋月於死地的該死的眼眸! 曾經,她不小心讓機心太重的母親知道自己對秋月的感情,更給皇太后一個毒殺秋月的借口……事情原委,需要追溯至先祖皇時代。 昔日,皇太后仍是王子妃時,她的舅舅借她之名來四處行騙,然後販賣人口、逼良為娼。後來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寒大人又發現人口失蹤的數字不尋常,不過為免打草驚蛇,他借秋月之口來告知皇上一切。 皇上得知此事便向寒大人下了密旨處理事件,他輾轉間調查到王子妃的舅舅與案件有關。為了保住舅舅的性命,她用秋月的安危威脅寒大人不可調查下去,因而跟寒府生了過節。 後來她知道是秋月暗中把寒大人調查的成果交給皇上,所以她派人到後宮散播秋月和其他妃子淫亂宮廷的謠言,來一招借刀殺人,除去秋月這道皇上與寒大人之間的橋樑。 聽到自己管治的後宮出了狀況,皇后頓時氣得七竅生煙,她不理會事情的真實性,就把謠言出現過的名字一一除去,當時不少無辜的妃子就此命送黃泉,後宮一遍風聲鶴唳。 幸好,皇上長期留在寒秋宮,後宮慘絕人寰的事始終都傳到他耳裏,他明白皇后必須保持三宮六苑對他的忠誠與貞潔,然而他對於皇后的處理手法卻不敢苟同。 到後來,皇上沒有怪責皇后殺了他心愛的嬪妃,更為秋月向皇后澄清,經過他一番解釋和分析,皇后才發現自己的愚蠢令整個後宮陷入惶恐中,她自感罪孽深重,從此每天頌經唸佛,消除孽障。 皇上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王子妃舅舅如同小說中的大惡人一樣被判應得之刑,終為斬首示眾。 就因為顧及王子妃的名聲,皇上只追究王子妃舅舅及罪有應得之人,但他生怕王子妃對寒大人不利,所以亦親自告誡她慎言慎行,王子妃只能忍氣接受。 直到王子妃成為皇后至及後的皇太后,她有好幾次假借其他嬪妃之手加害秋月,藉以秋月的命來祭悼她的舅舅,但要不是礙於彩雲的勢力,恐怕真的成為事實。 憶起舊事,彩雲不忿母親的做法,可是她不能與皇太后起衝突,故她只能向被皇太后唆使的嬪妃降罪。 因為心情有點煩躁,彩雲便靠在迴廊的柱子假寐,順便感受寒府花園的祥和,同時避開還未能完全適應的亮紅。 聽到腳步聲走近,彩雲緩緩張眼,雷剛好提著小燈籠到她跟前。 「到了用膳時間嗎?」彩雲調整姿勢,用懶洋洋的語氣問。 「差不多……」 「雷,這種表情不適合你!」借助小燈籠的微弱火光,彩雲留意到雷臉上的繃緊。「發生了什麼事?可否告訴我知道?」 「殿下,你打算先到哪一個州縣調查?」雷把小燈籠掛在牆上,然後坐到一旁的椅子。 「沒想過,我打算待寒府辦完了喜事才從長計議。」 「可否先到角州?我想找一個人。」她凝重望著彩雲,再補充道:「因為我不知道她會留在那裏多久,我兩年前才找到她的行蹤。」 在四侍衛當中,就只有雷不是孤兒,所以彩雲猜想雷應該找回她的家人。 「那個人對你很重要?」 「非常重要!」 「好!我答應你,反正最後我們都要到角州走一趟,但露她們知道你的要求嗎?」 「都知道了……」 「角州有什麼有名的食物?」彩雲邊拆下掛在牆角的小燈籠道。 「山泉酒、桂花糕、各式布疋綢緞……數也數不完。」接過彩雲手上的燈籠,雷和彩雲並肩而行,準備走回大廳。 「怪不得官員這麼喜歡繁華的角州呢!果然不錯!」彩雲調侃說。「角州最多的是什麼山?」 「金山和銀山!」雷帶笑回應。 「角州……還有什麼最有名?」 「殺不盡的貪官!」 「看來,我們先到角州的藉口又增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