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九章

「但你真的捨得嗎?」因為彩雲穿的是女裝,秋月才敢勾住她的手臂在耳際輕聲問。 「不捨,但必要時也會選擇這個結果。」 秋月見彩雲說的那麼篤定,她特意詢問身旁的五人。「要是你們和所愛的人分開,永遠只能相見卻不能相愛,你們會怎樣抉擇?」 霞瞧了瞧站在另一邊的小仙,小仙朝她扮鬼臉,她裝作什麼也沒看見道:「殺了她然後自殺是個不錯的做法!」 「真是極端的想法,怪不得你和彩雲如此投契。」秋月壞心眼地向彩雲一督。 「可以相見已經足夠……」雷若有所思盯著地下,「無論她逃到多遠我都要把她尋回,只要活著……就有再遇的一天,只要仍未嫁為人妻,我還可以把她追回,即使我們遠在天涯海角……」 除了秋月和玉兒,其他人都知道雷在找一個人,露與霜淡淡笑著輕拍雷的肩膀,以示為她打氣。 寒府往常冷清的偏廳及至整個庭園,今天都擺滿了大宴賓客的酒席。 如山脈連綿的紅色椅桌,如浪潮擁至的各方賓客,寒府大門可謂擁擠不堪。 金家是城中有名的商賈,他所邀請的朋友數目絕不比生於官場的寒大人遜色,但機心和人脈隨時比為官的更厲害,彩雲明白這點,她和小仙、四侍衛穿梭在人潮之中,想辦法結識這群不能輕視的另類權貴。 部份商賈為了討好身為貴妃的秋月,紛紛上前向她問好,現在她們主僕都正被一群肚滿腸肥的賓客包圍,她們想逃也不行。 官員認為秋月在寒府出現不足為奇,但彩雲的存在就不同了;凡位居三品以上的官員都看過彩雲的真面目,一些曾入宮面聖的官員亦知道彩雲是誰,所以他們望到彩雲時都有股想跪下的衝動。 幸好,彩雲留意到他們,她瞟著官員微笑更大手一揮,眾官員已經明白她的意思,裝作若無其事繼續他們之前的對話。 其實,眾官員的話題開始圍繞彩雲出現的原因,因為只要四侍衛同時伴隨彩雲出宮,即代表她已經答應為皇上分憂。 「在下成騰,乃金老爺生意上的朋友,敢問姑娘芳名?」一笑容可掬的男子走到樹下向獨自坐著的彩雲搭訕。 彩雲斜睨看似平庸的男子,她心知這人不是什麼善人,所以小心回答:「別人都是稱呼人家為虹岫,人家是寒大人的遠房親戚。」 「遠房親戚?你真的是寒大人的遠房親戚?」成騰看得出眼前女子的動作不像普通人家。 「哎唷,原來成公子是看不起虹岫,你不相信就就別跟人家說話!」竟然懷疑她?彩雲就決定跟他玩玩! 「虹岫姑娘言重了,在下不是這個意思。」他皮笑肉不笑坐到彩雲旁邊,更裝作意外把彩雲頭上的簪花弄掉。「抱歉!」 你這個渾蛋,要是讓我找出你的把柄,我不會讓你好過!彩雲心裏氣罵。因為整身衣裙和頭飾都是秋月特意替她整理,現在給個無賴破壞,不氣是假的。 「我沒放在心裏。」當彩雲正想彎身拾回簪花時,成騰比她搶先一步。 「姑娘不嫌棄的話,就讓在下替你弄回頭上好嗎?」也未免太得寸進尺!彩雲差點翻白眼。 俄頃,下人邀請眾人回席,成騰想不到他和女子只有少許的相處時間,同時彩雲亦主動伸手討回簪花。 「要上坐了……成公子,有緣再會!」彩雲覺得自己有點落跑的感覺。說真句,要不是探查男子的底蘊,她絕不會擺出這種弱小女子的神態……實在太惡心了! 成騰……這個名字還是記下較好。 彩雲六人被安排坐到主家席右邊的桌子,席上全都是寒大人的宗親,在彩雲優雅地坐下後,他們先是怔住,然後尷尬地相視並考慮要不要行應有的禮儀。 「什麼禮儀都免了,今天我是各位的親戚,所以希望大家不用在意我的存在。」她柔聲說,免得讓隔離聽到。 不意在?別說笑好了…… 但既然彩雲成為寒大人的坐上客,又以親戚相稱,這證明彩雲不想讓金府的賓客知道她的身份,而且官員沒有向彩雲行禮,他們更不要亂來。 喜宴接近尾聲,新娘已經返回新房等待丈夫到來,部分賓客先行離去,秋月叫玉兒傳話給彩雲,彩雲一會兒便消失於席上,四侍衛和小仙則悠然笑著喝酒。 彩雲從遠處眺望在涼亭站立的身影,她拉起長裙三步作兩步走近等待她的人兒,秋月聞聲回頭,只見氣吁吁的傻子對她呵笑。 「早說了別用跑的來!」秋月讓彩雲坐下,順便替她拆下簪花和髮髻。 「反正跑和行的沒差……」彩雲徑自斟酌。「果然是桂花佳釀。」 「我早預備了六壺,讓我們喝的夠本!」她亦坐下提壺品嘗。 「秋月……」輕喚了聲,彩雲一臉賊笑問:「可以合巹交杯嗎?」 「你喝醉了嗎?現在只喝到半壺。」秋月淺嚐幾口,然後無視彩雲狡詐的神情。 「行不行也給我回覆!」 「不行!」她冷睇彩雲一眼,這次到她扯起詭異的笑容,「不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