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711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十二章

金氏回門之日,眾人離去之時。等待媳婦坐到轎子消失在右邊的街角,寒大人站到大門送別彩雲和女兒等人。

 

跨過馬背,寒大人講給彩雲一些安排,彩雲聽畢便再三道謝。踏入辰時,各人騎乘自己的馬匹往城東方向出發,馬兒直走出城門至近郊的荒廢宅第才停下。露睥睨手中的地圖,從兩條往角州的山路揀選較接近首府的通路,只為不懂武功的兩人換一個安全。

 

雖然眾人臨行前已穿上樸實的男裝,但同行的人全是女子,而她們策馬馳騁的氣勢又如此剛強,罕有的情景不禁讓坐在山間路旁茶寮的每位過客都怔住。橫越無數起伏的山巒,穿過枝椏亂生的叢林,踏跨花開青蔥的平原,終於到達可作為休息地點的淺溝旁。

 

不論是狂奔的快馬,抑或是一直在馬背上操控的人,長時間的顛簸都令人和馬感到疲乏。四侍衛拉著馬匹到溝邊後,馬兒紛紛低頭舔水解渴,小仙及玉兒從包袱中拿出一些乾糧給眾人充飢。解下累贅,馬在石灘和水中休閒地踱步鬆弛,八人則坐在平滑的石頭上稍懈飲食。

 

「累了嗎?」秋月手上的乾糧只咬了幾口,彩雲憂慮起來。

 

「不,我在想進入角州後你們的安全,畢竟角州和首府有一段距離,即使援兵快馬加鞭再走捷徑也要兩個時辰。角、圖二州雖近,但從爹爹口中得知圖州官吏不可倚靠,萬一你們出事,我該要找誰救援。」清楚地理環境的秋月少不免為彩雲等人擔心。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彩雲一手摟著秋月的腰子,氣定神閒說:「我們根本顧慮不到那麼多……從替皇兄解決麻煩開始,我已經作了最壞打算,他每次交給我處理的事和牽涉的人都誇張得令他不能插手。自知一次比一次危險,可我真的沒法子拒絕他的請求。」

 

「難道你這鬼靈精的頭腦想不出完美的藉口?」她不相信彩雲沒這本事。

 

「因為我知道皇兄讓你陪同我一起出宮調查作為補償,為了可以跟你在一起的大前提下,受丁點苦楚也值得。」

 

「我看不出是丁點苦楚……」又是皇上搞的鬼!其實她早該猜到。「無論如何,你要答應我小心一點,性命最重要。」

 

經過兩個時辰的小休,眾人又開始準備上路。馬兒活力充沛衝過山澗綠蔭,徐徐跑到兩旁都是長滿了比人還要高的草和樹。天邊已變得昏暗,馬匹一直慢走至往首府和角州的分岔路前,可到角州還需花上四個時辰,幸而在分岔路的右邊有一戶以茶寮生意維生的人家,既然她們不能前行,那就只好向人家借住一晚。

 

霜叩著人家大門,屋內突然傳出物件碰撞的響聲,她下意識立即推門。大門打開,婦人驚惶地抱緊懷中的老婦和男孩,與此同時,一個看上是一家之主的男人從遠方跑到屋內。

 

「沒事了、沒事了……」男人抱著家人低喃,頃刻,他才意識一群女子在門外看似等候的樣子。

 

「我能為你做些什麼?」霜掃視屋內一遍狼藉,這種翻天覆地的狀況不是山賊就是惡霸的傑作,應該不會是官兵所為吧!

 

瞧見女子懇切的詢問,男子放下戒心吁了口氣。

 

「這個天色,你們想借住下來?」得到霜的回應,男子尷尬說:「至少要讓房子回復原狀才行。」

 

明白男子的要求,八人先讓一口子在屋外等待,隨即又以迅速行動令屋內還原。

 

點燃燭火,一口子終於安心地在長椅坐下。關好大門,霞為眾人問起男子一家究竟遇到什麼麻煩。

 

「近一個月來都有官兵在小店白吃白喝,只要向他們討錢,他們就搗亂我的房子及騷擾我的家人,我已經對他們沒徹。」

 

「知道是哪裏來的官兵?」秋月比彩雲搶先發問。

 

可惜男子一家都搖頭,她們想興師問罪也難。

 

縷縷炊煙升上半空,婦人和小仙、玉兒一起預備晚飯。男子由這群女子口中得知她們想到角州辦貨,他單手按額露出一副無奈的臉容。

 

「看來你們是第一次到角州,否則不會傻得到那裏進行買賣。」

 

「確實是第一次,先生何出此言?」看來角州真是臭名遠播!彩雲心底嘲諷。

 

「大多數人都知道想在角州買到真貨先要認識該州的任何一位商賈,然後就是官員。從商賈手中你可以買到宮中任何物件,只要你想得到,他們都可以賣給你。至於官員是皇宮內的接應和商賈的中間人,總之他們都是私相授受。」

 

「為何你會知道這麼多事情?」雷好奇地問。

 

「我這個茶寮是商賈必經之地,他們不在此停下休息就要不眠不休走畢整條山路入城,只要他們留下休息,他們都不自覺把秘密說出,我想不知道也會無意聽到。告訴你們一件事,他們不單買賣贗品,也會販賣人口。有次在山中砍柴,才看到十多人追著一男一女,兩人看上去十三、四歲,我聽到大漢說要把女的抓回妓院,男的送到府中當小官,真是喪盡天良!」

 

飯後不久,一口子就睡著了,八人坐到戶外的木椅聊著方才男子的言詞。她們沒有懷疑男子的說話,因為寒大人向她們提及的事比男子說的更加過份,不過就連山間小戶都知道角州的風光事跡,究竟她們到達角州後會遇上什麼事?她們定要商討清楚才能行動。

 

「我究竟先要處理哪一個問題?」彩雲這次有點頭昏腦脹。

 

「唉……所有問題都不能偏頗,現在只能想想在何處入手。」玉兒也知道大伙兒的煩惱,她真的感到無能為力。

 

「如果找到我想找的人,可能還有一絲線索……」雷抬頭觀賞星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