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0094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十三章

想不到一口子對她們非常熱情,翌日晨曦時分,眾人起床不到一刻,婦人已親切地邀請她們享用早點。 她們本想拒絕,但望見婦人誠心誠意的樣子,讓人失望的說話她們確實說不出來,所以在一番眼神交流後乖乖上座。 雖說朝露未乾,但一些走夜路的過客成為茶寮的座上客,老婦率先招呼三兩旅人,在角落的眾人不時留意他們是否有嫌疑。 當最後的一位旅客沒入往首府的道路上,一群共十七人的官兵面露囂張拔扈的神色於該通道出現,縱然老婦感官能力下降,但反射神經讓她察覺到來勢洶洶的惡人。 目中無人的官兵統領向彩雲八人哼了聲便一下子坐滿整個茶寮,他那氣焰高漲的態度使得八人低頭忍笑。 婦人急忙從屋內走出,把剛剛弄好食物捧給每一個官兵,一個官兵趁機甩開婦人手上的碟子,令婦人手忙腳亂,眾官兵不禁哈哈大笑。 秋月沉默良久,倏地一手拿過彩雲的配劍行近頭目,老婦和婦人嚇得即刻拉住她。 「女俠,這算不了什麼,我們求求您就別插手好嗎?」婦人含淚跪地請求,她不想丈夫上山砍柴狩獵期間,家中老幼受到傷害。 怒不可遏的秋月掙脫兩人的拉扯,抽出利劍直抵著為首的官兵,其他官兵見狀也把刀刃朝向這個不明來歷的女子,彩雲等人仍舊坐視看似嚴峻的情景。 「你你、你這個臭婊子,我可是堂堂七靈府牧……蕭、蕭然蕭大人的隨軍將士,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黃毛丫頭!我用刀劍殺人比你還要多!你竟敢用劍抵著我?」頭目口齒不清道,但卻換來一記厲眼。 「在蕭大人軍中出現像你這種流氓,真是見鬼了!」秋月握緊劍柄輕拉,頭目的脖子微微淌血。「兩年前,要不是蕭大人所帶領的援軍殺敵護駕有功,斯州不會由州升格為府,他亦不會由刺史升為七靈府牧。但府牧原為親王擔任的掛名職位,從二品;所以蕭大人只能由正四品下封為從三品,不過可以取得從二品的俸祿。」她一口氣說出蕭然的背景,在場的官兵無不啞然。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事情?」最快恢復反應的一個官兵衝口問著,就連他們搞不清楚蕭然為何只能是從三品的官職,眼前的女子可以輕鬆說出來龍去脈。 「你轉告蕭大人,八中九節兌玉兔,他就會立刻前來。」收起兇悍的神情,秋月坐到木椅,可利刃依然在頭目的頸部。「你們再不派人請蕭大人到來,恐怕他將會死在我的劍下。」話說完,一個官兵箭步離開眾人的眼睛範圍。 其實,蕭然和寒大人是同窗好友,只是一人選擇從武,另一人則從文,況且蕭然每年都會攜眷到寒府探望拜訪,一去就好幾天,秋月理所當然知道他的事情。 等了一個時辰,蕭然和下屬約五十人一同騎馬到達茶寮,秋月緩緩把劍收回鞘中,跪地的頭目瞄到蕭然灰土的樣子時,頃刻嚇至臉色慘白,額角冒出豆大的冷汗。 徐徐下馬,秋月笑容可掬站起,蕭然微笑單膝跪下。 「下官叩見貴妃娘娘!」蕭然響亮的聲音把靜謐的空間打破,方才不識好歹的頭目聽到女子的身份後更加惶恐,所有官兵和婦人一家的反應都是統統垂頭下跪。 「蕭大人請起,」斜睨腳邊的小人,秋月抬頭再道:「我帶你見一個人!」 蕭然起來時已望到角落處有一個他眼熟的人,他跟隨秋月穿過包圍他們的人牆,有點吃驚地的蕭然因某人的存在而再次跪地。 「下官七靈府牧蕭然拜見彩雲公主!」此話一出,之前狐假虎威的官兵心底直喊糟糕,頭目擺出一副快要死的模樣,因為他不單開罪了貴妃娘娘,還讓公主看著整件事情發生。 「眾人平身,蕭大人不需多禮,請坐……」彩雲略拍長椅,順便向小仙使眼色讓婦人一家先行進屋等候,待蕭然和秋月坐好後她才繼續說話。「若不是清楚蕭大人的為人,以現在這個時勢,恐怕你的官職會因為下屬挑起的一個小過而被罷免。」 「實屬下官管治無方,下官為此……」蕭然拱手作揖準備再說下去時,彩雲把他的手輕按到桌上。「別為此事道歉,錯不在你!」 只要聽到彩雲說出「不需多禮」,為臣者不需行君臣之禮,這是正五品以上都知道的事情。 「彩雲的事我略有聽聞,寒大人曾吩咐我派人到角州準備,需要我再加派人手嗎?」 「不用了,只要告訴我如何找到你的人就可以,我在角州已有暫住的地方,必要時他們可以直接找我。」彩雲一本正經道。 事情大致上交待完畢,蕭然帶著頭目到婦人跟前賠罪,所有事件按律例懲處。 官兵追隨蕭然離去,婦人一家不敢與彩雲和秋月有眼神接觸,直到她們向一口子道別,一家人總算盯著她們的臉說再見。 「秋月,甚少看到你按捺不住比我更早出手,而且氣勢凌厲。」彩雲和秋月平排而行。 「反正我和你誰先出手都一樣,而且我想讓你知道,我是個可以替你解決麻煩的人,不想令你覺得我是個弱不禁風的女子。」 她要變強,不能永遠倚靠彩雲的保護,不想成為彩雲的負擔。 因為她也想保護彩雲,即使彩雲有能力自我保護。 至少,不需要彩雲為她心驚膽顫,便已經足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