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十四章

烈日當空,八人已身在角州最繁華的東木城城門下,不知道馬兒是否比她們更想提早休息,原以為四個時辰的路程僅花了三個半時辰就完成。 她們選擇了川流不息的東門進城,懶惰的守門士兵都躲在拱門的陰涼處下棋,用作攔截可疑人士的檢查站猶如形同虛設,彩雲冷眼盯著腳底的酒囊飯袋,心裏頓時明白東木城的昌盛不是因為官員管理有方,而是官商勾結所造就的虛幻浮華。 寬闊的城門大街兩旁是各式各樣的店鋪,貨品琳瑯滿目,就連皇太后較早前突然消失的精緻鏤刻白玉杯,在一間古玩店的當眼位置出現,彩雲好不容易止住狂笑跳下馬匹,走入店中欣賞白玉杯是真品抑或贗品。 「這位姑娘你真有眼光,白玉杯是先祖皇太后最愛的物品,本店花了很長時間才能找到,如果姑娘喜歡的話,價錢可到內堂詳談。」老闆臉上兩團肥肉顫動,瞇眼帶笑的樣子與民間說書者形容的奸商無異。 難道是皇兄死了?否則皇太后何時變成先祖皇太后? 先祖皇太后最喜歡的是翡翠,皇太后雖然常用白玉,但她最愛的是夜明珍寶。 騙那些宮外人果然用這種技倆,看來不少人已經上當受騙。 「老闆,我怎樣看都只是尋常百姓家,何來有足夠的銀兩去買呢?」 「其實,這杯又不是真的價值不菲,姑娘只需一千兩就可以買下!」 不想被老闆纏著,彩雲拉開話題:「老闆,你可有聽過成騰之名?」 聞言,老闆笑得更深。「姑娘既然認識成老闆,這杯就送給你。承蒙成老闆關照,我才有更多的古玩供客人選購。」見彩雲想放下白玉杯,他緊張道:「姑娘,這是在下的一番心意,請您收下!」 「那就多謝老闆,我會向他說一聲。」彩雲對自己太看輕成騰感到失察,不過她總覺得這古玩店將來應可以幫她一點忙。 拿著錦盒,彩雲狡黠一笑離開古玩店,繼續往下一個目的地前行。 眾人牽著馬兒剛好走到大街盡頭,一個醉酒鬼跌蕩在路上,她們想繞路避開他的時候,男子用力拉著雷的手臂,還抱住她的腰。 雷瞬即目露兇光,途人瞥見危險的情況都紛紛退避三舍。 「哎唷……青煙姑娘,你穿男裝的樣子……果然另有韻味,何時只穿給我看啊……哈哈……」男子上下其手,雷猛力推開他。 青煙?她還在這裏?太好了!「你再說一次我是誰?」雷狹長的眼神讓男子有點清醒。 「你不是青煙嗎?樣子明明長的一樣。」他有錯認嗎?男子因酒醉站不住腳跌坐到地上。 「我跟她哪裏像?」沒有收起怒火,雷用力狂踹倒下的男子。 「不像……一點都不像……」男子被雷打得抱頭求饒。「姑娘……我求你別再踢……」 湊熱鬧的人愈來愈多,彩雲等人悄悄退到一旁看戲。 雷蹲下來揍起男子的衣襟,摑了他一記耳光:「青煙究竟在哪裏?」 「夢迴樓!姑娘……不要再打了!」眼見女子的神色凝重,男子慌張道:「她每逢初三、十七都不會出現夢迴樓。」 甩開男子站起,雷挑眉大吼。「還不快滾?想再讓我教訓你一次?」 男子急忙從地上爬起遁逃於人潮之中,雷拉著馬匹往彩雲方向,彩雲向她報以淺笑。 「你想找的人已經找到了嗎?」 「找到了,人在夢迴樓。」雷臉上喜悅的表情蓋過適才的惱怒。 依照寒大人的指示,眾人走過人流稀少的街道,最終停在一戶宅第面前。 彩雲擊撞門環叫喚幾聲,若干時間,屋內傳出老人應門的聲音,彩雲把寒大人為她們預備的信拿出,準備遞呈趕來開門的老人。 孰知木門打開後,眼前站住三個小孩,彩雲低頭俯視他們,然後聽到老人逐一喚起每個人的名字。 此時,門外的人看清老人是誰後,都顯現無盡的笑容。 「你們先進來休息!」趙伯邊看著信函,邊帶領八人到大廳,還吩咐小孩準備所需物品。 已過花甲的趙伯是寒府的管家,一年前本來告老還鄉,怎料兒子寫信通知他村子因瘟疫被燒,幸好他在角州房箕城找到一份在醬園的工作,可惜妻兒沒找到居住地方,很多時候在客棧住宿。 不過,客棧內品流複雜,趙伯為他們的安全感到憂慮,因而決定找寒大人商量。 幾番轉折下,寒大人為他找到這間大屋,這屋前身是蕭然姑媽的舊居,已丟空五年之久。 總算是找到安定居所,兒媳和孫子當然與他同住,每月初九兒子還會買些好酒回來喝過痛快,順道一家團圓。 「趙伯,真想不到還有機會遇見你。」小仙扶住趙伯雀躍地說。 「我也想不到你們和寒大人都為角州的事忙著,如果需要我的幫助就儘管告訴我。」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們想知道關於東木城的所有事……」彩雲坐到椅子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