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十七章

默默地被雷扣著手腕拉到無人的花園,青煙哀眸緊盯熟悉的背影,心底暗嘆還是躲不了妹妹的追尋。 「紫晏,夠了……別再追著我好嗎?」話語停下的一刻,手腕傳來的痛楚令青煙蹙眉,步伐亦轉趨快速,見雷無視她的話,她被怒意氣得甩脫雷的手。 「小妹死了……」被打的手隱隱作痛,雷背著青煙沙啞道。踏入園中亭,花園傳來的陣陣清香,猶如為死者輕輕嘆息。 最喜歡的小妹終歸都是逃不過癆病折磨,青煙猛力拉過雷的身軀面對自己,更抓著雷的衣襟哽咽地問:「是、是何時的事?」 「三年前的寒冬,就是你差人把銀票送來家中的一天。」冷淡的聲音,冷洌的視線,冷酷的回憶…… 雷用力捉緊青煙雙臂,即使青煙如何喊痛,她的力度還是遞增。 「小妹死前不斷唸著你的名字,她邊哭著邊吐血,但仍嚷著要我帶她到屋外等你。當晚一直下著大雪,我把她抱緊坐在木門半開的房子,等待已經兩年沒見的姐姐回家,只是到她閉眼都看不到你的蹤影!」 鮮血落入雪中,彷如萬花綻放的驚豔,觸目驚心的情景把當時的雷嚇得手足無措。 青煙雙目含淚,遲來的噩耗讓她無比內疚,要不是雷一直抓緊她,她必定頹然跌坐地上。 雷小心翼翼鬆開拑制青煙的手,在確定淚人有能力獨自站穩時,兩掌順勢貼上親姐的臉頰,更以拇指擦去凶湧的熱水。 自責的表情映入告知者的兩潭墨池,雷身上仍然散發出冷寒的氣息,但傷心的青煙眼中已失去焦距,滿腦子都是小妹稚嫩的影子,口中碎碎唸著道歉的說話。 「難道我在你心中沒有占一席位?」雷露出揪心的神情問,話裏還帶著懇求的語氣。可惜,青煙已陷入自己的世界,縱使雷不停向她說話,聲音不會傳到她耳門,就算心意也不會到達冀望的地方。 「如果換成是我,你會為我這樣哭泣嗎?」她既嫉妒又羨慕小妹輕易得到她的疼愛,哪她呢? 任由她永遠追尋,一切都只是奢侈的盼望,她的半身離她愈來愈遠,快要到達消失的地步。「在你眼中,曾否有我的身影存在?」 上天是不是懲罰她在十三歲時的衝動? 否則,上天為何要她花上五年時間才能找到她所愛。 雙生的孩子出生於狂風雷雨季節,家裏在縣中開了一家麵店,雖不是大富大貴也不算窮困潦倒。 女孩從小已穿著一模一樣的衣服,學習同一種樂器,兩人總是形影不離,性格也不是相差太遠。 到了第八個春天,家裏添加一個成員,可是父母忙著店鋪的事,小妹就由姊姊們照顧。 父母不在,她們總要找一人來持家,最後姐姐決定打理家務,妹妹跟可愛的小妹玩耍。 轉眼一年過去了,隔離住進新鄰居,妹妹每天都望著新鄰居拿著寶劍出入。 有一天,她的好奇心令她坐在鄰家大門前等待房子主人的歸來。 「你坐在這裏幹什麼?」粗眉的男子用劍鞘拍著打瞌睡的雷,雷睡眼惺忪擦拭眼睛仰望男子。 「叔叔你回來啦!你是不是懂得劍術?」雷從地上站起,滿面期待的表情讓男子大笑出來。 「如果不懂我件來做什麼?難道你以前我真的拿來當裝飾嗎?這劍可不輕啊!」男子黝黑的臉因止不住狂笑而微紅,不過笑歸笑,他知道這小女孩突然到家門找他就一定有事。 「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學劍!」雷雙手叉腰下巴略抬道,即使身材嬌小,可是氣勢不弱。 「哦?你想學劍?家境不錯的你學來也沒用,如果無聊的話就好好照顧你的妹妹,或者自己繡花看看。」小孩想跟他學劍?真有趣! 雷用手指擦著鼻子,剛才的氣勢漸漸不見。「因為我想保護我的家人……就是爹娘太忙,家裏大小事務都是姐姐決定,妹妹只是個襁褓的孩子,家中又沒有兄弟,要是有人來我家倒亂或者欺負家人,我就要出手保護她們。」 小小個子,大大念頭,男子覺得自己拗不過眼前的鄰居,但他卻喜歡女孩的率直和保護家人的想法。 最終,男子被雷的真誠打動。 「我是答應你教授劍術,不過我要讓你爹娘知道才行,免得他們的女兒受傷了便吵著來找我!還有別叫我師傅,叔叔就行。」 「太好了……」雷在門前高興得手舞足蹈,男子咯咯大笑。「那麼紫晏先回去,明天辰時來找叔叔!」 後來,雷從叔叔口中知道原來他是一名鏢師,只要他閒暇的時候他定會嚴苛地訓練雷,更教導雷不少實用的劍法和告知她一些在江湖闖蕩的奇聞趣事,雷每次聽得津津樂道。 她認為自己即使練習得如何辛苦,學到的劍術將來會有用得著的一天。 叔叔對於雷的學習速度非常滿意,因為他每次送鏢完成回去後,她總會讓他看到她的進步,使出的劍法都令他必須認真應對才行。 四年寒暑,稱不上一身好武功,但足夠處理瑣事。 例如,她用劍威嚇想欺負她的人,或者趕絕騷擾姐姐的無賴……真的是萬試萬靈!同時,她成功代替已經死去兩年的爹娘保護家中的兩人。 十三歲的生晨快要來臨,鄰里的大嬸大叔特意送了些食物給一直堅強活著的雷氏姊妹慶祝。 雷學劍完畢便匆促跑回隔壁,她不想青煙太過辛苦,除了一邊獨自照顧小妹,還要一邊做飯。 「今天比平常早了回來!」加完柴草的青煙緩慢起身,脖子的珍貴玉石在雪白的胸口晃了晃。 「項鍊是什麼一回事?」雷本來興致勃勃的情緒一下子消失。 「只要可以令你和小妹的生活轉好,而且有足夠銀兩找大夫為小妹治病,即使犧牲我的一生也值得。」該是她為家裏付出的時候……所以她才毅然答應當大戶人家的童養媳,好讓妹妹們生活得安穩。 「我不是這樣認為……」右手逐步抽出利劍,雷的目光透出她複雜的情緒。「你不可以成為別人的妻子,我不允許!」 刀刃劃過玉石的繩結和衣服,劍尖第一次嚐試血的味道。青煙和玉石的下場都是碰到地上,血珠則染紅了素色的衣服。 隨手扔掉血劍,雷推倒青煙躺到平地,然後坐著她的下身令她不能動,青煙雙手被抓住,嘴巴是她唯一不受限制的地方。 俯身咬開赤紅的布料,雷舐舔冒出的腥血,傷口的痛楚把想求救的聲音瞬間拉倒。 從傷口沿頸部吻上泛白的唇,雷的怒氣已所剩無幾,縱然她想再進一步,但理智喚回她的行動。 盯著身下淚流滿面的青煙,雷坐到一旁把青煙緊緊抱住,更不斷輕吻她的額角,青煙沒有躲開,只是回抱著雷潸而淚下。 其後,雷帶著玉石到大戶人家替青煙拒絕婚事,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