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十六章

雖然夢迴樓整天都中門大開,但丑時至午時是青樓女子的作息時間,即使她們已醒也不會接客。如果是為了尋花問柳,通常選擇於申時之後;其餘的時間大多是風流才子光顧,不過他們到青樓不是花天酒地,而是與夢迴樓的名妓一較琴棋書畫。 夢迴樓有三種娼妓:第一種是純粹賣身,第二種是賣藝不賣身,最後一種是賣藝卻賣身於特定客人,只是這種娼妓不是時常出現,可能五年才有一位。 彩雲等人趁著夢迴樓營業前的一個時辰,著上早已成為他們指定服飾的男裝踏進夢迴樓。 夢迴樓的格局讓八人大開眼界,從大門放眼進去,偌大的正方空間分成兩層,下層是放了桌椅的寬敞大廳,上層是女子的臥室也用作款待客人之用,除了正門上方的空間只放了幾張木椅和擺設,遠處上層中央突出的地方是娼妓表演及花魁出場的位置。 上層中空的地方可以望到大廳,娼妓可以倚靠欄柵觀賞下面的情況;大廳的四個角落設置了樓梯連接上層,較遠的兩個角落還有小路伸延到後邊的房間。 打掃的下人朝見幾個手執配劍的女子前來,不過面帶笑容,他們只好立刻找來主人處理。 「大家都稱呼奴家麗娘,敢問各位前來所為何事?」風騷的麗娘蓮步走到大廳中央,掃視前面看來應該不是普通人物的女子,當眼尾餘光落到雷的身上時,她頓時楞了楞。 感受到麗娘的目光,雷顯得有點不自然。「別再看了,我不是青煙。」麗娘聽畢便收回錯愕的神情。 「麗娘,可否先關上大門,我不方便在這裏說話。」猜到麗娘對她們身份存疑不會帶她們到內堂,所以彩雲也選擇在大廳處理事情。 「姑娘,恐怕您的說話我恕難從命。」雖知可能等罪眼前人,可她要保護夢迴樓的周全。 彩雲十分不情願從衣內拿出令牌,她拉過麗娘的手把令牌放到她手中,麗娘盯著令牌上特別的雕刻,她頓時扯大嗓子道:「關上大門,派人到大門看守,沒有我的命令不准讓任何人踏入夢迴樓。趕快備茶,把所有人給我統統叫出來!」麗娘交回令牌給彩雲,讓一干人等上座,更不時催促下人。 彩雲和秋月坐了一會,夢迴樓的娼妓靠著上層的欄柵站著,她們好奇地討論為何天不怕地不怕的麗娘會如此緊張。 八人一直抬頭仰望夢迴樓的千嬌百媚,然後又想起皇宮選秀的情景,她們即時明白什麼是花多眼亂。 縱使人再多,兩張相同的唯美臉孔不得不讓眾人竊竊私語,連廳中的人也多看了幾眼。 雷以一副盼望已久的表情直視刻意躲著她的青煙,彩雲見狀便出手幫忙。「麗娘,那位就是青煙姑娘嗎?」 「青煙,你下來一會!」麗娘亦知道彩雲只是替身旁的侍從要人,她轉身瞇眼問:「請問姑娘的名字是……」 「雷紫晏……青煙是我的姐姐!」雷解開眾人心底的疑團,同時令彩雲七人想起原來她們快忘了雷本來的名字。 青煙走到麗娘身旁,麗娘告訴雷往花園的方向,只是瞬間,雷已把青煙帶走。 霜為麗娘介紹眼前兩人的身份後,麗娘只是徐徐鞠躬,因為她聽過不少官員和民間百姓說彩雲不拘泥於禮儀,除非你犯了過錯,否則用普通的見面禮儀就可以。 「小民陳麗及夢迴樓一眾下人參見彩雲公主、貴妃娘娘。」夢迴樓上下緊隨麗娘做出同樣的動作。 「麗娘,為何你的夢迴樓可以在東木城矗立不倒?」她不客氣指出夢迴樓既沒有貪官污吏,又沒有土豪奸商的勢力仍可安然存在。 「因為大家都我面子。」麗娘掩嘴笑道。 「還是大家太多把柄在你手中?大家可以利用你來制衡對方。」秋月溫和地露出淺笑, 「因為你沒有傻得跳進派系鬥爭和官商私通這淌渾水,雖然他們曾多次邀請你加入他們的陣營,但你仍獨善其身,你真的不怕你的女兒們受害嗎?」 「受害?他們沒這本事動我的人,我從未逼良為娼,而女兒每個都是有登記戶籍的人,要是死了找麻煩的是他們,我倒是看看他們耍什麼花樣?夢迴樓是整個東木城唯一規行矩步的妓院,我才不怕他們的餿主意,而且夢迴樓不是說倒就倒。」麗娘滿懷自信地說。 「那麼你可否助我一臂之力?我想讓東木城乾淨一點!」 麗娘笑嘻嘻抬首,「近來街路確實是比較骯髒,都怪那些沒用的掃街人,偶爾親手清潔石道也是需要!」 「可是我不懂如何才弄得乾淨,麗娘可以教導彩雲嗎?」要是不知道內情,還以為她們討論如何打掃地方。 「要弄乾淨的方法有很多,我就逐一慢慢告訴你,如果不明白的話,你可以問問我的女兒,有些地方她們比我更加清楚!」 「各位姑娘,接下的日子彩雲要請教你們了。」彩筆牽動嘴角雙手作揖。 夢迴樓上下都輕拂衣袖回敬,麗娘終請眾人進入內堂,開始教授打婦的技巧。 至於另外的兩人,彩雲等人暫不打擾。 七人從麗娘口中得知,原來不少事情牽涉到一些她們未必可以動的人,彩雲和秋月向對方交換眼神後,決定先把可殺的都殺了才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