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虐暴君--第四章

由於三人對於宮殿中的一切未到瞭如指掌的地步,經過商議下便決定在短時間內先把雪華關在鏡房,反正雪華不是一兩天就能恢復過來,他們暫時毋須緊張雪華的反擊,況且他們可以在了解宮殿秘密後才考慮如何安排雪華的去向。 因為鏡房的溫度比室溫低少許,所以雪華因失溫抱住微顫的身軀,單薄的身體不斷喚起他的記憶,部分往事令他神經反射而突然坐起來,他雖不能正眼看著自己的樣子,不過他仍可把視線放到遠處的角落。 冷靜過後,雪華閉目猜測三人的行動,其實他多少能料到自己將會遇上甚麼樣的報復,只是他真的沒有反撲的打算,因此他就看看他們的行動再作決定。 接下來的一星期,除了緋夜每天早上給他一點牛奶和麵包外,基本上雪華完全沒有與其他兩人接觸。 這段時間,體弱的雪華努力嘗試把雙眼的目光放到臉上,可惜現在的他依舊不能正視自己,眼光頂多落在胸前。 每次把食物捧進鏡房時,緋夜總是望到雪華大費周章把視線提高,他不明白雪華這位前主人在害怕甚麼。 「已經七天了,還不能正眼盯緊自己的臉嗎?」放下托盤,緋夜走近雪華身邊,側躺著的雪華回首睨了他一眼,然後撐起上身。 「與你無關……不要管我!」冷淡回應的他無視身邊的緋夜,打算站起行到托盤方向。 「沒可能不管吧!」掛著一抹嘲笑,緋夜在雪華跟他擦身而過的一刻扣住他的手腕再用力一拉,本來搖搖欲墜的身體被突如其來的力度扯下,旋即跌倒在始作俑者的懷裏,緋夜帶笑順勢把他抱坐在地上,這刻力氣不夠的雪華見狀便不作掙扎。 「為甚麼要管?我可是你們復仇的對象,你不怕被同伴懷疑嗎?還有,無論你怎麼對待我都不會改變你們在我心中是奴隸的身份。」冰涼的身子只要碰到溫源就自然地傾倒,雪華隨性把光裸軀體緊貼緋夜胸膛,緋夜滿意地環抱雪華。 「我不知道他們怎樣想,但我本來就不在意你的看法。」左手摟抱雪華的腰子,右手推起他的下巴令他從鏡中瞧見自己的樣子。「因為太閒了,況且你不可正視原貌這個問題確實有趣,我便來看看情形。」 頭顱是被固定,可眼眸不在受制之列,雪華半闔眼簾說:「不敢看就是不敢看,你別再管我。」 「他說別管就算了,你何必為他費心……」闇月在自動門打開時已經聽到雪華的聲音,他和魅影一起踏入鏡房。 「只是我的習性而已,習慣了嘛,沒法子!」緋夜成為奴隸之前是在孤兒院照顧小孩,所以他關懷別人的心態還未能即時改變。 「你應該聽聽同伴的說話,趕快放開我。」雪華稍微轉頭徐徐回答。 「不放又如何?」緋夜先是嘴角上揚,然後吻住雪華的後頸,其後他扣著雪華雙手強行令他趴跪到地面,又沿著脊柱細吻至腰側。 「早晚會把你們丟到非人的地方,我說到做到!」雪華咬牙忍住緋夜的煽惑。 「主人,我們都知你會做到,可我們會阻止這件事發生。」魅影眄視吸引他目光的粉色雙頰。 闇月與魅影在兩人身旁蹲下,他們欣賞著緋夜挑逗雪華的行為,雪華一邊扭動身體擺脫緋夜的侵犯,一邊抬頭厲眼瞪向兩人,魅影跟他視線碰到的一刻便上前在他的耳朵吐氣,接著緋夜拉回他的上身,魅影啃咬雪華的鎖骨。 被自己調教出來的奴隸用誘惑主人的招式對待,雪華心理上排斥碰觸,生理上卻誠實回應。 「雪華主人,我想你應該還未被染指吧!就讓我們把你調教成只屬於我們的奴隸,永遠的奴隸!」 闇月和緋夜換了位置,他的手已潛入雪華的大腿間,緋夜站著睨了一會便坐在旁邊吃下他為雪華準備的食物。 「雖然你們成功造反,但不代表我已經成為你們的奴隸。隨便你們怎麼,我決不會認命就是!」雪華木無表情朝三人開口。 「你的意見我們會參考……」柔滑的肌膚令闇月愛不釋手,他在雪華大腿落下無數細吻,雪白的皮膚立即顯示他的努力。 雪華拚命閉合嘴巴,防止叫聲流出,魅影用力抓緊雪華的下顎,嘗試弄開雪華的口。 半晌,魅影如願逼使雪華張口,可音點沒有從喉嚨間跳出。詛咒帶來的疼痛他能忍受,所以壓抑叫聲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 「真能忍,不愧是我們的主人。」魅影一邊讚嘆,一邊吸咬雪華的乳頭,「果然在名流打滾的人甚麼都可以忍,即使威爾遜那傢伙要看你的臉,伯爵夫婦二人打你的主意,你都可以沉著氣應對。」 垂頭瞅著胸前的頭顱,雪華平靜回答,「不沉著氣會吃虧,你該要知道。」 「因此你現在沉著氣猜想我們下一步行動?你想得太多了,我們沒有甚麼計畫,我們只想虐待你。」 「不是要我死嗎?」 「你死了我們怎樣報復?」闇月拉開雪華雙腳,準備挺身。 「說不定我在你們虐待我前,已經不在人世。」他閉眼輕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