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二十一章

「馬老闆,饒過青煙好不好?我再喝便不勝酒力,還是讓我來替你斟酒。」雷捧住酒瓶,心裏有股想用酒瓶凶狠地砸死馬富的衝動。

 

「在坐諸位都知道我只能喝三杯……馬老闆,不如青煙為你演奏一曲好嗎?」

 

原來青煙一直被你們這群禽獸毛手毛腳,幸好她為我守身如玉,否則把你們大卸八塊亦難消心頭之恨……貪官污吏,遲早把你們的手統統斬下來!雷心底暗忖。

 

「馬老闆,你想喝酒就等奴家陪你喝,青煙向來甚少喝酒。」

 

青樓女子特意搶去雷手中的酒瓶,更把酒灌到她討厭的馬富口中,馬富即時被烈酒嗆喉,止不住咳嗽。女子雖向他賠不是,但卻嘲弄他不懂喝酒的技巧,眾人旋即哈哈大笑。

 

「好了,青煙姑娘,你為馬老闆彈奏一首較長的曲子吧!」為了彌補之前的過失,林泰適時替雷解圍。

 

一曲響起,大廳中的男女依然花天酒地、嘻笑亂語,好像被遺棄而自成一角的雷帶著寒冽與殺意的目光死瞪共六名的貪官與奸商,五名女子完完全全感受到雷恐怖的視線,只可惜在她們身旁的男子全不知情。

 

「這杯是敬林大人的,以後請多多關照。」

 

三十出頭但外貌老成的孫懷樹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林泰朗笑拍著他的肩膀。

 

逕自斟了杯酒,他朝古真榮道:「榮爺,要不是你的引見,我和馬賢兄根本未能拜望林大人、朱大人、岑大人,所以就讓我向你乾了這杯酒!」

 

「日後,我們才要孫老闆和馬老闆的幫忙呢!」朱桀站起為商人添酒。

 

反正看和聽的沒差,又不想再望見令她怒不可遏的男子,雷選擇閉起雙眼繼續勾弦,可音色洩露了她的心情,青樓女子見狀立刻在她身邊放下一杯熱茶,順便告訴她控制情緒,否則只會連累青煙。

 

未曾間斷的笑聲透過小孔傳達另一方,她們忙著記下重要的對話,彩雲睜著三名官員,考慮下一步要怎樣接近他們,至於三名商賈,就不得不借靠夢迴樓的眾人幫忙。

 

古真榮,快將五十歲的玉石商人;馬富,三代經營藥材生意;孫懷樹,銀樓店東。

 

片刻,青煙坐回木椅休息,手執杯子的她注視茶壺一臉茫然,秋月生怕弄掉白杯便拿去加了茶,更憂心的問著她為什麼突然呆楞。

 

「秋月,你覺得我們這些青樓女子犯賤嗎?」解開愁眉深鎖,墨瞳卻保留哀怨,青煙不曉得自己的神情令人心痛。

 

「但因為逼不得已而選擇賣身於青樓,可來犯賤之說?沒人喜歡走進這個幾乎永不超生的地方,我何嘗不是!」

 

後宮,美其名是皇上給妻妾居住的地方,事實只是皇上御用的妓院,不過伺候的客人僅是他一人。青樓,是女子自己做買賣的地方,不論是娼妓還是藝妓,都得要服侍她們一大群每天如流水沖沖走過的男子的人,當中滲入不少以她們身體為目標的顧客。

 

「作為貴妃的你,至少得到安穩的容身之所,縱然下人故意難為你,你也有反抗的能力,不像我們即使反抗亦徒勞無功。」把頭髮繞到耳背,青煙不自覺撫上胸前的白布。「無論如何,皇上會替你抱不平!」

 

「我只不過是先祖爺的貴妃,論輩份,雖然我在皇太后之上,但我連自我保護的能力和權力也沒有,若不是彩雲一直與皇太后周旋到底,我早已躺到泥土裏,屍骨無存!」秋月自嘲幾句走回牆壁,通過光線她緊睥雷正被古真榮的手騷擾著。

 

心中的無名火燃起,秋月拉了拉彩雲的衣袖問:「有空的話教我些簡單的劍法,必要時我想刺傷討厭的人。」

 

「用劍刺人決不像用簪花或匕首容易,要控制的話……」感到寒光乍現,彩雲隨即閉口。

 

秋月冷眼斜掃彩雲,同時以不慍不火的語氣問:「教抑或不教?你哪裏來這麼多說話?」

 

「我怎會不教?明天若你不疲累,我立刻教你。」這回出宮,秋月總是怪怪的,彩雲不敢多加詢問。

 

雷拚命壓下暴升的火氣,任由商賈的肥手摟抱,主因眼角出現的木盒引起她的注意。

 

留意到雷放眼於身邊的木盒,孫懷樹把盒子放到自己面前,曰:「青煙姑娘喜歡這木盒嗎?我即刻命人送一個給你。」

 

「孫老闆太客氣了,我覺得盒子的雕繪很仔細,所以才被它吸引。不知道內裏放進什麼貴重的物品,要讓孫老闆用上以檀木製成及花一年時間雕刻的盒子盛載呢?」說實話,她甚少看到如此精細又層次分明的雕刻,按照功力,雕刻師的來頭肯定不少

 

「夢迴樓的姑娘果然厲害,這個木盒的確花了近一年的時間才完成,內藏的物品就是今天送給各大人的見面禮。」

 

打開木盒,盒子擺放三件不同雕刻的圓形玉佩——二龍爭珠通花碧玉、百花綻放紫青玉、鯉魚躍身紅白玉。

 

手掌大的玉佩不算特別,重點是這三面玉佩上的花紋與皇上腰際掛著的幾面是一樣,除了玉的顏色分佈不同及更加栩栩如生。雷有點驚嚇地眺望玉佩,真想不到孫懷樹的雕刻師有鬼斧神工的技術。

 

孫懷樹把玉佩送到三位大人手上,雷借題發揮問到雕刻師的名字時,一個熟人的名字和籍貫傳入耳中,那是她小時候住在同一條小巷中的男子,男子的為人她清楚不過。思及此,她硬著頭皮要求孫懷樹把木盒送她,希望從而找出孫懷樹的罪證。當然,孫懷樹沒有拒絕,還趾高氣揚稱讚自己有能力邀請巧奪天工的雕刻師。

 

聚會後的官員和商賈都喝得醉醺醺,需要隨從的攙扶走到轎子離開,送走他們的女子帶著疲困回房休息,雷趕到彩雲等人的大房,看看她們有什麼行動。

 

彩雲沒有決定下一步,她微笑吩咐青煙把人帶走,然後領著眾人回去。房門鎖上,青煙替雷卸下妝扮,雷的面色難看至極,不清楚雷在氣什麼,青煙俯視雷的髮端,隨後她的腰部被雙手牢牢摟緊。

 

「古真榮、林泰和一眾官員不計在內,還有沒有人輕薄你?」雷的額頭貼到青煙的小腹。

 

「怎會沒有?剛剛你也體驗我的工作。」青煙話中的笑意令雷的雙臂收緊。

 

「別讓我知道是誰,否則我會令他生不如死!」前事暫且不計,往後的日子她不容許她的愛再受騷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