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二十二章

「腰要直,手臂不能下垂……」彩雲用樹枝戳向秋月的脊椎又托起她的右前臂,嚴厲道:「手腕要用力提起,不能放鬆!」 說不上是刻苦,但要在一炷香時間維持一個姿態不動,對秋月這種沒有武功根基的人而言可是容易疲倦。 清晨已拿著樹枝學習的她努力了一個時辰,而且愈來愈起勁,彩雲從秋月的眼神發現有個小小的火苗正點燃鬥志,她不知秋月為何露出高亢的情緒,不過她覺得並不是一件壞事。 每當彩雲受重傷的影像閃過,雖然未曾發生,錐心之痛卻會驅使自己付出更多心機練武,秋月為的只是想略盡綿力保護彩雲。 抬眼定於香汗淋漓的秋月,始終彩雲不忍心讓她太累,最後她講解重點後便催促秋月休息。 等待眾人放下早膳的碗筷,八人重整所有資料。雷自動請纓調查孫懷樹的銀樓及岑廷壽,順道嘗試找出昔日的鄉里,並從中找尋贗品的線索;為怕事情比想像的複雜,霜決定到亢心城查訪買賣藥材的馬富及朱桀,之後和雷一起在氐尾城匯合。 小仙負責追查林泰和古榮真在東木城的人脈,以及春綺樓的一切,彩雲叮囑假如碰上逼良為娼的事,盡量忍耐不要輕舉妄動。她們都知道救人的重要,可惜她們分身不暇也不可打草驚蛇,總之她們的確無能為力,只能祈求上天保佑那些犧牲者。 至於露與霞則陪同彩雲先到七靈府一趟,因為有些事她需要親自交付蕭然處理,同時她修書一封給遠鎮邊關的李將軍,希望他在三個月後可以派兵在井州、奎州、斗州外圍駐紮,以便她調動人馬捕捉犯人。現在,她們還要在三州共十二城穿梭作簡單查勘,基本上她們已經忙不過來,所以在午時前,六人離開趙府往目的地,最遲一個月後必須返回趙府。 秋月為了不浪費時間並給彩雲驚喜,她廢寢忘餐練劍,悶得發慌的玉兒只好望著主子打氣。 到達氐尾城的雷在城中費上兩個時辰走了一圈,大街小巷的特點大致上都能掌握,於是她在客棧選了間面對孫懷樹銀樓的廂房作監視之用。 監察了幾天,雷覺得銀樓沒有什麼異常,她只好不願意地換成女裝,以輕盈蓮步走往不遠處的銀樓查看。 銀樓面積不大,手工精緻的首飾卻放滿整間舖位,店面的男子努力遊說雷購買某些飾物。 「做工精美可惜未能展露箇中神髓,你們就只有這些?」雷放下手鐲傲慢說。 「姑娘請等一下,我差人把更好的拿出來!」男子喚了幾句,布簾後走出一個粗衣麻布的男人,男人望見雷時眼神止住。 「這些總算可以,因為我家小姐要求獨特……」雷瞟著男人——任緯陞笑說,「誰是這裏的雕刻師?我想找他聊聊。」 聽到女子的語氣完全是富家侍女的專橫自視,又怕得罪他不認識的富商及官員,男子即時一副狡獪嘻笑的臉容指住任緯陞介紹,任緯陞反應不過來一直呆站,男子帶領雷到內堂與任緯陞對話,之後他返回店面做事。 「竟然在這裏遇上你,」任緯陞並未從驚愕中回來,「還成了侍女呢!」 「上天可憐我身世悲慘……」雷打趣道,繼問:「任叔叔住在城裏嗎?有些事我不方便在這裏詳談。」 「啊呀……恐怕到哪裏都一樣……」他支吾其詞,雷下意識想到與孫懷樹有關。 「跟你的老闆孫懷樹有關?他不讓你離去?用家人威脅你就範?」不再多臆測,雷照直詢問。 任緯陞被雷的寒光鎖住,他垂眼嘆了口氣,「全家只剩下我和女兒,但每月初一才能見她,她好像不想看到我的臉。在一年多前,離開與否已是我的自由,我已經無家可歸,我不想放棄我唯一的手藝和堅持。」 自願留下?被女兒遺棄?究竟發生什麼事?事情比猜測的偏差太多。 「你知道自己為孫懷樹製造贗品嗎?」 苦笑不語,是任緯陞現在能擺出的姿態,雷一時語塞。 現在的她還可以倚賴任緯陞找出線索?萬一任緯陞驚動孫懷樹,她們的行動將會受阻,如果她不理會任緯陞,按照律例任緯陞這名共犯須判斬首之刑,她不能眼睜睜看著認識的人因罪而死。 「任叔叔,三思而後行……今天你當作我來說出小姐的要求,日後我再會拜訪。」雷擱下說話後離去,任緯陞不斷搖頭落淚。 七天後的黃昏,青煙面露笑容走到趙府,秋月主僕感到意外,玉兒主動詢問:「今天你不用待在夢迴樓?」 「誰叫十七日那天雷代替本來休息的我工作,麗娘說是給我兩天休息時間作為補償!今天我是專程過來拜訪你們,還有麗娘叫我告訴你們商賈交易的消息,還有她派人替你們查到一些重要事情。」青煙彎身拾起地上的椏枝接近勤練的秋月,接著她刻意刺向秋月,秋月連忙用手上的樹枝擋住及還擊,玉兒完全目瞪口呆,趙伯佇立在她身旁注視精彩的對決。 「真想不到你懂得劍術!」向橫打開迎面的枯枝,秋月手腕一轉準備朝青煙斜著砍下。 「以前看著紫晏練習,多多少少也會學到一點……當然及不上她的一半。」攔住攻勢,她用樹枝借力推開秋月。 「用來保護自己應該足夠吧?」秋月丟棄武器邀請青煙到大廳坐下。 「曾經把一群五六人的流氓打得落荒而逃,我想應該足夠!」有時她慶幸自己懂得一點點劍法,況且夢迴樓的人都知道她的實力。 「不過到刺傷懂武功的人還有很大距離。」她曉得自己力度不夠,只是嚇唬一下就沒問題。 「有時還要碰碰運氣,或者你是否想拯救一個人……沒有事是絕對!」 青煙被秋月留下用餐,趙伯笑言他差點分不清她和雷,如不是兩人的裝扮明顯不同。 調查到的資料讓秋月的眉快要打結,她找來爹爹派出的人轉告他她們遇上極大的麻煩,希望他代為處理,另一方面她決定參與小仙的查訪行列,她不能再坐以待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