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二十三章

自七靈府分道揚鑣後,以府為中心,彩雲選擇快馬到南方的井州,露與霞便到西南方的奎州及北方的斗州觀察,各人沿途所見都是貧富懸殊的情況,更甚者客死異鄉,屍體都是由好心人埋葬再插木條為墳,然而她們心中鬱悶也不可費神理會。 不用一個時辰,彩雲在井州南火城中央,依照她得到的情報,整個井州都是烏煙瘴氣之地,所以她首先到州刺史府的外圍考察,然後到一些官員及商賈喜歡流連的店舖守候。 南火城的繁華與東木城不相伯仲,只是路旁有較多乞丐和欺凌弱小的惡霸,其餘商店中的買賣交易都再正常不過。 逗留在南火城七天,彩雲根據寒大人下屬的報告迅速往其他三城收集情報及安排行動,當中在案的人不乏上回喜宴中出現過的商賈,幸好井州不像角州那邊人事複雜,她一邊冷淡眄視手中的信函和書冊,一邊吩咐下屬盡快整理涉案者資料並於兩個月後遞呈給她。 時間經過半個月的流逝,身在奎州的露和斗州的霞趕回南火城的一所宅第與彩雲集合,彩雲統合兩人所得的消息後,發現角州可說是四州貪污的源頭,不論是擄掠平民、複製宮中物品、售賣假藥,都是角州為首控制及把物品分散到其他三州。 姑勿論會否令四州同時蕭條,她必須在東木城狠下殺手,其實彩雲總不相信清除毒瘤會牽連大波,只因一年多前已經發生類似事件,州縣仍安然無事。 「露,你買的藥材未免太多了。」彩雲望見她與下屬推了兩大箱的藥材進門,她不禁展現誇張訝異的樣子。 「這全都是從西金城買回來,有真有假……假藥的舖子總店在亢心城,我派人找霜確認過,老闆就是上回在夢迴樓出現的馬富。」露在箱子拿出十多種藥材,若不仔細翻看,部分藥材看上去差不多是一樣。「來,我們玩一個遊戲!」 瞧了桌上各款藥材,霞有股不好的預感,「該不會要我們分辨哪些是假藥祉毒藥,錯的話就把藥吃掉?」 「放在桌上占一半都是毒藥,希望你們不會選錯!」雙眼成弧形,露坐到椅子擺出納涼模樣。 「很顯然你在謀殺!」霞兩手是外形相像的藥材,她挑眉努力猜出哪一種是良藥。「它們的顏色只差一點點,不留神真的會讓人死得不明不白。右手是凌霄花,左手是洋金花,應該沒有猜錯吧!」 「沒有,請繼續!」 「威靈仙、龍膽草、鬼臼……」繞到桌子另一邊,彩雲感到頭痛,「餘下的這些外貌比較容易混淆……半夏和水半夏、大黃和土大黃雞血藤和大血藤……是半枝蓮和半支蓮對嗎?那邊的是木鱉子和番木鱉?」 「答對了!恭喜你們從鬼門關回來,」露把藥材丟回木箱,再說:「我們當然懂得分別,但平民百姓呢?恐怕他們沒那麼幸運。」 「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經遇害,即使判馬富斬首都是便宜了他!」讓視線重新落到茶几上的書冊,她查看有沒有什麼資料是她們遺留。 「始終我們不能控制他的性命,縱然心裏萬般憎恨,都要依循國法行事……」在胸前捎出一封信,霞把它交給彩雲。 信函是雷寫給她們,內容大致說她與霜已經在氐尾城一起行動,但有些棘手的事情要在氐尾城處理,詳細情況將在回趙府後告知。 既然雷慎重其事,彩雲亦知道事情已超過雷及霜的想像,但她相信二人的能力。把信收好時月亮正慢慢攀升,三人交換眼神後便動身到花街遊逛。 碰巧青樓互相派人到大門前爭取客人,整條通道滿是娼妓與嫖客,三人辛苦地在人群裏擠到小巷,她們被逼得快要翻白眼。 望著三兩商人交頭接耳,疑心一下子增加,三人偷偷從還未鎖上的後門溜進妓院,用閃電的步伐爬到瓦頂,在商人的廂房上移開幾塊瓦片窺視。 鳥瞰房中有八名男子,當中有奎州和斗州的富商與縣令,以及彩雲在宴會認識的成騰。 第一次見面已經對成騰起了疑惑,今天一見更是肯定自己的估測,她的直覺果然沒錯! 留意到他們朝成騰擺出恭敬的動作,三人頓悟他們的交易、貪污行賄是以成騰為首,依照目前情況,她們必須在成騰身上著手,只是,她們完全摸不清成騰的底蘊。 「成老闆,聽聞你又找到宮中物品,這次是誰的寶貝啊?」坐在成騰左邊的男子問。 「哈哈,不是什麼寶貝呢?是玩意兒、玩意兒,哈哈……」成騰狡黠地大笑,接著他拍了三下手掌,三名下人捧住木盒入房。 下人逐一掀開盒子,稀世奇珍盡顯各人眼前。「夜光杯是皇上送給珍德妃的物品,凝淑妃得到了關外使節送給皇上的貢品——金龍銀鳳手鐲;至於獨愛玉石的華貴妃,當然是祥雲飛鶴玉佩。」 「還是成老闆厲害,即使天下奇珍也可以輕易得手,在下甘拜下風,呵呵……」縣令拍著桌子道。 「最厲害的是妃子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邊的東西被人調換,仍然視贗品為珍品!」 「所以我才說孫懷樹的雕刻師技藝超卓,手工那麼細緻的珍寶竟然也可以複製,不過都要靠在宮中的香凝幫助才行。」成騰喝茶道。 香凝?宮中? 不就是凝淑妃萬香凝嗎? 上回麗娘告訴她商人有皇宮的人撐腰,她完全沒有頭緒,一直以為是太監監守自盜或者地位官職較高的人唆使。 如今乍聽之下,成騰的說話表明了一定是宮中失竊,現在替成騰撐腰的人她不是不敢動,而是為了皇兄和皇后的面子她不會主動懲罰她,最終她都是交還皇兄從輕發落,其實彩雲這次真的一個頭兩個大。 「你這位朋友真是盡心盡力,是不是握住她的把柄?」其中一人說著。 「當然沒有,託她的福才讓我有今天的地位及各位的厚愛,被你這樣一說,我已經幾個月沒探望她了。」 「若果你的朋友需要幫忙,請告訴我們,我們必定為她效勞。」 「好好……」他舉起酒杯一口氣把酒喝盡,然後繼續一些無聊的話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