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5094

    累積人氣

  • 3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二十四章

「這次又被你的任叔叔趕走?」霜雙手交疊托著下巴凝視失望的雷。

 

「不,是孫懷樹返回到銀樓,我不得不離去。」

 

雷一邊摘下簪花往霜身上丟,一邊脫下對她來說是十分礙事的長裙,然後她再穿上舒適的服裝。

 

「還好我不在銀樓的範圍,算是逃過一劫!要是讓他認出了,這段時間會令青煙遇上麻煩。」

 

「咦?大前天的情報說他將到井州,昨天的情報說他今天到斗州,他又改變主意?」

 

「現在不就擺明了嗎?他那飄忽不定的個性跟面頰常變的臉色一樣,真是麻煩得要命!」

 

一如往常,雷在午飯後跑到銀樓遊說任緯陞供出孫懷樹的罪證,可是任緯陞卻微笑請她回去。因為店面的男子每次都收到雷給他的打賞錢,所以雷來臨後可以直接到銀樓後的房間找人,他就會裝作什麼也看不見,也不會告訴今天突然到來的孫懷樹。

 

若非今天的街道兩旁忽地多了小販,她早就快步走到銀樓。她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孫懷樹的出現,碰巧在人群中的她一向先用隼眸掃瞄,所以她這趟算是僥倖逃過被認出的命運。不過,既然孫懷樹到銀樓巡視業務,她沒理由放著難得的機會不管,因此她辛苦地提起令她怨念頻生的裙子潛入銀樓的一角。

 

雖然銀樓上下不出十人,而且可以匿藏的暗角甚多,偏偏她身穿的服裝最讓她不便,弄了一會才完全躲好。

 

「孫老闆,這次是什麼珍貴物品?」孫懷樹每次到來都是要他複製物品,任緯陞亦不多費唇舌說客套話。

 

「先別說這些,來坐一會!」他拉過任緯陞的手臂坐到桌前。「你的技術把我在成老闆心中的地位提升,真是多謝你的帶挈。」

 

「實在不敢當,既然孫老闆和成老闆喜歡我的技藝,不如孫老闆把下一件需要雕刻的物件給我,好讓我盡快完成!」

 

孫懷樹見狀命人把幾個木盒放到一旁,笑問:「難道你不想知道你女兒的消息嗎?」

 

「小雅……她生活怎樣?應該過的不錯……」任緯陞靜默一會才開口。

 

「不用擔心,她得到我悉心照顧當然過的不錯,我讓她完全脫離以前那種貧困辛勞的生活,現在她每天跟縣令夫人打馬吊,生活可惜愜意至極……我昨天告訴她來這裏,但她好像不想來,如果你真的想見她我可以把她帶過來。」

 

「算罷……硬要她來已經沒意思,請代我向她問好!」

 

「其實你的女兒叫你離開,為什麼你不聽她的說話?」

 

「孫老闆想把我趕走嗎?即使你想,我也不會走……況且我走了,誰人為老闆你效勞?」

 

「哈哈,你真聰明,的確你的手藝無人能及!那我先走了,假若你完成物品就派人來找我。」孫懷樹拿起任緯陞已複製的寶物走出銀樓,任緯陞兀自頹靡閉目按額,在暗角偷看的雷感受到任緯陞的沮喪,可惜她愛莫能助。

 

 

 

「確認到孫懷樹真的離開?」雷懶洋洋躺在床上瞟著關門的霜。

 

「剛看著他和隨從出城,該不會回頭吧!」

 

「不要啊!我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餘下,他趕快滾出氐尾城。」在床上匍匐的雷慘叫道。

 

除了回客棧,基本上每次不是走後門就是爬牆竄進宅第,今天亦不例外,她們一下子闖入孫懷樹府中的後花園。望見竟有水榭和假山的壯麗花園,兩人忍不住盯著對方傻笑著。花園的氣派真的比美皇宮的花園……她們躲在假山後觀瞻四周的環境。

 

水榭中坐著兩名女子和她們的小廝,雷第一眼已認出任緯陞的女兒任雅,而她身旁品茗的就是縣令夫人。任雅吃著糕點又命下人把一對墨玉手鐲放到縣令夫人面前,縣令夫人拿住看了半天,接著把手鐲擺回盒子。

 

「這是任雅的一點心意,請夫人笑納。」

 

「哎唷,怎麼行呢?玉鐲太貴重了,我不敢收下。」話雖如此,縣令夫人還是受不住鐲子的誘惑再次拿起觀賞。

 

「那縣令夫人覺得這對玉鐲如何?」任雅笑問。

 

「實在是太美了,玉的顏色不單均勻而且晶瑩剔透,真是一等一美玉。看看這裏的雕琢……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她的閃瞬全是貪婪,才把玉鐲奪進手腕抬起看幾眼,一會又脫下放進盒子,動作來回了好幾次。

 

「既然夫人精通玉石特色,這鐲子就當作我送給你這位懂得欣賞之人。」

 

「始終不太好吧!」縣令夫人裝作拒絕,任雅直接把鐲子套入她的手中,還千叮萬囑她別脫下,縣令夫人即時笑得連眼也彎成一線。「我就多謝你的玉鐲了,知我者莫曰雅姑娘你啊!」

 

「夫人太抬舉任雅,假若夫人想再多看玉石,我可以轉告孫老闆,讓老闆替你找些罕有玉石回來。」

 

趁兩人談笑風生時,雷沒理會霜的勸阻出現在任雅眼前,縣令夫人朝見突然出現手執佩劍的人,隨即嚇得花容失色,任雅瞪著來意不善的雷,她比雷搶先一步開口。

 

「紫晏,多年沒見還是老樣子……縣令夫人,我現在派人送你回府。」任雅望著驚慌的縣令夫人道。

 

「為什麼你丟下任叔叔不管,好歹他是你的親爹!」雷略帶怒意不滿地問,霜亦趕到她身邊。

 

「他能給我榮華富貴嗎?他除了雕刻其他什麼都不懂,孫老闆好心收留他,他還想要求什麼?」

 

縣令夫人回復冷靜,她上下打量雷,並問:「她是誰?什麼禮貌都不懂的丫頭!」

 

「只是以前的鄉鄰,夫人不用理會她們.」她恭敬地回答。

 

「需要我派人來收拾這些賤民嗎?」縣令夫人自恃高人一等,完全看不起竄入的兩人。

 

「不用勞煩夫人,怎樣說夫人都是我的客人,一切就交給我來處理。」始終,任雅只想大事化小,所以她轉身向雷說:「這裏不歡迎你,快點離開!再不走,別怪我不念舊情。」

 

雖然語氣聽起來是強硬,不過任雅的眼眸顯露的不是厭煩而是請求,由於縣令夫人看不見她的表情,所以任雅不停打眼色。雷和霜接收到與預期不同的訊息後,她們不再作逗留,只是冷眼睥睨了縣令夫人。

 

「夫人,今天的事你就當作沒發生,我不想讓孫老闆知道,也不想有人遷怒於我的鄉人。」

 

「沒問題,反正她們對我來說只是一隻縷蟻。」縣令夫人搖著扇子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