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711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二十六章

從被子坐起的雷盯住光裸的背,指腹順應主人的慾望在白晢的肌膚上滑動,貪心地渴求更多溫暖。趴睡著的青煙感到被騷擾便緩緩張眼側頭斜睨始作俑者,雷頃刻彎腰輕柔地吻向她的面額。

 

練劍真是件疲累的事,但為了幫助秋月在最短時間內提升能力,她不介意抽點時間過來與她比試一下,順便逃離煩悶的工作和嘈雜的夢迴樓,反正麗娘從來都沒出言阻止,若她現在不趁勢躲避一下,哪她要等到何時再逃?

 

把臉上帶著倦意的青煙翻過正身,雷一下子跨過她身上,同時,銳光已鎖落在胸前那個新舊交錯的疤痕,自責的神情倏地浮現。青煙仰望那瞬間的轉變並伸手繞過雷的頸部偏頭輕扯嘴角,雷先是皺眉苦笑,然後用蜻蜓點水般的力度向遺留的劍痕烙下自己的吻,青煙懷笑盯視她的動作。

 

「真虧你當初能忍得著痛!」印象中,青煙都只是雙目含淚、略略咬唇,卻沒有發出太大的呼喊,雷以自嘲的神情抿嘴道。

 

「難道你要我大叫讓人來抓你?即使再錯,你都是我的妹妹,我怎會捨得你被人捉住。」青煙抬手拉扯雷的臉泛起微笑,片刻又與雷十三歲時的身影及眼中的映像重疊。「再者,對你我不喜歡做無謂的掙扎,但我不知道為何我能忍受得住你的任性舉動?」

 

「例如這樣?」她邊說邊伸手潛入衣服底下的嫩肌,青煙沒有攔住撫弄,不過雷卻自制地收手。

 

「既然知道什麼是任性,至少在完成手上的案件前克制一下……雖然我老早已經習慣你的行為。」

 

「當我把事情辦理完畢,你會跟著我離開東木城、回到都城裏嗎?」此刻,她關切地想搞清楚青煙的去向。

 

兩人分開五年之久,她們已經失去多年的相處時間,她不想再次與姐姐的距離拉開,亦不想再浪費時日,其實她快受不了名為等待的考驗……此刻,她感到忐忑不安。閉上眼簾,青煙一陣深呼吸,雷顯露等待的神情凝視考慮中的姐姐。

 

見青煙久久未能給予答覆,雷心中已浮現出最壞打算,「假若你不想離開我也不會強逼你,因為我會為你學懂遷就和體恤。」雖語氣保持平穩,但仍透出丁點失望。

 

青煙突然噗哧一笑,讓沉重的氣氛變得有點奇怪:「真不像你的作風……」因為青煙出乎意料的舉動,雷來不及轉換表情的臉變得有點不自然。

 

「什麼是不像我的作風?」

 

「你總是急於找尋答案,鮮少願意靜下等待……你從來沒強逼過我什麼,只是對我太過緊張!」

 

摸著十字痕跡,雷的臉色複雜非常,「這個傷痕令我明白昔日的我完全沒顧全你的心思,為了貫徹和實現自己的希望令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傷害最愛的你,以及無休止侵佔你的一切。即使得到你再次原諒,但我仍無法對掠奪你自由的我寬心!」

 

縱然聽到無數寬赦的說話,既成事實的血與痕是她心中的一條刺、一個永不磨滅的烙印。

 

有誰會狠下心腸向親人以劍相向?有誰會一邊嚐著最愛的人的血,還像流氓般侵犯心中所愛?

 

又有誰甘願殺人犯險,就為了一個未必可靠的情報東奔西跑?

 

普天之下,可能只有她雷紫晏會做出這等瘋狂之事。廢寢忘餐完成工作,好讓自己容易消耗在思念下突增的力氣,更可換來一夜安睡。

 

多不勝數的傷痕藏在衣服底下,足以致命的傷疤好比戰績彪炳的將軍,五年間如自虐般的行事模式,令彩雲多次禁止她出宮幾個月,為的是希望她把身體養好才接受她委派的工作,她真的不忍心看見下屬身上的傷口增加。

 

可,即使彩雲擔憂她的安危而命令她不准再受重傷,但她仍無意改變極端的做法,因為每次在調查中所受到的傷,都是用來懲罰自己的衝動以及嘗試感受當天青煙所受的痛,而且作為自我贖罪的方法。

 

曾經,三侍衛詢問她追到這種地步有可能抱得美人歸嗎?既然青煙刻意避開她,她有機會找得到人嗎?

 

我不知道,但惟一知道的是我一定要找到她——她是這樣回答她們。

 

雖然她看似信心十足、堅定不移,不過她清楚自己的搜尋方式猶如大海撈針,假若太過相信從宮廷網絡查出的情報而盲目追尋,她鐵定找不到人。

 

輾轉間的尋覓,好不容易才抓住青煙的衣角,可惜她總是與她無緣,一花就是好幾年的時間。她的愛不會成恨,卻成痛……

 

往昔至今的百味雜陳伴隨錐心之痛一度讓她徹夜難眠,從倒影望見自己的樣子便自然想起有著相同容貌的姐姐,那個必需融為一體的半身、極為契合的半身;瞅著映照的臉,雷很多時都不自覺搖頭,心中更泛起一陣因盼望致苦等的酸楚,教她痛徹心扉,無言以對。

 

「傷痕……就當作是你給我刻下印記,用來證明我僅屬於你一人!我從來沒有因為你的霸道討厭你,你亦沒有想傷害我的心,所以你別再自責好不好?只要你知道什麼是過猶不及,偶爾的無理我可以接受,反正我們之間已經不存在芥蒂,你把你的希望告訴我,我也會讓你知道我的心願。」青煙收回上揚的嘴角正經地說。

 

「要是當日大家可以有今天的坦承,我們就不會因此闊別五年……」

 

「縱然坦誠說話,我們也未必有今日的結果!」

 

即使心中某處殘留少許的怨歎與不甘,有些事已經不需特地追究或再翻一次舊帳。多年來由外而內累積的隱伏創傷,直至今天才令姊妹倆頓然覺悟,更讓她們明白到自以為只要付出一切就能為家裏及對方換取幸福安穩的想法,其實都在無意中傷害對方。

 

從一開始,青煙根本忽略了行動背後所帶來的後果,認為自己即使作出錯誤決定都只是自己承受,完全沒有考慮到在對方知道消息後受到的打擊有多大,也沒料想雷竟會告訴她有違倫常的情愫。那種驚世駭俗的情及愛她未曾想過也不曾擁有,已不想花心思考究為什麼雷有這種決定,她只想消除雷奇怪的念頭。

 

在小妹向她和雷哭訴的那天晚上,雷趁小妹熟睡後硬拉著她走出屋外,二話不說抱緊她低喃,雖然她聽不到雷的說話,不過雷的眼神帶著央求與失落,她多少能猜出幾分,心中亦隨之揪緊。

 

已經不能留下來,無論怎樣都得離開……青煙知道要是再待下去只會徒增雙方的痛苦,她不想破壞兩人之間僅存的關係,既不能答應又難以拒絕,所以她選擇逃避,狠心離開最疼愛的小妹,離開一個她永不會討厭但不能去愛的人。

 

遊走青樓的幾個年頭,她不僅沒有墮落成賣身的妓女,反之變得更珍惜自己,而且她在妓院的閱歷讓她明白去愛一個人並不是口裏說和心中想的容易。

 

避開雷的幾年裏,她間中考慮雷的的說話,還不時聽到她欲找尋她的消息,當初她壓根兒不相信雷為了找她而放下小妹不管,直到派出的下人告訴她找不到妹妹們後,她開始擔心她們的去向。

 

對於雷,她漸漸抱持好感,卻怕泥足深陷。每當月上中天,青煙開始獨自煩惱,心中確實動搖過,不過她始終否定自己所想,消除過多的掛念,因為前她知道什麼是血親。意外重逢,把她的思緒都弄得紊亂,再加上小妹病故令她更加哀痛,此刻心裏害怕失去的恐懼浮現,喚醒她要捉緊眼前人。

 

疤痕和記憶一樣不可能抹殺得了,不過疤痕可以警惕過去的錯誤,也可以讓施受者明白他們之間的牽絆已到達不能斷絕的地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