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汝之名--第十七章

蒸汽密佈的浴室偶爾傳出水流聲打破靜謐的氣氛,雙手早已停下擦拭的季佑晨低頭朝兄弟倆擺出無奈苦笑,寧千夜伸臂把坐在邊沿的微涼身軀突拉入水中,彼此更緊貼地坐在一起。 季佑晨徐緩補充一些搬家後他認為是普通的瑣事,可寧氏兄弟卻聽得皺眉,環抱在季佑晨腰際的手瞬間收緊。季佑晨沒有回頭,還讓身體後傾到弟弟胸膛,此刻他僅希望這種安心的感覺永遠不會消失。 究竟自己有多久沒與人如此親密?相處接近一年,他跟兄弟倆的肢體碰觸次數,比他這十年加起來還要多好幾倍,是他們令自己重新找回跟別人接觸的感覺。 這種感覺他曾經渴望但害怕面對,總之,他因往昔而受不起過度的碰觸。 「烏鴉當時真的把女孩刻到骨子裏,臨終的時候還捧住女孩的頭顱。」寧千影托起季佑晨的左手,一口含住他的食指吸吮,舌頭更靈巧地在皮膚上磨蹭,雙眼還柔情地望著欲言又止的季佑晨。 季佑晨沒有抽回手,他紅著臉說:「以前我不明白為何他可以愛到那種地步,嗯……」他始終忍不住吟哦,因為寧千夜從後輕柔地啃咬他的耳朵,吻住他的後頸,一步步到他的肩膀,他半垂眼簾感受他們的熱情。 「怎樣不繼續說下去?」手指沿著疤痕來回滑動,寧千影露出惡意的笑容問:「你現在明白了嗎?」 「明白……哈唔……」拑制腰身的手沿線條移至大腿內側,季佑晨伸手阻止,「夠了,千夜你別再碰那邊……在一發不可收拾之前。」稍微用力推開寧千影,掙開寧千夜的雙臂,季佑晨走出浴缸拿起浴巾擦汗多餘的水滴。 「抱歉!」寧千夜眼中盡是歉疚。 「對不起!」 從一開始,季佑晨沒答應他們可讓他們亂來,況且加上一堆痛苦的往事,按理季佑晨不會輕易接受他們,所以他們為自己的莽撞道歉。 由於季佑晨背對他們又佇足在門前沒有下一步動作,兄弟倆完全猜不透哥哥是否氣他們的行為。 「我沒怪責你們,你們為什麼要道歉,更何況我沒說要拒絕……」他放下浴巾回頭掃視仍在愕然中的兄弟。 「你知道在這個時候說這番話有什麼事發生……」眼裏盡是面紅耳赤的模樣,寧千夜嘗試確認季佑晨的說話。 季佑晨牽扯一抹綺麗的微笑:「……我知道,我怎會不知?」他轉身踏入大廳範圍。 兄弟不理會未乾的身體衝出浴室,寧千夜雙手捧著季佑晨的頭並與他的雙眼同一水平,寧千影則從後緊抱著季佑晨。 「哥哥,希望你別用這種事掩蓋你苦不堪言的回憶,我們一直都心愛著你,絕對承受不住你霎時衝動。假若你認為性是一種痛苦,我們絕不勉強你和我們發生關係。」寧千影生怕季佑晨討厭傷痕累累的身體而借他們糟蹋自己。 「為什麼你們要愛我這種人?你們明知道我已經沒有愛人的能力……」季佑晨以自嘲的口吻說。 「那麼,你為何答應讓我們碰你?要是其他人要求你也會答允?」寧千夜把嘴貼到哥哥的耳際輕聲問。「其實你應允我們的原因是因為你相信我們,相信我們不會傷害你。你過去的痛苦已經逐步放下,心中的疑慮亦開始消失。」 「對……就因為相信你們。是你們叫我相信,子珞又說可以相信你們,而且你們嘗試令我信任,所以我也儘量相信。」季佑晨垂下頭道。 他已經好久沒有勇氣相信別人,自綁架事件後的十年裏,除了江子珞和季勵松,他確實不能再輕易敞開心扉信任眼前任何一個人,即使他知道別人對他好,絲毫沒有惡意,但他仍懼怕在他接觸後變成悲劇收場。 他害怕被背叛,害怕一再失去…… 「沒錯,相信我們,我們答應永遠不會離棄你,你只屬於我們。」寧千夜小心翼翼靠近季佑晨,他可以從季佑晨的黑瞳中看清自己的樣子。 避免季佑晨厭惡親吻而推開他,寧千夜湊近他後沒再進一步行動。 季佑晨深明寧千夜不想強迫他,他因而主動伸前脖子,微啟的唇覆上等待的一邊,如願以償的一方得到回應便溫柔地深吻。 沒有過份的纏綿,寧千夜放開季佑晨紅腫的唇,帶點嫵媚的季佑晨笑望眼前人然後拍拍腰子的手轉頭,寧千影不客氣地擁吻懷中人,直到季佑晨秀氣的臉龐比之前更紅,他才乖乖鬆口。 爭取更多的空氣,季佑晨不斷張合嘴巴,雙腿無力的他完全放軟身體癱靠在寧千影懷裏,弟弟順勢抱住他慢慢坐到地上,哥哥也蹲下用憐惜的眼神凝視季佑晨。 「還好嗎?」寧千影沉穩的聲音傳到季佑晨右耳,季佑晨微微點頭。 「我們繼續囉!」寧千夜一手抓住季佑晨的下巴道。 半跪的季佑晨雙手貼著寧千夜的肩膀穩定上半身,身後的重量全落在寧千影溫暖的胸膛。沿著鎖骨直下至左胸,寧千夜像小狗伸出舌頭刮住季佑晨每寸肌膚,而寧千影從肩膀順勢啃吻到季佑晨腰側,季佑晨敏感的身體散發出誘人的粉紅,兄弟倆的頭顱最終停留在季佑晨粉蕾之上。 低頭垂視兩張相同的面貌,季佑晨的手指陷入他們的頭髮內,寧氏兄弟像嬰兒一樣埋首於他的乳尖。 舌頭不單在胸前的凸出打轉,還撩逗微挺的粉乳,寧千影的眼珠用力往上瞧,注視季佑晨發燙的俊臉,粗糙的手指一下子沒入緊窒的甬道更慢慢地抽插起來。至於寧千夜,他吸吮舔舐另一顆紅寶石,雙手游走在季佑晨兩腿間的肌膚,轉眼間,他的手握住哥哥的下身滑動。 不同的速度與咬力,尤如催化劑讓所有迅速升溫,使得季佑晨張開雙腿躺臥地上,用手按著發出零星呻吟的嘴巴。 沒有被阻撓,寧千影兩指已順利進出,而且壞心眼地略曲手指刺激季佑晨的腸壁,迷濛中的季佑晨依照本能擺動腰身避開挑逗,即使他可以擺脫身後的手指卻逃不了寧千夜大手的套弄,季佑晨變得更加慾火焚身。 分別在他身旁蹲坐的兄弟垂視他們珍惜的人,季佑晨好不容易重拾力氣拉過兩人的手,然後同時含著兩人的食指不停吸舐。 「哥,喜歡我的撫弄嗎?」寧千夜突然加強力度,季佑晨只能仰頭發出悶哼。 盯了眼已經難以說話的季佑晨,寧千影笑說:「既然不能作聲,至少給我們一個回應。」 季佑晨妖媚地向弟弟們投眼,接住默默鬆口並伸出小舌舔含他們每根手指,濕濡的聲音清楚聽到。大掌幾乎全是唾液,兄弟倆在哥哥弄得高興下抽回手,季佑晨帶點不滿睨著兩人,不過下一刻被兩隻手掌化去他的情緒。 粗糙的掌心給柔滑的肌膚陣陣刺激,每次磨蹭都讓極為敏感的軀體顫抖,只要寧千夜兩指揉搓季佑晨的果實,寧千影便拉扯另一邊。由於兩人的動作不會相同,未能預料的感覺令季佑晨情緒高漲,他快要被遞升的熱火淹沒。口中除了逸出淫靡的聲音,還都是叫聲。 「不由得說痛楚更能挑起你的慾火。」捋動季佑晨分身的寧千夜邊說邊揑扯哥哥的粉頭。 「怪不得剛才咬住這裏時的叫聲會不同。」推擠乳首的寧千影瞅著季佑晨的臉奸笑道。 「想我們把你弄得痛一點嗎?」收緊手掌的寧千夜壓下聲調問。其實讓季佑晨受苦不是他們本來希望,但要是季佑晨如此希望,他們也會遵照他的意思而行。 兄弟朝季佑晨一望,季佑晨花了一會找回屬於自己的聲音:「再痛一點……更好!」 「我們就依照你的說話。」寧千影俯身把下巴貼上季佑晨胸前。 「嗯……還不夠……」碎碎唸著的季佑晨輕輕搖頭。 「要是這樣呢?」寧千夜把力量集中於兩指間,直到季佑晨露出滿意的笑容。 如願已償得到回應的季佑晨沉醉在興奮當中,他完全沒留意兄弟眼中隱含的詫異與心痛。寧氏兄弟手口落下的力度不得不令他們互給眼色,那種力量所帶出的痛楚有多少他們可是猜想得到——猶近虐待的情況。 任憑季佑晨如何厭惡過去的記憶,身體的記憶根本忘不了,施暴者的喜好早已牢牢鎖在每個細胞之中。 寧千夜不忍再看到哥哥因痛而樂的樣子,他拉起季佑晨粗暴地吻著他,雖然季佑晨處於亢奮中,但他仍感覺到弟弟有別於最初的吻。 頃刻,季佑晨意會到是什麼回事。 兄弟兩人加快節奏,季佑晨在痙攣似的抖動下高潮,他徐徐倒到寧千影懷中閉目喘息,寧千影下意識把他摟緊卻意料不到被季佑晨一掌拍開。 季佑晨趁兄弟被他的反應弄得糊塗而未能回過神來時,他抱著從未復原的身體滿步躝跚走向沿室方向,然後他背靠牆壁沿著直線坐下,寧氏兄弟想站起步向他時,他出言阻止。 「別過來,不要碰我!」在季佑晨厲聲吆喝同時,眼中浮現兄弟未曾遇見的敵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