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因汝之名--第十九章

休息過後,兄弟倆站在門前朝房內一瞥,他們注意到季佑晨單手支頭閉目側臥著,心中頓時考慮該否去打擾可能疲憊不堪的哥哥。半晌,兩人推門進入並坐在床沿,季佑晨徐緩張眼仰望帶點擔憂的二人更沖他們一笑。

 

「若你真的不行就算了,我們可不想累壞你的身體!」寧千影把季佑晨礙眼的瀏海往後撥動,讓幽黑的星瞳更為閃爍。

 

「要是不行我早就拒絕你們,你們也知道我一旦決定了的事,任何人都不能左右我的想法。」他嘗試攀附寧千影的手臂把他拉下,不過寧千影輕鬆地翻身半躺在床上,雙手穿過他腋窩把他的後腦貼到腹部,寧千夜也爬到床上扳開他的雙腳。

 

「不過,如果真的不行就要告訴我們,知道嗎?」憐惜的語氣令季佑晨感到甜蜜,但下一刻,他被寧千夜的舌尖攻陷。

 

抑制不住體內霍然叢生的熱火,季佑晨兩腿屈起而且使力向相反方向撐開,讓寧千夜炙熱的視線巡迴下半身。俯身啃吻小腹的白肌,柔性地愛撫季佑晨的性器,寧千夜不時睨住想呻吟卻又不想讓別人聽到淫蕩叫聲的哥哥。

 

為了想聽著季佑晨可愛的聲音,他刻意兩指交疊旋入至後庭,然後分開兩指用指甲略微刮上肉壁,季佑晨被刺激得抬起腰身;除了瞪著下身的挑逗者,他還想用手摀住發出媚聲的嘴巴。

 

當然,在他頭頂的寧千影不會讓他成事,他左手拑制季佑晨雙手,右手拉開下巴,季佑晨那叫聲即時讓兩人聽得一清二楚。

 

「呀嗯……千影……放開我!」雙頰粉紅的季佑晨辛苦地移動脖頸,充滿氤氳的眸子令寧千影看得有點心神蕩漾,小弟也開始抬頭頂住季佑晨椎骨。感受到腫脹與熱力,季佑晨魅惑笑著挪移上身,把頭枕在寧千影的大腿,然後寧千影自覺把男根送到季佑晨口中。

 

「哥,你這兒抽動著呢!」寧千夜的手指沾了點季佑晨前端的溫暖,接著在菊花四周打圈,又不時揉搓開合中的肛口。

 

「手指……不要再動……」寧千夜把手指第一節快速插入及抽離,令季佑晨腹部的慾望更盛。

 

「不要再動?不可能的事,或者你想想辦法令我收手!」

 

向寧千夜瞄眼,季佑晨撐起身體往後爬去,他趴跪床上回頭示意跪著的寧千夜可以進入他的體內,而他則繼續吸吮寧千影的下身。按住哥哥的臀部緩慢插入緊窄腸子,寧千夜在季佑晨背部落下碎吻,更讓季佑晨自己擺腰選擇速度。兩片肉塊不斷廝磨,季佑晨停下口舌,喉嚨發出狀似海豚的叫聲,雖然還未發洩,但寧千夜滿意地退了出去。

 

享受了一回的季佑晨把雙手放到寧千影肩上,寧千影意識到他的行動便拉過他的身軀,讓他面對面坐到自己懷中,季佑晨伸握住他的碩大潛進花園。抱住季佑晨的纖腰抽動,寧千影吻住他的鎖骨滑落至櫻桃,寧千夜趁勢上前與季佑晨熱吻。感覺到體內的莖身比剛才大了一圈,季佑晨主動離開寧千影的身體,轉身推倒寧千夜到床上,兄弟倆向對方望了眼,他們知道這場激烈的性愛趨近尾聲。

 

「你們兩人一起來吧!」季佑晨面紅耳赤地說,同時他爬到寧千夜身上。

 

「不會太勉強嗎?」寧千夜抬首問。兩人一起當然最好,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相信我的說話好嗎?」他盯著寧千夜完全成熟的根莖不客氣地撐開溫暖的幽徑,再等待寧千影沒入的一刻。

 

貌似可以成事,但他已經整根勃起,想要進去也得要花一點技巧。季佑晨放鬆軀殼伏在寧千夜胸膛,寧千影手執昂揚用前端撩撥哥哥的窄口,更趁季佑晨的通道出現剎那空隙時就一個挺進,之後便長驅直入。

 

腸管被密密填滿,皺摺也近乎消失,季佑晨透出愉悅嚶嚀聲音。兄弟倆因濕緊的包裹令下身再度脹大,他們已壓制不了腹間的慾望而各自按住哥哥的腰身擺動。由於開始時的速度已經偏快,季佑晨可以做的就只能仰長脖子發出浪蕩的叫聲,寧氏兄弟見如此風光更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哥,感覺如何……舒服嗎?」寧千影瞟著汗濕的背部狠狠地擺腰,迷惑的聲音在季佑晨聽來好像催眠似的。

 

「嗚……還要更多……啊哈……」捋著自己的陰柱,季佑晨回頭拋了個媚眼。

 

「那就用你的聲音來交換!」寧千夜腰部的速度大增,傳到他們耳中的淫靡聲也轉為激昂。

 

一進一出的刺激令季佑晨眼神開始渙散及忘情地吟哦,而且蓋過了下身肢體的拍打聲,外加凶猛的磨擦讓花道已經逐漸麻痺。剎時間兄弟倆停下律動,兩股熱力狂烈地侵佔密不可分的秘地,使季佑晨在情緒高亢下釋放黏熱。激烈過後的三人快要累癱,季佑晨趴在兩人身上休息,約半小時,他率先爬下床,寧千影跟著坐起,寧千夜仍舊躺臥。

 

「不行了,我真的很餓!」季佑晨按住門框支撐因腿軟而站不穩的身子。

 

「差不多十時……現在我們也無力煮飯。」寧千夜慵懶地蠕動身體前進,終在床末下床。

 

季佑晨佩服自己還有力氣呆站,他慢慢轉身走到玄關取出菜單丟給緊隨在後的弟弟們,「我想吃比薩餅,你們慢慢選,我先去洗澡。」只要行走,菊花總會滲出花蜜;朝腿間正流出的精液瞇眼,季佑晨懷著賊笑道:「倘若我是女生,這次肯定懷孕!」

 

「幸好你不是,否則我們不會碰你。」摟著季佑晨的腰際,寧千影與他並肩走到浴室,餘下用電話點餐的寧千夜在大門前。

 

疲倦的身子還有飢腸轆轆,季佑晨站在蓮蓬頭下摳出殘留於體內的白濁一剎,感到自己身體差不多癱瘓,幸得寧千影扶持他才勉強走出沿室。待三人清洗後不久晚餐終於送來,咬下濃郁的比薩餅,眾人即時感到非常幸福,季佑晨默默吃著同時偷瞄搶吃的兄弟倆。這就是屬於兄弟間的幸福?他終於感受到了,無論氣氛和態度,一切都變得很和諧。

 

擾人清夢的電話聲倏忽響起,季佑晨雙眼雖然仍然合上,但他還知道床沿小櫃上有一組合電話,因此他攀越在左邊的寧千夜拿起電話接聽。聽到熟悉的聲音,季佑晨含糊地說了幾句便掛線,也告之弟弟多睡一會就要起來,兩人以鼻哼聲回應,然後拉下似醒還睡的季佑晨繼續睡覺。

 

下一次醒來,已是急速的門鈴響聲入室,兄弟三人同步睜眼,因為他們完全忘記了剛才的電話。匆促跑到玄關,寧千影滿懷歉疚打開大門,江子珞望見他一身睡衣與頭髮蓬鬆,他已經篤定季佑晨聽完電話後與兄弟倒頭大睡,而且睡得不知時日。

 

都怪他不好!這個時候還要打擾人家兄弟的幸福時刻,誰叫他擔心朋友的情況呢!但以現在看見寧千夜摟住季佑晨腰際一起出來的情況後,他的擔心該要轉往另一方向了。

 

可別誤會他的「擔心」啊!他是不擔心季佑晨有否和兄弟上床,他擔心的是季佑晨如何向父母交代,他從來都是個愛擔心的人。

 

「我懂得招呼自己的,你們請便!」江子珞掩嘴竊笑走近沙發,掃視始終還未完全清醒的三人。

 

一輪進進出出,三人終於整理完畢坐到大廳,季佑晨盯著正好一時的掛鐘,又想起江子珞說過會到他家吃午飯,他急忙把兄弟趕往廚房做飯,兄弟倆被他一推猶如如夢初醒,廚房內立刻傳出廚具碰撞的聲響。季佑晨端出熱茶放在小荼几,然後在江子珞身旁坐下,江子珞挑眉上下打量他一會,季佑晨瞬間露出狐疑的神情。

 

「昨晚睡得安好?」瞧了季佑晨那神采飛揚的臉色,他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怎會不好?」而且幸福至極!當然,他不會說出心中一句。

 

「終於把往事全都告訴他們?」再瞞下去只會令自己更加痛苦,他不想好友因為懼怕向寧氏兄弟說出舊事而活在苦難中。

 

「和盤托出。」

 

「真是可喜可賀!」呷口茶,江子珞凝重地問:「除了讓他們知道綁架事件,你該不會連身子也交給他們?」

 

季佑晨被江子珞的話怔住,江子珞即時把視線略移到季佑晨臉上,過了一會他用悠閒的語氣說:「別覺得奇怪,從你願意讓他們留下開始,我就預感有這樣的一天來臨,所以你跟他們發生關係是早晚的事。」

 

「不意外嗎?」季佑晨試探問著。

 

「怎會意外?有人讓你重拾一切,我高興得要命,你現在反而想想如何不讓季叔叔知道!」真是的,總要為未來想想嘛!

 

「其實,我打算找個機會告知他,紙包不住火呀!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輩子。況且我不想偷偷摸摸生活。」這個簡單道理他怎會不知,何時開口說他也要找個好時機,因為說出真相不只父親受打擊,他的後母亦可能嚇過半死!

 

「總之你知道情形便好,」江子珞還是有點擔憂,「小心被轟出家門啊!」

 

「已經有了這個打算,不過我比較擔心千夜、千影,我怕爸會責怪他們讓雪姨難堪。」

 

「讓我媽難堪?你們究竟在聊什麼?」聽到母親的名字,放好碗筷的寧千影朝他們走去。

 

「你們和晨一起的事……萬一讓她知道會有什麼結果?」

 

眼珠子轉動一圈,他用不確定的語氣答:「媽媽……應該無所謂吧!她的接受度一向很高,我還是怕叔叔氣我們拐誘他的兒子。」吐了吐舌頭,寧千影與兩人行到餐桌前用膳。

 

席間,江子珞詢問寧千夜的看法,他左看弟弟,右看哥哥,基本上他說的話與弟弟差不多。至於最後,他們得出的結論是被轟出家門無所謂,因為只要一起,到哪裏都有他們的天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