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3976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因汝之名--第二十章

「晨,你還記得下星期五是什麼特別日子嗎?」上體育課時,江子珞趁運動後的休息時間向季佑晨問著。

 

先是皺眉再躊躇片刻,季佑晨緩慢地扭開水龍頭答:「爸的生日……」在雙手盛水洗臉間,他考慮這年該否回去。

 

「跟以往回答的一樣?」往昔雖然口頭答應,但最終都沒有回去,江子珞真的希望他可以回家一趟。季勵松每年拜託江子珞轉告季佑晨知道,可是季佑晨真的不喜歡看到家中一大群替父親慶祝的人。一句到尾,他就是怕人。

 

「……我不知道。」沉默後,季佑晨心裏有點動搖,「給我一天時間,讓我跟千夜和千影談談。」

 

這種回答方式比昔日的好多了,從前他總是還未說完整句就被冷淡拒絕,根本沒有轉彎餘地,所以在江子珞心中某處對季佑晨今次願意考慮是感到慶幸和意外。「按照情況,他們的母親應該會叮囑他們出席,你不需擔心沒有人來陪你。」

 

季佑晨瞟住江子珞笑著,笑容卻令江子珞覺得疑惑。「我也預料他們會出席爸的派對,只是我沒確實有太大興致。要知道我向來和派對無緣……假若只是家裏人為他慶祝我是無所謂,但現在的派對已經變為他和朋友的聯誼會,我回去與否好像沒太大影響。」

 

「你有多久沒回家探望季叔叔?」江子珞換新問題,亦努力遊說季佑晨盡可能回去一次。

 

「不計算媽媽的生死忌在內,已經有四年多。」每年,季勵松只有在拜祭亡妻的時候才有機會與季佑晨見面,兩人相見的次數及情況讓他差點以為兒子跟妻子合葬。

 

「拜託,快五年了!考慮一下季叔叔的感受好嗎?」帶點激動的江子珞不自覺提高聲調,季佑晨立即靜默下來。

 

良久,季佑晨主動打開話匣子。「你也知道有些事不是可以一時三刻就能改變,我曾經想過回家一趟,偏偏下不了決心。自綁架事件後,我突然覺得『家』變得很陌生,然而,本來屬於自己的東西都覺得不是自己;況且,與別人的疏離狀況你也看得到清楚,那種不信人的程度已經到了連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地步,即使躲進自己的世界仍覺得處處危險,當時的我真的快精神崩潰……後來,心算是穩定了,不過,卻無法擺脫過去的陰霾。」仰望天際浮雲,他輕揚嘴角。

 

近乎罕有的自述,江子珞盯視季佑晨似是無奈的側臉,只因他差點不相信自己聽到的說話。季佑晨一直有跟他訴說任何事情,但僅只於生活上的點滴,他鮮少提及自己的心情和感受,要是說他願意親口講出心底話,這趟是第一回。江子珞相信季佑晨的改變源於寧氏兄弟給他的信任與鼓勵,倘然沒有他們的支持,恐怕他永遠聽不到季佑晨的一番自白。

 

撇頭便望見江子珞訝異的神情,季佑晨忍不住笑道:「雖然以上的說話都是首次向你說,但你也用不著露出如此表情!」

 

「你不會明白我有多高興……」他找不出什麼合適詞彙形容現在的心情,但他確實非常開心。

 

「子珞……」季佑晨突然認真喚起朋友的名字,江子珞收起剛才的情緒凝神靜聽。「這十年……很抱歉讓你擔心了,要不是你默默陪伴,與及作為我和父親之間溝通的橋樑,可能我不會再理會父親,也讓自己的心愈陷愈深。總而言之,謝謝您的照顧!」

 

古語有云:男兒有淚不輕彈。不過,季佑晨一句簡單的說話足以令江子珞雙眼被淚水覆蓋。身為朋友,他從沒想過有回報,亦沒想過季佑晨向他說句多謝,在他心中只要季佑晨能拋開過去的枷鎖,他已經心滿意足。所以,江子珞對季佑晨這番震撼的說話,而流露喜悅之淚。最後江子珞更上前抱緊季佑晨,額頭貼著季佑晨的肩膀,豆大的淚水直掉到地下。

 

回家路途,季佑晨心不在焉行走,寧氏兄弟為免他因失神遇到危險,他們分別在他左右兩邊並行,還不時斜瞄哥哥的舉動。安全抵達家中,寧千夜從後抱住正在脫去制服的季佑晨,季佑晨順勢往後靠在解開了制服鈕釦的胸膛處。

 

倦意的眼簾眨動,季佑晨睨向身後的弟弟,此時,寧千影踏入他的臥室,他輕輕把身軀向前,摟抱他的寧千夜隨著他一起伏到床上。寧千影坐在床沿,垂眼凝盯朝他微笑的季佑晨,他左手插入哥哥的秀髮中撫揉柔軟的烏絲。

 

「怎麼啦?在想些什麼?」寧千夜撐起上身翻過季佑晨的身體,然後俯身吻下淺淡蜿蜒。

 

「我在想回去替爸慶祝生日好嗎?」他兩手與兄弟的手十指緊扣說。

 

「媽吩咐我們必須出席,叔叔也借媽的口來問你。」寧千影道出日前母親致電給他的事。

 

「每年生日前夕,子珞總會替爸帶個口訊問我會否回去,而我都一貫拒絕。因為往年我沒有回家為他慶祝生日,所以今年有點想回去的衝動。」主要原因都是兄弟改變他的想法,季佑晨瞇眼瞟向懷笑的寧氏兄弟。

 

「回去吧!假如,屆時你真的感到無聊,我們可以陪你回來。」拿起在旁的睡衣,寧千夜為季佑晨穿上。

 

「就這樣決定!」沉思一會,季佑晨咧嘴笑著答應。

 

整理凌亂的頭髮後,季佑晨從浴室走往隔壁寧氏兄弟的臥室,原先他不打算到房間一趟,可是他們比他早起卻弄了半天也未能出來,所以他姑且內進看看他們搞什麼鬼!靠著大開的房門,季佑晨正好碰上兄弟煩惱中的視線,他睥睨早已換上衣服的兄弟和床上另一套衣服,但他就是不明他們為什麼露出煩擾的表情。

 

「哥,你來得正好,究竟哪一套西裝較為合適?」拎起散落在床上的衣服,寧千影認真地問。

 

「畢竟這次是我們第一次出席這種派對,我們恐怕衣不稱身給媽丟臉,所以你來替我們來選擇好嗎?」坐著的寧千夜徐徐站起。

 

說實話,兄弟倆穿西裝的模樣酷得令他看得有點傻眼,完全再合適不過!黑色的外衣和褲,暗條子的白色襯衫,還鬆開了喉嚨處的鈕釦,最簡單的配置帶出最好效果,季佑晨顯然非常滿意,他丟下寧千影手上的衣服便拉著兩人到大廳。

 

「你們根本穿的沒問題,這身打扮必定吸引不少女生。」季佑晨的笑臉讓兄弟感到甜蜜幸福的感覺。

 

「吸引誰也不要緊,最重要的是吸引你的注意。」看住與自己穿著差不多的季佑晨,寧千夜突然低頭給他一吻。

 

「已經吸引了,兩位少爺!再不走我可能會反悔……」他走到玄關穿上皮鞋。

 

坐上計程車花了四十分鐘,三人在日光消失前到了季家大閘門。雙眼上瞅墨色金屬框架,瞟向遠處複式大宅,季佑晨猶豫片刻才按下門鈴,兄弟倆先後輕拍他的肩膀給他支持。

 

門口的對講機傳出一把似是老人的聲音,季佑晨說出對方的稱呼後,機內立刻送來興奮的聲音,而且還聽到幾個人的尖叫。大閘緩慢打開,季佑晨帶著複雜的心情領著兄弟一同踏進久違的本家。

 

還未正式到達大宅,家裏的傭人已率先從宅中跑出來迎接他,寧氏兄弟瞧了眼精彩的情況,他們在被傭人衝倒前就繞道而行。三個傭人圍住季佑晨,他們知道不能碰觸他,所以和他保持一段距離說話。

 

其實季佑晨有點不知所措,雖然他不介意與他們聊天,但他仍不黯溝通方式。站到不遠處的寧氏兄弟望見季佑晨環抱身體面有難色,他們知道要替哥哥解圍,最後,寧千夜告訴傭人趕快通知季勵松季佑晨已經回來,此刻傭人才驚覺原來忘記通知主人,然後匆促跑到宅中找人。

 

消失的背影讓季佑晨鬆口氣,他拉開大門逕自入屋,兄弟緊隨在後,下一刻,季勵松和董雪的身影映入三人瞳中。

 

當江子珞轉告他季佑晨願意出席生日派對時,他真的喜氣洋洋,以前不論他和子珞如何連哄帶騙都不能把他帶點家裏,這次他確實感謝寧氏兄弟的協助,若非他們硬要住到兒子的住處嘗試改變他的生活模式,恐怕這生都盼不到兒子回家。

 

室內氣氛出奇平靜,季勵松朝兒子揮手,季佑晨想了一會便行到他面前,兄弟倆識趣地走近母親,給父子傾談的機會。

 

「爸,我回來了!」季佑晨別扭地開口,因為他真的感到不自在。「今天我沒有準備禮物……總之,生日快樂!」

 

「回來就好了,看到你已是最好的禮物,如果你搬回家就最好不過。」抑制過於興奮的情緒,季勵松仍差點因感動而落淚。

 

「這個……恐怕不行,但我可以答應你多抽點時間回來。」回家探望已是他最大讓步。

 

季勵松知道不急於一時,也知道兒子作出妥協,所以他不再要求什麼。「既然如此我也不強求了,搬回來的事就此作罷,反正你願意回家吃飯我已經心足了。你今天就盡情玩玩,順便帶弟弟四處參觀!」

 

「謝謝您!」季佑晨稀有的道謝,季勵松終於忍不住抱住他,他頓悟父親這十年有多難過,為此他再說一句:「對不起讓你擔心。」

 

季勵松聽到便用通紅的雙目凝視淡笑著的兒子,對於兒子的說話他擋不住十年來藏在心底的酸痛苦澀,情緒澎湃湧上,他再一次緊抱兒子流出滾燙的淚水,季佑晨也給他一個安慰式的擁抱。

 

寧氏兄弟和母親看著父子重逢的畫面,臉龐即時流露得償所願的表情。由於賓客陸續前來,季勵松收拾心情後便牽著董雪的手離開大宅,季佑晨帶著兄弟倆到小時候的臥室。

 

房門大開,除了小童用品變成成人傢俱外,位置和顏色一切依舊,房內的每件物品都好像等待他回來使用。坐在床上,季佑晨脫去外褸丟往旁邊的椅子再向後倒臥,寧千夜審視房間每個角落,寧千影就在季佑晨的左邊坐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