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二十八章

與成騰坐下不久,彩雲的眼睛就沒有停下的機會,她的視線隨了追逐店鋪老闆的身影,還得放在忙得不可開交的下人身上,只因下人受老闆指示捧出一盒又一盒的首飾。她可是來為髮簪配上合適的珠子,但現在的情況可不像話,應該都是因為成騰的原故! 放下茶杯的一刻,老闆已經殷勤地朝她拿出一隻嵌上珠玉的手鐲,彩雲裝作不明所以,然後轉頭望向在旁的成騰。 「不要緊,你便戴上一會,老闆很喜歡為首飾找個主人,你就順應他的好意好嗎?」他瞄了眼彩雲說。 真是個好藉口!她怎會抗拒好意呢?不過,她才不會那麼順從。 老闆想為彩雲戴上手鐲時,彩雲緩緩搖頭又把手抽開,他見狀便緊張地命人拿來其他首飾,雙方的動作大約重複五、六次後,彩雲終於沉著臉道:「我根本不喜歡這些,實在看不上眼。」 眼見被人冷淡拒絕,老闆顯然有些急了,他偷瞧成騰,但成騰沒有答腔還擺出幸災樂禍的笑容,老闆唯有硬著頭皮問:「既然在下挑選的都不能讓姑娘滿意,不知道姑娘喜歡什麼類型的首飾?」 「還是我自己來選!」彩雲寒臉站起走在放滿首飾的桌子旁。 在方桌邊繞了幾圈,彩雲指住她想要的物品,而這些物品都是她熟識的首飾,因為不是皇后的項鍊就是妃子的配飾,她怎樣都要把首飾帶走,免得首飾落入民間。 當老闆看清彩雲的選擇後,他雙目瞪得老大,成騰隨即放聲大笑。他們不相信彩雲這個宮外人竟然全選上宮中的物品,眼光果然不俗。 既然眼前女子是成騰的朋友又礙於成騰是貨源主人,本來不想把首飾送出的老闆,最後只能悻悻然目送寶貝隨住女子的背影消失,與此同時,彩雲按下心中的躍動,忍住笑意與成騰離去,至於髮簪的事,除了她自己,其他人都忘記掉。 天色已晚,成騰伺機詢問彩雲的宅第位置欲送她回府,彩雲明白他想找出她的住處好讓他安排計畫,因此她更加不能給他知道。 費盡唇舌,彩雲好不容易打發成騰,但她深知知道成騰是個不會善罷甘休的人,所以此刻她瞄到成騰和手下一直暗地裏跟蹤她。 穿過繁忙大街,橫街窄巷,雖則躲得過成騰,卻躲不了亦步亦趨在的高手。 在沒有可行辦法下,彩雲決定潛入民宅避難,再想其他方法回府。 正當秋月和玉兒在庭園走過,一道身影在牆邊走出,接著就是瞧見有點狼狽的彩雲出現。 「真是辛苦了!」秋月凝視彩雲不整齊的衣裙調侃說,一旁的玉兒瞬即上前為彩雲拿過幾個木盒離去。 聽出秋月意有所指,彩雲露出可憐兮兮的模樣抱著秋月撒嬌,「都是這長裙礙事,秋月你該明白我的處境,這女裝簡直讓我苦不堪言。假若不是成騰死纏,我也不想用這種方式回來,抱著盒子闖入民宅再像小偷偷走可不好玩啊!」 「先別說這些,你給我去換件衣服再說。」她怎會不明白彩雲的情況,所以她把她趕回房間換掉麻煩的衣服。 「都是穿這些才舒適!」換回她最愛的輕裝後,彩雲向坐在自己床沿的秋月微笑。 每頓晚飯都是眾人匯報的時間,眾人得到的消息及進度大致跟早幾天無異,就只有彩雲一人有進展,飯桌上的人聽過大家的情報後,八人都得出一個結論,所以她們等待彩雲親自開口詢問。 「趙伯,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和你的媳婦可以答應。」 放下碗筷,趙伯顯出諒解和明白的淡笑回答,「總有一天他們都會找到這裏來,我看得出你們的擔心,那我讓媳婦和孫兒先到房箕城暫住一段日子。還有假使你們萬般不願,我也有必要留下的理據,始終你們還不完全熟識角州一切,至少我留下可為你們作個照應。」 趙伯語畢,秋月立刻道:「但遇到危險時請你務必離開,不用顧慮我們什麼,我們不想你受傷,況且我們自有辦法解救。」 不一會,她續說,「如果可以,可否在這二、三天內離開?既然成騰開始注意彩雲,恐怕他已經準備線眼捕捉彩雲的行蹤。」 「我明白,假如老爺不介意,我們明天便起程。」媳婦瞅著趙伯提議。 「不用刻意明天離去,待你們準備一切,我讓霜陪同你們前往房箕城,順道修書一封給房箕城縣令,讓他收留你們直到事件結束。」儘管沒有可能發生,彩雲仍害怕趙家上下因她們而被捉住,為此她決定替他們找個安穩的地方容身。 準備行李的、忙著調查的、安排行動的眾人於飯後便各自散去,彩雲和秋月在廂房盯視桌上屬於後宮嬪妃的首飾,她們起先嘴角上揚,可最終都以苦笑作結。 究竟還有多少宮中物品流入民間?她們能找得多少?然而,她們沒有全數尋回的必要,但也不想給奸商斂財的機會! 「這些工作該丟回給皇上處理,你只是替他處理官商勾結的問題,沒可能一點小事都要由你去完成!」 老實說,她不喜歡皇上總是要彩雲為他收拾殘局,難道沒有官員有能力解決像今次這種棘手的問題?真的沒有官員令他信任?倘若沒有,就是他選賢任能的問題! 彩雲乾笑幾聲,合上承載首飾的木盒,「往時都是四侍衛向我說這番話,現在終於到你忍不住說出心底話!」 「難道我有說錯嗎?」她擺明抱怨,以前先祖爺總會親自或派親信處理,她打從心底欣賞他的才能。 「雖說是兄妹,總不能每事都由你解決,目前這個皇上是你還是他當?誰人處理事件可以不說,只不過人也由你派出,他這個皇帝可真易當。」 默然不語是彩雲惟一可以做的事。 的確,皇兄再三交託重任給她,在眾兄弟間已有閒話與非議,可惜皇兄只相信她,她想推辭談何容易,尤其他每次用秋月陪她出宮來作利誘,教她如何拒絕? 「彩雲,倘若皇上再有下次,嘗試拒絕好嗎?縱然他以我作為條件……每次他交給你的任務都有一定危險,我已經不想看到你或者四侍衛因為任務而受傷。」 要是我跟你的身份轉換,得出的結論其實都是一樣!彩雲心想。 「秋月,我真的好愛你!」忽然,彩雲抱緊坐在身旁的秋月,更閉目把頭埋到秋月頸項,秋月先是呆愕,然後放鬆身體讓忙了一整天的彩雲摟著自己休息。 在彩雲意識清醒時已近早飯時間,她隱隱記得昨夜因為太累所以抱著秋月就立即昏睡過去,坐在床上的她輕瞄自己裝束,還有身邊仍熟睡的秋月,她猜到秋月昨晚花了多少氣力和時間把她拉回床邊及換上衣服。 小心翼翼下床,彩雲穿回她覺得礙手礙腳的女裝輕步離去,正當她甫坐飯桌,已經看見趙佰媳婦把準備出行的包袱放在小几上。 「霜,她們便交給你照顧。」彩雲說話同時,把一封寫給房箕城縣令段宗弛的信函交到霜手上。 「彩雲,我想請霜替我代為留意任緯陞和任雅的行動,現在的我只能是青煙,有關孫懷樹的調查我已經分身不暇。」因為僅霜一人知道他們的事,所以雷才希望霜可以接手她的查尋。 「當然可以,一切拜託霜了。」彩雲朝霜微笑,霜輕點下巴示意「不用客氣」。 昨日是簪花,今天是玉佩,還可用多少藉口接近成騰?彩雲應成騰之約於未時到達茶館,恰踏入茶館一步,成騰身旁那位高手已無聲無色地走到她面前,可能是昨天成功擺脫他們,彩雲瞧見男子使出飄忽腳步欲試探她底蘊,她正想裝作不懂武功時,幸而自己的不小心踏踩長裙,正個人向前仆倒。 好了,這次真的不用裝,她順利地跌落高手懷中,男子抱住她後急忙跟她分開,免得主人誤會。 「多謝公子……」掛上出糗的尷尬模樣,彩雲沒有正視高手,逕自往成騰的方向快步走去。 「虹岫姑娘,還好嗎?」成騰瞟著彩雲通紅的臉問。 「嗯……」抬眼點頭,彩雲為自己今次的意外直呼好運。「若不是他……他的名字是?」她趁機問出高手的名字。 「安桓。」 「若不是安公子扶了一把,恐怕我更加難為情。」朝安桓投眼感激,安桓兩手作揖。 「話說回來,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玉佩?」 近來聽聞皇后遺失國舅送她的玉佩,彩雲決定嘗試查問。「長形的,最好是翡翠。」 躊躇良久,成騰好像想到合適的店鋪,他泛笑道:「一會兒我和你往古老闆的店鋪看看,我想他應該比我更清楚你想要的玉佩。」 咦?他指的古老闆應該是古真榮,他們不是不咬弦嗎?也罷,讓她看看他們的鬥法比較有趣,反正她喜歡在旁看戲。 把茶喝完,成騰帶領彩雲到由古真榮經營的玉石店鋪,與其說是店鋪倒不如說是院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根本是大宅,而且大宅位於城的中央。 跟隨成騰直步入中庭,彩雲留意到佔大部分商賈都敬他幾分,直至他們坐到大廳為止。 事到如今,成騰帶她到古真榮的地方,應該是打響了他的如意算盤!否則以他的作風不會如此高調走入不屬於他的地方。 「成老闆,你不是說只逗留兩天嗎?」古真榮不留情面地問。 「本來是離開的,但昨天遇上難得一見的朋友,而我這位的朋友想買一面玉佩贈送友人,始終我在玉石行業還是名新手,我知道古老闆對這方面較熟識,所以才帶朋友到來,順便把她介紹給你認識。」門面說話總要講,成騰客氣地笑著。 「哦?就是這位?」上下打量眼前的女子,古真榮以他的經驗猜出她不是等閒之輩。 「虹岫姑娘是月貴妃的親戚……」聽到成騰說出這話,彩雲頓悟成騰的意思。 只要和宮中有聯繫的人都知道,彩雲公主和月貴妃情同姊妹,無人不知曉月貴妃因為有彩雲公主保護才不受皇太后騷擾,安穩地在寒秋宮居住。所以,即使先祖爺駕鶴西歸多年,月貴妃在各權貴眼中仍舊是值得奉承的人,皆因他們都想借月貴妃來討好彩雲公主。因此,古真榮聽到眼下姑娘的身分時,他的表情顯然有些出乎意料。 故意說出彩雲身分的成騰暗地竊笑,他終於看到古真榮那種既想討好,卻又不想與他攀附同一人的矛盾樣子。 「虹岫姑娘,既然成老闆親自把你帶來,我也會為你找上一等一的美玉。」無視成騰,古真榮恭敬地說。 「感謝古老闆的幫忙!」她嘴角上勾道謝。 前後不到半個時晨,古真榮的手下陸續捧住錦盒到內堂的議事廳,彩雲緊隨古真榮入內,長桌上放了四十多個盒子,而盒子內的玉佩全都合乎了她要求。 拿起幾面玉佩仔細端詳,當中不泛屬於宮中和權貴的瑰寶,至於由玉石商開採至雕琢完成的玉佩可謂寥寥無幾。 須臾,彩雲仍找不到屬於皇后的玉佩,她本來就打算碰運氣,因而沒有失落之感。 見女子遲遲選不上玉佩,古真榮非但沒有著急,反之欣然。 「我明白要找上一面喜愛的玉佩不是一時三刻便能做到,覺得不合適也沒問題,若姑娘不急於送人,後天我再猜人送到府上細看如何?」這麼容易便找到機會與女子保持聯繫,他現在笑逐顏開。 「虹岫想親自到這裏來可以嗎?希望古老闆別介意。」就是知道古榮真和成騰都在打她的主意,她更不可讓他們暫居何處。 既然貴人願意前來,他又怎會拒絕? 「後天午時如何?」 彩雲朝他點頭但沒再答話,成騰見事件暫告段落,便即向彩雲提議返回茶館小聚,因為沒有特別事情,彩雲隨口答應成騰的邀請。 黃昏,茶館餘下零星客人,呷了口熱茶的彩雲凝視靜默的成騰,安桓把兩人送到茶館後離去。看上去,成騰保持風度微笑,但因沉思令眼眸無意識閃爍的他已給彩雲覺得事有嫌疑。 未幾,一身穿藏青色服裝的少年踏入茶館,當成騰迎上他的眼睛時,少年火速走到他身邊,少年彎身低喃幾句耳語即讓成騰開懷大笑,彩雲狐疑地緊膘兩人。 「我來為你介紹,孟崇謙,我的好幫手,要不是他為我處理雜務,恐怕現在忙得不可開交。至於她是虹岫姑娘,是月貴妃的親戚。」 當孟崇謙聽到介紹後,剎那間,他的臉有著猜疑的表情,但他依然微笑行禮,彩雲把一切收於眼低,她覺得孟崇謙有點奇怪。 孟崇謙在成騰隔離坐下,他不斷詢問彩雲有關秋月的事,彩雲很自然對答如流,直到孟崇謙問著她是屬於寒家哪一房親戚時,她最終輕描淡寫帶過。 成騰細心聽著兩人對話,心中盤算著下一步行動。 過了三刻,安桓出現在眾人身旁,孟崇謙亦借公務先行離開,剩餘的三人也走出茶館,彩雲欲想開口獨自回府之際,她眺望街角有兩名少女正被幾個大漢抓住,而且,她瞪見古真榮摟著看似是青煙的女子指示大漢把少女帶走。 此時,成騰在彩雲的耳際道:「我們不如看看古老闆在幹什麼?」 根本沒有不去的理由,彩雲頭顱略動,然後加快步伐往古真榮所在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