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汝之名--第二十二章

「少爺,好久不見了,你那麼快便回去?不多留一會嗎?」老司機王伯正在打理房車,當他看見三人出來時,他抬頭迎向他們。 「因為明天要回校補課,不得不走。」確實需要補課,但不是他!季佑晨只說出部分實情打發熱情的王伯。 「既然你們現在要回住處,就讓我來送各位一程。」 「不用了,我想安靜一下,改天我再回來探望大家。」邊說邊走,季佑晨沒有正眼望過老司機。 「那麼少爺小心一點喔!」王伯朝已走到大閘的人揮手,三人也禮貌地揮手離去。 沿小路出走至兩旁都是高樹林立的馬路,三人在昏暗的街燈下停步。 婆娑樹影,外加車輛疏落,四周氣氛變得孤寂冷清,季佑晨一直雙手插袋抬頭呆瞅街燈的編號,寧氏兄弟則望向哥哥的側臉。 半晌,季佑晨總算回神,他深重地嘆氣接著無奈苦笑,兄弟倆一言不發緊盯他。弟弟們凝重的神色讓季佑晨皺眉,他主動牽著兄弟倆的手起步,兩人變成好像被他拉扯而行。 「沒什麼好擔心,爸想怎麼都跟我無關。」一味往前走的季佑晨忽地開聲。 「是真心話?」寧千夜輕細的聲音差點給途經的車聲遮蓋。 「沒有所謂的真心,這是現實,」收起步伐,他平板的語調充填兄弟倆的耳門。「我不能改變結果,一切隨緣好了。」 「即使叔叔為此而斷絕關係……至少,你還有我們。」寧千影鬆手,接著搭上哥哥的肩膀。 季佑晨突然噗哧一笑,「該不會到這種地步的!反倒是雪姨呢?」 「這個……」兄弟倆面面相覷,他們好像沒真正想過母親的反應,雖然他們覺得母親總會接受。 「不要緊,我想他們應該很快給我們回音。」季佑晨聳肩道。 沒有行人的街道,給予三人最大的自由,兄弟完全摒除白天那種顧慮,於黑幕下手牽手踱步。 雖然,只能在昏暗的環境才能夠十指緊扣,但短暫的甜蜜幸福足已彌補一切。 每次牽手,季佑晨都會眷戀從手心傳來的溫度,因為他過往失去太多,多得令自己忘記如何捉緊屬於他的人和物。經過特有的體溫提示,渴望所有的心情一下子被喚回,他的手指亦隨著收緊,兄弟倆也加強手中的力度回應。 走過了數十支相距不遠的街燈,季佑晨再次停步更放開寧氏兄弟的手,寧千夜斜眼一瞥便拉起哥哥的手指輕咬,還用挑逗的語氣詢問季佑晨在想什麼,季佑晨帶笑甩頭,在旁的寧千影便按著他的頭吻下去。 呼吸少許急促的季佑晨為自己拉下礙事的領帶,寧千影用唇瓣擒住他的後頸,寧千夜的左手已潛入襯衫底下,三人沒有理會環境親暱,直到兄弟倆發現季佑晨站不住腳時才停下。 體溫上升,臉色潮紅,季佑晨輕舔帶著燥熱感的唇,雙手抱身靠到寧千影胸膛小休。 「哥,別在街上誘惑我們,否則我們真的忍不住在一旁要了你。」寧千夜替季佑晨整理好被他拉出的衣服。 「我是不介意的,但卻不喜歡餵蚊子。」瞇起雙眼,季佑晨含糊道。 「所以,我們還是回家好!」寧千影環住季佑晨腰身說。 過了不久,他們終坐上一輛計程車回家。 踏入屋內,三人沒有亮燈的衝動,他們借助窗外微弱的光線走到季佑晨的臥室,寧千影二話不說便把哥哥推倒在床上,季佑晨雙手向後撐起上半身,凝望那雙如獵豹般的銳利眼睛。 驀地,季佑晨覺得自己好像被捕獲咬食,身上的遮蔽物已給兄弟倆逐一褪下。 微熱的氣息充斥後頸與胸膛,亢奮及慾望渾身繚繞,三人溺水似地拚命抓住彼此,緊密得沒有多餘的空間存在。 過於激烈,過於纏綿,寧千夜不慎拍上小櫃上的燈,縱然燈光微弱,但突如其來的光線令習慣黑暗的眼睛未能適應過來,季佑晨瞬即閉目,寧千影半瞇眼仰頭注視哥哥的表情,在季佑晨身後的寧千影把頭埋到哥哥背部,仍然有節奏地抽動下身。 粉色的臉,微啟的唇,冶豔的表情,不管看了幾遍,寧千夜依舊望得有點出神,直至聽到哥哥忍不住衝口的呻吟,他頓時回神帶笑和弟弟一起挺身。緊桎靈敏的內壁感受到兩股脹大的慾望,季佑晨終於睜開蒙上一層水氣的黑眸,喃喃唸著寧氏兄弟的名字。 凶湧澎湃的肉慾未能阻擋,體內那燎原大火快要把季佑晨的理智吞噬,頭顱緩緩下垂俯視寧千夜出色的臉龐,再回首從眼角處瞟住相同面孔的寧千影,季佑晨倏地覺得愈來愈接近「幸福」。 瞧見季佑晨泛笑,寧千夜放慢節奏並好奇地問:「在笑什麼?」 「幸福……」窄道的撞擊停下,季佑晨勉強重拾聲音答道。 「什麼幸福?」有點不解,寧千影親了季佑晨的臉頰說。 「我看見了幸福。」瞧見兄弟懷著疑問皺眉,他淡淡笑著,「我只是有感而發,不用理會。」 下一秒,寧千夜貌似明白他的意思,「你早已得到幸福,只是你不願相信罷了。」 「或許吧……對了,你們不是說今天不讓我睡的嗎?」他特意提醒。雖然身體確實疲憊,不過精神還未受影響。 「我們怕你能否撐下去?」寧千影在季佑晨面上又偷了一香。 「就令我累倒為止,你們讓我感受一下幸福吧!」季佑晨很想停留在幸福的時光裏。 語音落下,季佑晨剛降低的熱火因磨擦再度燃起,火舌無情地吞噬剩餘的理智,季佑晨跟隨本能扭動腰子,淫蕩叫吟。 雖說季佑晨答應可以繼續下去,兄弟還是決定只做一次便算,反正他們做愛的機會多的是。這場性愛季佑晨感到酣暢淋漓,不過他下半身的力量所餘無幾,最後他由寧千影抱到浴室沖洗,寧千夜還替大家煮了點麵條補充體力。 凌晨,突然清醒的季佑晨瞟著兄弟片刻,便輕輕拉開抱著自己的手臂,穿上外衣躡手躡腳走出臥室,接著半躺臥在黑色沙發,不需一會便熟睡過來。 因為陽光照上腳踝,季佑晨反射性曲起雙腿,意識也隨著動作走動,眼皮下終於感受到光線。 挪移身軀,季佑晨發現身上蓋了被子,牆壁時鐘告訴他寧氏兄弟已回校補課,他慵懶地抱著被子坐起,門鈴聲倏地響起。 透過門眼,季佑晨給來人開門。 「子珞,你可真早啊!」才十時多,他還沒睡醒。 「想不到你向季叔叔說了番刺激話!」越過季佑晨,還未坐下的江子珞挑眉道。 「消息真靈通!是我爸向你訴苦對吧……」緩慢地梳洗完畢,季佑晨露出無奈的樣子問。 「除了他還會有誰?」他咧嘴笑著。 「他跟你說了什麼?」 「為什麼兒子是同性戀?為什麼上天要你遇上永不磨滅的事?又責怪兄弟二人把你帶進那個世界……總之他在怨天尤人,而且這次讓雪姨很為難,她也不知道該為兄弟說什麼才好。」想起昨天季勵松突然找他說著以上說話,江子珞感到有點頭痛。 「哼呵……」季佑晨帶點譏諷的神情冷笑。 「笑什麼?你們的事真的把他弄瘋了。」江子珞輕嘆口氣。 「笑他到現在仍不肯接受現實……當年的事任誰也不想發生,我是受害者也學懂了面對現實,我明白他所受的打擊有多大,但也用不著埋怨任何人。我喜歡他倆也不是說愛便愛,即使他們愛我,我亦可以拒絕。說什麼他們把我拉入同性戀的圈子,真是可笑得可以。從來,我對愛情這玩意都不上心,男女對我來說都沒差,難得現在遇上喜歡的人,何況兩情相悅,即使是男的也不是個大問題。」 睨了微微點頭的江子珞,季佑晨再道:「只要關係到自身,人總會變得自私,所以我才選擇兄弟也不會理會爸的反應。」他重視親情,亦看重對兄弟的感情。 「看來你改天要回家好好解釋清楚才行,否則雪姨可能因為這事而被季叔叔怨怒著。」 「我明白了……」話剛完,電話聲響起,季佑晨預感他今天該會忙得很。拿起電話,季佑晨沉聲說,「雪姨,有什麼事嗎?」 (今天你有空嗎?)董雪平靜地說。 早已知道董雪致電給他的原因,季佑晨不客氣回答:「現在子珞在這裏,我猜到你想問我有關兄弟倆的問題,假若不介意子珞存在,你現在過來也可以,我們等你。」 董雪很快便答應更隨即掛線,季佑晨回頭告訴江子珞他的後母將會來臨,江子珞只是聳聳肩,還擺出「事情一定會變成這樣」的樣子望向季佑晨,季佑晨用理解的表情點頭。 掛上電話後的二十分鐘,董雪已坐在季佑晨的住處,季佑晨很懷疑董雪根本早就想到他的住處一趟,只是不懂如何詢問他及會否讓她進屋。 「雪姨,想說便說,不用擔心我的反應。」瞧見董雪有口難言的樣子,季佑晨還是選擇先開口。 「千夜和千影……其實我早就知道他們有古怪,尤其他們硬要與你同住。最初我以為他們貪玩才想著暫住這裏,到後來他們告訴我要永遠跟你一起居住時,就是他們借住你住所限期那天,我覺得事有蹊蹺,不過你沒有把他們趕走,很快我便忘了這件事。究竟是否他們把你變成……」 季佑晨毫不留情打斷董雪的說話,「讓我再重申一次,愛情沒有霸王硬上弓的說法,我們真心愛著對方,也早知道結局和你們的反應會是怎樣,所以我們一直小心不讓你們發現。後來我覺得躲藏不是辦法,而正好被你們看到我們的舉動,我才決定當面說清楚。」 「雪姨,你別怪怨兄弟二人,晨告訴我如不是他們的支持,他仍然封閉自己,就是他們深愛晨,所以冒險留下。」江子珞道。 「只要弄明白我是可以接受,只不過你爸……」董雪欲言又止。 「給他點時間接受,我知道並不是一時三刻就可以接納我們,現在只希望他別怪罪於你。」季佑晨笑得很淡。 「我看他消了氣應該沒事。」她皺眉苦笑。 「若他向你埋怨便立刻告訴我,由我來解決一切。」怎樣說都不能讓與事情無關的董雪受氣,季佑晨願意一力承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