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711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二十七章

今天的夢迴樓可謂盛況空前,即使沒打算光臨的男子都因為額外的表演而到樓中走趟,有些女子也不忌諱內進欣賞罕有的陣容。

 

霓裳羽衣,舞影翩然,樂聲迴繞,眾花於堂。如此熱鬧擁擠,都把夢迴樓的每個角統統填滿。

 

由大廳中央及至樓梯全是表演中的女子,女子賣力地以舞蹈吸引賓客的視線,賓客的目光亦隨著薄紗晃動移走。

 

半晌,讚不絕口,過後,掌聲雷動。轉了幾圈換個位置,女子完成動作逐一停下,麗娘手執橙絹從暗處擺著腰身走出來,她咯咯大笑行到廳中央。

 

「奴家真是感謝各位支持,半個時辰後還有表演,屆時請諸位好好欣賞唷!」

 

行了個小禮,麗娘走到廳中某席坐下,席間坐著的人就是令夢迴樓上演精彩表演的賓客——古真榮和成騰,以及以他們兩人為首的商賈與官員。

 

因為面子關係和刻意炫耀,古真榮特意要求麗娘安排稀有的表演,而且更包起整間夢迴樓及繳付一天使用費,及此,所有顧客都不用付錢就能在樓中消遣。

 

當然,成騰怎會不知古真榮的主意,但既然他硬要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他也不便跟他正面對碰,況且角州不是屬於他的勢力範圍,他更要小心處理。

 

「古老闆,東木城果然超然非凡,就連青樓表演也比皇宮的更精彩。」成騰客套地笑說。

 

「成老闆,你的南火城……不,是整個井州亦有如此光景,這全都是你的功勞!」皮笑肉不笑已成為商人必需的能力。

 

他的井州?想暗示他獨攬控制一切?和他熟稔的官員聽到當然不會理會,假若被不該聽到這話的人造謠再輾轉傳入皇上耳中,他的生命垂危,而且還可能連累在宮中的表妹。古真榮這老奸商故意推他掉陷阱?沒那麼容易!

 

「什麼我的功勞呢?古老闆真是的,這話我可萬萬受不起。南火城至井州的昌盛全都是縣大人們管理有道,他們實在居功厥偉,我這些小民只是略進綿力。反倒是角州決不能沒有古老闆這些殷實商人,否則角州定必比井州遜色。」他把古真榮的詭計拆解。

 

即使再蠢也聽得出話中的諷刺,席上陣陣火藥味,林泰見狀立即替雙方打圓場。

 

「哎呀,大家今天到這裏都是為了盡興,別說什麼角井二州繁榮的事……麗娘,差人來些好酒,我們先來乾杯。」

 

「好的,奴家先走了,各位大爺慢用。」麗娘把手絹一拂然後離開,同時下人把新酒換上。

 

不知道是好運還是霉運,該死的人差不多全都出現,彩雲心中有股衝動想把夢迴樓連人燒過精光一了百了,可現實她才不會愚蠢地弄斷一直追查的線索。

 

由於成騰看過她和秋月的樣子,因此,一群妓女受她所託陪在涉案者身旁喝酒,四侍衛也故意坐到附近偷聽商人及官員的對話。可能身在人多嘈雜的地方,官商的對話來不開貨源、運送時間、銷量等問題,直到新一回的表演結束,眾人轉往他們平常的廂房繼續先前的話題。算是等到了他們秘密交易的機會,四侍衛隨即眼前一亮,立刻找來主子躲在屬於她們的地方。

 

「古老闆,成老闆,上次你們交給我的事已經辦妥了,請過目。」下人應孫懷樹的指示打開兩個錦盒。託付的人拿起盒中的精品來回看了幾遍,不一會,終於露出滿意的笑容把物件放回盒子。

 

「這支鳳釵跟真的那支一模一樣,皇后鐵定分不出。」成騰用眼神示意自己的下人拿過小盒,再稱讚孫懷樹快速完成所託。

 

「能為成老闆出分力是在下的光榮,只要是成老闆的交託,在下一定費盡一切解決。」

 

從牆洞中眺望,秋月清楚地認出鳳釵是屬於當今皇后,至於另一件摹擬品是皇太后的戒指。彩雲聽著孫懷樹說話同時朝古真榮一瞥,她發現古真榮閃瞬即逝的凶狠眼神,這時她才想起孫懷樹本來是倚靠古真榮的勢力冒起,可惜現在的孫懷樹竟然向外人獻媚,更重要的是成騰和古真榮是口和心不和,孫懷樹今次自以為可以打好關係的做法令他不再得到古真榮的信任。

 

成騰對於孫懷樹自動投靠固然高興,因為他極想在角州安插屬於自己的親屬,拉攏有價值的商人,好讓他逐步把古真榮的一切吞併,還有一點讓他值得開心的是他終於順利剝掉古真榮的爪牙。他相信只要假以時日,自己的勢力可遍及鄰近州縣,屆時他的野心可以實現。

 

「不知道成老闆這次逗留在東木城多少天?」馬富邊摟抱女子邊問。

 

「兩天,我要探望一位老朋友,後天應該離去。」他才不會傻得說出這趟來東木城的目的。

 

隔壁的人都知道接近成騰只剩餘明天的機會,縱然危險,但彩雲仍決定親自接近成騰。

 

第二天,彩雲身穿女裝隻身走到她們踏入東木城時的古玩店碰運氣,古玩店的老闆一眼便認出她,她與老闆寒暄幾句便聽到走廊傳出成騰和孫懷樹對話的聲音。這時,老闆才驚覺忘記把彩雲請進內堂,於是急忙拉開簾幕讓彩雲瞧見準備出來的成騰。

 

「成公子,想不到在這裏遇見你。」彩雲向穿得樸素的成騰微笑。

 

「你不是知道……」他在這兒的嗎?被彩雲雙目寒光瞪著,老闆即時閉嘴返回櫃檯。

 

「虹岫姑娘,難得在這裏碰到!」為與眼前女子一聚,他頓時回頭把孫懷樹匆匆打發掉。

 

孫懷樹瞧見眼前清秀的女子,又感覺到成騰對女子的緊張,他猜想成騰與女子的關係,看來他要找個機會向女子拉關係才行。

 

「成老闆,在下先走了,改天再談。」

 

直至孫懷樹離去,成騰躊躇問:「不知現在姑娘有空嗎?」

 

當然有!為了抓你,我把我的時間都給你。

 

「只要公子不嫌棄虹岫……」彩雲擺出楚楚可憐的表情說。

 

「怎會嫌棄呢?我還怕被你拒絕。」成騰帶笑把彩雲請出古玩店。

 

兩人一直走著,成騰的侍從跟隨在後,直到他們步入一所飯館,侍從才消失在視線範圍。雖則與成騰對話,不過彩雲的焦點都集中在那個侍從身上,只因她總覺得侍從有點面熟。

 

上層雅坐,客人不多,兩人說話比較容易,話題由他們那天相遇開始。

 

「成公子來辦貨?是哪些貨品?」彩雲裝作好奇詢問。

 

「有很多種類,例如古玩、藥材、絲綢等……如果虹岫姑娘有需要的話,就讓成某為你介紹。」在美人面前,多少也要裝點本事。

 

「既然成公子如此說,虹岫亦不客氣了。」拿下頭上髮簪,彩雲憐惜地捧住它,「這支髮簪未端的珠子不小心讓我弄丟,敢問公子覺得配上什麼珠子才合適?還有,本來帶在身邊的玉佩不見了,想選一面新的,不知公子可否幫忙?」

 

「怎會不可?難得姑娘主動告知在下。用膳後,我們先到我一位朋友處看看簪子能否弄得好,然後再看玉佩好不?」

 

「最好不過,但……」她欲言又止。

 

「有什麼問題?」

 

「因為今晚有點事要做,恐怕弄好了簪子我就要離去。」

 

「不要緊,我明天還有空,而且玉佩不是說買便買,要選個自己喜歡的才可。」明天仍可見到心儀對象,真好!

 

「那麼,今明兩天要打擾公子了。」嘻嘻,真好!上勾了!

 

「沒這回事呢!」

 

午飯完畢,成騰帶著彩雲到一間買賣貴重首飾的店鋪,當老闆瞅見貴人到來,他立刻走出店鋪恭敬地把兩人請入內堂,彩雲進入店鋪時,留意到一些根本是屬於宮中的首飾。此刻,她心裏高呼好運,因為又有新的線索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