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汝之名--第二十三章

靠在玄關牆壁脫去皮鞋的時候,寧氏兄弟的目光已聚集於小几上的兩隻客用茶杯,恰巧季佑晨從臥房走出,他瞄見兄弟倆狐疑的神情,接著他主動收起茶杯到廚房沖洗。 踏出大廳,季佑晨知道該要向眼珠隨他移動的兄弟好好解釋一番。 大腿還未碰到沙發,整個人已落入寧千影懷裏,季佑晨對此並不感到意外,他斜視兄弟一眼後便緩緩道出今天到住處的客人。 江子珞的到來並不讓兄弟感到驚訝,只是母親的出現,立時給兄弟一個「事情似乎真的鬧大了」的念頭。 「別擔心,雪姨沒有向我抱怨,她由衷希望我把事實告訴她。」 「結果呢?媽媽的反應如何?」寧千夜問道。 「事情並沒有你們想像中的壞,不過要她一下子接受呢,就真的不太可能!畢竟,她兩個既可愛又寶貝的兒子同時愛上同一個男人,而且更是名義上的兄弟,這種情形可謂亂成一團,我明白她當時的腦海有多亂。」想起幾小時前董雪不知所措的表情,季佑晨不禁乾笑幾聲。「她還告訴我,在你們要求與我同住時已經感到你們有點古怪,但她見我沒什麼反應,所有事情便不了了之。」 「所以我們一直慶幸你當初讓我們留下,還給我們一個幾乎沒有可能出現的機會。」心情大好的寧千影緊摟著最愛的哥哥說。 「其實,你們也給了我一個機會……」頓了頓,季佑晨的眼神變得柔和,「一個重生的機會,一個愛人的機會!」 晴空與微風讓外出的人感到舒坦,然而,今天的季佑晨卻不是這樣認為。 因江子珞有要事下午才回校上課,午飯後,寧氏兄弟要忙著一會的測驗先趕回到學校溫習,賦閒的季佑晨獨自在飯店完膳後以緩慢的步伐回校。 路途上,他的心情非但沒有絲毫好轉,更進一步煩燥。 直至接近校園前的小巷,季佑晨隱若聽到空氣中傳來人群的起哄聲和求饒聲,他本想裝作什麼都聽不到,可惜雙腳不由自主朝聲源走去。 穿過小巷後到一片狹小的水泥地,一眾熟悉的臉孔浮現在季佑晨眼中,季佑晨雖不至臉色刷白,但也不是好情況。 在另一邊廂,小惡魔打算跟小混混玩玩便解決他們,可是季佑晨突然出現,她不能輕舉妄動,而給季佑晨知道自己的身分。 「哎唷,我們真的好久沒見囉!」頭目放開本來揪住小惡魔衣領的手,轉身迎向外形平凡卻感覺乾淨的獵物。 季佑晨朝小惡魔盯了眼,再轉頭狠瞪頭目。 頭目見季佑晨不回答,便用猥褻的言語及動作逼使季佑晨答話。「聽說你跟那對兄弟處的不錯,都睡到床上了嗎?應該已被他們開發對吧!」他沿著季佑晨的耳輪舔咬,雙手把季佑晨抱得死緊,即使季佑晨極力掙扎也未能動他一分一毫。 「別再碰我!」季佑晨的聲音勉強從喉間傳出,「我們的事與你無關,也沒有你想的齷齪。」 「哦?原來是我的想法齷齪,那我要向你說聲抱歉唷……你們的事對我來說的確無關痛癢,不過上次的事我不會輕易原諒你們。」 「老大,夠了!不要再戲弄他,快放他離開,要是他的兄弟找你算帳時,你不要哭喪著臉請求他們饒恕你。」小惡魔背部倚牆,用冷冽的視線睥睨不知好歹的人類,其他小混混瞟見她的目光後,都不知道該否叫頭目注意一下小惡魔。 「你只是我的手下,現在不到你來命令我。」看不到小惡魔表情的頭目自顧自說著。 季佑晨因為眾人凝重的反應,暫時不理會頭目的纏擾,把精神放在小惡魔身上,他注意到小惡魔與上次完全不同的表情,小惡魔知道季佑晨瞧向她,她即時露出跟前一秒完全不同的笑容。 頭目眼見季佑晨沒有理睬自己,他追隨他的目光瞄著小惡魔。 「你最好別耍花樣,我可不想傷了你。」頭目甩開季佑晨,逐步走往小惡魔的方向。 「就憑你可以傷得了我嗎?」一臉鄙夷的小惡魔嘲諷道。 從小惡魔加入他們的一天到現在,他沒看過小惡魔真正與人交手的情形;每次打鬥,小惡魔總是坐到一旁納涼似的問他們死了沒,即使他們多番要求他協助,他也只是一笑置之。除了有一回在混亂的打鬥中,三個比他高出幾個頭的大漢突然在他面前倒下,那次沒人看到他究竟如何把人打倒,但後來有傳聞說那幾個人躺在醫院,醒來後完全記不起被打的事。自那件事以後,沒有膽敢接近小惡魔。 被小惡魔的話刺激神經,頭目心中不忿,他吆喝道:「怎會不行!我一定會讓你好看……把他們帶走!」 明知是老大因一己私慾而抓人,可他們對眼前的一切都不能插手,手下面面相覷,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捉住兩人,帶到他們的地盤。 下午課堂鐘聲響起,江子珞終於趕到學校,對於好友的背包仍在,人卻消失在班中的情況已經習以為常。 不過,到下課時依然看不見季佑晨半個身影,更重要的是寧氏兄弟拿著手提包到課室找人時,江子珞的疑問一下子湧出來。 「哥在哪?」寧千夜環顧疏落的人影,以為親愛的哥哥不一會就回來。 「我也想知道……你們不是與他一同回校嗎?」 「下午有測驗等著我們,所以比哥提早回來。」寧千影皺眉回答。「該不會在保健室吧?」 「我已經問過老師,他說今天想找個病人也沒有。」江子珞已經有著最壞打算。 聽到江子珞的說話,寧千夜立即致電季佑晨,可惜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在三人乾著急的剎那,寧千影的電話震動著,望著顯示的電話號碼,寧氏兄弟心知不妙,江子珞滿是不解探頭盯著電話。寧千影接聽電話,僅聽到另一端的背景是空蕩蕩的聲音,不久便掛線。 「子珞,你先回家,哥回來後便告訴你。」已經知道要找誰幫忙,寧千影微笑道。 「你們肯定晨的位置?」江子珞緊張問。 「不太肯定,只是我們可以拜託熟識的人幫忙。你回去等著我們的消息,午夜前哥必定回來。」寧千夜催促江子珞回家。 既然兄弟倆擺出信誓旦旦的樣子,江子珞也只好聽他們的說話回家等待。 在江子珞離去片刻,寧千夜邊拾好季佑晨的物品,邊致電給一個好久沒見的人。呆等幾分鐘,寧千夜總算聽到一年沒聯絡的女性聲音。 「真罕有,找我有什麼事?該不會是要我裝成是你的女朋友?」女子調笑問。 「天使大姐,我哥被抓了,而且你的小惡魔也遭殃。」寧千影搶過電話說。 「這次她乖巧了,沒露出惡魔的本性來,就連力量也隱藏著……現在你們在哪?我來接載你們找他們。」她全速駕車離開主幹線。 「學校,等著你啊!」 約十分鐘後,一輛黑色的敞篷跑車停在校門,寧氏兄弟二話不說跳到車上。 女子穿的是熱褲和小可愛,與天使的形象成反比,她單手駕車,還不時望向兄弟。 「與哥哥的關係應該不錯,看你們緊張又擔心的樣子真的令人高興。」 「大姐,我們笑不出來。」寧千影扯出牽強的笑容。「真不知道你為何可以成為天使?」 「只是你們人類一廂情願認為天使鐵定是善良好心的生物,我可沒說我是好天使,其實在眾多天使中存在不少異類,就像我的弟弟那樣,因為覺得生活太過無聊而選擇變成墮天使,他更無聊地跑到魔界逛了一圈。都是不說了,還是先替你們找人……」俄頃,天使身上顯現一層金光,未幾逐漸便消失。「找到人了,去救人囉!」 「未免太快了吧!」寧千夜帶點狐疑盯緊天便 「因為小惡魔散發力量,只是一瞬間,我亦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給小混混捉住的季佑晨和小惡魔被帶去一所荒廢多時的工廠裏,偌大的空間讓輕細的聲音變得響亮,就連小惡魔碎碎唸的粗話也給身旁的男生聽到,他們聽後努力憋笑,老大和小惡魔對峙似的互睨片刻,頭目便命人分開季佑晨與小惡魔。 拉起小惡魔的衣領,頭目連續甩了小惡魔幾巴掌,小惡魔連哼聲也沒有朝老大死瞪眼,季佑晨想上前阻止,但立刻被身後的男生拉住。 「還是別走近他們,否則你會被老大狠狠打死。」一名好心的男生特意提醒。 「謝謝你們好意,但我不救她不行。」季佑晨認為拚死都要把小惡魔救出。 季佑晨衝向頭目,因為過於突然,頭目被他撞倒地上,小惡魔勉強站住腳,季佑晨即時把只到他下巴的小惡魔拉到身後,小惡魔躲在季佑晨背後偷笑著。 頭目從天旋地轉的世界回來,他盯著多管閒事的季佑晨,此時季佑晨的電話響起卻無暇接聽;須臾,小惡魔趁空檔按下電話找寧千影,頭目見狀便呼喚手下搶去小惡魔的電話及拉開兩人。 「為什麼不聽我的話?」頭目給小惡魔的肚子送了一拳,小惡魔痛得蜷縮在地,他不斷踩踏小惡魔的身體,季佑晨厲聲喝令。 「晨,不要緊……一會兒我要他血、債、血、償!」小惡魔只能張開右眼艱苦地說。 「真是個天大的笑話!」更使勁的踐踏,小惡魔咬緊牙關不發出叫聲。 良久,兩聲巨響引起眾人的注意,下一秒,整道大鋼門塌下來,小惡魔發出如鈴般清脆笑聲,三道人影從塵土走出,小混混看清來者何人後,都紛紛逃到一旁,與頭目劃清界線。 小混混都知道寧氏兄弟的身手如何,但站在他們前面的女子讓他們感到奇怪,就眼前所見,穿著性感的美女不像能打倒他們任何一個,不過為了性命著想,他們都是不要插手較好。 「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好久啊!」小惡魔露出甜笑,完全看不出她曾經被毆打的痛苦模樣。 「現在我不就來了嗎?」天使沒理會他人,逕自行近小惡魔和頭目。「這個狼狽不堪樣子真適合你。」 「既然如此,給我獎勵可以嗎?以後只給你看。」看到喜歡的人高興,小惡魔絲毫不在意自己是否安全。 「喂,你們倆給我閉嘴!」頭目惱羞成怒大吼。 「你這人類鬼叫什麼?真煩人!」只是手指輕戳頭目肩膀,頭目整個人飛彈十多米遠距離,小混混被怪異的情景嚇得全數逃離工廠,季佑晨也呆望著女子,直到天使再次說話。「人類真是種大驚小怪的生物,用不著給我看這種反應。」 「哥,你還好嗎?」兄弟箭步上前,寧千夜查看哥哥的傷勢。 「究竟是什麼回事?」驚魂甫定,季佑晨緩聲問。 「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釋一切,我們都是回家去,別阻礙她為小惡魔報仇。」寧千影抱起季佑晨道。 瞥見女子凶悍的神情,季佑晨認同弟弟的說話,三人向女子揮手後便走出工廠,然後聽到令人顫慄的慘叫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