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0094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因汝之名--第二十四章(完)

踏日初夏,寧氏兄弟每星期三仍舊需要回校補課,快要畢業的季佑晨已經不用回去。 不喜歡外出的他每天都躺在床上度日,有時怕了兄弟的電話轟炸,他亦會主動回校和他們用膳,總之,這段時間的生活對季佑晨來說可算愜意之極,他打從心底希望永能遠保持下去。 暑假已開始二星期,某日兄弟放學回來,瞧見季佑晨全裸的躺在沙發假寐,再加上有時於夜半獨個兒睡在沙發,他們心生疑竇瞅緊毫無防備的季佑晨。 稍為轉身,季佑晨的睡意暫且減退,半開的眼可以仰望清楚弟弟們的表情。 「嗯……三時多……」季佑晨揉搓眼睛,向上提起微涼的身軀,再單腳盤膝而坐。「那麼快便回來?」 「和平常沒兩樣,」脫下上衣,解開腰帶,寧千夜坐到地板往後傾並把頭枕在沙發,「什麼都不穿的你不怕著涼嗎?」 「不怕,要是病倒就讓你們來照顧我。」撫弄寧千夜的頭髮,季佑晨抬頭瞄著拿著冰水的寧千影道。 把冰水遞給孿生哥哥,寧千影半躺臥在地享受地板傳來的清涼感覺。 半晌,他閉眼問:「近來,你好像常睡在沙發。」 「只想獨個兒靜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空間。」他知道讓兄弟介懷,但他沒有惡意。 「假若告訴我們,我們便會返回自己的房間休息,用不著你來遷就我們。」寧千夜說。 「因為我不想把你們吵醒,況且這是我的問題。」 「我們就等到你願意告訴我們為止!」說著同時,寧千夜爬到季佑晨身上,一手滑到腿間。 沒有阻止前進,反倒是換了個位讓侵略者容易成事,季佑晨攤臥在沙發,含著寧千影的兩指並吸吮起來。 由大腿內側啃吻至小腹,從頸部舐舔到胸前,兄弟倆有默契地令季佑晨在短時間內提升慾火,因為他們想聽見哥哥開口請求的聲音。 半瞇雙眼緊盯始作俑者,季佑晨好像猜到他們的惡作劇,所以他只是哼出慵懶的鼻音,再閉目享受特有的碰觸。 似是賣力地討好主人,寧氏兄弟使出渾身解數達至目的,季佑晨顰笑捧住寧千夜面頰便親下去,上半身的力量已經傾倒坐在地上的寧千夜胸膛,寧千影熟練地掰開哥哥的臀瓣,被沾濕的兩指先後探入吸食慾望的深淵。 無法忍耐更多挑逗的季佑晨緩緩扭腰,括約肌的力度稍減,寧千影不由得輕笑道。 「哥,等價交換喔!」 鬆開寧千夜嘴巴,趴跪著的季佑晨媚惑回頭。「你們要加把勁……總會得到你們想要的一切!」 水瑩的前端逐步推進,季佑晨的呼吸聲開始加快,一番深入淺出,緊繃的肉壁略為緩和,寧千影抱住哥哥轉為蹲著的姿勢,寧千夜躺在季佑晨胯下,把分身擠入充滿濁液的腸子,季佑晨雙手撐在寧千夜頸側,慢慢吸納不屬於他的部分。 額頭佈滿情慾的汗水,季佑晨有節奏地擺動柳腰,本來卡在喉嚨的聲音毫無保留傾瀉而出,能力似是得到肯定的兄弟更加用力抽插,直到大家筋疲力竭為止。 這次又是誰?電話鈴聲總喜歡與他為敵,還未睡醒的季佑晨帶著怒氣接聽電話,當另一端傳來董雪的聲線,暴漲的情緒一下子壓下。 「雪姨,他們不在……」瞄了眼小櫃上顯示剛好正午的時鐘,季佑晨邊抓住頭道。 「不要緊,只是想替你爸詢問你們明晚可否回家吃晚飯。」 「什麼?」有點意外的知會。 明白季佑晨的驚訝,董雪耐心解釋:「那天你爸真的氣得臉已鐵青,更追問有關兒子性取向的事,我也百口莫辯。上回我把你的說話轉告他後,他把自己關在書房好幾天,之後更帶著我到你媽墓前說了一大番話。」 「被你一說,我已經好久沒拜祭她了……」季佑晨逕自說話。 「若你今天有空,我和你去拜祭她好嗎?」 「千夜他倆還有一小時才放學,我也想讓媽媽看到他們。」 「既然如此,不妨在校門前等待他倆?」想不到季佑晨答應,董雪開心不已。 「最好別讓爸爸知道,我不想聽到他那嘮叨的聲音。」 對於母親和哥哥出奇不異的行動,兄弟倆覺得頗為意外。 季佑晨不僅為董雪撐傘,更泛起微笑與她說話,寧氏兄弟有點看傻了眼,並三步作兩步拉近與目標人物的距離。 弄清眼前人到來的原因,寧氏兄弟順應要求一同前往拜祭他們素未謀面的人。 坐上公車離開煩囂,四人在一處人煙罕至、大樹林立的車站下車,沿寬闊的石道穿過樹林再徒步幾分鐘,以麻石為主的墓園映入眼簾。 踏上青草,走過整齊的墓碑,一張慈祥的笑容讓季佑晨懷著複雜的心情停在面前。 兄弟倆俯視清晰的黑白照,接著便把目光投放哥哥身上。 「媽,我來了……」季佑晨擦拭相片,還坐到墓地白石上。「已經多年沒來親自拜祭你,對不起!」 此時,一雙白色小蝴蝶停在石碑,季佑晨朝蝴蝶吹氣,一隻蝴蝶立即飛走,他瞟著另一隻即道:「他們是千夜和千影,雪姨的兒子……更是我喜歡的人。我今天到來是想告訴你不用再替我擔心,他們會代替你和爸爸照顧我,所以你安息吧!還有,請別懷疑他們的性別,我確實是愛上男人,我知道你可能未必接受,但我們彼此深愛著,希望媽媽你能原諒。」 彷彿跟存在的人對話,寧千夜連忙說:「姨,放一百二十個心,我們一定待哥哥不薄,假若我們不能兌現承諾,你便來教訓我們!」 蝴蝶因微風吹拂而飛,最終停留在董雪頭上,孩子一同瞧向她與蝴蝶,頓了頓,董雪盯著蝴蝶飛往樹林方向,下一刻,季母的身影似是出現朝更她微笑鞠躬,她下意識就是鞠躬回應,三人先是因董雪的動作愕住,接著他們瞟著黑白照道謝。 今天的午飯,是一道名為季佑晨的餐點…… 昨夜不到十時便就寢,季佑晨和兄弟倆清早醒來,為了消磨時間,他們像個老人家到公園緩步跑,跑了差不多兩小時,他們因為腿軟而回家。 在家中東弄弄、西抓抓,不到十一時也已經把家裏執拾整潔,寧氏兄弟打著赤膊悠然地躺在地上,季佑晨上身伏到小茶几上看電視,當播放廣告時,季佑晨覺得太無聊所以跨坐在寧千夜的小腹髖骨位置。 鬆寬的短褲,沒陽光洗禮的雪白大腿,無疑給身下人無限誘惑。雙手從褲管深入中央,季佑晨捉緊摸索的雙手。 「哥,不穿內褲可是非常危險!」寧千夜花點力氣才掙脫季佑晨的鉗制。 「我現在知道了……」被強行弄開的手傳來灼熱,季佑晨用力甩手止痛。 寧千影趁季佑晨未能反應,雙臂穿過哥哥腋下把人拉起,再按著肩膀令季佑晨背脊密貼地板。 剎那的主導權逆轉,季佑晨沒為此而生掃興感覺,他仰面直視垂頭的寧千影,嘗試抬手環抱寧千影的脖頸。 如哥哥所願,寧千影彎腰讓季佑晨抱住他親吻。 這時,似是被遺忘的寧千夜決定扮演破壞者,騷擾精神集中的季佑晨,他隔著短褲啃咬哥哥的分身,季佑晨被腿間的黏熱拉回注意力。 帶著情慾的喉音發出悶哼,抬頭斜睨已一片濕濡的褲襠,季佑晨淘氣地雙腿撐向寧千夜雙肩,縱然知道無用也試圖把他踢開。 為了懲治攻擊者,寧千夜拉下季佑晨的短褲,半挺的猩紅呈現活潑蹦跳的狀態,季佑晨仍舊上揚嘴角朝寧千夜踢去。 「頑皮的小孩要罰站喔!」寧千夜伸手把季佑晨拉起,不能站穩的季佑晨靠在他懷中,讓他半拖半抱帶到陽台。 陽台的兩側牆壁與天花相連,鄰居完全無法知道隔壁人家是生是死,前方是比胸部低點的石牆,外人根本看不到胸部以下的地方。 季佑晨屈曲雙臂撐住石欄,寧千夜抱緊他的腰子律動。 想叫出來但害怕被附近鄰居聽到,季佑晨轉頭向寧千夜索吻。 不過,怎會成功…… 壞心眼的寧千夜使力奮進,季佑晨忍不住呻吟。 換了位置背靠欄位,寧千夜向橫拉開季佑晨的右腿,讓屋內的寧千影看得見兩人緊密的地方。 即使沒有表明心中意思,孿生兄弟亦會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頃刻,寧千影找來了數位相機,拍下火辣的戲碼。 「還要維持這個姿勢多久?我的腰和腿已經痠了……」對於拍下春宮片,季佑晨並不在意。 「現在進屋去!」抱起哥哥的寧千夜勾起迷戀的笑容。 季佑晨腰部以上擱在小几,濕潤的洞口使得寧千夜輕易從後插入他體內。沿背部肌理啄吻,又緩慢地移動腰身,寧千夜熟練地套弄季佑晨血脈沸騰的分身。 季佑晨只能半合眼瞼,偏頭哼著吟哦的聲線,感受源源不絕的慾潮。從螢幕顯示的是寧千夜與季佑晨相愛的畫面,換了幾個姿態,寧千夜把白濁全留在哥哥體內,但他故意不讓季佑晨高潮。 身體持續發燙,季佑晨手腳乏力攤軟在寧千夜身上,寧千夜抱著他躺臥餐桌上,然後向寧千影示意該由他來滿足季佑晨的慾望。 「給我半小時準備午餐,待會兒給哥哥一點刺激。」寧千夜踏入廚房前朝親弟說。 「你們……想要了……我的命……」 「怎會呢?」拉開拚攏的雙腿,寧千影審視渴望的一隅,漲紅著臉的季佑晨以目光警告別再這樣看他。 軟綿綿的嘴唇叼起肚臍附近的皮膚,又不時用舌尖在肚臍上打轉,感到癢癢的季佑晨用無力的手推向寧千影頭頂,寧千影隨即捉緊阻礙他的雙手。 從小腹到胸膛,再下至大腿內側,每處都顯現大小不一的吻痕,反覆的吮吻延續火點的壽命,令季佑晨一直處於亢奮狀態。 敏感的軀體交合,季佑晨主動擺腰,不過,寧千影無意配合他。 聽到親兄的叫喚,寧千影坐到椅子,再讓季佑晨坐在自己身上,分身更輕易插入深處。 「嗯嗯……千影……」一下子埋至最隱密的地方,季佑晨吐出媚聲。 「不喜歡嗎?我的全都進去了!」 「我們該不會就這樣吃午餐?」 「便是這樣……」振臂攬著季佑晨蠻腰,寧千影笑得一臉賊相。 「這樣子……我根本不能安定吃一頓。」原先是帶點不滿的表情,寧千影見狀立刻拉住他扭腰,季佑晨只能雙手按桌撐起身體。 端出簡單的午餐,寧千夜注視桌前一對沉於肉慾的兄弟,隨道:「哥,你想吃意大利麵條?青菜?抑或肉醬?」 「現在教我……如何吃……啊呀……」 「不吃的話先讓我來吃……」 示意將季佑晨躺平於餐桌,寧千夜把小量微涼的肉醬分別塗抹在季佑晨的生殖器及胸膛上,然後低頭瞟向哥哥,嘴巴的弧度也順應增加。「我不客氣囉!」語畢,他舐舔著美味的肉腸。 自己成為盤子的想法不禁令季佑晨的臉更紅,敏感處被肆意逗弄,他只能發生斷續的吟哦。 狠狠吸吮分身和粉頭的黏液聲響亮地傳入季佑晨耳朵,體內的愉悅令他弓起身子,寧千影伸出蛇舌纏住季佑晨的舌頭濕吻,然後在寧千夜手上接過哥哥的軀體,再一次把昂揚插入秘園深處。 劇烈的顫動,雙方的白熱迸射而出,坐在寧千影懷中的季佑晨把頭向前攤倒在弟弟肩膀上喘息,而搭在他腰際的手沒有放開,寧千夜小心把他從親弟的身上挪移到浴室,不久,寧千影也跟了過去。 「我餓死了……」季佑晨最後選擇在床上吃午餐,兄弟倆亦捧住白碟坐到地板用膳。 「快點吃,不然餓壞!」寧千影心情暢快地說。 「究竟是誰讓我餓成這樣子?」直瞪原兇,季佑晨敲了他們的頭各一記。 「誰叫你引誘我們?」 「不要怪在我頭上。」吃飽了……季佑晨打算睡過幾小時回復體力。 瞧見季佑晨打著呵欠,寧千夜帶點心疼道:「好的,是我們不對,所以你還是盡快休息!」聽到催促,季佑晨漾起淺笑緩緩閉目,寧氏兄弟安靜地退出哥哥的臥室。 三人如坐針氈踏入本家,季勵松和董雪早已坐在沙發等候。 目光對上的一刻,三人有如行刑般的沉重感覺,直到季勵松開口吩咐工人端出熱茶,他們才放心一會但也沒有片刻鬆懈。 靜默良久,端坐著的季佑晨首先開腔。「我與他倆的事……」 「即使反對,你們也會在一起。」利眸掃視點頭的兒子們,季勵松沉聲說:「怎想說我也不會承認你們的關係,可是看到你們的堅持,我也不得不看開一點。你們在家做什麼我不會過問,但既然你們回到這裏,我和雪希望看到的是身為兒子的你們。」 你看我、我看你,說不上是認同,總比反對來得好,因此三人面帶微笑答應季勵松的條件,董雪聽後似笑非笑提請丈夫和兒子用膳。 離開大宅前,董雪告訴兄弟她懷孕了三個月的消息,三人未能反應過來,季勵松見狀便補上一句,他們吃吃地傻笑,更心想將來回家後任何親暱的舉動都要禁止,否則他們進不得大門。 「叔叔終於讓步了。」剛洗澡完畢的寧千影邊擦拭頭髮,邊走近坐在沙發的季佑晨。 「是屈服!」口硬的季佑晨故意說出這話,可心底確實感謝父親的體諒。 「反正他們有了孩子,我們也不便打擾他們的甜蜜生活,以後這裏再不是我們的住處,是我們的家。」寧千夜露出喜孜孜的樣子。 「誰讓你決定我住處的定義?」季佑晨裝出不悅表情更噘嘴說。 「從你給我們機會踏入屋子的一刻起……只有這兒是我們的終點,『家』是我們的目的地。」指向哥哥的胸膛,寧千影笑得柔和。 「還是拗不過你們!」由他們到來的第一天至現在,他始終對兄弟倆沒徹。「既然如此,今後家務就拜託你們。」 「我們一直都有做喔!就只有你不做!」兄弟倆抗議到底。 「因為我把這裏看成是我的住處。」停頓片刻,季佑晨用力拍了他們的頭,「說不定我在明日會做家務。」 瞧見季佑晨的嘴角泛起幸福的弧度,兄弟倆不再多發一言。 以為希望幻滅,即使動作再快也抓不住你的衣角。 或許,被拯救的不單是你,還有我們。 懂事開始,我們不曾真正得到過,即使存有珍惜的心情,短暫的擁有決不成永遠。 直到遇上孤獨的你,發現你的所有為我們所珍視,更是我們祈盼得到的感情。 所以,你的一切、以及名字就是我們的全部。 -全文完- ============ 終於把這東東完結了,基本上是草草結尾 我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這東西不泛我的無限幻想,所以... 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