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四章

日子過的不容易,終於千辛萬苦地熬到了下學期,可惜上課時間表的編排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好。 當初收到時間表時,眾人的臉色不需一秒就沉了下來,因為兩個課堂的時間相差六小時。 基本上,相差四小時已叫作「天地堂」,光看名字就已經明白箇中意思,所以現在眾人心裏的說話就只有一句——去他媽的「天地堂」! 六小時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不想回家的話可以逛街、溫習,又或者像他們一樣,做些有益身心的運動,譬如說打籃球、羽毛球等…… 經眾人商議後,差不多半班同學,不論男女都決定選擇打籃球,只因較多人懂得操控。 從下學期起,他們有為期十五天的運動日,因為下學期共有十五星期;現在,是眾人第三次進行折磨,不,是消磨時間的活動。 不過有點好笑的是,每次活動都比上一次增加了人數。 三人小組的籃球比賽,池映玥和夢飛行首兩次都順利推掉,只可惜今次他們逃不掉,主因是他們分別被馬廷民及陳文桀這兩個好事之徒強行拉出來。 當杜鋒瞧見池映玥不幸遭殃後,他立時在遠處望著池映玥竊笑,池映玥見狀立刻走近他。 「你該不會是把我中學時是籃球校隊的事告訴他們?」看見杜鋒猛力搖頭,池映玥最後都相信他,「你不是跟長老們溫習嗎?」 「拜託,上吊也要透氣,我想休息一下不行嗎?每天被他們脅持可會死人的,你又不是不知他們有多麻煩,況且我也不願意每天做著相同事情。」他快要被書本壓死了,即使死,他決不要死在書海中。 「這倒又是……要上場嗎?」池映玥看到馬廷民正努力找人合組,他順便問問好友。 「好吧!」杜鋒回答並與池映玥走到籃球場中。 人數太多,眾人分成六個小隊,參與賽事的人開始熱身,只打算觀看賽事的人就坐到球場側的長椅。 還沒輪到上場,池映玥和杜鋒靠在牆壁站著,然後聊著無聊的話題。 二十分鐘轉眼就過去,抽中排列在最後兩隊比賽的池映玥舒展筋骨後,便搭住杜鋒的肩膀,再與自己的隊員一起走到場地中央,同時,另一隊的人馬也朝他們走去。 馬廷民、陳文桀及夢飛行在池映玥眼中是個頗為奇怪的組合,前兩者先不說,後者真的會花體力在比賽中嗎?而且他會否刻意站在場中不動,抽自己隊員後腿?池映玥抱住懷疑態度。 馬廷民和陳文桀雖然平常不太認真,喜歡吵吵鬧鬧,但至少他們會盡力參與比賽。 橘色的籃球在空中徐徐落下,杜鋒與陳文桀成為兩隊的搶球人。 輕鬆跳高,比陳文桀矮丁點的杜鋒一下子把籃球搶到手,更把籃球投向在三分線附近徘徊著的池映玥。 馬廷民努力阻止池映玥前進,池映玥只好回傳給好友,接著找機會擺脫纏人的傢伙。 不願歸不願,夢飛行也知道自己好歹要作出貢獻,所以他選擇攔住看上去好像跟他有著相同打算的對方隊員。 一番攻防戰,池映玥終於可以接近籃球架下把球投入,閒著的兩人用看戲的表情盯著籃球穿過籃子。 「看來我們是二對二的樣子。」池映玥在杜鋒耳際道。 「有這個可能……反正大家都只是太無聊而玩玩,你就別太認真。」他給他一個無奈的笑容。 「這倒也是!既然如此,我們要速戰速決。」 敗方首先開球,馬廷民帶著進攻的氣勢拍打籃球衝破池映玥和杜鋒的防守,但卻因池映玥的隊員阻擋令他投出一記完全偏離的拋擲。 正當馬廷民感到失望之際,夢飛行一連串把球救回和俐落的投籃動作讓他高興得呼叫出來,更令池映玥及杜鋒為之愕然。 「我該沒錯看吧?夢飛行竟然跑去把球投籃,太陽是不是已經從西邊昇起?」池映玥笑得牽強。 「你看到的全是真實,現在我們再不是二對二,是三對三。」自己的隊員總算出了分綿力阻礙馬廷民帶球前進。 「就剛才所見,若然飛行認真比賽,我們多少有點危機。」 「想不到看似漫不經心的他也這樣厲害,我們該要認真一點,玥你也別再放水了!」杜鋒朝隊員招手,商討對策。 重新拍著籃球的池映玥為了不讓陳文桀搶球,他冒險地在邊線與三分線之間跳起投射,籃球沿著弧線華麗麗地衝進籃子的懷抱,在場人士即時嘩啦大叫,杜鋒以佩服的神情輕笑,馬廷民和陳文桀擺出下巴脫臼的模樣。 安全著陸,池映玥瞬間感到一股熟悉的寒意,他下意識瞟向夢飛行,夢飛行緩緩露出令他不寒而慄的笑容。 與上次聯誼會一樣的感覺,那個笑容帶著鄙棄和嘲弄,池映玥不明白夢飛行為何只對他顯現這種恐怖的表情。 夢飛行低頭逐步走近池映玥,池映玥因為緊張嚥下唾液,直到夢飛行在他身旁停下。 「投的不錯,你要是認真起來真的無人能及。」夢飛行不徐不疾說。 「謝……謝謝你的讚賞!」不知道是褒還是貶,亦不知夢飛行的用意,池映玥變得口齒不清。 「別那麼緊張……要替我保守秘密啊!」他的聲音雖輕,但給池映玥有股說不出的震撼。 「好的。」起初,池映玥不明白夢飛行所指的意思,敷衍回答,其後他猜想是指他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不過,即使他四處宣揚夢飛行的另一面有多恐怖,恐怕也沒有人會相信他,因為他平常擺出來的樣子都是迷糊狀態。 十五分為勝出比賽,現在他們的比數是九比四,池映玥只需多取四分便可以完成賽事。 落後的一方拚命阻撓攻勢,池映玥和杜鋒有默契地傳球,餘下的隊員依照他們的指示作為防守球員。 即使跳射偶爾失敗,有默契的兩人都必定替對方補救。 片刻,二對一混戰開始,馬廷民在杜鋒手上順利搶去籃球,陳文桀隨即加快速度跑向籃球架下等待隊友傳球。 可惜在傳送中途,池映玥跳起把籃球抓在手裏,還以為籃球會正中落到自己手上的陳文桀來不及動身,只能眼睜睜望著池映玥遠去的身影。 在不遠處的夢飛行見隊友失球,他惟有箭步上前打算奪回籃球,可他卻被池映玥撞開跌坐地上,最後他無奈地看著池映玥再取兩分。 「還好嗎?」池映玥向跌坐在地上的夢飛行伸出右手,夢飛行瞧了他一眼,便捉緊他的手腕稍為用力拉扯,慢慢從地下站了起來,同時他發出好奇的聲音,池映玥何時長高了?現在的池映玥跟他一樣高,而且身形也快和他差不多了。 「飛行,你現在才發現他長高?太遲唷!」馬廷民搭著愣住的夢飛行的肩膀。 「我們不知他錯吃什麼,到現在才來長高,說不定他明天又高幾厘米……」陳文桀調侃在旁的池映玥。 「一點也不好笑啊!要是真的我會把你打飛。」池映玥不客氣地說。 「你不會這樣做的,親愛的小玥玥。」 「夠了,很噁心的稱呼……你們趕快給我輸掉比賽吧!」他只想儘快完成賽事,離開夢飛行的視線,所以他故意講出挑釁說話。 「才不會呢,可愛的小玥玥!」馬廷民不理會挑釁,繼續捉弄和善的池映玥。 池映玥沒好氣地離開惡人隊伍返回隊友身邊,杜鋒輕拍他肩膀告訴他註定被吃得死死。 還欠四分的隊伍,決定採取遠距離攻擊,反正他們沒太大可能悠閒地闖入敵陣。 三分投射對池映玥來說不是難事,只是夢飛行這個外圍因素足夠令他屢次失手。 杜鋒對於池映玥的失誤感到奇怪,他邊拍球邊接近池映玥,想關心一下朋友的情況,頃刻,他好像感覺到異樣。 「飛行的眼神是甚麼回事?」他被夢飛行銳利的眼神震懾。 「你終於感受到我的痛苦了……」池映玥很想找個人來哭訴。 「不要被他影響,趕緊投球,再拖延下去對我們沒好處。」 按照杜鋒的說話,池映玥控球快跑離開夢飛行的視線範圍,即便準確地投入一球三分球。 暫時鬆了口氣的池映玥驀然回頭,隨後就對上夢飛行的視線,頃刻他發覺夢飛行身上的恐怖感已經卸除,那副傻子般的笑容再次重現。 本來就是以玩樂的心態上場,馬廷民和陳文桀見池映玥成功投籃,他們慢慢走到場邊與班上同學嘻笑,直到一些打算繼續比賽的同學嘮叨幾句,他們又再度站到場上。 至於懷著速戰速決心情的池映玥和杜鋒被他們拖拖拉拉幾回後,心情一下子變得低沉。 「再這樣下去,我們何時才能逃離籃球場?」池映玥覺得比賽變成苦戰。 「要看下一球是誰開球……如果不是飛行,三十秒內一定搞定。」 「呵呵……看來我們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他用下巴示意,杜鋒沿下巴指向的方向一瞥。 「我要死了!」瞪著夢飛行拍打籃球,杜鋒的臉色很難看。 「一分啊!快點搶回來。」已沒時間讓他意思消弭,池映玥朝夢飛行衝去。 始終夢飛行的技術有限,池映玥剎那間已搶走籃球直奔三分線,不過投球的是杜鋒。 總算完成賽事,池映玥及杜鋒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進更衣室,夢飛行的頭顱依照他們逃跑的方向移動,而且掛上詭異的笑容目送他們。 連跑帶跳離開夢飛行存在的地方,兩人在食堂坐下補充體力,順道聊聊有關夢飛行的事。 連假期計算在內,他們認識夢飛行只有僅僅五個月,況且他刻意隱藏原來性格,兩人根本弄不清夢飛行的習性。 不過,杜鋒可以明確地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夢飛行只針對池映玥一人,原因不明,至於班上各人和他可說是幸免於難。 池映玥聽畢,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垮下,杜鋒帶著傻笑安撫雀屏中選的好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