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合陵--第三十六章

「戌時差不多完了,你還不走?」任雅拿著針線刺繡,盯也沒盯不屬於孫府的人。 「戌時差不多完了,你還不睡?」霜用任雅的語氣和句式反問詢問者,更把玩著蕭然交給她的錦囊。 「這是我的房間,我不想看到你,尤其在這種時間。」 「不想看到我麼?兩個月內已經聽到不下數十次,我已經聽膩,能換一個句子可以嗎?」 停下兩手動作,眼珠微微滑動,任雅抬頭斜瞟賴著不走的傢伙。 「你不是討厭留下?以前希望你留下的時候,你總是逃亡似的離開。」 「近來覺得這裏其實也不錯。」她愛寧靜,任雅的院落冷清得近乎死寂,不得不說此處正合她意。 經過兩個月的相處,任雅自知無法順利趕走霜。隨意前來,瞬間消失,無怨言替她處理傷口,又口硬心軟……這是她們相處後她得出的結果。不過,有一點她可以肯定,就是霜的到來令她不再寂寞,而且冬兒比之前快樂。 要不是有事在身,她真的希望霜能把她帶走,因為她已經感到疲累,更厭惡現在沒有自由的生活。 「怎麼了?與平常一樣不吵下去?」瞧見眼前人發楞不語,霜緩問。 「你不覺得你的說話比剛來的時候多?」 「覺得啊!」都是因為信任才讓她多話。「快亥時,你該要走!」 「為甚麼今夜你不斷要求我離去?」 「因為你的主子出了意外。」她慎重道。 「何以見得?還有你知道我的主子是誰?」 「當今最有名的彩雲公主……就因為是你,我才告訴你主子的情況。」頓了頓,細心觀察霜的反應,任雅嘆說:「只要天亮前回到東木城,你一定可以拯救你的主子。」 沉著臉狐疑地打量任雅,霜不再說話也沒有進一步行動。任雅知道她在等待她的解釋,亦猜測她開始對自己產生不信任。 「我知道你的主子是誰,就等於你知道我『現在』究竟為誰賣命一樣,要知道的總會有辦法知道。」她特意著重部分字眼。「我可以告訴你,這次我敢對天發誓沒有騙你,成騰已經安排好一切準備行動。」 「現在離去真的趕得及?」霜的心開始動搖。 「一定,請相信我!還有,千萬別告訴任何人是我向你告密。」 霜緩慢站起,手執配劍轉身欲離去之際,任雅把她叫住。「把錦囊給我!」 「真是不死心!這麼重要的物品要是給你毀掉還成?」 「若果把錦囊毀掉我也活不成!」任雅冷道。 她避重就輕,不能說出長久以來的秘密,即使霜可能猜到她的身份,但有些事是永遠不能拆穿。 俄傾,霜從腰間取出錦囊放到桌上,任雅緊張地拆開錦囊確認當中的字條無恙後,便安心地向霜展露笑容,霜輕易察看任雅臉上的訊息,那神情足以證明她不會丟掉錦囊。 「很重要嗎?」 「即使換不了我的命,但也可以用來保住我爹的性命。」 「好好保管,不見了我不會替你找。」語畢,霜旋即離去,任雅喚冬兒入內,並把一個包袱交給她。 「馬上帶著這個包袱和錦囊找我爹,告訴他儘快,最好是明早出城到七靈府找府牧蕭然,再把這個錦囊給他,可保你們平安。」 「小姐,你不走嗎?」冬兒眼眶的淚水快要湧出。 「我會走,不過還不是時候。若是我爹不肯乖乖離開,你告訴他小雅不孝,萬事往後再說……冬兒,我爹拜託你了。」 冬兒猛地點頭,她接過任雅手上的包袱,在任雅的帶領下安全地從後院爬出宅第。睨著細小的身影隱於黑夜,任雅徐徐回房收拾行裝,準備到東木城與孫懷樹和成騰會合。 午夜出城和入城都比白天的來得麻煩,令牌不能輕易隨便使用,免得打草驚蛇;假如要攀登城牆外出,她又不想為此而花上力氣。 左思右想,霜選擇交出應有的通行費,誰叫這裏的小卒秉成縣老爺的優良傳統、收禮的美德。幸好,守門的小兵是個酒鬼,霜丟了兩醰上等女兒紅在他懷中後,便騎著愛駒安然出城。至於東木城,雖說守門士兵是坐在城門處,不過看上去是睡得正酣,霜把快馬留在城外,接著用上迅速的步伐衝進城內。 拚命地跑到最近城門的小巷,她終於停下稍作休息。沿熟識的石路回趙府途中,霜眺望遠處隱約有兩道身影在街道追逐,兵器的碰撞聲使她謹慎視察。 別說月光,就連繁星也沒有,霜惟有倚靠附近青樓透出的丁點微光,在昏暗的環境中瞥見打鬥的二人正是雷和安桓。一個箭步,霜握住利劍加入戰團,交戰相方沒料到有第三者加入,二人即時分開。當雷認清來人後,臉上全然是慶幸的表情,安桓則是惱怒地挑眉。 不而久戰——是雷及霜一番眼神交換後得出的結論。等待適當時機,兩人有默契地朝安桓直衝,安桓擺出動作準備迎擊,豈料下一刻他感到雙眼被粉末覆蓋,反射動作令他一邊猛力甩頭一邊揮劍防禦。良久,他發現沒有受到攻勢,因而勉強撐開雙眼,原來眼前街道已經空無一人。 「彩雲是否出意外?」霜邊跑邊問。 「消息靈通啊!不過才發生不久……」雷訝異道,她很好奇為甚麼雷這麼快就知道。 好像知道雷的懷疑,霜立刻補充及轉移話題。「有密報嘛……反倒是你為甚麼和安桓打起來?」 「一言難盡!」 霜夜半出現在大廳的情景,令眾人用奇怪的眼神投向回來了的她,霜自動跳過她們的疑問,以一臉緊張掃視彩雲和秋月,終於她忍不住出口。 「真的出了事?」 「嗯,所以你這次回來可說是恰好。」 「不,是某人把我趕回來……現在究竟發生何事?剛剛雷跟安桓打起來。」 「竟然演變成這樣……」彩雲有點心煩,腦中努力籌劃下一步行動。 見彩雲沒有回答,霜盯著其他侍衛,露拉著她的手臂直出屋外,開始為她解釋不久前所發生的事。 若要解釋,一切從三天前說起—— 因為剩餘的日子不多,彩雲惟有下令加快調查進度,眾人可謂忙得不可開交。即使皎月走到頭頂,府中總會不見了一、二人,而且光點還未熄滅。 雷已有多天沒到夢迴樓,青煙有丁點在意,不過最令她在意的卻是另一件事。正午,青煙趁未正式工作便決定往趙府跑一趟,碰巧彩雲等人都在府中,她抱著僥倖的心情告訴她們一些看似不太重要的事。 「古真榮這兩天沒有到夢迴樓,就連春綺樓也不見他的蹤影。」青煙知道這話根本不能令眾人明白她的意思,所以她向帶著迷惑神情的一眾補充重點。 雖然古真榮在東木城橫行無忌,但他多少仍會擔心自己遭人報復,所以約三年前,他與青煙在私下有一個約定,就是他到不到夢迴樓都會在前一天通知青煙,若是有要事突然未能到達,他會必定會差人告訴她,要是他杳無音訊,他大概出了意外。 曾經在前年中秋,古真榮與隨從被山賊洗劫,幸虧當時身上有不少貴重物品而撿回一命,最後他們被山賊給綁在樹幹。青煙兩天後仍等不到回音便找林泰商討,林泰一聽隨即派人四處搜查,終於在接近懸崖附近的大樹救回只剩餘白色衣衫的二人。 自此,古真榮對青煙極為信任,每次到外地前必定仔細告訴青煙他所走的路線,直到現在,免得自己客死異鄉而無人得知。 「你指他有可能遇上意外?」露依據青煙的說話推測。 「有這個可能。」她知道古真榮是重要人物,要是出意外,彩雲等人的心機會白費。 「青煙,你先回夢迴樓等待消息,還有,古真榮有沒有告訴你他要到哪裏?有通知林泰嗎?」彩雲問。 「這個月他絕不會離開東木城,因為他的親娘在月底生辰。至於林泰,現在他是成騰的人,要是告訴他亦未必理會我。」 眾人我看你你看我,秋月比一眾先說話:「只要知道人在東木城便易辦,若然青煙不介意,也請你替我們調查一下,畢竟我們人手有限,假如麗娘可以幫忙就最好。」霜在外邊調查未能歸來,她們正缺人。 「她已經派人調查,大街小巷已找了幾遍,只差潛入城中的宅第。」青煙笑說,過後,然後她好像驚醒似道:「差點忘記還有一點要告訴你們。古真榮早幾天到夢迴樓找我訴苦,就是成騰把他大部分的生意搶去,林泰背叛他,他生怕自己不能保住東木城的一切。」 「呵呵……可能真的行動了!」霞嘻皮笑臉瞧著彩雲。 想了想官員和商賈現在處於的利害關係,青煙淡淡回應:「成騰早已把角州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惟獨古真榮不肯就範,所以這次失蹤……我明白了!要是推算準確,他現在身處的地方應該只有那幾個。」 「調查的事由我來做。」雷自告奮勇投標。 「嫌工作不夠多?」露調侃問。 「是嫌不夠刺激。」她知道眾人猜到她的想法,所以她也不作解釋。 「既然決定,那就拜託了。」彩雲盯了眼一臉無奈的青煙再回望雷。 雖說青樓間是互相競爭,但要是到了危難關頭還是會互相幫助,畢竟都是同行,有外來敵人目標必定一致。交遊廣闊的麗娘有幸得到神通廣大的朋友相助,得知古真榮兩天前離家後便再沒回去。 不過,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古家毫無動靜,古夫人沒有派人尋找之餘,就連古府大門也未曾移動半分,這詭異的情況不得不惹人起疑,最壞的想法是古家上下慘被滅門。 還好,談義氣的江湖人士為她們解開第一個疑團——古家上下安然無恙。只是,府中有幾名看似懂武功的彪形大漢在宅內把守,古家沒人走近大門,形勢好像被軟禁一樣。 翌日傍晚,雷趁守衛換人的空檔偷偷潛入府內,隨便抓了個婢女到假山後打算逼問,豈料婢女比她搶先說話。 「女俠,我家老爺被抓,請您行行好心幫忙救他出來。」 「我可是入侵者啊,幹嘛拜託我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你不怕我來滅口?況且,我沒有救出你們的打算。」 婢女顧不了那麼多,好像怕自己快沒有開口的可能,自動忽略雷一些說話,把想說的話一次道出,沒有給眼前女子有插嘴的機會。 「女俠,老爺前天出門不夠十步便給一群人推進一頂木轎,轎和人一下子消失在街上,管家根本來不及呼救。後來,有人送信給夫人,那名送信人背後有幾名高手跟隨,夫人看信後一臉鐵青,那些高手從那刻開始便留在府中,更要我們這些下人每天定時送飯菜給他們。 我們不斷打聽是誰寫信給夫人,管家保持緘默,我們做下人的惟有在守衛換班時偷聽他們的對話,希望從中聽取些情報。幸運地我們聽到些重點,甚麼孫爺差不多到城,白臉書生打算到城門迎接他……」 聽到特別的形容詞,雷已經肯定所謂的書生就是孟崇謙,而孫爺即是孫懷書。既然孫懷書到東木城,古真榮恰巧失蹤,她沒可能不懷疑成騰和孫懷書暗中作交易,按照推算,只要找出孫懷書便會知道古真榮的去向,也會翻出成騰的落腳處。 「知道成騰是誰嗎?或者是孫懷書?」雷嘗試在婢女口中問出重點。 「成騰倒是聽過幾次,但只從老爺咒罵時聽見,管家可能知道他是誰。」 若是突然出現在管家面前詢問,她真的可以問出個甚麼?詢問前就已經被人懷疑身分,又怕驚動四周守衛,雷此時頭昏腦脹。 「女俠,別想那麼多,跟我走的就是。」婢女生怕雷離去而催促。 算了,是陷阱也罷,她要的是情報,何況她們時日無多。 「好,就讓我見一下你們的管家。」 只要有一絲希望,人們總是設法利用它去扭轉乾坤。雷順利從管家口中得知古真榮確實被成騰捉住,至於本人身處在東木城哪一個地方,管家只是猜測在城北附近一帶。 「想不到你竟然跑到古府找線索,更意外地被古府僕人主動告知真相,真是好運呢!」霞抬頭迎向講述奇遇的雷。 「假若餘下的日子好像今趟這樣順利就最好,我受夠了不斷調查的日子。」 「平常你不是最愛四周調查的嗎?」 「情況已經不同了,因為她現在有了情人嘛,除了青煙的事,其他都不想再理會。」露盯著調侃雷的霞道。 「但辛苦的的差事差不多快完,只要找到古真榮,一切就好辦。」 「如今,我們有兩種方法案需同時進行。往後的晚上就勞煩雷到城北找找看,找到及情況許可的話,就把古真榮帶回來。明天霞傳話給孟崇謙要求他到這兒,我們該逼供的時候也到了。」彩雲終於插口說。 第二天,孟崇謙確實到趙府來,更是有備而來,小仙假公主的身份被揭穿,還不幸被挾持,府中上下都大為緊張。雷不時瞟著天色,露立即把她趕走。 「這裏我們可以解決,難得可以抓住孟崇謙,反倒是你快去尋找古真榮的蹤跡把事情盡快結束。」 雷應了聲便火速消失,她在城北的大小宅第穿梭,可惜毫無發現,直到她在暗巷小休時瞥見安桓在對面暗巷走出。 屋子不會長腳跑,所以雷小心翼翼跟蹤安桓,不過安桓的警覺性太強,走的都是迂迴路線,雷跟隨不久自知可能被發現,她終於回頭走到暗巷未端。 輕鬆地站在圍牆,雷發現眼前的小屋她曾經觀察過,但由於當時無人而沒加理會,只是安桓剛才的出現及屋內微弱的火光令她有著懷疑,她始終敵不過疑心入宅察看。 從門的隙縫望去,坐著的兩人令雷眼前一亮,正當她轉身欲離去匯報之際,利刃從正面衝向她,她即時用劍鞘打開,向旁邊退了幾步拉開攻擊範圍。 「別打算有命離開!」安桓沉聲道。 「可能吧!」雷聳肩回答。 對峙的兩人在大門打開的一刻停止,雷借助身旁的木架翻過圍牆,安桓從後追上。 深夜的街道已無行人,雷邊跑邊抽出配劍準備迎戰。安桓朝雷投出數枚飛鏢,雷回頭把飛鏢全數打開,下一刻劍尖緊隨飛鏢而來,她惟有向後翻了幾個筋斗再擺出防禦姿態。 雷知道不適宜與安桓拖拉下去,她再次轉身往還有人流的青樓跑去。可惜,跑了不久又被安桓趕在前頭,她只好硬著頭皮迎擊。 鏗鏘劍聲在街道縈迴,兩人情況不相上下,雷腹部中了一腿,安桓胸膛也中掌,互厲對方一眼,又繼續開打。突然,一道身影貼近,交戰相方瞬即分開,更一同向來人投視,當雷清楚瞧見眼前人是誰後,她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