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五章

好運永沒他的分,霉運總是黏著他不放,而且有意圖或企圖附在他的一生,究竟自己前世作了甚麼冤孽,為甚麼今生如此倒霉? 尤其是碰上夢飛行的時候,他可謂掉落到絕望的深淵,但最痛苦的還是沒有人來救他,有時更送他幾腳加速死亡。 譬如前天的課堂,他被親切的同學推下水。 分析量度得來的數據,電腦是個好幫手,只是礙於資源有限,變成幾人用一台電腦。其實,多少人使用也不是問題,頂多是等候時間長一點,下課前必定可以順利完成,不過電腦在分析中途當機就另作別論。 當時正在使用電腦的是夢飛行,他嘗試重新啟動電腦,可惜無論他開關電腦多才遍,顯示屏仍舊黑漆一片,所以他決定放棄。 大家都知道電腦壞掉不是他的錯,正常損耗嘛!可心中的怨言不自覺以眼神表露,夢飛行惟有道歉,選擇排在最後使用電腦。 只要完成數據分析,同學們可以自由離開,有些比較勤奮的學生會留下把報告寫好才走,有些則匆匆消失參與約會,反正報告一星期後遞交,用不著趕工完成。池映玥早已完成分析,他坐在杜鋒身旁閒聊,至於杜鋒正剛好輸入數據,他邊按鍵盤邊回應好友。 「早說你跟我一起排隊,那就不用排在最後。」池映玥喃喃道。 「排在哪裏都一樣,時間還不是差不多嗎?」即使跟在池映玥後面,快的只是幾分鐘,沒差吧! 「要說淒慘的一群可是排在夢飛行後面的人,要重新等候,想提早離去也不行。」 往坐在角落看書的夢飛行瞄眼,池映玥非常贊同地點頭,「這倒也是!」 沉默地看著同學一個接一個離去,又瞥了呆坐的池映玥,杜鋒滿是內疚說:「玥,你還是先走。」 「不要緊,還有十分鐘便完成,反正我下課後都是回宿舍,時間不會浪費多少。」 此時,已走多時的陳文桀突然出現在教室,他掃視不到十人的房間,然後就在滿佈電線的桌子找尋物件。 眾人不知道他在找甚麼,但大夥兒都合作地把阻擋視線的私人物件移開,可是找了五分鐘仍未能尋獲,陳文桀愈來愈緊張,就連擺放儀器的櫃子也打開查看。池映玥見他扭眉尋找,便徐徐問著。 「桀,不見了甚麼?你這樣胡亂找尋也不是辦法,快說來聽聽。」 「我忘記把今天要歸還的圖書拿走,最不幸的是我忘記在哪裏放下。」 「續借不行?」每次忘記還書就是用這種方法帶過,池映玥不甚明白他為何如此緊張。 「有人預約了,一定要還。」他努力翻開雜物尋找圖書芳蹤。 不一會,夢飛行拿著一本藍色封面的圖書走到陳文桀面前,「是這本嗎?放了在窗台。」 「就是這本,十分感謝……」接過圖書,陳文桀輕抱夢飛行便退開道,「還未完成嗎?」見夢飛行搖頭,他朝閒置的池映玥叫喚。 「書找到了還不走?」池映玥阻止陳交桀的發問。 「小玥玥,你的好友還未做好分析,你就留下來幫助他。」 夢飛行做不了分析與他何干?他跟他並不是真的太熟絡,要不是你們老是推卸責任,硬要他幫忙,現在怎會做成跟夢飛行是好朋友的錯覺。 「為甚麼你不留下?我現在可沒空。」 「我就真的沒空!」他趕著還書喔!踏出教室前,陳文桀補充了一句。「飛行向來都是電子產品殺手,只要他碰到的片刻就會壞。」 「胡吹亂謅也有個限度。」池映玥被陳文桀弄得翻白眼。 「也不至於這樣離譜!」夢飛行乾笑幾聲。 陳文桀的身影遠去,池映玥回頭剎那對上夢飛行有點迷糊的雙眸,他立刻撇開頭,把目光放在顯示屏。杜鋒注意到池映玥不自然的動作,他便往夢飛行身上一瞟,夢飛行正低頭拿起寫滿數據的記錄簿,準備在電腦輸入應有的數字。 把完成分析的資料列印,杜鋒已抽起側袋開步,池映玥習慣地把電腦關掉。就在畫面剛轉黑的瞬間,夢飛行大叫出來,他的聲響引來電腦室主管的注意,主管從隔離的辦公室走來,池映玥和杜鋒靜悄悄走近夢飛行。 「同學,你真不幸,用另一部電腦吧!」主管笑著把機箱拉出,「適才是硬盤出問題,現在是變壓器壞了。」 池映玥幸災樂禍地放聲大笑,杜鋒則是嘴角上勾,可憐的夢飛行聳聳肩使用旁邊的電腦。 「池映玥同學……」 夢飛行冷冽的眼神如利箭般插到自己身上,池映玥終於收起笑容,戰戰兢兢回應,「甚……甚麼事?」 「你也聽到陳文桀同學說我是電子產品殺手,所以今次的數據分析想請您幫忙,行不行?」一記人畜無害的笑臉比寒起臉更驚嚇,池映玥瞠目結舌,久久未能作出反應,杜鋒好心地輕拍他的肩膀。 不過,毫無動靜。 「同學,既然他希望你來幫手,你就做一次好心替他輸入,若不幫手,我怕整個課室的電腦都會遭殃。」主管朝池映玥說話。「而且數據由輸入至完成分析只需二十分鐘,不會佔用你太多時間。既然大家都是同學,幫個忙好不好?」 看看左、瞄瞄右,明明可以不理會夢飛行立刻離開,但景況已變得不由他控制,池映玥選擇投降。先不說主管那像老媽子的碎碎唸,夢飛行的怪異表情根本不容他拒絕。 「我知道了。」聽見池映玥答允,杜鋒以出奇的樣子推著好友,眼見池映玥向自己機械式點頭,他終於明白甚麼叫作為勢所逼。 「那麼……我先走了。玥,努力喔!」他感受到夢飛行殺人般的視線,不走不行。 努力也沒用,會死的!池映玥向杜鋒吃吃傻笑,杜鋒因不安而抓抓頭,彈指間,他已經身在大門處。 「慢走。」夢飛行率先道。 池映玥自知逃不出煉獄,所以他抓住夢飛行肩膀猛力搖晃,以洩心頭之憤。夢飛行沒有阻止池映玥,只等待他疲累而停下。 「不再搖嗎?水和油就要分開囉!」他被池映玥弄得有點暈。 教室只餘下二人,池映玥粗暴地搶去夢飛行手上的記錄簿,默不作聲替他輸入所有數據。 夢飛行露出狡猾的笑容坐到池映玥左邊,更單手支頭審視他生氣的表情;頃刻,他發現自己愈來愈喜歡逗弄池映玥,不是因為生活無聊,而是單純想作弄乖巧的小狗。原因,算是找到了,夢飛行好久沒跟藏於隱蔽處的真心進行對話。 從眼角餘光留意到夢飛行緊盯自己,本來怒火中燒的池映玥,即把所有注意力集中於前方顯示屏,但因尷尬而引起的紅耳朵,他始終控制不住。 雖然夢飛行看似是凝望池映玥,不過他眼前早已朦朧一遍,直至池映玥不小心把滑鼠撞上機箱,處於神遊狀態的夢飛行被聲音拉回現實,他眨動那雙乾澀的眼睛,眼珠順應池映玥的右手移動。 「小心點嘛!我正培養睡意。」夢飛行不滿池映玥的行為。 狠狠瞅住一臉無所事事的夢飛行,池映玥把記錄簿隨手丟到桌上。 「要睡就多等一會滾回家睡,睡到世界末日也不干我的事。數據我已經全部輸入,你自己慢慢等結果。」語畢,他惱怒地站起,夢飛行緩緩地坐直身子。 「我怕電腦當機,你還是多坐幾分鐘,況且等一會又不會少你一塊肉。」夢飛行突然澄明的雙眼讓池映玥僵住身軀。「既然答應幫忙,就要負責到最後!」語氣中沒有請求,更帶著理所當然。 「負責?又不是女人……」池映玥低喃,「我就等到完成分析,別想我下次會幫你。」 「不要緊,一定沒下次。」他嘻皮笑臉,池映玥氣得把頭轉開。 教室裏的氣氛沉重,到了下班時間的主管顧眄擺著兩張臭臉的學生後,他知道不要說廢話,所以叮囑他們離開前把所有燈火關掉,話未說完主管見兩人給了回應,他逃命似地走出課室。 過於寧靜,就連呼吸聲也若隱聽到。池映玥的呼吸有點促,夢飛行知道他現在心情緊張。 「背著別人很沒禮貌耶!」 問題開出,不過沒有給予答覆。 「不會為了點芝麻小事鬧脾氣吧。」 「不說話會死嗎?」 才放鬆丁點,現在又來刺激他,夢飛行總是故意找碴……耳根不爭氣地再次通紅,池映玥默默離開椅子,準備轉換坐位遠離夢飛行這個霉運源頭。 「你就真的那麼害怕跟我獨處?」 聲音很輕、很淡,但足夠給被詢問者一種震撼。想裝作沒聽見,可惜停下的腳步已出賣自己,池映玥不敢回頭,茫然盯著地板,腦袋一遍空白。 知道問出了重點,夢飛行用平實的聲調道,「回答我!」 「對……」鼓起勇氣轉身,池映玥幾乎是咬牙說出。 「很好,你終於看著我說話。」夢飛行滿足地咧嘴而笑,再問:「為甚麼?」 未曾看過的笑容,池映玥一時做不出反應,安靜佇足。 知道眼前人被自己的笑容影響,夢飛行很快收歛,清了清喉嚨說,「不要老是要我把問題重複幾次,池映玥。」 雖然夢飛行平常會連名帶姓叫喚自己,可是這次的語調確實不同,除了不耐煩,外帶點質問的味道。 「你的臉非常恐怖……」尤其聯誼會那次!池映玥只敢說出事實的一部份。 「哦?」 夢飛行回想一些事,然後束起礙事的頭髮,直視相差兩個身位的池映玥。「你說這張?」 池映玥頻頻點頭,惹得夢飛行大笑。 「若要說這張臉……」遲緩半分,夢飛行續說:「直到畢業前,我會讓你常常看到。」 「神經病。」池映玥不屑厲瞟。 「我本來就是瘋子。」夢飛行不慍不火笑著走近池映玥跟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