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六章

「有必要貼近對話嗎?」此刻池映玥的戒備程度猶如一隻準備撲出去反擊的貓。 「不走近你聽不清我的說話。」 「我又沒有聽障!」既然阻止不了夢飛行前進,他惟有選擇後退拉開二人距離。 刻意保持距離的池映玥讓夢飛行心裏有點不爽,二人拉鋸了一會,夢飛行終於再沒踏出一步,更冷冷道:「別再後退了……」 「才不……哎呀…」頭顱右側撞上吊櫃的尖角,他回頭斜視凶器後便瞪向夢飛行。 「所以才叫你不要亂動,這下活該!」惡作劇的意識逐漸浮現,本來糟蹋的心情一下子變好。 夢飛行趁池映玥的注意力還未轉換時主動上前,雙手用力捉緊池映玥手臂,以玩味的態度在他耳際吹氣。 池映玥的潛意識令他身體瞬間僵硬,夢飛行伺機伸出舌頭在耳根舐了一圈,最後含住飽滿的耳珠。本能反應的力度強大,池映玥輕易掙脫拑制,然後狠狠給夢飛行一拳,那記重拳令夢飛行口角滲血也退了幾步,他又氣又尷尬地盯著始作俑者。 「想不到你的拳頭如此有力。」雖然擺出一臉讚歎的樣子,但語氣就像事不關己般平實。 「夢飛行,我開不了這種玩笑。」池映玥發出幾乎是怒吼的聲音,夢飛行按著雙耳,露出別再發出噪音的表情。 「我已經知道……」 拭去朱紅,夢飛行返回原來的坐位,臉上掛著別有用心的笑容,不久他轉身背向池映玥。池映玥不知道他打甚麼主意,但見他已經沒再接近自己,他稍為放心下來。 夢飛行好像知道池映玥仍在,便特意發出警告:「再不走,當心你另一邊耳朵。」 猶豫一會,池映玥緩緩拿起背包,離開課室前,他打量夢飛行孤獨的背影。 事件過後,池映玥和夢飛行已再沒對話,同學們不知道他們現在的關係有多惡劣,杜峰起初不已為然,可是觀察了幾天,他終於發現兩人的不對勁。 平常的池映玥總是想盡辦法遠離夢飛行,可是這幾天他非但沒有躲避,而且兩人碰面時,池映玥臉上全是陌路人的淡漠神情。至於夢飛行,他竟然不再騷擾池映玥,可是目光間中會投在他身上,更不自覺顯露自嘲的微笑,杜峰開始猜想是否跟夢飛行硬要池映玥留下幫忙的事有關。 某一天放學,杜峰拉著池映玥到飯堂享用下午茶,順便探探口風。 「真的要說?」 池映玥不情願的反應已給杜峰一個決定——不追問到底他不叫杜峰。 「快說!」 沉默片刻,他說出實情。「我打了夢飛行一拳,」他指向自己的臉頰,苦笑回答:「在這裏。」 杜峰不可置信朝池映玥眨眼,「他幹了甚麼?真難得見你動怒!」從認識池映玥開始就知道他的脾氣很好,即使事情再過份,池映玥都可以忍下來。 瞧見杜峰誇張的表情,池映玥邊搖頭邊道:「無論如何都不能說!」 「不說也猜到不是好事,能令你按捺不住動手,事情一定非常嚴重。」杜峰失笑睨向遠處正在排隊買下午茶的夢飛行,而夢飛行剛好往他的方向望去,接著他勉強扯開一個笑容,他嘆了口氣喃喃說:「看來你在畢業前都鐵定被人吃得死死。」 留意到杜峰的眼神,池映玥順住視線轉頭。「媽的,前世肯定欠了他一筆!」當他咒罵了片刻,夢飛行泛起燦爛的笑容在他身邊停下。 「把你的東西拿開,我要坐下。」不容拒絕的語氣令氣氛霎時凝結,池映玥抬眼直瞪,夢飛行也不客氣地冷瞅,杜峰發現形勢快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所以他搬開自己的物品,又移走桌上的食物讓夢飛行放下盤子。 在夢飛行坐下的一剎,旁邊的池映玥突然走開,杜峰只能無奈地看著好友離去。人影消失在人群當中,杜峰收拾心情後便詢問夢飛行有關池映玥的事。 「你究竟對他幹了甚麼好事?我從未見他如此惱怒。」 「沒甚麼……既然他沒有告訴你,你就不要像個八卦的女生問過不停。抑或你想當福爾摩斯,抽絲剝繭替你的好友申訴。」 杜峰瞇眼微笑,如劍刃鋒利的目光不斷刺在夢飛行身上,而且他並沒有因夢飛行的嘲弄而動搖。 夢飛行忽地發現,杜峰原來有令他覺得危險的一面,他這回真的遇上對手了。 「我無意把事情鬧大,只是純粹想知道你為甚麼死咬著他不放?」 「因為想控制一個人,改變一下他的思考模式!」夢飛行笑得詭異。 多瘋狂自大的想法!但你的目的是甚麼?非要玥不可?杜峰未能預估結果。 「你認為成功的機會有多少?」 「視乎有沒有人插手……」 聽到話中意有所指,杜峰怎會不明白。「只要某人不要做得太過份,我不會告訴他。」他不知道夢飛行耍甚麼花樣,還是選擇靜觀其變。「若然成功,你想把他怎樣?」 「老實說,我沒想過會有成功的一天……若有,我可能會跪著向他懺悔。」 時間又再過了一個月,自從班上的人意識到池映玥和夢飛行再沒理睬對方後,愛無風起浪的陳文桀和馬廷民開始瞎搞。他們首先查問和池映玥最要好的杜峰,當然,杜峰怎會出賣朋友?因而裝作毫不知情,他們也只好作罷。 不久,他們有意無意問著池映玥和夢飛行,可惜,他倆守口如瓶。 直到連續三天公眾假期,外碰巧星期六日共五天大假,宿舍大部份同學不是外遊就是回家,所以宿舍變得空蕩蕩。 趁著五天空檔,竹戰、遊戲機對打,各式各樣宿舍聯誼正式開始。馬廷民誠邀池映玥出席希望再探實情,不過池映玥斷言拒絕,至於他的室友也是同班同學的郭輝仁則答應參加。 第一天,總算平靜渡過。 第二天,因為到醫院探望外婆很晚才回宿舍,所以池映玥倒頭便睡,毫不理會室友有否存在。 第三天,才不到九時,馬廷民到房中找東西,聲音嘈雜得令池映玥忍不住醒來看過究竟。 「為甚麼你們總是喜歡找東西?叫輝仁自己回來找不行嗎?」硬被弄醒的人的怨念通常極重。 「他人走不開……現在才剛北圈,他輸的七七八八,他叫我替他找錢包。」 「就在那個櫃子最裏面的一格。」池映玥直指白色小櫃。 「好的,」馬廷民找到物件後,他帶笑問著:「思嵐準備熬湯,要喝嗎?她要知道人數準備材料。」 「那就算我吧!好久沒喝了。」 正午,池映玥終於懶洋洋地從床上坐起,爬下床的一刻叩門聲恰好響起。 「內褲輸了沒?」開門後,池映玥劈頭一句笑問。 「天無絕人之路,全都賺回來!」郭輝仁擺出勝利的模樣。 「那就恭喜、恭喜……」 轉眼,郭輝仁換了一身衣服準備外出,他有責任地向池映玥交待他的去向。「我後天才回來,要回家跟家人吃飯。還有,下午有人來還筆記給我,先跟你說聲。」 池映玥點頭目送室友後,無所事事的他只好上網消遣。平常瀏覽的網頁已沒甚麼好看,池映玥本想爬回他的上層床休息時,敲門聲提醒他還筆記的人願意前來。 甫開門,池映玥瞧見的是笑容可掬的夢飛行一手拿著筆記,一手小心翼翼拎著大半碗滿的熱湯,升起白煙的表面正在告訴他要退開讓來人入室。 邁步的夢飛行因為顧全湯水而忽略眼前危險,右腳撞上桌腳後再被電線絆腳,他立時站不住腳,整個人重心向前,在後面的池映玥見狀即刻拉住他的衣領,免於和地下接吻。 夢飛行右手被熱湯燙傷,冒煙的湯水和膠碗從半空掉落四散在磚地,正當他想蹲下清理現場時,池映玥喝令阻止。「不要再抹,快去沖冷水。」 傷者徐緩站起,池映玥扣住他受傷的手腕匆促走向浴室。 「真不知道你在磨蹭甚麼?」扭開水龍頭,池映玥把已經發紅的手掌拉到冷水下沖洗,夢飛行偷瞄看上去氣沖沖的池映玥,然後慢慢漾起似有還無的笑臉。 「至少沖洗五分鐘,外面的事你不用管。」語畢,池映玥拿出抹布在房間和浴室進出,把地下清理乾淨,夢飛行坐在馬桶蓋上睒視他的舉動。 良久,地磚回復初時的清潔,池映玥看著地下滿意地點頭,其後他返回浴室把抹布清洗。 「謝囉!」夢飛行牽扯嘴角笑著道謝。 「嗯……」池映玥蹲下在小桶內搓洗抹布,不一會他舉頭,「讓我看看你的手……」 滴水的右手在池映玥眼前,他掃視過後便吩咐夢飛行再多洗片刻,夢飛行乖乖聽命。 放好清潔用具,池映玥的焦點落在略紅的大掌上,而坐著的夢飛行,目光卻放在池映玥操勞過後顯得微紅的臉頰。沒有留意眼下人眸中神色,池映玥抓著夢飛行的手端詳,因為他並不用力,所以右手容易移動的夢飛行,現在用那隻冰涼的手握住池映玥的脖子。 「真涼快……」池映玥沒有掙開,反倒是舒服的樣子。 鬆開手,夢飛行叮嚀池映玥坐在書桌前,又取出掛在附近屬於池映玥的毛巾沾濕,池映玥的眼珠跟隨夢飛行的動作走動。 抽去池映玥的眼鏡,夢飛行用毛巾在池映玥臉孔擦拭,接著隔著毛巾替他按摩肩頸和臉面。 「你的手不痛嗎?」他不會忘記他的傷,但夢飛行依舊按著他的肩膀,沒有停下的打算。約莫過了三分鐘,夢飛行決定停工。 肩膀的力量消失,池映玥在自己的小櫃尋找藥膏,夢飛行則坐在郭輝仁的專用椅子,使用他未關掉的電腦。 「你不怕他知道?」顧眄夢飛行擅自按著鍵盤,池映玥側目。 「我常這樣,他早就知道。」夢飛行懷笑續說:「他說下載了最新的A片,叫我好好欣賞。」 「這種事用不著告訴我……」池映玥有點不知所措。 「難道你未曾看過?一個正常男人總會看過兩、三次。」他按了數下,電腦播放著情色影片。 「我很正常,不過不想看就是。」 「來看一下嘛!」夢飛行拉著池映玥坐下,池映玥只是底頭替紅腫的大手塗抹藥膏,早前兩人的僵局已經化為輕煙消散。 揚聲器斷斷續續傳出交歡的叫聲,顯得不安的池映玥本想叫夢飛行關閉影片,但夢飛行恐怖的視線和深沉的臉色令他把頭移向影片中。片中是一人妖坐在男人身上擺腰,池映玥看得目瞪口呆,反觀夢飛行,他是壓住怒氣多於觀賞。 夢飛行的臉色愈來愈難看,池映玥主動按下紅色交叉,免得郭輝仁的電腦被毀。 「後悔看了?」池映玥有點戰戰兢兢。 「這是舊片,片中人死了好幾年……別告訴輝仁我剛剛說過的話。」夢飛行的眼神灰暗,問非所答,池映玥瞟住他靜默不語。 送走夢飛行,池映玥躺在床上為剛才的一切來個綜合,他猜測夢飛行不會因某女優主演而追看情色影片的人;再者,影片中可以說是兩個男人,為甚麼他會知道片中人已死? 而且從他的表情看來,他好像認識片中人,否則為甚麼看了不久就動氣? 要是真的認識的話…… 池映玥發現自己不可以再預測下去,因為答案的爆炸性會令他不敢面對夢飛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