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10094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秘密--第八章

一道落寞的身影在腦海中迴旋,即使不讓人痛心,也令人感到無奈。 現今和曾經是兩個性格極端的人,前者被他逼得處處退讓,後者像挑戰低線般步步進逼;當夢飛行察覺到原來前者亦能像「他」一樣能左右他的意念後,他不禁嘲笑自己所謂的定力。 在自嘲中,除了因對他有好感外,也包含著各種看似無稽的想法……例如,如何把一個人的性格行為徹底扭曲。 已經好幾年沒有人能闖入他的世界,縱使人已死去多時,那人的精神依然貪婪地佔據他的記憶,就連他的慈悲心也被抹殺。他硬生生把他拉進一個變態的世界,送給他一段荒謬的歷史,更把他的性格扭曲。 儘管如此,他對他的愛未曾改變,只是包容與容忍有限…… 事隔多年,他仍舊活於噩夢中,夢魘總是不留情地拆掉沉重的枷鎖,讓不堪回首的前塵往事像走馬燈一樣持續放映,縈繞每個細胞,教他生不如死。 剛從街市買了食材準備回家,夢飛行驀地發現前方一抹熟悉的背影,而身影就像彈珠機內的鋼彈一樣,以飄忽的路線走出不算繁忙的行人道。 然而,在不遠處有一輛貨車高速駛近,於是旁觀者把手上承載重物的膠袋狠狠向前甩,正正打中在他眼前某人的小腿,接住冷淡地說。 「喂,要自殺的人走遠點,街上任何一個人都不想當目擊者……」 因為突然受襲,本應處於迷離狀態的池映玥瞬間回魂更停下腳步,緩慢扭頭看看究竟是哪個混蛋不明就裏就咒他去死又蓄意攻擊他。當望見施襲者的面貌後,池映玥繃緊的臉孔隨即放鬆,亦立時反撃。 「早安啊,一號證人!」 「你這個童子昨晚被黑山老妖榨乾了嗎?」雙眼無神配上黑色眼圈,面色灰暗外加步履不穩,夢飛行不禁調侃這位好同學。 「病情不穩……」池映玥無奈苦笑。 雖然答非所問,可簡單的一句足以令夢飛行知道要適可而止。瞧見夢飛行好像了解他所指的事,池映玥勉強扯起嘴角,「不跟你說了,我整夜沒睡,現在只是努力撐住,先走囉。」 「到我家如何?」腦內的盼望,就是那微細丁點,讓平常小心說話的夢飛行衝口而出。聽到自己的說話,夢飛行感到愕然,剎那間,他本能地補充一句:「以你的狀態恐怕熬不到宿舍。」 可能疲憊的關係,池映玥沒有多餘的心思考究夢飛行話語中的含意,他拚命張開沉重的眼皮,嘴角微微上移,左手更搶過夢飛行右手的重物。 「那就……打擾了!只是,會騷擾你的家人嗎?」 「放心,我是獨居人士!」語畢,夢飛行開步,「快點走,別讓我這種傷者等太久。」一直尾隨夢飛行,池映玥終於留意到他的居所距離外婆所住的醫院不過是十多分鐘腳程。 打開大廈閘門,夢飛行領著池映玥入內,坐在櫃檯前的管理員老伯瞄了眼來人後,就把視線投回小小的電視裏。 睡意頻頻衝擊意志,池映玥進屋片刻就在沙發上昏睡過去,夢飛行走到臥房尋找藏在衣櫃角落的保暖物品。 拆開包裹被子的封套,他掛上前所未有的溫柔表情為熟睡之人蓋好被子,然後佇足盯向池映玥的睡顏。不久,他待在狹小的廚房處理適才買來的食物,同時回想著一直纏繞他的舊事,也是他的心結。 那年,高中一年,他倆是同級不同班的同學,基本上大家毫無交集可言,但至少知道有對方這個人物。 當時的夢飛行跟同齡的男生一樣,充滿生氣、愛說話、也喜歡搗蛋,但唯一不同的是他清楚知道自己是同性戀。因為就讀男女校,所以性取向這種事不會太多人懷疑,若非行為和外表過於女性化,只要間中調戲女生,吵鬧拌嘴,又和男生一副好哥兒的樣子,基本上沒人會發現……除非當中有同類存在。 即使素不相識,同類總有辦法互相辨認,尤其在某些地方,譬如洗手間。 由於同學告病假的關係,與夢飛行熟稔的老師拜託他在圖書館當值,反正回家後都只是賴在床上,夢飛行勉為其難答應作一天乖學生。 先是凝望指針移了一步,再睒視最後一個學生走出圖書館,夢飛行火速鎖上大門,接著把鑰匙丟在早已離去的老師桌上。 在夢飛行快步穿梭走廊期間,他突地想起校內一直以來的傳聞……學生放學後留在廁格有親暱舉動。校方曾經為事件澄清,更要求校工多加巡察,可惜謠傳沒有停止過,最後落得校方要求學生必須在五時前全部離校。 對於放學鐘聲響起不久便消失的夢飛行來說,本來是不會在意學校發生任何事,可是現在是五時多,他多少會警惕自己注意一下,即使這是謠言。 輕輕推開男廁大門,夢飛行霎時皺眉,縱然聲音不大,屬於情慾的呻吟他怎會分辨不到?可他真的急於上廁所,他惟有硬著頭皮裝作甚麼都沒聽見。 才剛如廁,廁格的木門忽然打開,夢飛行還未趕及拉上褲鍊,就聽到有人連名帶姓叫著。 「果然是你,夢飛行!」 夢飛行慌張回頭,映入眼簾的是衣衫不整,臉頰緋紅的隔壁班同學。 楊棹楓妖冶地笑著朝他走去,不一會他叫喊:「出來吧!他不會說出去。」 語畢,一抹身影戰戰兢兢出現,夢飛行認出男生是高三的學長,他心中隨即大呼傳言原來是真的,而且還親眼目擊。 「憑甚麼覺得我不會亂說?」剎那間,夢飛行整理妥當,面上驚惶已經消失。 「你沒有逃跑……」 「這算是甚麼理由?」 「其次是你依然站著跟我說話。」 「既然被你發現,急於離去已經沒有意思。」 「因為你和我們一樣都是同類!」盯視夢飛行神色自若的表情,楊棹楓肯定地說:「是否同類,在這個圈子生活的人都不會錯認。」 躊躇片刻,夢飛行低頭洗手嘆息道:「你們快走吧!記著下次留意選址。」 學長見夢飛行無意把事情鬧大,他拉住楊棹楓打算離開,不過卻被楊棹楓甩掉他的手。 「學長,你先走,我有話要跟他說。」 「我和你無話可說。」他轉身欲踏出一步,楊棹楓突然上前緊抱住他,而學長則匆匆跑出男廁。 「有興趣不?」雖然好事給打斷,但慾火和興致未曾退卻,楊棹楓帶著誘惑的神情倏地舐吻著夢飛行的脖頸與鎖骨,高熱的氣息令夢飛行嚇得不知所措,呆愣站住任由楊棹楓玩弄於股掌之間。「適才你打斷了我們的好事,你要給我補償!」 「我對你沒興趣,快放開我!」基於是同學關係,夢飛行只是不斷擺動身體而非極力掙扎,總之他試圖用溫和的方式甩開像頭章魚纏上他的楊棹楓。 顧眄夢飛行好笑的舉動,楊棹楓終歸放開看似可憐的外人,他一邊束好衣衫,一邊打量同學,夢飛行被他以掃瞄似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但他出奇地沒有逃跑的衝動。 「肚子餓,陪我去吃點東西。」楊棹楓拉開男廁木門背著夢飛行自說自話,正當他以為夢飛行選擇靜默作為拒絕時,夢飛行霍然在他身旁同行,更聳肩哼了聲,算是答應了。 咬住吸管喝著飲品的夢飛行不時睨向用餐中的楊棹楓,楊棹楓沒有理會繼續咬下麵條,直到他稍有飽餐的感覺,他才放慢進食速度並按下夢飛行拿著杯子的手。 「一會兒便回家去?」 「當然!我是好孩子。」 「去你的好孩子……」 「瞧你的樣子應該吃飽,我先走了。」夢飛行把紙幣放在桌上,無視楊棹楓欲言又止的表情。 最後,楊棹楓還是把話說了。「多留一會又不會少你塊肉!」 「對啊!不過我多了份危機。」他不客氣回道。 「好,你走吧!」 雖說楊棹楓扯開燦爛的笑容,夢飛行卻看得頭皮發麻,因為他知道這是別有用心的微笑;直到第二天放學,楊棹楓忽地在走廊攔住他,夢飛行之前擔憂的情況此刻完全應驗。 由於是星期五,同學們均以旋風式的速度衝出學校,莫說走廊,就連校園內的人亦寥寥無幾,夢飛行不用故意壓下聲浪說話。 「楊同學,我沒空跟你聊天。」 危險人物,還是溜之大吉! 夢飛行不等楊棹楓答話已經跨出一步,可惜他這步換來被人狠狠甩到牆壁,始料未及的情況與背部疼痛讓夢飛行的臉皺成一團。 下一秒,楊棹楓湊近並強吻著他,他使出全力推開眼前人,而他的本能告訴他要給他一拳,不過,卻被楊棹楓舉臂擋住,更反被楊棹楓在腹部送了一記,夢飛行霎時痛得齜牙咧嘴,按著肚子依牆壁滑坐到地下,施襲者漾起一抹冷笑蹲下去。 「感覺如何?」 「似乎你經常做出過火行為讓人火大得武力相向。」見他輕鬆隔開,夢飛行心有不甘。 「錯了,因為我是空手道六段,你出拳的路數我會猜到。」用力扣住夢飛行的下頷令他望向自己,楊棹楓補充一句,「除非我願意被打,否則沒人可以反抗我。」 「真是小看了你……」從楊棹楓纖瘦的外表根本看不出來,夢飛行挑眉打量。 「過獎。」 站起俯視夢飛行,楊棹楓拉扯他的衣領把人拖帶到附近無人的課室,夢飛行因腹部痛楚未曾消減,他只能眼睜睜讓楊棹楓對自己為所欲為。 「喂,不覺得太快了嗎?」靠牆而坐的夢飛行直瞪著解開他皮帶的人,楊棹楓笑而不語,他吐了口氣問:「你現在跟男妓有甚麼分別?」 「男妓要付錢,我的是自願。」 「但我不是自願,我可是被你性騷擾。」 「不是性騷擾,是性侵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