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十二章

成績公佈後就是令人充滿期待的暑假,眾人因為順利擺脫一個多月的獄火煎熬而決定好好慶祝一番,所以他們安排了整天的慶祝活動。 早上九時,差不多三十餘人跑到碼頭跳上遊艇,池映玥和夢飛行都為當中一份子。 起初二人保持沉默,直到所有人都各自選擇活動後,圍著燒烤爐的只剩下他們二人,二人隨即好奇地詢問對方為何出現,雖然雙方都知道原因…… 就是不想在家裏悶著。 「你不是離群索居嗎?」池映玥專心烤著雞排。 「你不是討厭嘈雜嗎?」夢飛行反問。 二人正在對峙的時候,活動舉辦者從遠處走近,掃視呆坐不玩的人。 爐火溫度不高,陳文桀邊喝汽水邊坐下。 「喂,你們不會只來燒烤吧!船艙既有電玩又有冷凍,可以進去玩玩。」語畢,兩人同時朝他死瞪眼,他聳肩道:「不玩便算,今晚去喝酒,你們別想逃走。」 「知道了,你快點下海餵鯊魚。」池映玥冷冷地說。 陳文桀哈哈大笑,趁機偷吃池映玥碟中的魚丸,「我就是那條鯊魚,只吃你燒的食物,記住多燒一點,我一會再來吃。」 「好吧!你記著別把其他鯊魚引來,我沒時間弄太多。」他因陳文桀的話笑起來。 夢飛行呷口啤酒坐到池映玥旁邊,他除了右手搭在同學身上,還把頭靠在肩膀,池映玥沒有任何動作,依舊燒著已七成熟的肉雞。 「幫忙塗抹甜蜜糖,我的手被你壓的快麻痺。」 夢飛行按照池映玥的說話而行,最後他順利地咬住雞排, 「你懂喝酒嗎?」夢飛行隨口詢問打開話題,豈料換來一記狠瞪,他坐直身子認真打量池映玥,「真的不懂?」 有必要用上訝異的表情嗎?池映玥不解。 「我為甚麼要騙你,我向來滴酒不沾!」 「多多少少也要學……至少要喝一罐啤酒,否則將來工作有飯局時,你怎樣帶過?」 「不要緊,總有辦法解決。」 「既然如此,今晚你喝啤酒吧,沒有那麼易醉倒。還有,小心被那群酒鬼灌醉。」 喝酒,是一門學問。 喝丁點雖可保持清醒,但未必盡興而歸;多喝可以放鬆心情,不過更會令人喝醉發酒瘋。 遊艇遊結束,眾人決定回家一趟淨身更衣,更相約八時在蘇豪區集合。因為夢飛行不想跟陳文桀等人拚酒,所以他以有事為由晚一小時才來,就因這六十分鐘,眼前的情景變得有點失控。 由於他們的人數太多,十多人被安排坐在酒吧外的長桌,自成一角,桌上不單有啤酒外,還有威士忌、伏特加等烈酒。 甫坐下,馬廷民率先給他倒了半杯威士忌,說是懲罰他遲到的結果。盯著茶色的液體,偷瞄看上去有醉意的馬廷民,夢飛行惟一能做的是一飲而盡聊表歉意。 掃視在坐的同學,大部份人已面紅耳赤,夢飛行後悔前來,但當他留意到身旁的池映玥雙目呆滯,兩頰在暗燈下仍能看出泛紅,後悔的念頭隨即被驚嚇補上,而他的視線則落在池映玥所喝的酒——甚麼都沒有,只剩空杯。 「你們給他喝了甚麼?」他心裏不其然漏幾拍。 「其實不算多,一支啤酒和一杯雞尾酒,剛才他在猜拳輸掉後再喝兩杯威士忌……」陳文桀回答。 不多?是太多了吧,你們這群好同學…… 夢飛行沒好氣嘆道:「其實他不懂喝酒,你們不是看不出嘛!」 眾人立即擺出一臉「不會吧」的表情,池映玥遲疑片刻才點頭。 馬廷民立時道:「小玥玥,你還是別喝了……」 「我還好,就讓我多喝一點,我知道自己的底線。」池映玥肯定地說。 若是當時人自願承擔責任,其他人自然不會多說半句,不過他們都不會主動為池映玥斟酒。 酒精令體溫飆升,池映玥現正喝著冷涼的啤酒降溫。差不多踏入午夜,回家的回家,到別處再喝的同學都走了,圍繞長桌的人不足七人。 在眾人聊的興高采烈時,池映玥倏忽狠狠咬住夢飛行的右肩,夢飛行痛得劍眉打結,但沒發出半句喊痛的字詞,餘下的四人被嚇得瞠目結舌,酒意全消,陳文桀想拉開池映玥時,夢飛行卻出言阻止。 「讓他咬,我還能支持。」 「話不是這樣說……」語畢,陳文桀拍著池映玥臉頰,「凌晨了,要回家囉,別再玩。」 池映玥不為所動,咬力更增加一倍,這次夢飛行要咬牙忍痛。 「小玥玥,再鬧下去你回不了宿舍。」陳文桀的話引起醉酒的池映玥注意,池映玥朝他點頭,其他人即便查看夢飛行的傷勢……九個牙齒印,三個在滲血,一個是流血。 「沒甚麼大不了。」夢飛行說得輕描淡寫,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沒事?你是被虐狂嗎?咬出血囉……」另一位同學怪叫著。 馬廷民打斷同學們的對話,提醒他們有件不得不急於處理的問題。 「他醉成這樣根本回不了宿舍,宿舍大堂的保安員沒可以讓他進去。」 見同學我看你、你看我,夢飛行淡淡提出:「假若你們不方便,我可以接收。」 他的一句固然無人反對,而且眾人熱心地替他找來計程車,還每人給他一百元當作車資。 計程車司機對於接載醉酒的人,都會把車快駛很多,尤其在夜半,速度更快。十五分鐘後,夢飛行揹起池映玥站立在自家門前,他好不容易才取出鑰匙開門。 把爛醉如泥的池映玥丟到沙發上,他拿起水杯坐下休息,此時肩膀傳來痛楚和搔癢,他略略偏頭查看傷勢。 「喂,下次不要再亂喝了。」他低視眼眸半合的醉鬼唸著。 「知道啦……」池映玥勉強撐開眼皮,「沒甚麼事,應該不會有下次。你不用擔心我,哈哈……」 躺臥的人喋喋不休,語無倫次,夢飛行敢肯定池映玥已經醉得迷迷糊糊,他坐在沙發邊沿,池映玥似乎是看著自己,還笑的有點詭異。 該如何決擇? 想抱人的念頭已有好幾年沒有出現,而今,他有這種衝動…… 他知道這樣做是錯得離譜,只要他做了,一切便無法挽回,即使池映玥處於混沌之中,事情總有一日會拆穿。 有一必有二,他的堅持、冷靜,今回不適合用於池映玥身上,因為他確實想佔有他。 夢飛行把臉湊近,只聽到含糊的聲音,他即便輕吻著身下人的頸肩,右手探入衣衫摸索。 池映玥醉死過去,身體的反應因酒精影而變得遲緩,所以衣衫盡褪也沒有反應。 小心翼翼吸吮少許乾涸的嘴唇,舌頭在口腔盡情遊走,不久,他放開唇瓣,轉往胸前的寶石。 「嗯……」叫聲很輕,夢飛行先是怔著,他生怕他真的醒來。幸好池映玥仍舊閉眼,他遲疑一會才再續動作。 「玥,為甚麼我對你總是放不下……」他拉開池映玥雙腳,把慾望埋藏深處,緩慢擺動。不知道是自己的刺激還是生理現象,池映玥的器官稍稍充血,他握住他的分身開始搓弄,抽插的速度逐漸加快。 「唔……好熱……嗯嗯……」睡夢中的池映玥彷彿回應著掠奪者的攻擊,他弓起身子,逸出斷斷續續的吟哦。 「若是在你清醒的情況下做,你會否露出相同的表情……」夢飛行帶著無奈端視池映玥的媚態。 身下的脹大最後得到宣洩,夢飛行仔細地為池映玥擦拭身體,然後為他穿回衣服,事情像夢一般過去。 而這個夢,他不想醒來。 頭痛非常,胃裏一陣翻騰想吐,而且口乾舌燥,救命…… 池映玥終於明白甚麼是宿醉,這個經驗真是永世難忘,他死都不希望有下次。 打算從沙發坐起,可是腰間的痠軟超出他預期,或許是整晚維持一個睡姿之過,果然沙發不是個睡覺的好地方,他側臥了許久才能坐著。 直到十五分鐘過去,他舉步維艱走向浴室,中途還用手撐著牆壁行走。 夢飛行漸漸清醒,他翻身趴在床上,剛好浴室門打開,他朝從浴室出來的人甩了甩手。 「睡的如何?」 「一般而已……整個人依然很累。」池映玥靠在臥室門框,滿臉倦容。 夢飛行往左邊移動,輕拍空出的位置,「別站在那邊,過來坐下。」 人只要感到疲憊,倒在床舖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池映玥打著呵欠道,「好舒服!而且是彈簧床墊,你真懂享受。」 「睡個回籠覺,反正你也不急於離去。」他提議。 暑假的日子很長,呆在宿舍的話頭頂會長出菇類植物,他才不要。 「好吧!在這邊住幾天當作渡假也許不錯。」 「無任歡迎。」 「昨晚我好像喝醉,我有沒有做出奇怪的事?」他記得夢飛行來到不久,自己被陳文桀灌了數次酒,然後他酒醒後發現自己身在同學的住處,中間的記憶似有還無,他若隱記得自己坐到計程車的情況,還有夢飛行瞅緊自己苦笑…… 等等,為甚麼他會有那個表情? 傷口像是回應池映玥的說話剎那疼痛,夢飛行裝作回憶昨晚的事,遮掩不自然的表情,「好像……沒有,你完全是醉死過去,我們好不容易把你搬到計程車,我揹著你回來也很辛苦。」 「抱歉打擾你們,我發誓沒有下次。」 「其實也不要緊,偶爾喝醉亦無妨。」 池映玥轉眼便熟睡,夢飛行本想躺下,不過他最後都是選擇下床,他不是怕自己餓虎撲羊,而是怕想起楊棹楓,怕自己的另一面浮現。 盯著鏡中的自己,夢飛行掛著譏笑,回想昨夜熾熱的交疊,他得出一個結論—— 人,他要定了,只是,他該不該要走到那一步? 但到了那步,池映玥鐵定不會原諒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