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711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合陵--第四十五章

天色從清藍慢慢變成魚肚白,由於浮雲不多,那白更加明顯,彩雲和秋月分別靠在窗框的兩旁欣賞瑰麗的晨曦,秋月眺望同時,想著多年前的情景。

 

「差不多快十年了……我倆好久沒如此悠閒地看著旭日初升的景象。」

 

眨眼間,就是十年……

 

十年過去,得到抑或失去,似乎並沒有想像中容易分辨。

 

彩雲先是感慨地舒了口氣,然後若有所思地扯起嘴角。小時候,彩雲總是偷偷溜出皇宮,接著在寒府借宿一宵,有時一玩就是幾天。爺爺當然知道她時常離宮遊玩,但他實在太疼愛這個佻皮的鬼靈精,他非但沒有懲罰擅自出宮的彩雲,還吩咐寒大人好好照顧他的好孫女,更特意送她令牌可以隨時出宮。她仍記得和秋月在業山寺的七星塔頂觀賞從雲海中攀升的金玉……

 

那天的情景歷歷在目,因為,真是冷得要命!清晨的氣溫本已不高,而且她們逗留在山的最高點,衣服是輕薄的夏裝,兩人冷得抱著身體等待日出。回想起來,她覺得根本是兩個傻子在自作孽。

 

腦海忽地閃過念頭,彩雲帶著狡猾的笑容問:「既然還有時間,不如重演十年前的事?」朝彩雲投注狐疑的目光,彩雲隨即單手撐著下巴,擺出一副「你要不要試試」的樣子,秋月忍不住笑起來。

 

「要是這樣做,我們會很忙!」

 

她不怕忙,但大前提是,她要記著不可以案件重演,不可以再出糗事,她不要在山上凍死!

 

「那就忙吧!」

 

「但至少要告訴露我們失蹤幾天,否則她會擔心得要死。」

 

凝視下屬的睡顏許久,她們倆討論該不該把露及玉兒叫醒,畢竟她們是來遊玩,好好休息,安心睡覺是必要事項。俄頃,露終於忍不住張口,可她的眼皮仍舊緊閉。

 

「好了,你們還要看多久?」

 

「昨晚睡得可好?」彩雲沒接住露的說話。

 

「還好,不過我喜歡睡在踏實的地方……」她轉身側臥,道:「你們別兜圈子,有話便說。」在她身邊嘰嘰喳喳,即使睡著也會被吵醒,她聽不清二人的說話,不過她知道若繼續睡覺,那二人肯定保持對話。

 

「我們離開九、十天,你們不用跟隨我們,喜歡到哪裏都行。」

 

「我是無所謂,你們小心點……十天後不見你們,別怪我們翻起整個浬州。」門外傳來的聲音讓彩雲回頭,只見霞摟著睡眼惺忪的小仙走近。

 

「放心,十天時日我們走的不遠,都是隔鄰的都城,要是延後回來,我們會找人傳訊。」彩雲老實地回答。

 

「記著騎馬,否則你走不遠;也記著身上的傷口,過度操勞會使之惡化。」對於老是亂來的彩雲,露還是再三叮囑。

 

遊舫才剛停迫湖畔,下屬只見主人逃命似的拔足狂奔,她們錯愕地遠眺前方只剩一點的身影,過了若干時間,她們相繼傻笑起來。昔日,彩雲牽起秋月的手在街上橫衝直撞,精力用之不盡,不斷在城裏東奔西跑,直到大家快沒氣時才停下。現在,她們跑了不遠便要休息,果然,十年間的轉變很大,連體力也變得不濟!

 

 

 

草草收拾基本行裝,跨上黑色駿馬,兩人按照金府僕人的說話,沿山道尋找往山中湖的小徑。不消一個時辰,她們穿過青翠的竹林到達山湖中,湖畔旁有兩所用竹子建成的小屋。根據僕人解釋,小屋是幾名經常往山上砍柴的樵夫所建,由於他們生怕在日落前未能下山,所以築起小屋方便在夜裏休息。另一方面,他們不介意陌生人借宿,始終山頭危險,睡在竹屋比逗留在樹林安全。

 

隨意走進其中一所小屋,二人顯現讚嘆的表情。原以為只有小廳和臥室,怎料這兒跟平常的宅第差不多,瓷器被套一應俱全,煮食用具整齊地排列在廚房中。

 

「我明白為甚麼建築屋在湖畔,這裏甚麼都有,餓了的話可以打魚,水源更是取之不盡,果然是特意選擇,怪不得管家說不會餓壞。」彩雲笑著。「所以為了我們的晚餐,我們現在去打魚狩獵去!」

 

「先祖皇離逝前,每次狩獵他總是把我帶在身邊,我曾經獵到野豬啊……我已經好久沒去狩獵,我要給你獵獲豐富的晚餐。」說得起勁的秋月開始更換狩獵時的衣服,臉上更泛起一抹紅暈。「我好想做一頓晚飯給你吃!」

 

「你還記得怎樣燒飯嗎……哎呀!」話未完畢,彩筆已被秋月追打。

 

「彩雲,你受死吧!」她隨便拿起放在旁邊的竹條朝彩雲揮去。

 

「我不要……哈哈……」她不會蠢得站著被秋月教訓呢?當然是三十計走為上著!她頭也不回,嘻皮笑臉衝出草地。

 

秋月見彩雲跟自己的距離漸遠,便索性把竹子向前擲去,而竹子竟然巧合地擊中彩雲小腿,彩雲霎時往前踉蹌幾步,速度也減慢下來。如此大好機會,她怎能放過?秋月火速跑去把彩雲從後撲倒在地,最後,她如願以償坐在彩雲身上。

 

「報應囉,我亂擲的竹子也能把你的腳絆住,呵呵。」

 

「若是你可以擲中野豬便最好,我想吃喔!我們不要坐著,快去狩獵。」彩雲故意改變話題,趁機反撲壓在身上的人。

 

秋月豈只知道她的想法,更知道彩雲下一步行動,所以……

 

「你不就是一頭野豬嗎?想走?哼……」秋月邪佞地笑著,彩雲除了表情僵住外,還突然感到背部有一陣寒意,頃刻,秋月搔癢彩雲的腰際。

 

想抵抗?談何容易?整個樹林都聽到斷斷續續的笑聲,凡是有生命的物體紛紛被聲響嚇的鳥獸散,直到彩雲快要斷氣時,秋月才離開她的身體。

 

「自作自受囉!」

 

在地上按著發痛的肚子蜷縮一團,彩雲邊擦眼角的淚水,邊大口大口地吸取新鮮空氣,此刻的她確切地知道,原來大笑也可以要了人的命,她差點氣絕身亡,成為歷史上第一個因大笑而死的人。

 

總之,她現在整個腹部正在抽痛著,好辛苦!

 

秋月低頭審視自己的傑作之後,露出滿意的神情,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麼餿主意,若有下次,要你好看!」

 

她怎會……沒有下次呢,改天要好好報復才行!

 

暮色剛起,湖邊的柴火正冒出裊裊白煙,秋月努力地把一頭小野豬架設在火堆上,彩雲則拿住幾串穿著鮮魚的竹子從水邊爬上,二人打量豐富的晚餐後,便跳到湖中淨身,也順便嬉水。

 

「想不到那麼快便獵獲野豬,還以為要到傍晚才成功。」在另一個火種旁邊掛上濕透的衣服,彩雲坐在秋月右邊,弄乾沾水的長髮及暖身。

 

「你該要相信我的能力!」秋月專注清洗瓷碗中的雜菌,同時透過水中倒影留意天上光景。

 

日月分別掛在空中兩方,雲朵被七彩光芒染成不同顏色,秋月嘴角勾起,彩雲盯見後忍不住問道。「你偷笑的樣子就像偷腥的貓。」

 

抬首仰望頭上的一片天,秋月淡淡回答:「只有這個時候,彩雲和明月一同出現。」

 

「嗯……」接過秋月手上的雜菌放到鍋中,彩雲的唇瓣不自覺往上扯。那時的對話記憶猶新,每當想起都會感到幸福無比。「既然天上雲月形影不離,地上雲月該要相伴遊走,這樣可謂天上天下也成雙成對。」

 

「用不著說得如此誇張。」瞄了眼處於自我陶醉的彩雲,秋月一邊在雜菌鍋放下調品,另一隻手拾取附近的樹枝戳向愛人,彩雲霎時前後閃避。頃刻,秋月接上未完的說話,「人,終歸有分開的一天,只是時間問題。」

 

「我知道……」彩雲臉容收斂,欲言又止,「秋月……」

 

秋月對於她兩極的轉變有點摸不著頭腦,「別吞吞吐吐,直說無妨。」

 

最後,彩雲用嘆氣的語調低喃:「死後記得到天上團聚。」

 

「你的話很奇怪……不過,你若死,我絕不獨活。彩雲,我承受不起失去你之苦。」

 

「我亦一樣……既然不能同生,但能選擇同死。」彩雲帶著淺笑回。

 

 

 

猶如遠離世俗的桃花源,山間悠然的景緻令人忘卻時間流逝。三天轉眼便過去,當二人睡醒時,太陽差不多攀登中天,她們昨夜在柴火伴隨下觀賞繁星點點的夜空,直到二人正式睡著,已是蟲鳴最盛的夜半。瞟視地上一團灰暗的影子,秋月忽地笑著。

 

撇開大病,她平常不會睡到日上三竿,可是這趟旅程她總是晚起,但感覺不錯。不過,肚子餓極了……這是晚起的壞處!彩雲在灰燼中生火,秋月拉起水中的竹簍,裏面全是昨天抓住的魚兒,這些小魚就是二人今天的午餐。

 

揹著包袱上馬,彩雲告訴秋月她們將會停留的地方,後者知道地點後,臉上表情隨即變得古怪。

 

「會不會有點遠?」

 

明山靈隱寺耶,不是隔鄰螢山的太華寺耶,那個距離……她們先要下山走平南道,途中穿過兩座小山及五個城,她們不知道可愛的快馬能否抵受連日行程,而又不知道牠們在口吐白沬前可否順利進城,況且,崎嶇的山路足以令她們顛簸得半死。除非她們在山下留宿,否則駿馬也會變成死馬。所以,她根本不能用有點遠去形容,而是實在太遠了吧!

 

「別擔心,我起初以為要走山路,但這裏的人說可以乘坐商船到達,商船每次都會停在明山附近的渡頭補給,而且那邊也有商船回浬州,船程只需兩天,我們可以有充裕的時間遊山玩水。」習慣優閒,她懶得走動和倉卒遊玩,更何況她現在愛上快捷的木船,因為它可以令她不用受長途跋涉之苦。

 

「原來你早已安排……我們快走吧,若是商船開出,我們要等到明天才可起程。」秋月雙腳一夾,馬匹開步跑著,彩雲見狀立即追上。

 

一刻鐘,黑馬已奔馳到渡頭,商船正準備揚帆出海,二人火速跳到船上,接著她們在海風吹拂下,回望依舊繁忙的渡頭。時間,就是這樣省下來。日月交替一回,她們現在安坐渡頭旁邊的茶寮用膳。

 

前往靈隱寺並非容易,由於靈隱寺建於高聳山頂,從山腰到頂峰,大部份山道位於懸崖峭壁,棧道寬度亦只能勉強兩匹馬同時行走,基本上,甚少百姓上山,道路大多數是僧人使用。彩雲和秋月拉住駿馬徒步穿越山路,走了快兩個時辰,終於在日落前來到靈隱寺的石牌下。

 

寺院雖佔去半個山頂,但僧侶不多,大概二十餘人,連同拜佛借宿的人也不出三十,年老的方丈把二人請進廂房不久,便像一尊慈祥的大佛帶著笑臉離去。

 

「彩雲,明早記得把被子也帶上。」經過那一役,她知道別小看晨間的溫度。

 

「你不說我也會這樣做!我身子不好,經不起病痛折磨。」閉上眼前,彩雲肯定地回話。

 

整日行程所消耗的體力不少,她們彈指間便熟睡,因此直到她們張眼時,已是翌日卯時完結,想看日出惟有明天請早。百無聊賴的二人吃完早點,就在寺院內四處走動,兩人沿著小徑尋找適合觀賞日出的高塔。

 

八寶塔在正殿東北方,她們在塔內拾級而上,每層牆壁都畫上各式各樣的佛陀,但她們暫時無暇欣賞。匆匆到達頂層,眼前的景物足以令她們嘆為觀止。

 

巍峨山巒、青翠樹海、雲霧繚繞,如仙境般的一切讓二人決定在這裏等待日出之時。避免再次錯過機會,她們輪流休息,在踏入卯時不久,秋月徐徐喚醒彩雲。

 

二人各自揹著棉被,拿著火摺在漆黑的環境穿梭,俄頃,她們進入塔底,天色也開始轉亮。把棉被蓋住身軀,秋月蜷縮身體坐在木椅,彩雲靠在柵欄靜待良辰美景。然而,日輪處於雲海下,四周的景觀卻有著明顯變化。

 

從塔頂俯瞰,橙黃色的雲朵在靈隱寺之下,淡藍色的星空與彎月在另一邊天際;在忽明忽暗的山林間,透出千鳥百獸的聲音,如煙的霧氣隨著微風和日升而逐漸消散,眼前景象開始變得澄明,壯麗的景象深深烙到兩人腦海。

 

在暖和的棉被中觀看晨光是個不錯的選擇,她們決定下次也要把被子帶上,即使被子令她們的行動造成少許不便。

 

「其實除了黃昏,彩雲也會出清晨時分出現……」彩雲漾起平和的笑容。

 

「月亮也還未完全離開。」秋月站在彩雲身旁,一同瞭望廣闊的天地。

 

「所以雲月相聚的時間其實很長。」

 

「盤古初開,兩者已經如影隨形,即使萬物逝去,它們依舊永恆不變。」秋月伸手勾住彩雲手臂道。

 

「難得這樣看日出,不知道何時可以再次出宮與你欣賞旭日升空?」

 

「應該不用多久,反正下個月的清明前夕我會回鄉掃墓,你再隨我出宮便可。」

 

「一言為定!」彩雲興奮地答應。

 

良久,二人相視一笑,直到晨鐘響起,她們才緩緩退出八寶塔準備享用早飯。因為夜裏沒有好好休息,二人早膳完畢便回到房中呼呼大睡。

 

第二天晨曦乍現,她倆本來可以儘快下山,可是她們被沿途的風景連番吸引著,令她們駐足旁觀。終於,她們趕不上巳時的船期,只能坐上申時的商船。她們返抵湟濰城已是二天後的酉時,府中僕人按照她們的指示不用特意服侍,所以下人迅速散去,彩雲和秋月悄悄走到西廂,發現只有露在廂房忙著處理手中的用具。

 

「沒想到你們準時歸來,玩的開心嗎?」露在廂房整理刀劍時,瞧見主子走近自己,她抬頭迎道。

 

「當然!」彩雲左顧右盼,詢問露一條明知故問的題目。「怎麼不見小仙和霞?」

 

「私奔去了……」彩雲和秋月離開不到兩個時辰,她們一聲不響消失,露覺得自己這樣形容倒也沒錯。

 

「我們回來了!」聲音和身影突地出現,房中三人裝作視而不見,霞即刻朝小仙說:「她們不要我們囉,我們再去私奔吧!」

 

「我不要!我要跟隨殿下。」小仙紅著臉掙脫霞的手,霞面露失望之色,眾人哈哈大笑。

 

笑聲落下,彩雲徐徐說出心中話,只因她對留駐在東木城的下屬有點在意。「我想提早回去。」

 

「我明白你在擔心甚麼,雷的事我們這些外人不管用,至於霜,似乎任雅把她馴順了。」收好武器,露續問:「打算何時起程?」

 

「四天後,因為我還想享受幾天。」

 

餘下的日子,她們接受金府的安排在周邊城鄉遊玩,彩雲亦因腹部的傷差不多痊癒,開始亂蹦亂跳,秋月卻為此感到頭痛,因為她生怕彩雲的傷口受到碰撞。

 

離開湟濰城當天,動作幅度過大的彩雲終於弄痛小腹,秋月幸災樂禍的笑聲即時傳遍整個船艙,彩雲只能眼角滲淚,蜷縮在床板上休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