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天地之間+

關於部落格
天空新版面,舊文要重排...(怒!!!)

甚麼是BL/GL?是可以用來吃的!請相信我,嚐過一次就不能回頭!
  • 10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密--第十三章

「你今天可真早……聖誕節有活動嗎?」陳文桀在夢飛行身邊坐下,他對夢飛行比平常提前十五分鐘出現在課室感到意外。 「說不定。」即使沒有也不能說,他已經猜到這位好同學都是湊人數辦活動,然而他真的不想參與無聊的派對。「你說吧!想怎樣?」 「其實……我想在平安夜當天到我們當中一人家中搗亂,我在平安夜夜裏已經有活動,只欠午後至黃昏的節目。」 「同學,別用我來消遣。」夢飛行瞄了眼嘻皮笑臉的人。 「不答應也用不著露出殺人的目光。」 「有嗎?」他自知現在他是臭著臉,但倒是不覺得自己的神情有多恐怖。 「有,似乎你真的不知道你的臉色很嚇人。」陳文桀認真答話,「跟你認識快三年了,讓我來告訴你……」 旁人說得興高采烈,夢飛行對於碎碎唸的聲音感到煩擾,所以並沒有仔細聆聽,只是重點的語句確實傳到他耳裏。雖然他不喜歡與人過於熟絡,之不過陳文桀幾乎把他形容成自閉人士,這個又未免太離譜! 「跟你相處後,就知道你是那種外冷內熱型的人,你總是故意避開我們……」 「因為你們太麻煩!」夢飛行不客氣地插話。 「你大可以拒絕我們的活動邀請!每次活動你嘴上總是說我們人數不夠是自招,可你從沒有拒絕我們的求助。雖說你不用對我們伸出援手,但該幫助的時候就會出一分力……而且你愛捉弄小玥玥,他有事的時候定必幫忙。」 「為甚麼扯上玥?還有,我記得自己有捉弄他,不過沒有幫助他。」 「那你的眼神是甚麼回事?要是追著人走也用不著追兩年多吧!還有半年我們便要畢業,再不出手就沒機會。」陳文桀忽然壓下聲線。 「神經病!」夢飛行斜瞪應該是信口開河的同學,「我哪裏像……喂,你想挖坑給我跳嗎?」 「我沒空給你挖坑,」陳文桀聳肩再道,「我二哥是同性戀。四年前,女朋友和我們整家人到荷蘭參加他的婚禮,他圈內的朋友統統出席,那次我總算是大開眼界。現在他經常跟另一半回家吃飯,而我也間中參加他們的聚會。起初我分不清你們那些眼神是想求愛,抑或純粹釣人,後來我哥給我解釋了一點,之後稍為留意,我現在當然知道其中分別。」 「我對你從何分別圈內外的事沒太大興趣,」夢飛行帶笑睨向陳文桀,接著隨口問,「我若是對玥有興趣又怎樣?」 「呵!除了說句加油,我找不出有甚麼字詞可說。他是個純潔的小孩子,對愛情可謂超級遲鈍。差不多每次聯誼會都有女孩問我有關他的事,我也告訴他有人對他有意思,聯絡方式也給他,可是從沒見他行動。 上次有個翻譯系的女孩在聯誼會上主動約他,系中的女生告訴我那個女孩很害羞,所以我們都知道她鼓起很大勇氣才出擊。豈料玥當面拒絕,人家好歹是個女孩嘛,竟然連下台階也沒有,直接說『我對你沒興趣,你找其他人』,我和廷民當場吐血身亡,在場每個都嚇得瞠目結舌。因為這件事,翻譯系差點跟我們誓不兩立。」想到女孩當天哭的梨花帶雨,害得他這個活動主辦人帶著內疚生活。 聽見陳文桀的話,夢飛行好不容易止住大笑的衝動,他知道池映玥的愛情觸覺很差,卻沒想到是到達國家保護級水平,即使親口告訴他,結果也可能落得和女孩一樣的下場。 事實令他知道,若要讓池映玥接受愛或主動愛人,恐怕是沒可能。另一方面,亦因池映玥的遲鈍,他才得以輕易地接近他。 「要是你不知道實情該多好,我可以安靜地渡過三年時光直到畢業。」 「我知道又如何?我既不會說出,也無意打擾你,你是否想追求玥,或把一切藏於心底我也不知。」 「今天的你特別多話!」他露出詭異笑容。 「本來我沒打算說剛才的話,可是看到你如此長情,所以忍不住跟你說一聲。你可以怪怨我多嘴、雞婆,而是你甘心這樣陪伴他到畢業嗎?看著一段可能開花結果的戀情變成無疾而終,當旁人的我多少有點失望。」 「你就那麼想看到我倆一起?」夢飛行瞇眼調侃道,「怎樣變成了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急不急你自知,我該說的都已說完,祝你好運!」教授踏上演講臺,陳文桀飛快地返回自己的座位。 會開花結果嗎? 他沒想過。 在昔日的經歷和教訓中,他學慬的是不想受傷,就不要得到。 要是得到,他那毀滅式的愛情會摧毀所有。 聖誕長假期終於降臨,因為迎候那群喧鬧的傢伙,夢飛行稍稍收拾看似凌亂的家。剛好踏入正午,門鈴倏忽響起,夢飛行下意識並不是放下抹布開門,而是舉頭瞭望掛鐘,思忖陳文桀等人應該不會慬得如何到他家來,因為他跟他們約定在午飯後於附近的便利店等候。 大門打開,他怔住定眼看著閘門外的同學。 「桀相約我在附近,不過我記得如何到這裏,所以提早前來。」 「家中還沒打掃完畢,你進來坐一會,午飯你該沒吃?」從他身邊走過的池映玥搖頭,夢飛行著說,「我來準備。」 「有勞。」池映玥坐在沙發看電視。 環顧四周比平常整潔的房子,夢飛行放下清潔用具走進廚房開始煮食。若干時間,快熟麵及餛飩己在飯桌,兩人有說有笑享用簡單的午餐。沒多久,約定時間終於來臨,把食具清洗完畢的夢飛行準備回臥房更衣。 此時他發現池映玥站在走廊,面露怪異神色掃視暗房的一切,他霎時想起為甚麼一直覺得還有事情未處理,原來是這件事。 暗房本來是他和弟弟的臥室,現在的房間屬於他的父母。五年前,父母均被公司派往美國工作,弟弟也隨父母到當地,由於他不喜歡及不想到外國生活,所以他選擇留下。 其後整家人得到當地戶籍,父母希望可以一家團聚,但他仍堅持不走。這些年他的家人沒有回來,每次都是他有空便到美國探親。 原本,他沒有更換房間的打算,因為楊棹楓的關係,他把自己的臥室改裝成調教用途的特別房間。房門採用隱蔽式設計,當有外人的時候,他會把裝飾掛在門縫處,以便遮蓋小小的線條,沒人的時他不會把門關上。 至於暗房的位置就在浴室隔壁,距離夢飛行的房間只有三步。 放眼所見,所有牆壁拉上簾幕,左方放置一個一米高的獸籠,右邊是長形桌子,角落處有個半透明的膠箱,天花有些奇怪的掛鉤…… 視線被房中的陳設吸引,池映玥未能察覺夢飛行站在他身後,直到頸椎突然刺痛,全身乏力跌倒地上。 令人無力抵抗,卻保留意識的襲擊是楊棹楓教授他的,當然他自身經歷了幾次。 夢飛行睥睨發現秘密的同學,同學臉上寫滿疑問,他趁池映玥毫無反抗之力時把他綁起來,更用布條塞入嘴巴,凌空吊掛身體,不讓他有呼叫逃脫的機會。 陳文桀等人如願地翻轉整間房子,玩得興起時,他在夢飛行耳際悄悄問起池映玥的事。 「玥沒有來嗎?」 「他告訴我他的外婆昨天進醫院,今天要陪伴外婆。所以,就是這樣。」他胡混帶過。 「真巧合!」 既然屋主是這樣說,他固然不能說甚麼,而小玥玥疑似沒空,那麼,一切隨緣!陳文桀沒再說下去,繼續眼前的電玩。 房中的池映玥若隱聽到同學們的聲音,縱使他極力叫喊,布條把聲音完全隔阻,況且他留意到房間使用了隔音設備,恐怕他要用上丹田氣才能令聲音穿過厲害的隔板。 快樂的三小時過去,眾人嘻嘻哈哈地離開,池映玥聽到嘈雜聲逐漸消失,他知道已經不能再向任何人求救,於是放下掙扎的念頭靜靜等待,他猜不透夢飛行耍甚麼把戲,為甚麼要這樣對待他? 是因為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或者,他故意捉弄他? 雖說他不介意被他捉弄,可是他這次的行動已到達他的底線。 終於把人全都送走,夢飛行轉身走到暗房並打開房門,他訝異池映玥停止求救,平常的池映玥即使沒人也會花盡力氣掙扎,現在的他卻閉目沉思。 夢飛行在池映玥面前蹲下抬頭,池映玥眄視他一眼便撇開頭,但眼神沒有憤怒之色,相反是如水般平靜。他感到好奇,然後便用力扳過池映玥的頭,不過池映玥雙眼的焦點卻落在地上,這個舉動令夢飛行有點不滿。 「為什麼不看著我?」夢飛行扯下令池映玥不能作聲的布條。 「以現時這種狀況,你覺得我該用什麼表情看你?」池映玥淡淡地說。 「不需要改變,用平常看我的表情就可。」 深深地吸口氣再緩緩呼出,池映玥直視夢飛行的臉,「告訴我,這算是甚麼意思?要是開玩笑也太過火。」 「我好像曾經告訴你我是個甚麼人!」 池映玥今回真是一個頭兩個大,夢飛行瞧他茫然的樣子,他忍不住扯動嘴角。想了半天,池映玥終於有頭緒,不過,跟他有甚麼關係? 「你是同性戀的事?我發誓不會告訴別人,反正我根本沒有這個打算。」 「你……」他的頭很痛,肚子也很痛……因為他正在極力憋笑,而且忍的很辛苦。 「我真的不會說!」池映玥認真道。 「我不在乎,他們信與不信都不會影響我。」 夢飛行沒力氣再糾纏在對話上,他開始動手在繩子間脫去池映玥的衣服,池映玥終於知道將會發生的事,他擺動身軀極力阻止,夢飛行徐徐譏笑他螳臂擋車的行為。 「行,別做奇怪的事!」有些話,他說不出口。 「我不會放手,絕對!」像是告訴自己,夢飛行於池映玥耳邊低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