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搬家進行中,請到我的新家坐坐!!
關於部落格
即將搬家
  • 11711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秘密--第十四章

夢飛行把繩子拉扯幾遍,池映玥的姿勢瞬間改變,接著他拉過桌子讓池映玥兩腿張開坐著,他稍稍彎身,唇舌在雪白的胸膛肆虐。

池映玥對於夢飛行的動作感到不適多於恐懼,曾經,夢飛行用半是玩笑半是有意的態度蹂躪自己的耳朵,結果當然被他狠狠賞了一拳,直到現在他仍記得案發事怒不可遏的情緒。

而今,因為大家顯得熟絡,即使他氣,也不至於要到動手的地步。原來,一個交情猶如陌生人,以及一個熟稔的人所開的玩笑,會出現截然不同的效果。

身上的衣服終歸消失,池映玥以羞恥的姿態示人,他咬唇死瞪向夢飛行,始作俑者帶著笑臉靠在門框,雙手環胸欣賞自己的傑作。

「行,為甚麼?」良久,氣憤的程度減低,池映玥無奈地問。

把頭左傾貼上木框,夢飛行保持適才的表情回答,「給你一點時間思考。」

「我已經不想思考,你對我做……該有個原因?」依照這種氣氛和環境,還有自身的境況,既然沒有逃跑機會,也至少告訴他死因。

「原因?遲早會告訴你。」

「你去死!」不就是等於不說!池映玥本來降下的怒火又再次上升。

「別動輒動氣,會血壓高,早死!」

二人對峙不久,夢飛行越過池映玥到房間角落,池映玥回頭只見來人蹲下去,及聽到打開箱子和翻動物件的聲音。片刻,夢飛行再次變動池映玥的姿勢,成了趴下翹臀的狀況。

把一個紙盒放在同學面前,同學雙眼先是睜大,再來是面紅耳赤厲著自己,夢飛行專心拆開包裝,把當中的小膠瓶取出。

「應該知道接下來的事?」

「你這人究竟變態到哪個地步?你要找對手是你的事,別把我牽扯進來!」

紙盒上印有浣腸液的字眼,池映玥徹底感到惶恐。他知道性虐遊戲當中包括綑綁,有些含有鞭打或浣腸調教,但他決不是這類遊戲的愛好者,他只是個普通的男性。

「到哪個地步?我也不知道。幾年前的我跟你一樣再普通不過,其後因為一個人的出現,我的人生有了轉捩點,然後他把我塑造成你現在看到的樣子。」他從箱子拿起肛塞,還把甘油球的蓋子扭開。

「我無意探究你的過去,總言之你別把手上的東西灌進來。」

夢飛行笑而不語,未幾,甘油球的頂端已推入直腸,冰涼的液體充斥溫暖的腸子,池映玥的額頭貼著桌面,咬緊牙關忍耐。正當他以為夢飛行使用一個後便會收手,第二次插入的感覺隨即從肛門傳到身體每處,他這次閉起雙眼,選擇思考其他事情,儘量令自己忘記身後的恥辱和腹中攪動的感覺。

盒中四顆甘油球全數用盡,夢飛行滿意地朝脆弱的出口塞入黑色的用具,池映玥倏忽驚呼一聲,他惡劣地抽出肛塞再狠狠擠進,還故意轉動,以挑戰池映玥的意志。

雙膝、十趾、額頭,池映玥把力量集中於緊貼木桌的肢體,由於過度用力,腳趾已經泛白,雙膝亦開始透紅,額角佈滿汗珠。

「玥,適應期結束了。」夢飛行故意在池映玥耳朵吹氣,又搬走桌子。

「讓我上廁所……」腸子蠕動的情況好比攪拌器般劇烈,池映玥覺得自己快被逼瘋。

「真能忍……」他搓揉眼前人微隆的的小腹,下一秒,用力按壓,還扯出肛塞,「請你繼續努力,別弄髒我的房間。」

幸好忍住才不至醜態百出,池映玥被嚇得心跳加速,呼吸也開始不穩。

凝視汗濕的軀體,邪念靜靜冒出,夢飛行從箱子找出合適的道具增加刺激感。

拍打聲和疼痛從臀部傳來,池映玥死命咬住下唇不讓自己叫喊。

夢飛行揮鞭的速度不快卻帶著狠勁,還間中用鞭頭沿臀瓣的線條移動,由於被虐者未能預知下一記何時落下,因此精神負擔隨即增加。

楊棹楓曾告訴他,最愛,要親手毀掉,因為從破壞的一剎,才會正真感受到深愛的人是屬於自己,永遠的屬於……

他同意,同意這種毀滅式愛情。

所以,愛著自己的楊棹楓毫不留情毀掉他;而今,他也做著相同事情。

擾亂精神的方式有很多,譬如,破壞自尊、踐踏人格、言語侮辱、暴力毆打……所有精神及肉體虐待,都具有傷害效果。此刻,他選擇令池映玥露出既難堪又能損害自尊的方法——排泄。

臀部滾燙的鞭痕使池映玥的菊門收緊,夢飛行見狀便壞心眼地以鞭身在股間磨擦,搔癢感持續刺激神經,受制人的身體開始因接近極限微微顫抖,施虐者拚命把幻想的一切成真。

最終,池映玥支持的時間比想像中長,他佩服他驚人的忍耐力,思及此,他讓池映玥回復起初雙腳分開而坐的形態。

現在的池映玥恨透名為地心吸力的自然定律,因為肚腸的萬物就像攻城士兵一樣不斷衝擊最後防線,令他艱辛地使出僅存的力氣以作抵抗。

夢飛行突地詭譎一笑,受害者同時顯露如臨大敵的表情。頃刻,一個桶子放到身體下方,池映玥受不了夢飛行的目光,嚥了下口水問。

「你打算讓我在這裏解決?」

「弄髒的地方你得自己處理。」懶得解釋的夢飛行直接講出後果。

「算是求你,我玩不起虐待遊戲!」池映玥抬頭緩緩道。

「這個說不上是虐待。」他說得輕描淡寫,「要說虐待……早晚會讓你感受一次。」

「多謝,不必,我……」本想繼續對話的池映玥被腸子的刺激打斷,他央求夢飛行停止遊戲,「求求你放我下來,我快不行了!」

面對楊棹楓,他可以狠下心腸;面對池映玥,他終歸心軟妥協。

在池映玥四肢及脖子套上皮帶,夢飛行再於左腳皮帶扣上鏈條避免他逃跑,其後,便小心翼翼把他放到地上。

無力的池映玥先是呆坐一會,俄頃,他嘗試撐起身軀離開房間,可惜雙腿根本無法使出原來力量,他只能倚靠兩手爬行。現在的他好比登陸沙灘的小兵,費盡力氣終於到達目的地。

坐到馬桶,他並不是即時解決,因為夢飛行跟隨他入內。

「你還是出去……」他怎能在外人面前做出羞恥的行為呢?

「不要緊。」

「可是我不能接受!」池映玥隨手拿起旁邊的毛巾朝夢飛行擲去。

睥睨耳根通紅及一臉尷尬的池映玥,夢飛行覺得欺負他確實有趣,「你慢用!」

把毛巾放回原處,他半關木門,走到大廳等候池映玥。

一刻過去,傳來鐵鏈與木門的碰撞聲,蓮蓬頭的水聲也緊接落下,夢飛行悠然推開浴室門,正在洗澡的池映玥火速用蓮蓬頭對付來人。突襲使夢飛行全身濕透,他關上大門避免把走廊弄濕。

身處密室的池映玥拚命阻止夢飛行前進,擾攘一會,獵人順利擒獲獵物,不過浴室已經變得滿目瘡痍。費了番工夫,夢飛行成功把鏈條扣在旁邊的毛巾架,池映玥的左腳懸吊在半空,兩腿的距離差不多成九十度角,他更被夢飛行困在人和牆之間,完全動彈不得。

右頰掛彩,夢飛行以報復心態舐咬池映玥耳殼又輕輕吹氣,後者始料未及及加上單腳站立太久而腿軟,整個人倏地滑落,被牽制的左腳因忽然拉扯,致使他發出吃痛的叫聲。夢飛行下意識抱住墜落的身體,池映玥也抓住眼前人的肩膀,二人沒有即時分開,直到夢飛行伸手解開鐵鏈鐵。

「腿還痛嗎?」話語在耳際縈迴,池映玥略微點頭。

許久,夢飛行溫柔地吻向誘惑他的櫻唇,池映玥沒刻意抵抗也沒打算接受,所以一直緊閉唇瓣,任由他侵略。早料到池映玥不會給予回應,他故意伸手在前人的腿間摸索,懷中人的反應如他所想,他趁機用手扣住他的下巴並湊近粉色的臉面。

舌頭肆無忌憚在口腔竄動,雖然池映玥咬住亂飛的入侵物,卻阻擋不了兩掌的撫弄。

從夢飛行的眼神中,他得到的訊息是若他不咬下去,不論手和舌都會進攻,但他知道自己咬下的結果也不會比現在好。遲疑不決,令夢飛行繼續行使主導權,唇上的壓力與速度已達致掠奪程度,池映玥無力招架,只能跟隨擄掠者的步調而行。

抱起攤軟在懷裏的身子返回隔壁房間,夢飛行再度把池映玥的軀體掛在半空,隨後脫光衣服在吊人的腿間站住。一個挺身已進了大半,夢飛行開始抽動,池映玥驀地臉色刷白。

「在我醉酒當天,你對我做了甚麼?」身後那種異樣感覺他不會忘記,夢飛行當時朝他露出的苦笑原來是真實。

「你認為?」他仍舊擺腰,更一臉狡黠地笑。

事實是殘酷的,所以池映玥選擇緘默。

目光亂投,他終瞟夢飛行的左肩,想起曾向他灌酒的馬廷民和陳文桀的話。當時他返回宿舍後,被他們追問是否還記得喝酒時的情況,他告訴二人沒有印象,親愛的同學說那天他闖禍,詳情可以詢問夢飛行,在他再三追問下,兩人只給他一個簡單的提示,就是牙齒及左肩位置。

如今,他可以想像到酒醉後的自己究竟做出甚麼驚人的舉動。

發現池映玥盯緊自己的左肩,夢飛行把上身往前傾,讓身下人清楚看著若隱的疤痕。

能留下疤痕,池映玥已經知道他咬住的力度有多大,「為甚麼當日不把我推開?」

「根本沒有想過……」夢飛行的氣息噴到池映玥頸側,池映玥伸長脖子輕咬疤痕附近的部位。「既然要咬,何不用力點?或者對準我的喉嚨咬去?」

下身不斷撞擊,咬牙的力度也增加,但,並沒有過份使力,取而代之是斷斷續續的嗯哼聲。

解開被綁者四肢的繩子,夢飛行順勢把人壓倒在地,池映玥雙臂無意識地繞過他的頸部,他帶著意外的心情吻下半啟的兩片粉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